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洗脑式营销遭投诉、因疫情闭店 珍爱网深陷危机

2020-05-13 11:25:00 来源: 时代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洗脑式营销遭投诉、因疫情闭店,珍爱网深陷危机)

有不少投诉的消费者表示,自己因在珍爱网注册了会员信息,便被“红娘”打电话和法短信“轰炸”,紧接着又在其引导下进门店办理会员服务,在交了数万元的服务费后,红娘草草安排几次会员见面,服务就已结束。

“去门店前,‘红娘’会通过电话、短信轰炸,让你去核实身份,并强调说不收费,可以先过去了解一下。 但那个一二平米小房间里,红娘不断给我灌输各类营销信息,几个小时下来头晕乎乎的。在我付款后,红娘才递过电子平板上的电子合同,快速划拉着合同的内容。平板不大,合同字也非常小,加上我没细看就签了,因为18800元钱已经先付过了。”

26岁的小文(化名)向时代财经回忆了自己在珍爱网相亲过程中一段“难忘”经历。

去年10月,小文无意间点开了网页中弹出的珍爱网广告,在完成了小测试后,她留下了联系方式,次日就收到了数个珍爱网的来电,最终在与电话“红娘”简单沟通后,应邀前往当地的一家线下门店咨询。

“‘红娘’说我条件好,她们有海量优质资源,两个月就能帮我介绍成功。但是我在几次相亲前都没有拿到过男士的身份认证和资料,期间红娘还以更好了解我个人情况为由不停地打探我的隐私,包括月薪、存款和信用卡额度等。”小文说道。

“洗脑式”营销

和小文一样被“红娘”们套路的故事并不少。

“她们(红娘)和我沟通过程中一直握着我的手,身体紧挨着,不停有肢体接触,亲热地像蜜友一样,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一直在避让,无奈室内空间太小。”另一位消费者小彤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如是表示。

小文则对时代财经称,在小房间里,“红娘”对自己进行了三四个小时的“洗脑式”营销,逐渐化解她对上万元服务费用的犹豫,而在她表示未带足够现金时,“红娘”又提出可以刷信用卡或者花呗支付。

此后,经“红娘”安排,小文与几位男士相亲见面,但发现其真实情况与珍爱网提供的信息并不符合。“我的征婚要求是无小孩,接触了才发现他们好几个人都是离异并带着小孩,我问他们这些资料当初去线下门店是怎么认证的,他们说只需要出示身份证和学历证。”

最终,小文认为高昂价格没有换来等值服务,向珍爱网申请退款。不过,珍爱网方面不接受小文提出的全额退款要求,只同意退还一半费用,目前小文和“红娘”还在“扯皮”,她全额退款的要求未得到满足。

时代财经在黑猫平台上发现,多位用户投诉珍爱网合同中存在“霸王条款”:在合同生效后,提出终止合同的,提出终止的一方应承担违约责任;甲方提出终止,其缴纳的服务费不予退还。

针对上述案例,广东海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燕平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消费者可以与珍爱网协商撤销合同。但他同时指出,如果珍爱网不存在明显违约情况,退还全部费用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珍爱网已经提供了服务。若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消费者可按照合同约定提交当地仲裁委进行仲裁。”

珍爱网口碑危机还在持续发酵。

时代财经查阅黑猫投诉、21CN聚投诉等平台发现,珍爱网已成为婚恋投诉的“重灾区”,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敷衍服务各种投诉层出不穷。目前,关于珍爱网的投诉已经累计超过3000条,以“要求退款”、“虚假宣传”和“诱导消费”为主。

有不少消费者表示,自己在珍爱网注册了会员信息,此后就遭遇“红娘”电话和短信“轰炸”,引导其进门店办理会员服务,在交了数万元的服务费后,红娘草草安排几次会员见面,服务就已结束。

疫情引发闭店风波

除了投诉与质疑声外,围绕着珍爱网的,还有此次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

今年3月,有用户在脉脉平台上爆料称,受疫情影响,珍爱网将关闭53家直营店中的18家,占线下门店的35%,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大量裁员,上述18家门店的员工都有可能被遣散。此后也有媒体报道称,珍爱网管理层已召开会议,讨论关店事宜。

天眼查资料显示,珍爱网成立于2005年,是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站。珍爱网一直走O2O直营店模式,主营业务为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据官方数据,截止2019年,珍爱网会员注册量已经突破2亿,在全国41个城市拥有53家线下服务门店,并拥有超过5000位专业红娘。

春节原本是相亲服务的高爆发期,国人在此期间走亲访友的社交习惯也利于各平台线下婚恋交友业务的增长。不过,年初爆发的疫情按下了暂停键。

根据此前珍爱网对外公布的数据,其线下直营店营收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超七成。这意味着,一旦线下门店运营出现问题,珍爱网的营收将受到很大影响。据蓝鲸财经等媒体报道,按照业界对珍爱网直营门店的运营成本预估,此次闭店将导致珍爱网每月至少损失两亿元。

5月11日和12日,时代财经就线下门店关闭、消费者投诉等问题致电珍爱网,并发采访函至公司邮箱,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答复。

珍爱网的经营如此脆弱的背后,与其相对单一的盈利模式有关。公开资料显示,珍爱网的主要收入来自线下红娘服务费、线上会员费和婚恋服务费用等,而这一切都有赖于其珍爱APP的导流。

对比珍爱网等在线婚恋平台APP会发现,各家的活跃用户在过去一段时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以Analysys易观发布的2020年2月APP排行榜为例,珍爱APP最新月活跃数约为700万,同比增长仅1.31%。

更重要的是,随着90、00后逐步进入适婚年龄,对于婚恋产品的社交属性要求越来越高,陌陌、探探、Soul等产品层出不穷,甚至QQ、微信等也都形成了自有的婚恋社区,珍爱网也面临用户群体被蚕食的处境。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