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徐井宏:真正对市场通透才是企业家 否则就是科学家

2020-05-28 18:31:19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5月25日晚,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亚杰商会会长徐井宏和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做客由网易传媒副总编辑姚长盛主持的《长盛时间》,共同探讨全球财经热点话题。

所有人都说好的行业能不能投?

徐井宏:赛道这件事如果都讲给大家,其实真的让大家难受。所有人都这事儿好了,这事儿基本不好。

姚长盛:我同意。

徐井宏:我都看明白了,该投都投进去了,你再进去就是后来者。所以为什么每个投资机构要有它自己的理念和独到的眼光?其实我过去一直对赛道这事不是太感兴趣,但我觉得确实有趋势,比如说智能技术在各个行业的应用,比如说产业互联网是必须要这么走的,因为各个产业如果未来不能够搭建起自己的产业互联网,这个企业基本就是死掉的。疫情来了,死掉的大多数都是那些完全传统的、不跟现代科技结合在一起的企业,该死的就死了,它一定会死的。所以企业的进化不是说这个赛道那个赛道,而是对最新技术的应用,对你自己企业质量的迅速提升,企业的本质是什么?不就这点儿事儿吗?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好,成本越来越低,效率越来越高,市场能力准、快、广。

周炜:我们跟徐总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美元早期基金出身的可能比较强调专注。

徐井宏:我同意。

周炜:需求肯定到处都有,徐总这点说得非常对,但问题是我们自己的能力有限。

徐井宏:对对对。

周炜:自己的认知也是有限的。首先我们有一个基础认知,大概从2018年往前数,中国创投20年里,技术真正给投资人赚钱的非常少,大量都是商业模式的公司在赚钱,但我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时候,技术真的可以帮投资人赚钱了。

我觉得什么东西都可以赚钱,开餐馆也可以赚钱,作为一个投资机构,一块钱从哪里获得最高回报。因为我们不可能大到每个赛道都能投。

所以我们认为现在技术真的是可以做一些改变了,这是一个关键,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AI都谈烂掉了,所有人听到这个词都头大了,但刚才你们讨论有一点我也不大同意,说当所有人谈的时候就没机会了,其实也不见得,第一波谈的人很多都没看懂,就是随口在那儿说。第二波谈的时候才是应用层出现的时候,任何一个新技术出现都是有几个阶段的,第一个阶段是所有人都认为是好公司,所有人都在投这个东西,比如当年投互联网,但没有人知道投互联网的什么东西,怎么投互联网?它是一个一个应用,架构在互联网基础上的垂直应用,所以最早投互联网应该投门户网站,再后来投游戏……一步一步的,相应生态环境满足以后会有相应的应用层出现。今天也一样,AI从一开始作为一个通用概念,原来做大数据的都可以说我现在做AI了,这一波已经过去了,但过去以后现在真正应该是AI在不同垂直领域到底什么东西可以爆发,这是第二波要开始的。在应用层大家真的可以发挥作用,这部分我觉得目前来说机会蛮多的。

什么样的公司很难走下去?

周炜:现在大量科技公司基础概念都是对的,但迟迟找不到自己要走的应用方向,这种公司是很难活下去的。我们最近也见过几家,一群非常优秀的技术和科学家在一起做一件事。落不了地,他没办法把自己(专注于某个领域),有几种可能性,

一种是觉得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做,不专注,结果问题在于当这个领域的基础设施(如底层技术)已经比较通用了以后,那些专注在某个领域的就能赢,(什么都做的)到处都赢不了。

第二种是始终没有找到真正杀手锏的应用层垂直,始终摸不着,目前大量技术公司是To B的,To B的钱是相当难挣的。我们一直在说To C至少有用户、有眼球的可以放广告,广告就可以赚钱了嘛,但在To B领域没有这个可能性,而且从To B来说,企业要付钱给你,你不能实实在在地帮它产生效益,他们是不会付钱的。

徐井宏:我觉得是这样,企业是一个特殊的组织,因为它是在竞争中走的,如果说和平时期有战场,其实就是一个——商场。我过去说,一个企业家或一个创业者最核心的其实不是你的技术水平多高,不是你的情怀多么强烈,是你对市场的认知,你所创造的价值是不是真正打动了市场的心,是不是真正地对准了市场的需求。我们看到无论任何时候,其实真正对市场通透的人才可以是一个企业家,要不你就是一个科学家。

我同意周炜刚才的观点,很多学者、教授,原来我在清华,清华教授做的公司这些年加在一起有几百家了,几乎全部阵亡,走到最后的很少很少。

市场是一个江湖,是完全按照市场规律讲话的。所以我看创业者,首先要看他懂不懂市场,不是你懂不懂技术,这是一个核心,所以那些不能以市场为核心的创业者,那些随波逐流的、搭空中楼阁的肯定都会很难。

我的另一个观点和周炜有点不同,从一开始的战略就可以制定你到底是打持久战,通过多少年基础建立形成对未来有巨大影响的产业,另一个是打运动战,就是赚钱,我今天这么活明天那么赚后天怎么样,也行,这两种都能活下来,重要的是你自己清楚,不要打持久战的天天打运动战,心里打持久战,两者一搀和,完了,钱花完了,持久战打不下去了;本来是运动战,你要打持久战,非要做伟大的东西,这也不能坚持。

中国无论是创业企业,甚至是传统老企业,缺了一个东西,就是他真正的战略,这个战略能够让他持续走下去,他到底想做成什么样的企业都可以,我们不是觉得做1万亿的企业才是伟大企业家,做100亿的就不行,做10亿的也挺好,重要的是你自己要知道未来走向哪里,这一点是企业家自己辨析的。

姚长盛:如果现在全部都有硬核科技,但不能落地,这样的肯定没戏。我觉得刚才徐会长提的是另外一个意思,干什么都得深入到商业的本质,商业本质是最起码你得懂市场,得有个产品,所有的创业不管是什么,得做个生意吧,这生意最起码得到最后有个产品吧,这产品得有人要呀,连个产品都没有你说干嘛呢?

中概股何去何从?

周炜:对中国也是个契机,资本市场怎么改革,像深圳的中小板、创业板,让VIE结构的公司可以在国内上市,能不能把细则搞清楚,美元机构投的项目,这钱投在中国让中国企业成长,多好的事。我们经常说辛辛苦苦在海外募集钱回来,两三年内投到中国的创业企业里,没有获得任何扶持。我们也是在扶持中国企业,这时候我们不需要别的,我们需要的是能不能把政策弄清楚,美元投的项目已经在国内可以上市了,能不能有细则,上市以后的钱的流通,全部弄清楚以后我觉得未尝不是中国的资本市场真的爆发的契机。

包括香港市场的改革,让它更流畅,我觉得确实到了一个时刻,需要相关政策出来一些动作。

姚长盛:你的B计划里有没有对未来(的应对方案),或者说美元基金这些投资项目最后无法到境外去上市,以及上市之后重新给你来一条新的监管,让你无法融资,没有流动性。你做了这样的准备吗?还是说这就是小概率?

周炜:我觉得这是小概率,可能性非常非常非常的低。

但可能会出现交易成本上升,一些监管变化以后,路演、提供资料、流程、周期,以及上市以后提供资料和每年年审,各方面的成本上升,可能会让一部分中国企业产生畏惧情绪。

第二,有些业务偏技术的、偏底层技术的公司可能会面临一些问题,但总体来说To C的公司、消费层面的公司,我觉得不会有问题,不会到那个局面的

徐井宏:第一,科创板的推出对很多企业有相当大的促进,推动他们更好的找到机会发展。创业板要接着改制,总体评价一定是正向的。证监会要干的事是把监管真正做起来,让企业诚信和信息披露真正达到最先进水平,过去在这方面下的功夫和惩罚力度不够,造成很多企业诚信度不够。当然我一直也呼吁中国企业家(诚信),像前几天发生的所谓某咖啡的事,这确实有太大问题,对整个市场巨大欺骗,会很伤害普通投资人的整个心态。

姚长盛:必须极其严格。

徐井宏:对,要极其严格,严格到什么程度都不为过,对于任何欺诈行为,把他罚死才对。该抓人抓人,该罚款罚款,一定让他倾家荡产。只有这样我们的市场才能健康起来,当健康起来,我们买股票的人、我们投资的人才可以放心。

延伸阅读
钟齐鸣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