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号外|王子的复仇:断魂刀砍向美国页岩油

2020-04-07 10:54:34 来源: 网易号外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美国高杠杆高负债筑起的页岩油神话,正遭到沙特与俄罗斯的反复打脸和绞杀。这才是全球股市暴跌的真凶,大A股纯属躺枪。

专栏|网易号外

作者|陈俊宏 王冠苏 郑皓元

主编|戴鹭

2016年底以来,为应对美股页岩油革命带来的全球石油过剩局面,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进行了持续至今的OPEC+减产保价行动,将油价维持在每桶50-70美元的中高区间运行。

减产保价,事实已经证明,这是史无前例的自坑,造成的最大后果,是三年多来沙特与俄罗斯的市场份额不断减少,而美国页岩油的份额都在不断增长。终于,沙特与俄罗斯梦醒了。

而据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爆料,油价大战,核心是沙特王储小萨勒曼针对美国之前策划沙特政变阴谋的一次复仇。此前,因为防范美国参与策划的政变,小萨勒曼已经逮捕了多名王室成员和5名美国FBI人员。

这次,沙特的一只蝴蝶振动翅膀,全球的资本市场遭遇了横扫。

油价大战真相:迟来的复仇

3月5日起,沙特发动,与俄罗斯的唱了一场油价大战的双簧,绞杀了狂奔的美国页岩油神话,顺带让全球股市躺了枪。据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的爆料,这是一次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对美国的复仇。

复盘本轮股市大动荡,过程其实是这样的:

3月之前,新冠疫情对全球股市尤其美国股市的影响其实极为有限。

3月初,OPEC+国家(以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为首)之间的谈判失败,未达成减产协议。两天后,沙特宣布增产,拉开价格战序幕。

沙特发动的“石油价格战”后的第二天,3月9日,美国股市开始首次熔断,直接把全球股市和气势如虹的中国A股拖下了水,然后是破天荒的4次美国熔断。疫情在全球的传播加剧,进一步放大了经济的恐慌和股市的下跌预期。

但是,本轮油价大战的目标,其实是绞杀美国高高在上的页岩油泡沫,只不过美国股市太脆弱,直接4次熔断,不断反复让全球股市躺枪。

据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的爆料,美国FBI曾在沙特秘密参与推翻王储小萨勒曼的行动,造成小萨勒曼的强烈反弹。除逮捕了一批王室成员和5名FBI人员外,本次油价大战,就是萨勒曼王子的复仇手段和威慑。他必须让各方都认识到沙特对美国的影响力和重要性。

傅成玉提示,油价大战前的一个细节,非常诡异,原定的3月5日召开新的OPEC讨论新的减产协议,会议之前,沙特的最早建议,是每天再减少60万桶,接着又建议每天减少100万桶,开会之前,又建议每天减少150万桶。

“这说明沙特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们知道俄罗斯怎么想的,就是要这样做,让俄罗斯不快,进而促使俄罗斯反对这样的议案,引发大规模的价格战。直接目的是打垮美国的页岩油,让美国减产。美国不减产,OPEC的任何努力都是有限的。”傅成玉表示。

最终,油价大战,等于是沙特强拉这俄罗斯演了一场双簧。

沙特与俄罗斯的双簧

油价下跌背后,沙特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权来获利:首先沙特主权基金在美国股市大手笔做空,熔断后,沙特从桥水撤资,这些都是早有准备的。

另一方面,美国的页岩气本次承受的打击简单直接。

上周三(4月1日),美国页岩油企业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宣布,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

2020年1月3日,惠廷石油的股价尚能摸到8.7美元一股,而4月1日的最新收盘价是0.37美元一股,股价已经较高位跌去了95.74%。

3月中旬,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切萨皮克能源,已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这家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领军企业,去年4月份股价最高位时尚为3.57美元一股,如今已跌到0.15美元一股,较高位也跌去了95.79%。

油价的暴跌,让整个美国油气行业陷入财富破灭的疯狂。近日,美国页岩油亿万富翁、特朗普挚友哈姆(Harold Hamm),一举将沙特告上了美国商务部,控告其“非法”向全球市场倾销原油。

特朗普也被油价弄得沙特和俄罗斯弄得抓狂。上周三稍晚,哈姆的好友特朗普表示,他预计沙特和俄罗斯将在未来几天内就石油生产达成协议。但和以往很多次“预计”一样,特朗普完全未明说他的信心和判断来自何处。

上周四晚间,特朗普又在社交平台称:与普京以及沙特王储进行了交谈,预计他们宣布将减产1000万桶石油。消息一经发布,刚刚经历史上最大单月跌幅的原油价格迎来报复性反弹。

但反手就是对方无情的打脸,普京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罗斯总统并未与沙特王储谈过话。

两名OPEC人士透露,OPEC及其盟友将不会于4月6日召开紧急会议。而且对于特朗普,沙特的回应依然强悍:如果其他大型石油生产国,包括美国,加拿大、巴西等不属于OPEC+的一些大型石油生产国减产,那么沙特也会准备减产。

除此之外,俄沙双方互相甩锅:俄罗斯方面表示,油价大跌当然和全球疫情拖累需求有关,但也和沙特退出OPEC+协议率先降价和增产脱不了关系。

据俄罗斯总统普京透露,“沙特希望把油价拉低到40美元,从而消灭美国页岩油竞争对手,现在沙特成功了,但我们俄罗斯从来没有想要这么做。”

沙特也不想背这口锅。沙特外长发布声明表示,普京上述言论完全毫无事实依据,当初明明是俄罗斯拒绝了进一步减产协议,尽管沙特和其他22个国家曾试图努力说服俄罗斯。

上周五(4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有可能将全球每天的石油产量削减约1000万桶,但前提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主要原油生产国都加入减产协议。

但显然特朗普还想硬扛,4月4日,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美国能源部也正在研究征收关税是否能够迫使沙特和俄罗斯采取行动。

高油价催生的页岩气繁荣

页岩气,是一种以游离和吸附为主要赋存方式而蕴藏于页岩层中的天然气,且该吸附过程以物理吸附、自发进行以及放热为特征。

全球页岩气资源非常丰富。据预测,世界页岩气资源量为456万亿立方米,主要分布在北美、中亚和中国、中东和北非、拉丁美洲、俄罗斯等地区。与常规天然气相当,页岩气的资源潜力可能大于常规天然气。

世界上对页岩气资源的研究和勘探开发最早始于美国。依靠成熟的开发生产技术以及完善的管网设施,这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实现页岩气大规模商业性开采的国家。

号外|王子的复仇:断魂刀砍向美国页岩油

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数据,201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立方米。2005-2010年里,美国页岩气产量增长超过20倍。美国页岩气产量占天然气产量比例从2007年到2012年分别是8.07%(2007),11.09%(2008),15.19%(2009),21.69%(2010),29.85%(2011),34.85%(2012)。这依赖于水力压裂、水平钻井等技术的发展,根据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美国能源信息署)的预测,到2035年时,美国46%的天然气供给将来自页岩气。页岩气已成为美国一种日益重要的天然气资源,同时也得到了全世界其他国家的广泛关注。

号外|王子的复仇:断魂刀砍向美国页岩油  

美国陆上页岩气田分布

纵观美国原油发展史,作为“新能源”问世的页岩气以其高昂的开采成本和后期运营的费用决定了其经济性环节十分薄弱。美国页岩气革命进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821年-1975年)是页岩气的发现阶段,第二阶段(1976年-2001年)是技术探索阶段,第三阶段(2002年-2006年)为技术突破阶段。第四阶段(2007年以后)为产量高增阶段,新技术的在全国的推广应用叠加2007-2008年油价的进一步上攻带动气价达到历史峰值,2008年7月石油价格高达每桶145美元。

正是这个巨大的泡沫刺激下,吸引着大量的投机分子,由此形成了页岩气开发的第一拨热潮,带动了页岩气产量激增。

从2011年到2014年美国页岩气市场的繁荣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石油价格连续三年平均在每桶90美元以上,二是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持续发酵,页岩油公司轻易获得巨额低息贷款。

据统计,仅2014年的贷款总额就达到2500亿美元。2017年,美国页岩气/天然气总产量达5260/7727亿方,再创历史高位。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在页岩油大量开采的推动下,美国石油产量从2011年的每天570万桶增加到2018年创纪录的1160万桶。同时,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大幅下降,到2019年仅占34%。

沙特与俄国的绝地反击

统计显示,2018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占据全球石油市场的16%,与沙特、俄罗斯持平。2019年,美国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上升至18%,超过俄罗斯和沙特的16%和15%,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2016年底以来,为应对美股页岩油革命带来的全球石油过剩局面,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进行了持续至今的OPEC+减产保价行动,将油价维持在每桶50-70美元的中高区间运行。

减产保价,这一自坑策略,造成的最大后果是三年多来沙特与俄罗斯的市场份额不断减少,而美国页岩油的份额都在不断增长。终于,沙特与俄罗斯梦醒了。

2020年3月6日,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无法就石油减产达成新协议。随后沙特表示,4月对国内外客户的原油供应将增加至1230万桶/日的纪录高位,较当前水平高出约260万桶/日。俄罗斯也表示将增产。

3月6日油价大战前,纽约原油CFD收于41.56美元/桶。3月9日开盘,国际原油市场油价大跌30%,为1991年联合国部队开始介入以来,海湾战争开打后的单日最大跌幅。3月30日,纽约原油CFD跌破20美元,最低至19.27美元/桶。如今勉强维持在21美元/桶左右。

根据测算,美国的页岩油平均收支平衡价格在40美元/桶以上。仅有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和Crownquest五家页岩钻探公司钻探新井可以保持31美元/桶的WTI利润。油价被打到20美元左右,直接让美国所有油气公司进入亏本状态。

相比起来,沙特身处良好的地理位置,拥有最低的产油成本,并且准备着四年的紧缩政策。俄罗斯则是拥有5778亿美元的金融储备,其中包含了7360万盎司的黄金储备。这两大国对应对此次石油战有着充分的准备。

而美国的石油公司,只有高油价时放杠杆形成的巨额债务。

能源债务已成美国市场最大地雷

页岩油开采是一项高度资本密集型的商业投机,完全依靠资本市场的融资融债。美国页岩气生产的平均成本在80美元上下,许多公司采取重债开发(发债或借贷)的策略。

美国政府为了解决长期能源短缺问题,摆脱对沙特阿拉伯,和一些不稳定产油国的依赖,积极鼓励扩大本国石油生产。华尔街的银行家们也在鼓动投资者加入页岩油产业,对能源开发公司发行的风险更高的债券趋之若鹜。

2020年1月2日,标普评级(S&P Global Rating)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违约的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大多是美国企业。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警告称,未来四年,北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债务到期额将超过2000亿美元,其中2020年将有400亿美元债务到期。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在页岩油气革命中积累了大量债务,导致部分公司出现融资困难。

以最近出现债务危机的切萨皮克能源为例(Chesapeake Energy),切萨皮克公司成立于1989年,在美国页岩气革命中曾立下诸多战绩,是重要领军企业之一。

作为美国独立油气公司的典型,该公司依靠自身技术在美国发现了大量非常规油气新储量,从一个初始投资仅五万美元的小公司一跃成为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第十一大石油和天然气液体生产商。

近年来,公司业务开始向石油领域倾斜,根据《华尔街曰报》报道,2019年该公司至少将80%的支出投向石油领域,去实现迟到的“石油梦”。但是,早在油价暴跌之前,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就有近90亿美元的负债。

根据摩根大通的分析显示,过去18年里,能源公司是华尔街最大的垃圾债券发行者之一,同时也是最大的垃圾债券借款人。现金流是企业续命的强心针,稳定的盈利才是长远发展的根本保证。页岩油气的发展非常依赖大环境,一旦大环境发生不利变化,只看重现金流无法保持持续盈利,前方的路必将会困难重重。

巨头难以幸免

除切萨皮克和惠廷石油外,其它美国石油巨头也处境尴尬。

号外|王子的复仇:断魂刀砍向美国页岩油

(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生产现场,许多页岩气钻井机相继停止了运行。图源网络)

美国原油巨头贝克休斯(Baker Hughes)方面表示:“3月20日,美国国内正在运转的页岩气开采设备为664台,比一周前减少了19台。”

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是受此次打击最严重的大型公司之一,3月9日其股价一天就跌掉了53%。相较于今年1月16日的股价47.58美元/股,4月1日,西方石油的最新收盘价只有10.74美元。

西方石油原本财务质量优良,但因高油价时高杠杆扩张酿下了苦果。2019年西方石油斥巨资收购了另一家石油公司阿纳达科,阿纳达科是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公司,该公司拥有约27.9亿桶探明石油储量。

2019年4月,另一石油巨头雪佛龙宣布作价330亿美元,以75%股票加25%现金的方式收购阿纳达科。但后来,西方石油将收购价抬至380亿美元,现金和股权的支付比例分别为78%和22%,最终顺利得手。

为了顺利收购阿纳达科,西方石油还得到了巴菲特200亿美元的帮助。这场收购之后,2019年9月底,西方石油的债务翻了四倍,达到470亿美元。

3月26日,标普评级将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nadarko Petroleum)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评级下调至垃圾级。

目前,西方石油通过出售相关资产,已筹集约100亿美元的资金。出售的资产包括位于莫桑比克的LNG业务,以及非洲的生产业务等。1月8日称,西方石油目前正在进行大量裁员。而三月以来的石油大战和股价暴跌,无疑将让西方石油雪上加霜,能否撑过这一年已成未知之数。

泡沫破灭迎来倒闭潮和失业潮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仅美国2018年破产倒闭的100余家页岩气相关企业,就已经形成了近400亿美元坏账风险。本身页岩油的泡沫已经在开始破灭。

真正的问题是,美国长达十年的石油产能扩张并没有提高利润,这打击了投资者。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也没能转换为更高的股价,标准普尔500能源板块在过去十年中仅上涨6%,远低于整个股市的180%回报率。

高昂的开采成本叠加市场原价价格的低迷,直接导致美国大部分中小型页岩开采公司不得不小建工作钻机数量,减少支出从而后的生存的空间,甚至有一些头部企业不得不进行破产结算。在此次冲击前,尽管页岩气生产商产生自有现金流的有抬头趋势,也未能恢复对贷款机构的吸引力。贷款机构已经厌倦了一种依赖于持续支出而损害资本偿还的商业模式。

美国能源调查公司Lystad Energy指出,美国的主要40家页岩气生产企业在20年里一共担负着约92亿美元的利息。如果一旦出现资金方面的问题,连锁倒闭的风险相当高。

Robert Rapier本周在《福布斯》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美国页岩行业真的被破产潮侵袭,将会发生什么?

他给出的回答是:数百万美国人将失去工作,美国经济衰退步伐将加快;美国国内石油产量将下降,石油进口量将飙升,能源独立的梦想将破灭。

据美国劳工部4月3日公布的数据,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较之前的330万翻了一倍,激增至664.8万。

4月3日,特朗普将在白宫与石油企业的CEO会面,讨论在当前油价暴跌的情形下为油企提供援助。参与会面的油企将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和大陆资源公司。但油企方面此前并未对潜在措施达成一致意见,例如,支持关税这一措施的只有大陆资源公司CEO Harold Hamm。会谈的结果,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特朗普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

4月4日,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美国能源部也正在研究征收关税是否能够迫使沙特和俄罗斯采取行动,尽管相关讨论只是初步的。

现金流强、对页岩油依赖性低的老牌石油企业或能在本轮倒闭潮中活下来,但股价依然受挫不浅。美国最老牌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股价已由年初最高的71.37美元跌至近期最低的30.11美元,另一巨头雪佛龙年初股价最高到过122.72美元,3月19日也下到51.6美元/股,均回到2002年的左右的水平。

这场油价大战,对美国石油产业加速消灭落后产能,和美国经济的挤泡沫去杠杆,将是深远和持久的。不过,对其它国家和中国A股而言,应该纯属躺着中枪。

延伸阅读
郭晨琦 本文来源:网易号外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