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大客户多重问题接踵而至 浙矿重工身后的"雷"谁来埋单?

2020-04-07 20:54:38 来源: 金证研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大客户多重问题接踵而至 浙矿重工身后的“雷”谁来埋单?)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2018年,浙江浙矿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矿重工”)董事长陈利华曾公开表示,浙矿重工预计2018年销售超过3个亿。而2018年年末,浙矿重工的营业收入未达3亿元,令人唏嘘。

此番上市,不仅其审计单位因违法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或难勤勉尽责;且浙矿重工客户的身后或“荆棘丛生”。其中,3人经销商“贡献”千万元收入,8家“马甲”企业浮现;大客户经营范围变来变去,似“过家家”;科技公司“摇身”变建材企业,当年新晋第二大客户;零人公司“贡献”超千万元业绩,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被注销安全生产许可证客户,却贡献近两千万元销售额?

一、审计单位违法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或难勤勉尽责

此番上市,浙矿重工的审计机构为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中汇会计所”)。

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8号文件,2019年12月30日,作为浙江大东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东南股份”)2016年、2017年年度报告审计机构,中汇会计所因未对大东南股份货币资金审计实施有效程序并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加以验证,为大东南股份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发表了不恰当的审计结论等,被证监会浙江监管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没收业务收入140万元,并处以140万元罚款。

选择“问题”审计单位,且其能否履行勤勉尽责义务或要打一个“问号”,而浙矿重工能否“独善其身”?

二、3人经销商“贡献”千万元收入,8家“马甲”企业浮现

值得注意的是,3人经销商客户为浙矿重工“贡献”千万元收入的现象,也是其难以回避的问题之一。

报告期内,承德天卓矿山机械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德天卓”)系浙矿重工唯一经销商。2017-2018年,浙矿重工对承德天卓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87.49万元、1,041.35万元。

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6-2018年,承德天卓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7人、3人。

不仅如此,8家“马甲”企业浮现,令人不解。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承德天卓通信地址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其企业联系电话为13931421377,企业电子邮箱是252917299@qq.com。

蹊跷的是,通过公开数据检索显示,除承德天卓外,承德洪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德元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承德蓝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承德市星邦矿业有限公司、承德赛荣商贸有限公司、承德市王占军商贸有限公司,以及已经注销的承德市诺顿五金机电销售有限公司和河南省力源重型起重机有限公司承德分公司这8家公司曾使用过的联系电话与上述承德天卓的联系电话一致,且其中6家公司的电子邮箱与承德天卓的相同。与此同时,上述企业均不是承德天卓股东所控制的企业。

三、大客户经营范围变来变去,似“过家家”

除经销商存“异象”外,浙矿重工的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舟山海港港口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舟山海港开发”)的企业类型、经营范围频频变更,其公司业务开展疑似“无头苍蝇”。

2017-2018年,舟山海港开发为浙矿重工第一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4,736.79万元、4,495.72万元,销售占比分别为21.04%、15.16%。

此外,2017-2018年,舟山海港开发系浙矿重工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浙矿重工对舟山海港开发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642.04万元、1,627.72万元,占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1.26%、18.97%。

然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舟山海港开发近年来存在多起违规处罚。

据岱环罚字〔2019〕21号文件,2019年8月12日,舟山海港开发因海岸工程建设项目的环境保护设施未达到规定要求即投入生产,被舟山市生态环境局岱山分局责令其岱山县衢山镇万南村、万北村凉亭基岗建筑用石料矿项目停止生产,并处以10万元罚款。

据(岱)安监管罚〔2017〕25号文件,2018年1月15日,舟山海港开发因未在设备上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被岱山县安监局建议处以20万元罚款。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7年5月18日,舟山海港开发因未在设备上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案,被岱山县安监局行政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舟山海港开发的企业类型和经营范围变来变去似“过家家”。

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2014年12月2日,舟山海港开发的企业类型由“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私营法人独资)”变更为“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控股或私营性质企业控股)”。

2016年5月12日,其企业类型又从“私营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控股或私营性质企业控股)”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内资法人独资)”。此后2016年9月9日,其企业类型再次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内资法人独资)”变更成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资)”。

而2018年6月13日,企业类型再次从“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资)”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非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

2018年7月5日,舟山海港开发又从“有限责任公司(非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不仅企业类型变更频繁,舟山海港开发的经营范围也是如此。2016年9月9日,舟山海港开发进行了经营范围变更,从“港口开发;矿业投资;石料加工、销售”变更为“石料开采、加工、销售”。而后2016年11月11日,舟山海港开发再次进行了经营范围的变更,其经营范围变更为“港口开发咨询服务;石料开采、加工、销售”。

对于浙矿重工而言,其第一大客户质量或存隐忧。

四、科技公司“摇身”变建材企业,当年新晋第二大客户

问题还未结束。

据招股书,2018年,浙矿重工第二大客户为湖州鹿山坞建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鹿山坞建材”),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763.21万元,销售占比为5.95%。2016-2017年,鹿山坞建材均不在浙矿重工前十大客户之列。

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5月15日,鹿山坞建材的经营范围发生过变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变更之前,鹿山坞建材的经营范围包括“计算网络及新能源技术研发、投资管理、建筑材料、电子产品等”。变更后,其经营范围新增了“从事新型建筑材料科技领域内技术研发”以及“建筑用砂岩开采加工、销售”。同年8月16日,其公司名称从“湖州红裕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湖州鹿山坞建材科技有限公司”。

且据招股书,浙矿重工主营业务产品主要应用于砂石骨料的生产和加工,其下游行业主要为砂石、矿山及环保三类。

不止如此,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鹿山坞建材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人、3人、44人,2018年增加了逾40人。

也就是说,2018年,鹿山坞建材的经营范围、公司名称变更后,其社保人数也骤增,且变更当年即入围成为浙矿重工的第二大客户,或为浙矿重工而“生”。

五、零人公司“贡献”超千万元业绩,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而历史上,浙矿重工部分重要客户或系零人公司,“贡献”的收入金额却“不俗”。

2018年,日照鸿信国海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信国海”)是浙矿重工的第四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395.2万元,销售占比为4.71%。

然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鸿信国海成立于2017年6月1日,2017-2019年,鸿信国海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或为零人公司的鸿信国海,却为浙矿重工“贡献”超千万元业绩,其中的交易数据真实性值得考究。

2016年,易县先创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创建材”)是浙矿重工的第四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073.5万元,销售占比为5.34%。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先创建材成立于2015年6月15日。2017年5月9日,先创建材进行过一次经营范围变更。变更之前,其经营范围为砂石除外的建筑材料销售;变更后,其经营范围为建材销售;石子加工、销售。2016-2018年,先创建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分别为0人、0人、30人。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先创建材曾多次进行修改信息。2018年5月25日,先创建材将其2017年纳税总额由6万元修改为0元;将其2017年主营业务收入以及营业总收入由12万元修改为0元;将其净利润由6万元修改为-75万元。且同日,负债总额、所有者权益合计、资产总额、联系电话都进行了修改。

由此不难看出,时隔一年半,先创建材便跃升为浙矿重工2016年的第四大客户,且在其经营范围变更之前,先创建材或不具备砂石材料的销售资质,而且公司经营信息多次修改,令人费解。

无独有偶,招股书显示,岱山县新鑫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鑫建材”)是浙矿重工2016年的第三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额为1,642.74万元,销售占比为8.18%。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新鑫建材成立时间为2016年5月31日,仅成立半年,便为浙矿重工“贡献”了千万元收入。且2016年,新鑫建材的社保缴纳人数仅为5人。

另外,2016年,保定市彩辉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辉建材”)系浙矿重工的第五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004.27万元,销售占比为5%。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彩辉建材成立于2016年8月2日,成立当年便入围浙矿重工前五大客户名单。

除此之外,浙矿重工还有重要客户身陷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的“迷局”。

2018年,若羌县天汇陆桥石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汇陆桥”)是浙矿重工的第五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250万元,销售占比为4.22%。

而2016-2018年,天汇陆桥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3人。

根据上述的情况可知,浙矿重工客户的员工人数或“寥寥无几”,甚至或为零人公司,却为其撑起超千万元的销售额,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

六、被注销安全生产许可证客户,贡献近两千万元销售额?

事实上,浙矿重工面临的问题不止于此,其客户安全生产许可证被注销,同时期与浙矿重工的巨额交易却未受影响,令人困惑。

2017年,宣城茶山石灰石矿(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宣城茶山”)是浙矿重工第二大客户,浙矿重工对其销售金额为1,948.72万元,销售占比为8.66%。

据宣区环罚〔2018〕68号文件,2018年11月25日,宣城茶山因老项目原址处堆放有大量易产生扬尘的石粉物料处于露天堆放状态,被宣州区环境保护局处以3万元罚款。

据宣区环罚[2016]4号文件,2016年3月13日,宣城茶山因其年产110万方石灰石开采及加工项目未办理相关环评审批手续,已于2012年底已建设完成,被宣州区环境保护局处以5万元罚款。

据中国地质图书馆于2014年9月24日发布的源自国土资源部数据,2014年7月,宣城茶山因越界开采建筑石料用灰岩,被宣城市国土局立案查处,并责令其退回矿区范围开采,没收越界开采违法所得598万元,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据皖安监审批告〔2017〕46号文件,2017年6月15日,安徽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包括宣城茶山在内的15家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满,且未按规定提出延期申请的非煤矿山企业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予以注销。被注销的企业应停止生产,并将安全生产许可证上交相关市安全监管局。

“蹊跷”的是,按照规定,2017年被注销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宣城茶山应停止生产经营,但当期为浙矿重工贡献了近两千万元的销售额,其交易的真实性或遭“拷问”。

“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面前,浙矿重工此番上市或前途未知,未来是否会遭遇投资者的“用脚投票”?

钟齐鸣 本文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