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百次被告:喜马拉雅深陷版权地雷阵

2020-06-09 14:46:45 来源: 网易号外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栏|网易号外

作者|陈俊宏 郑皓元

主编|戴鹭

成立于2012的喜马拉雅FM,目前已是国内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在线移动音频分享平台。据了解,其手机用户已超过6亿,而海外用户高达5000万。

喜马拉雅的音频内容来源,除了包括马东、吴晓波、高晓松、蔡康永、李开复、陈志武、郭德纲、冯仑、龚琳娜、华少、黄健翔等有声自媒体大咖和号称百万量的有声主播,还与包括阅文集团、中国出版集团等多家媒体达成了版权共享和合作。

但另一方面,网易财经发现,国内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背后,有着海量的版权灰色地带。上百起的侵权案例正在大量引爆,变成诉讼地雷阵。

司法纠纷高达600起

网易财经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自2018年至今,陷入司法纠纷的记录就高达600多起,其中包含人民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央广之声(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湖南广播电视台、腾讯、爱奇艺等30多家企业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纠纷、广告合同纠纷以及侵犯著作权等原因状告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于此同时,更有12位创作者、演员及员工等向其提起诉讼。

5月12日,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与《国民女人:岁月深处的沉香》著作人王开林之间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尘埃落定,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判定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王开林经济损失10000元。

据悉,本案最早于2019年8月5日,双方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对薄公堂,由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受理,并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王开林15000元经济损失;10000元律师费及1000元公证费。双方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2019年12月20日二审撤销一审判决判决,驳回王开林全部诉讼请求,最终,一审案件受理费151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028元,均由王开林负担。

此外近日,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又被蓝牛仔影像(北京)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经过审定与调解后,原告同意撤诉。

网易财经了解到,北京鸿达以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曾以《马三立相声选》在“喜马拉雅APP”上被使用供其用户在线收听,将喜马拉雅告上法庭。北京鸿达以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曲艺作品的著作权人马三立继承人马志良的授权,取得了作品《马三立相声选》在全球范围内的发行、复制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专有使用权。

不仅如此,甄嬛传作者吴雪岚也因“喜马拉雅APP”上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对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自媒体文章,也让喜马拉雅躺枪,2019年3月,因一篇侵犯彭某某名誉权的音频《八卦彭某某被出柜:揭秘台湾偶像北上淘金之路!》,最终法院判决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于被告陈某(微博大V)应付赔偿款中的54,681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喜马拉雅FM“金主”证大系暴雷

2019年9月27之前,喜马拉雅公司的全称,是“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9月27日,正式更名为“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

更名前的2019年9月1日,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向警方自首的消息引发金融圈强烈的震荡,“证大系P2P丑闻”也随之大白于天下。

值得注意的是,证大集团在文化产业方面曾投资喜马拉雅FM,也是喜马拉雅FM的最大“金主”,曾助推其占领国内头部音频平台。

出事前的2019年5月,戴志康还曾透露,喜马拉雅FM今年估值已经达到200亿元,明年希望能够在A股上市。

有意思的是,在戴志康投案的当晚,喜马拉雅FM就发声明切割了其与”证大系”关系,表示喜马拉雅与戴志康的证大文化、证大爱特金融、证大投资咨询等四家”证大系”公司无股权关系,无债务关系,也无任何业务往来。“证大投资发展虽为其早期投资人,但其法定代表人戴志康从未参与过喜马拉雅业务的经营与决策,目前证大投资发展与喜马拉雅已无股权关系”。

据网易财经了解,音频行业被认为是冲击传统广播,挖掘“耳朵经济”的一个互联网视听领域。从最早创立的蜻蜓FM到紧随其后迅速扩张的喜马拉雅FM,再到国有广播转型产品阿基米德FM,最近五年出现的FM产品层出不穷,但由于音频平台的创立到发展需要大笔资金,在没有大规模明显盈利的情况下,音频平台的生存仍然需要持续投入,目前该行业还处于高度“烧钱”的状态。

据公开消息,2017年蜻蜓Fm融资近10个亿,投资方包括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李开复的创新工场等,2018年喜马拉雅FM号称完成近40亿人民币融资,腾讯、高盛、泛大西洋资本参与投资。但相比较高成本投入,音频平台的盈利状况仍然没有扭亏,2017年蜻蜓亏损达1.73亿,喜马拉雅净亏损1.08亿元。

就在喜马拉雅FM谋划IPO之际,其大股东“证大系”却在去年9月意外暴雷,而且牵连到敏感的P2P产业,由于“证大系”是喜马拉雅FM的大股东,其暴雷不言也让喜马拉雅FM相关股权出现清盘转让的可能。

2019年9月27日,为了撇清与暴雷的“证大系”关系,喜马拉雅FM的品牌拥有方从“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了“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

但时隔不久,2019年10月12日,上海证大喜玛拉雅有限公司新增司法协助信息显示,其大股东上海证大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所持的约950.45万人民币股权被冻结。

外部的动荡也传导到了公司内部,今年4月,喜马拉雅FM发布内部信,称市场部副总裁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供应商贿赂;营销事业部某员工将其控制的公司作为代理商引入,谋取不正当利益。两人已遭到解聘,喜马拉雅FM表示保留追求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频繁退出的投资和股东

资料显示,喜马拉雅由余建军和陈小雨联合创办。在创办喜马拉雅之前,陈小雨曾在证大集团任投资总监。2009年陈小雨从证大集团离职,并与余建军开始合伙创业,二人先创办了虚拟社区“那里世界”。

创办之初,“那里世界”便获得证大集团2000万的天使投资,工商资料显示,那里世界主体公司现已更名为上海喜音电子科技公司,该公司由余建军及陈宇昕通过上海杰图持有,戴志康任该公司的董事长。

那里世界并未取得成功,2012年,余建军、陈小雨又联合创办了移动音频喜马拉雅FM。和那里世界一样,喜马拉雅FM成立之初便获得了证大集团1500万的天使投资;2015年,证大系公司又参与了喜马拉雅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戴志康因此成为喜马拉雅董事。

然后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喜马拉雅FM的股东和股权便发生频繁变动。2018年12月19日至2019年3月13日,喜马拉雅FM的23位股东出质股权,质权人为喜丈(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喜马拉雅(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喜马拉雅FM还发生投资人变更信息,新增三家投资方: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创世喜雅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为小米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据悉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股4.37%。但有意思的是,小米的全资子公司天津金星创投,2019年2月25日刚入股喜马拉雅,仅3个月后便退出了。

2019年5月,喜马拉雅工商资料发生变更:戴志康、小米副总裁洪峰等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可查董事仅剩余建军一人,随后喜马拉雅股权也发生变更,包括证大投资在内的18家股东退出,喜马拉雅因此减少注册资本314万元。喜马拉雅官方对此举解释称,是为搭建VIE结构,将境内公司董事变更为境外母公司的股东,但公司仍无上市计划。

2019年6月24日,喜马拉雅FM的21家投资方退出18家,只剩下上海喜全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踱方步赤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喜介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三家。

截至目前,喜马拉雅FM主体公司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为:余建军等创始人团队通过持有上海喜全、上海喜介两家合伙企业合计持有喜马拉雅98.67%的股权,剩余1.32%股权由上海踱方步赤鹰合伙企业持有。上海喜全、上海喜介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上海喜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为余建军(47.5%)、陈宇昕(47.5%)和陆栋栋(5%)三名自然人持股。其中陈宇昕和陆栋栋在2019年5月与戴志康等人一起退出了喜马拉雅的董事名单后,于2019年9月18日再次成为喜马拉雅FM的董事。

对于喜马拉雅FM的未来发展,有分析师向网易财经指出,版权问题和如何做到持续性盈利已经成为压在喜马拉雅FM身上的两座大山,从近两年案件诉讼的数量和频次不难看出,喜马拉雅FM因版权问题造成的舆论、法律压力已大幅呈现,未来如果无法解决上述两个问题那么企业将难逃被清算的结局。

就上述版权纠纷相关问题,网易财经向喜马拉雅公司方面寻求沟通,但到目前尚未收到回应。

延伸阅读
郭晨琦 本文来源:网易号外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