票友

推荐票友与农民

《枝头俏》纸本水墨了了谈自己是最难的,千头万绪却又毫无头绪。记得小时候有件事是我怎么瞎胡闹也不会厌烦的,那就是在纸上涂鸦。有时涂到纸上的,就是些没有任何形象而仅凭简单直觉留下的笔触 [更多]
新闻
东方早报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更多相关
没有更多内容了
热点新闻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