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影响的跟踪调查分析报告

2020-05-29 18:33:50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影响的跟踪调查分析报告

前言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并迅速蔓延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各级政府陆续出台的惠企政策的支持下,我国广大企业迎难而上,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全面推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坚持扩大高水平开放,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为我国经济注入强大的韧性,稳住了国民经济基本盘,推动我国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统筹”稳步走向“双胜利”,为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持续了解广大企业复工复产达产情况及国家相关支持政策实施效果,精准把握疫情防控新形势下企业在经营发展中的实际困难、政策需求等,推动有关政策落地实施,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云图元睿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知网智库协办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影响的问卷调查”于今年2月发起第一期活动,并以此为基期,于4月开启了本期“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影响的跟踪调查”。 第一期活动的相关研究报告已经通过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经济网、网易财经、新浪财经等知名媒体发布,并报送相关政府部门供决策参考,助力企业纾困解难。本报告基于“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影响的跟踪调查”数据的分析结果,重点是监测与基期相比的变化趋势与动向,同时加强了分行业分析。

本次跟踪调查沿用线上调查的方式进行,自4月15日开始,至5月20日结束,历时一个多月。共回收有效问卷2078份,覆盖中央企业(占7.3%)、地方国有企业(占10.7%)、大型民营企业(占8.5%)、中小民营企业(占49.2%)、外商投资企业(占5.3%)、个体工商户(占17.9%),及其他类型企业(如集体企业,占1.0%)。调研聚焦疫情对企业经营发展的总体影响、具体影响因素及应对措施、政府政策支持、未来预期四个维度38个问题,样本来自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各行各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本次跟踪调查结果表明,在新冠疫情全球肆虐、世界经济受到重大冲击、国际形势变得更为复杂、国际经营环境持续恶化的大背景下,我国境内企业经营发展所承受的压力较上期(即约两个月前)有所增大。尽管企业总体复工率基本达到了90%,政府为企业应对疫情影响出台的支持政策也惠及了90%以上的企业,我国国民经济依旧韧性十足,但在市场需求减少、资金链紧张、产业链上下游制约,以及生产要素价格上涨等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企业经营与发展仍面临严峻的挑战。即使对于有强大抗风险能力的中央企业和外资企业来说,疫情带来的负面效应也已突显。对于天生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个体工商户和中小民营企业来说,处境则尤为艰难。

对于不同行业企业来说,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其次是教科文卫娱乐业、批发零售业,以及以居民服务业为代表的其他服务业。以上行业是解决就业问题的主力军,与民生息息相关,其经营发展状况和走向,值得各级政府高度重视。

本次跟踪调查结果还表明,尽管各地政府在财政、税收、社保、租金、信贷等方面出台了众多新政策以支持当地企业的经营与发展,但政策实施过程中,不平衡问题较为突出。政策执行过程中过度向大型民营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倾斜,对于个体工商户、中小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的需求兼顾不足。这在不同类型企业的支持政策受惠面以及他们对支持政策的满意度中有鲜明的反映。

基于本次调查研究所获得的数据和分析结果,本报告亦对政府部门未来如何更科学、更精准、更有效地支持企业应对疫情冲击,提出具体建议。

需要说明的是,本问卷调查所获得的结果,主要反映的是企业家和企业员工在疫情冲击下对本项研究所涉及维度和指标的观察、感知和预期,且统计汇总时未考虑企业规模等权重因素,具体数据未必与对实际情况的实地考察记录完全吻合,望有关人士阅读和使用本报告中的数据时务必注意。另外,本研究做分行业分析时,鉴于部分行业样本较小,为充分利用数据,在国家统计局行业分类的基础上,对部分相似或相关联行业做了归并处理,如把住宿和餐饮业与旅游业合并为一类,称为“住宿餐饮旅游业”,把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合并为一类,称为“科教文卫及娱乐业”。

研究分析

一、疫情对企业经营的冲击面显著扩大,抗风险能力较强的中央企业和外资企业也已大面积受疫情冲击,住宿餐饮旅游业受冲击最广

总体来看,本期有17.2%的企业表示“影响非常大,可能导致企业经营难以为继”,较上期上升了4.7个百分点;34.2%的企业表示“影响比较大,会造成企业经营困难”,较上期上升了1.2个百分点。尽管仍只有5.0%的企业表示“影响极大,使企业面临倒闭危险”,但这一数据也较上期上升了1.6个百分点。如果我们把以上三种情形归结为受冲击面,则总体受冲击面为56.4%,较上期的48.8%上升了7.5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抗风险能力较强、在基期表示受冲击较小的中央企业和外资企业,在本期受冲击面显著扩大,其中中央企业受冲击面从27.1%上升到42.5%,外资企业受冲击面从37.5%上升到51.9%,分别上升了15.4个百分点和14.4个百分点。

本期大型民营企业的受冲击面为55.3%,比上期上升了12.0个百分点;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个体工商户,其受冲击面仍呈上升趋势,本期达到71.3%,比上期上升3.8个百分点。

此外,本期地方国有企业的受冲击面为42.9%,中小型民营企业受冲击面为57.0%,分别与上期大体持平。


分行业来看,住宿餐饮旅游业受冲击最广,受冲击面高达76.1%,超过四分之三,比总体高出近20个百分点。其次是批发零售业、交运仓储快递业、房地产业,其受冲击面也高于总体。相对而言,金融服务业、建筑业、工业受冲击面相对较小,但也全部在40%以上。


二、市场需求下降成为疫情对企业冲击的主导因素,其次是资金链因素和生产要素价格上涨因素

随着我国抗疫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与上期相比,复工复产困难和物流缺乏保障的因素已经下降到相对次要位置。与此同时,在上期已是首要影响因素的市场需求下降,在本期影响范围继续大幅攀升13.2个百分点,达到58.8%。资金链紧张和生产要素价格上涨因素的影响范围分别较上期上升6.1和5.1个百分点,达到35.0%和34.8%。


市场需求下降因素对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影响范围上升幅度最大,而资金链紧张则对中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影响范围上升最大。受益于地方政府的重点关注和政策倾斜,大型民营企业的资金链紧张因素出现了缓解迹象。


分行业看,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冲击角度有明显的差别:

1. 工业:受影响的主要方面是市场需求下降(68.3%)、产业链上下游影响(51.0%),以及生产要素价格上涨(45.0%)。

2. 批发零售业:市场需求下降、租金成本压力大、资金链紧张是三个最主要影响因素。

3. 交通运输仓储及快递业:市场需求下降、产业链上下游影响、生产要素价格上涨是主要影响因素。

4. 住宿餐饮旅游业:市场需求下降首当其冲,是关键要素,其次是租金成本,再其次是资金链紧张。

5. 金融服务业:市场需求下降、复工复产困难、租金成本压力大是主要影响要素。

6. 其他服务业(主要是居民服务业):市场需求下降、资金链紧张、租金成本压力大、生产要素价格上涨是主要影响要素。

7. 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市场需求下降、产业链下下游影响、复工复产困难、租金成本压力大、生产要素价格上涨都是重要影响因素。

8. 教科文卫及娱乐业:市场需求下降、生产要素价格上涨、产业链接上下游影响、资金链紧张是主要影响因素。

9. 建筑业:市场需求下降、产业链上下游影响、租金压力大是主要影响因素。

10. 房地产业:市场需求下降、租金压力大、产业链上下游影响、生产要素价格上涨是主要影响因素。



三、面对疫情冲击,企业积极组织复工复产,成效显著,但服务业及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状况堪忧

如基期数据已经表明的,面对汹涌而来的疫情冲击,我国企业表现了强大的韧性,不失时机地组织复工复产,奋力自救。本期追踪数据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本期收集到总体企业复工率已达87.8%,其中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复工率均已达95%以上,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民营企业的复工率也已达85%以上。

比较令人担忧的是个体工商户的情况。本期数据显示,受市场需求下降、租金成本压力及资金链紧张等因素影响,他们目前复业率只有约四分之三(75.5%)。


分行业看,本期调查中所涉及的房地产企业复工率最高,为100%,其次是工业和交通运输仓储快递行业,复工率均达95%左右。批发零售业、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行业、建筑业复工率也达到90%左右。最值得忧虑的是住宿餐饮旅游行业、教科文卫及娱乐业,目前复工率只有2/3左右。


四、随着疫情影响加深,企业采取降薪和裁员举措的比例在上升

由于远程办公、业务上网等措施对不少企业来说节约成本和创造收入效果有限,或者属于疫情肆虐之下的必然选择,尽管仍然是重要的应对疫情冲击措施,但采用率比上期有明显下降。相比之下,降价促销、申请政府补贴的采用率明显上升。值得特别关注的是,本期通过精简人员和降低薪资水平来减少资金支出的企业比例出现了较大幅度增加,进入了最主要举措之列。


分企业类型看,采取精简人员举措最普遍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其次是地方国有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值得注意的是,地方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采取精简人员举措的比例较上期有大幅上升,分别上升了14.5个百分点和13.7个百分点。

本期数据还显示,采取降薪举措最普遍的是大型民营企业,比例高达41.3%,其次是中小民营企业,比例为36.6%。采取降薪举措比例较上期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大型民营企业,上升幅度高达22.4个百分点;其次是外资企业,上升13.3了个百分点。


在各行业中,采取精简人员措施比例最高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其次是房地产行业;采取降低薪资水平措施比例最高的是房地产行业,其次是交通运输仓储快递业和住宿餐饮旅游业。


五、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的了解程度没有显著上升,政策宣传不足的情形没有明显改善

与上期相比,企业对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为支持企业应对疫情影响出台的各种支持政策了解程度没有明显上升,对这些政策宣传不足的情形没有改变。本期对这些政策表示“非常了解”和“比较了解”的比例合计为43.6%,大体与上期持平。相比之下,大型民营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了解程度最高。值得注意的是,与上期相比,个体工商户对支持政策表示“非常了解”和“比较了解”的比例有了11.1个百分点的大幅度上升,而外资企业的同一比例则下降了12.1个百分点。


分行业看,对支持政策了解程度较低的主要是服务业,包括住宿餐饮旅游业、教科文卫及娱乐业、批发零售业、金融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主要是居民服务业),以及其他行业(非本项研究的重点)。


六、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的渴求度普遍上升,个体工商户对政策支持的渴求尤为强烈

与上期相比,企业对调查中列出的各种政府支持政策渴求度的优先级基本保持不变,减免税收依然是最受期待的政策,其次是减免企业房租、减免企业水电煤费用、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缓缴社会保险费、延期缴纳税款、延长纳税申报期限、减轻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负担等。

不过,随着疫情影响的加深,特别是全球疫情大爆发以来企业承压的持续加大,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的渴求度普遍攀升,其中上升幅度最大的是支持企业科技创新、延期缴纳税款、缓缴社会保险费和职工培训费补贴。

企业对政策支持渴求的变化因企业类型的不同而呈现鲜明的不同:

1. 中央企业:对政策支持的渴求大幅上升 ,特别是在减免税收、物流支持和灵活低成本的信贷方面,较上期分别上升了19.4、15.7和15.2个百分点。

2. 地方国有企业:对减免税收、减免企业水电煤费用、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等具有较高需求的情形已经改观,渴求度明显下降。与此同时,对于支持企业科技创新、延期缴纳税款、允许企业暂时性采用灵活的薪酬方式方面的渴求度则较上期上升10个百分点以上。

3. 大型民营企业:对各种政策支持的渴求度仍处高位,对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减轻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负担的渴求有较大幅度上升,但对减免企业水电煤费用的渴求度有所下降。

4. 中小型民营企业:对缓缴社会保险费、延期缴纳税款、减轻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负担、允许企业暂时性采用灵活的薪酬方式的渴求有一定幅度上升。

5. 个体工商户:对各种政府支持政策的渴求度普遍大幅上升,其中较上期上升10个点以上的就有保障企业用工需求(上升17.0个百分点)、延期缴纳税款(上升14.6个百分点)、失业保险稳岗返还(上升13.3个百分点)、支持企业科技创新(上升13.2个百分点)、缓缴社会保险费(上升12.0个百分点)、减免税收(上升10.7个百分点)、减轻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负担(上升10.2个百分点)。

6. 外资企业:对支持企业科技创新的渴求度大幅上升23.5个百分点,对企业职工培训费补贴、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渴求也分别上升10.6个百分点和8.2个百分点,但对强化信贷支持、物流支持、减免企业房租、减免企业水电煤费用等政策性支持的渴求度较上期有明显下降。



七、从实际效果看,企业比较普遍地享受到政府政策支持,但不同类型企业、不同行业企业在不同政策上的受惠面明显不平衡

总体来看,有92.1%的企业享受到了各级政府为支持企业应对疫情影响出台的政策。比较而言,大型民营企业受惠面最广,达97.6%;其次是地方国有企业,为95.5%;再其次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和中央企业,分别为92.6%和92.5%;外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受惠面最小,也分别达到88.3%和87.0%。


分行业看,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受惠面最广,达100%;其次是工业和交通运输仓储快递业,受惠面分别为97.1%和95.3%;再其次是批发零售业和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受惠面也在90%以上;相对受惠面较窄的为金融服务业、教科文卫及娱乐业、其他服务业(主要为居民服务业),以及住宿餐饮旅游业。


进一步看,企业平均享受到的支持政策项数为3.3。分企业类型看,大型民营企业平均享受到的支持政策项数最多,为3.9项;其次是地方国有企业和中小型民营企业,均为3.5项;再其次是外资企业,为3.0项;中央企业和个体户平均享受到的政策项数最少,均为2.8项。

到具体政策层面,受惠面最广的支持政策是延期缴纳税款,总受惠面为43.2%,其次是减免税收、缓缴社会保险费和延长纳税申报期限,受惠面分别为40.1%、39.7%和35.3%。

各种类型企业比较,得到实质性缓解资金链紧张政策支持的主要是大型民营企业,其得到强化的、灵活的、低成本的信贷支持的比例较总体平均高出三分之二。


八、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的满意度微幅上升,大型民企满意度最高,上升幅度也最大,央企及外企的满意度则出现下降

本期数据显示,用1-10分打分,企业对政府支持政策的平均满意度为7.7分,较上期的7.6分有微幅上升,总体保持稳定。满意度最高和上升幅度最高的均为大型民营企业,本期对政府支持政策平均满意度打分为8.1分,比总体平均高0.4分,较上期提高了0.5分。中小型民营企业和个体户的满意度均小幅上升了0.2分。值得注意的是,中央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平均满意度分别下降了0.4分和0.3分,地方国有企业的满意度也微降0.1分。


分行业看,房地产业、批发零售业、工业、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和建筑业相对满意度稍高。满意度最低的是金融服务业和其他行业(未作为本次了解重点),平均满意度评分仅为7.1分,其次是交通运输仓储快递业,平均满意度评分为7.4分。


九、随着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加重,企业对上半年经营业绩的预期趋于悲观,但韧性仍在

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肆虐,进一步冲击了我国企业对未来经营活动的预期。在本期,他们对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做出了平均比上年同期下降29.4%的预期。与上期相比,悲观程度略有加重,但加重程度仅有3.9个百分点,这表明,他们对我国国民经济的预期和信心并未受到颠覆性打击, 韧性依然强大。

各种类型企业比较,个体工商户的预期依然悲观色彩最重,平均预期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降幅达39.3%,比上期扩大4.9个百分点;其次是中小民营企业,预期降幅29.7%,比上期略有扩大 ;再其次是外资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预期降幅分别为26.3%和26.1%,均比上期扩大6个百分点左右;国有企业的预期降幅大体稳定在20%左右,比上期仅有微幅扩大。


在各行业中,营业收入预期降幅最大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达41.6%;其次是教科文卫娱乐业、批发零售业、其他服务业(主要是居民服务业),预期降幅均超过30%;相对受冲击较小的是其他行业(非本研究关注重点)、金融服务业、工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快递业,以及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


十、企业对减少用工人数的预期加重,可能对我国就业形势造成巨大压力

本期企业对2020年上半年结束时员工人数的平均预期是比2020年初下降9.4%。这比上期预期4.5%的降幅扩大超过一倍。若这种预期变为现实,势必对我国的就业形势造成巨大压力。

各种类型企业相比较,个体工商户的预期仍是最悲观,其平均预期用工人数降幅达17.3%;其次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大型民营企业,平均预期降幅依次为8.8%、7.2%和6.9%;地方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预期降幅最小,分别为5.2%和4.2%。

值得指出的是,外资企业在上期全球疫情尚未全面爆发时,出于对国外市场的乐观估计,甚至做出了员工人数增加3.4%的预期,在本期预期受到了强烈冲击,其预期较上期大幅下降了10.7个百分点。


分行业观察,对员工人数预期降幅最大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达19.5%,是总体平均的2倍多;其次是教科文卫及娱乐业、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批发零售业,其员工人数降幅预期均超过10%。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制定就业政策时,这些行业值得特别注意。


结论和建议

综上所述,本期跟踪研究(即基期后两个月后开展的研究)结果显示,在我国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刚刚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阴影旋即汹涌而来的背景下,我国企业经营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受冲击面达到56.4%,较上期上升了7.5个百分点。个体工商户仍是受冲击最广的群体,本期受冲击面仍在扩大,达到为71.3%。即使是具有强大规模和实力优势、抵御风险能力卓越的中央企业和外资企业,也切实感受到了巨大冲击,受冲击面大幅度扩大。分行业看,受冲击面最大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高达76.1%;批发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快递业、房地产业、受冲击面也高于总体平均水平。

市场需求下降作为对企业经营发展造成冲击的首要因素,在本期影响面较上期又快速扩大。资金链紧张、生产要素价格上涨这另外两个关键影响因素,在本期影响面也有明显扩大。

为应对疫情的冲击,企业广泛采取远程办公、降价促销、申请政府补贴等措施奋力自救。随着疫情持续加深,裁员和降薪开始进入更多企业的自救选项,特别是外资企业、中小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分行业来看,采取裁员措施最普遍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57%),其次是房地产业(37.5%)。这对于就业所造成的冲击,不容小视。

直面逆境,我国企业不失时机地组织复工复产复商复市,使本期记录到的企业平均复工率达到87.8%,其中中央企业、地方国有企业、外资企业的复工率达95%以上,民营企业复工率也达到85%以上,显示了我国国民经济强大的韧性。另一方面,本期个体工商户的复业率只有75.5%,状况堪忧。分行业看,住宿餐饮旅游业和教科文卫及娱乐业本期录得复工率仅有约2/3,值得格外关注。

尽管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出台了众多新政策,支持企业应对疫情冲击,但企业对这些政策缺乏了解的状况没有明显改善,对政策宣传贯彻仍存在短板。令人欣慰的是,在市场监管总局、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关于应对疫情影响、加大对个体工商户扶持力度的指导意见》推动下,个体工商户本期对政府支持政策的了解幅度比上期大幅上升了11.1个百分点,达到了各类企业的平均水平,是一个积极信号。

疫情冲击的加深,也促使企业更加渴求政府政策的支持。减免税收依然是最受期待的政策,其次是减免企业房租、减免企业水电煤费用、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缓缴社会保险费、延期缴纳税款、延长纳税申报期限、减轻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负担等。值得指出的是,本期中央企业对政策支持的渴求大幅上升 ,特别是在减免税收、物流支持和灵活低成本的信贷方面。外资企对支持企业科技创新的渴求大幅上升,对企业职工培训费补贴、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渴求也明显上扬。与对政府支持政策的了解程度大幅提高相对应,个体工商户对各种政府支持政策的渴求度也出现了普遍的大幅度上升。

在实施效果方面,有92.1%的企业享受到了政府支持企业应对疫情的政策。不过,地方政府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存在明显的不均衡现象,特别是向当地重点企业倾斜的现象。这无论从受惠面角度还是从平均受惠项数角度来看都是如此,在对纾解企业资金链紧张最有效的信贷支持方面又尤为如此,大型民营企业得到强化的、灵活的、低成本的信贷支持的比例,较全部企业平均高出三分之二。相较之下,个体工商户受惠面和平均受惠项数均在各种类型的企业中最低。分行业看,住宿餐饮旅游业、教科文卫及娱乐业这些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行业却相对受惠面较窄,应该引起重视。

与政府支持政策的受惠面和平均受惠项数相对应,大型民营企业对当地政府的支持政策也表现出最高的满意度,且较上期有明显上升。相对而言,中央企业对地方政府的支持政策满意度最低。

在全球疫情持续加重冲击、中美贸易战加剧、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下,本期与上期相比,我国企业对未来经营成果的预期出现了悲观情绪加重的趋向。企业对2020年上半年的经营收入做出了平均同比下降29.4%的预期,比上期扩大3.9个百分点;其中个体工商户的预期最为悲观,平均预期营业收入下降幅度为39.3%,较上期扩大4.9个百分点。分行业看,住宿餐饮旅游业预期最为悲观,平均预期降幅达41.6%,其次是教科文卫及娱乐业、批发零售业、其他服务业(主要是居民服务业),平均预期降幅均超过30%。平均预期降幅最小的是金融服务业、工业、建筑业和其他行业(非本项调查关注重点)。

特别值得强调指出的是,企业对2020年上半年结束时员工人数做出了平均比年初下降9.4%的预期,较上期4.5%的平均预期降幅扩大超过一倍。个体工商户的预期最悲观,其平均预期员工数降幅达17.3%。分行业比较,员工数预期降幅最大的是住宿餐饮旅游业,达19.5%,是总体平均的2倍多;其次是教科文卫及娱乐业、通讯互联网与信息科技业、批发零售业,其员工人数降幅预期均超过10%。若上述预期变为现实,势必对我国的就业形势造成巨大压力,需要各级政府部门考虑新的就业政策时引起高度重视。

基于对本次调查研究所反映问题的分析,我们有如下几点建议,供相关政府部门决策参考,为广大企业经营发展建言献策:

(1) 在进一步贯彻实施现有企业支持政策和新出台企业支持政策时,着力在精准上下功夫,结合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所有制企业的特点,有针对性地科学决策、因企施策。目前应重点关注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住宿餐饮旅游服务业、批发零售业、教科文卫旅游业等服务性行业的需求,以及中小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的需求,大力支持、鼓励、引导商场市场及休闲娱乐服务场所恢复营业,积极主动防范中小微企业破产潮、裁员潮的发生。应持续密切关注个体工商户、中小民营企业 、外资企业裁员的诉求和动向,对重点行业深入调查研究,做好预案,积极化解燃眉之急,千方百计保就业、保民生。

(2) 有关政府部门在贯彻实施企业支持政策特别是直接有关缓解企业资金链紧张问题的政策时,要充分注意不同规模企业间的平衡性问题,避免苦乐不均,避免支持政策向重点企业倾斜,有意识地兼顾中小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的需求。

(3) 鉴于当前企业对未来预期偏悲观的趋向,有关政府部门在做好政策支持工作的同时,要加强政策宣传和舆论引导工作,为企业树立和增强信心,防止悲观情绪蔓延,引导好企业的心理预期。

(4) 鉴于市场需求下降是疫情冲击企业的最关键因素,有关政府部门应配合国家扩大内需战略,千方百计促进消费、扩大有效投资,创造有效需求。特别重要的是,在推进新基建、西部大开发、东北全面振兴、中部地区崛起、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级战略以扩大内需的过程中,应充分发挥央企、国企的导向作用,发挥外企、龙头民企的市场化优势,发挥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机动灵活、“船小好调头” 优势,通过各种渠道和灵活多样的形式,实现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使所有有能力、有资质、符合条件的各种所有制、各种规模、各种组织形式的市场主体都能平等地参与市场竞争,弥补国际市场需求萎缩造成的缺口,共享国家重大战略带来的发展机会,共享改革开放成果。

(5) 在国家层面,统筹通盘规划,发挥大型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和地方龙头国企的规模、资源和能力优势,发挥我国超大国内市场的优势,利用国内外各种有利资源,全力解决供应链痛点,补齐供应链断点,弥补供应链弱点,在关键环节蓄积后备力量,扩大选择余地,全力快速推进产业链价值链重构,建立和完善本地微循环、国内内循环、区域小循环、全球大循环及其相互间的有序衔接和协调统一,最大程度地缓解供应链上下游因素特别是国际供应链因素对我国企业的制约和影响。

(6) 充分利用疫情带来的压力、动力和契机,全面推进“互联网+”,促进数字经济发展,大力扶持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实现产业升级。建议有关政府部门做好统筹规划和政策引导,避免低效重复建设,避免资源浪费。

(7) 建议有关政府部门积极研究和回应中央企业在疫情冲击下突显的政策需求,特别是支持企业科技创新的需求,在推进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计划中,通过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提高中央企业核心竞争力,在发展智能制造、建设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等领域,占领战略制高点,发挥中央企业的顶梁柱作用。

(8) 针对外资企业在疫情全球蔓延前预期偏乐观,对目前由疫情冲击带来的困难预计不足、准备不足,心理落差较大的现实情况,可考虑专门出台政策,回应其对支持企业科技创新、企业职工培训费补贴、免征部分行政事业费等方面快速上升政策需求,作为“稳外资”工作的一部分推进。

(9) 注意开展定期跟踪调查,特别是量化调查,倾听各种规模、各种所有制、各行各业企业的声音,并据以持续改进工作,稳步提升企业获得感,提高企业对支持政策的满意度。

钟齐鸣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海子母亲读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