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2020-05-21 17:45:14 来源: 网易研究局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undefined

作者|刘明彦(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中国民生银行高级金融分析师)

这是个鸟语花香、草长莺飞的季节,也是上市银行披露年报的季节,截至4月底,五大国有银行、招行、中信、民生、光大和平安等十家大中型银行2019年财报均已披露,保持增长的利润尽管一直存在争议,一些人认为银行业庞大的利润侵蚀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但在以间接融资为主的中国,如果银行经营出现亏损,那会受到更激烈的指责,并使金融系统的安全性受到威胁,因此,银行体系保持正常的利润增速符合社会的利益。在银行体系保持稳健的背景下,政府和社会一直关心的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融资问题是否得到解决?本文试图对上市大中型银行对公贷款主要投向行业及不良率分析予以回答。

主要行业贷款不良率与占比分析

尽管制造业贷款不良率高出对公贷款均值近3个百分点,但上市大中型银行的制造业贷款占比依然保持稳定。已披露的2019年年报的十家上市大中型银行数据显示,它们的制造业贷款不良率在3.43%至6.60%之间,算术平均值为5.01%,远高于同期对公贷款不良率在1.36%至2.60%之间,算术平均值为2.07%的水平,即银行制造业贷款的不良率高出对公贷款不良率约3个百分点,而同期大中型上市银行净利差平均水平约为2%,这意味着这些银行对制造业的贷款整体上是亏损的。由于上市银行商业化经营已经是常识,如果出于利润最大化或损失最小化的考虑,银行应该压缩高风险的制造业贷款规模或占比,但银行这一贷款占比保持相对稳定。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对制造业的贷款占比在4.90%至32.32%,算术平均值为10.91%,略低于上年6%至37.89%,算术平均值为12.36%的水平,表明上市银行在制造业不良居高不下的情形下,依然基本上保持了制造业贷款占比的稳定,即银行业对制造业的金融支持并没有明显减弱,制造业贷款占比同比仅下降1个百分点,均值超过10%的占比表明制造业仍是银行对公贷款第一大行业。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上市大中型银行批发与零售业贷款不良率均值高出对公贷款近4个百分点,表明受互联网电商商业模式的冲击,传统批发与零售业(商业)经营状况不容乐观。数据显示,上市大中型银行批发与零售业贷款不良率在3.19%至10.45%之间,其中6家银行的不良率在5%之上,不良率的算术平均值高达6.22%,超过对公不良率均值达4.15个百分点,远远超过2%左右的净利差水平,这意味着从商业化的角度看,银行业应该压缩这一坏账累累的行业贷款,但目前银行业对批发和零售业贷款占比相对稳定。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批发与零售业贷款占比在2.79%至16.28%之间,算术平均值为6.04%,而上年这一占比在3.72%至18.21%之间,算术平均值为6.70%,表明尽管批发与零售业让银行业很受伤,但它们并没有大幅压缩这一行业的贷款占比,因为批发与零售业毕竟是连接生产和消费的关键环节,银行业出于支持实体经济的需要保持稳定的金融支持,但中国批发与零售业过度集中于少数电商平台并不利于行业的发展和经济的稳定。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房地产贷款作为低风险高收益资产备受银行青睐,但为贯彻房地产调控政策银行业此类贷款占比得到控制。中国房地产业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行业,一方面房地产业发展使民众居住条件得以改善,另一方面,高房价加大了实现“居者有其屋”的难度,因此,近三年来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一直坚持对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动摇,表现在银行资产业务上,就是控制房地产贷款的过快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房地产贷款不良率在0.28%至1.71%之间,算术平均值为0.85%,远低于2.07%的对公贷款平均不良率,房地产贷款目前仍是银行最优质的资产,甚至没有之一。加之房地产贷款的收益率通过比制造业和批发与零售业更高,这使得银行更愿意将贷款投放到房地产行业,但《理财新规》和严格的监管政策使银行将房地产贷款占比上升的势头得以遏制,如果考虑到之前银行对房地产表外融资的回表和收缩,银行业已经在压缩房地产贷款占比。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房地产贷款占比在3.74%至13.66%之间,算术平均值为7.33%,与上年占比在3.71%至12.69%之间,算术平均值为7.13%相比,总体基本持平,即银行业并未出于盈利考虑而增加房地产贷款占比。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交通运输业贷款是上市大中型银行另一个低风险资产,也是国有大行贷款占比较高的行业。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交通运输业的贷款不良率在0.11%至3.09%之间,算术平均值为1.16%,显著低于这些银行对公贷款不良率的均值2.07%,表明这些主要投资于高速公路、高铁等交通运输业的贷款由于贷款人具有国企或地方政府的背景具有相对较低的违约率。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交通运输业贷款占比在2.21%至14.79%之间,算术平均值为7.73%,而上年这一指标占比2.27%至14.52%之间,算术平均值为7.49%,考虑到大行在这一行业贷款占比明显高于股份制银行,上市大中型银行在交通运输业的贷款占比加权平均值应该高于这一水平,但占比环比保持稳定。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上市大中型银行零售贷款不良率不到对公贷款不良率的一半,股份制银行零售贷款占比相对较高。数据显示,上市大中型银行2019年零售贷款不良率在0.41%至1.85%之间,算术平均值为0.94%,而同期对公贷款不良率从1.36%至2.60%之间,算术平均值为2.07%,显然对公贷款不良率远高于零售贷款,这就是号称“零售之王”的招行利润增速领先同业的主要原因。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尽管对公贷款不良率高于零售贷款,但对公贷款的平均利率却显著低于零售贷款。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零售贷款平均利率在4.49%至7.74%之间,均值为5.54%,而同期对公贷款平均利率在4.34%至5.26%之间,均值为4.70%,即零售贷款平均利率(平均收益率)比对公贷款要高出85个基点。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尽管零售贷款具有低风险、高收益的优势,但近两年大中型银行零售贷款占比并没有明显变化。数据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零售贷款占比在33.08%至58.42%之间,算术平均值为42.97%,与上年占比在33.69%至57.77%之间,算术平均值为42.36%基本持平,即近两年银行业零售贷款占比基本保持稳定,其中招行和平安是仅有的两家零售贷款占比超过50%的上市银行,它们改变了中国银行业传统的对公贷款为主的业务结构,从利润增速上看,两家银行的业务转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银行业贷款行业占比与不良率的几点结论

通过对以上数据及资料的分析、归纳,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上市大中型银行贷款中对公贷款占比更高,但已有少数股份制银行零售贷款成为主要贷款投向。前文数据显示,上市大中型银行中对公贷款占比均值(算术平均)为57%,而零售贷款占比约为43%,这与美国大型银行以零售贷款为主的信贷结构不同,因为中国目前仍是投资驱动增长的经济模式(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为55万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41万亿元),但由于投资占GDP比例高达56%,对GDP贡献率仅为31%,投资边际回报率正在下降,这导致对公贷款平均利率明显低于零售贷款,但不良率又显著高于后者,这使得从商业化角度看,银行加大对公贷款占比是不可行的。银行业出于安全性和盈利性未来可能提高零售贷款占比,但这与维持经济增长,加大对公贷款规模(占比)的现实需求可能会不一致,目前国有大型银行维持着对公贷款占比的绝对优势。

银行业对公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交通运输、房地产和批发与零售业,但与消费及就业关系密切的制造业、批发与零售业高不良率使其占比增长从市场化角度看不具有可持续性。上文数据显示,上市大中型银行对公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占比10.91%)、交通运输业(占比7.73%)、房地产(占比7.33%)和批发与零售业(占比6.04%),以上四大行业贷款约占对公贷款56%,但制造业、批发与零售业的贷款不良率分别高达5.01%和6.22%,明显高于4.70%的对公贷款平均利率,在不考虑资金成本和管理费用的情况下,对这两个号称实体经济核心的行业贷款变得无利可图,即从市场化的角度看,银行业应该压缩而不是扩大对这些行业的贷款规模,而贷款相对安全的房地产和交通运输业,不良率分别为0.85%和1.16%,但这两个行业属于固定资产投资范畴,且房地产行业又是宏观调控的对象,扩大这些行业贷款规模不利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但压缩这些行业贷款规模又不符合商业银行的经济利益。

以个人房贷为主的零售贷款结构在房地产调控背景下增长受到抑制,但当前个人房贷的低风险高收益对银行业具有吸引力。下图显示,2019年上市大中型银行个人房贷占零售贷款比例在29.72%至81.74%之间,均值为57.10%,且四大国有银行个人房贷占零售贷款比例在80%左右,由于目前个人房贷不良率在0.3%左右,远低零售贷款不良率0.94%的平均水平,这表明个人房贷显然是银行的低风险资产,加之当前出于房地产调控需要而对个人房贷利率上浮,使其收益率甚至高于消费贷的利率,个人房贷已经是银行的优质资产。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有增加个人房贷规模的意愿,但由于个人房贷属于投资,因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不利于内需的拉动,反而会推高房价。

刘明彦:银行扩大个人房贷规模反而会推高房价

总之,上市银行的贷款行业分布与不良率状况反映出政府和监管机构希望其贷款投向的实体经济—制造业、批发与零售业,因后者的高不良率商业银行投资积极性受到抑制;而商业银行乐于投资的高收益低风险资产—房地产开发贷、个人房贷却面临政策的严厉调控,如何实现商业银行的经济利益与国家的政策导向一致,是未来中国财政、货币政策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相信这一问题肯定能得到圆满解决,从而实现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可持续增长。

延伸阅读
李兆元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李兆元_B789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