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豫金刚石暂登A股变脸王 减值计提压垮多少上市公司

2020-04-07 08:13:52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豫金刚石暂登A股“变脸王”,减值计提压垮多少上市公司)

从“人造钻石大王”到A股“变脸王”,豫金刚石(300064.SZ)2.46万户股东“一夜无眠”。

4月3日晚间,豫金刚石公告,将2019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预计2019年净利润由盈利8040.34万元修正为亏损51.5亿元。截至目前,豫金刚石总市值为35.3亿,上市公司共涉及45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4.3亿。而就在豫金刚石发布业绩预告不久,深交所又一次“闪送”关注函。

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截至目前,约有50家上市公司的2019年年报出现业绩“变脸”。不完全统计,2019年年报业绩下修幅度最大是豫金刚石,从盈利8000多万到亏损51.5亿,堪称“变脸王”。

除豫金刚石外,天广中茂(002509.SZ)也出现了巨额“变脸”,从亏损1.81亿至3.16亿,修正为亏损21.6亿至30.5亿,亏损额直接翻十倍。

值得一提的是,有私募人士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虽然国内得到有效控制,但海外不容乐观,今年底到明年初的商誉压力测试可能还是会指向一个方向——更大力度的减值。

诉讼缠身、各项计提50亿

截至目前,豫金刚石报收2.93元/股,总市值35.32亿。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年末,豫金刚石股东户数为2.46万户,人均持股2.46万股,约为7.2万元。

随着一纸业绩修正公告,豫金刚石的2万多中小股东如遇“大雷”。

第一财经注意到,豫金刚石此次的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后披露的经营业绩与公司在2020年1月18日、2020年2月29日披露的业绩情况存在重大差异。

修正后,豫金刚石的营业利润同比减少3732.29%,净利润同比减少544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在修正前为70亿,修正后变为17.7亿,同时,2019年净利润由盈利8040.34万元修正为亏损51.5亿元。

对此,豫金刚石的说明是,主要原因包括:一是因诉讼/仲裁案件新增预计负债约21.8亿元,二是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0亿,三是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并确认减值损失10.3亿,四是对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补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8亿。

涉及诉讼的计提约21.8亿,占到总计提金额的43.6%。从公开资料来看,豫金刚石及其实际控制人可谓是“诉讼缠身”。截至目前,豫金刚石共涉及45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4.3亿元,部分诉讼尚未开庭,部分诉讼进入诉讼程序。其中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43项,案件金额约42.1亿元。

截至3月26日,豫金刚石的控股股东河南华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河南华晶”)及其一致行动人两者累计被轮候冻结的股份数量占两者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比例为99.41%。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月,深交所曾两次发出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核实说明预计负债计提的充分性,但豫金刚石均未对相关诉讼/仲裁案件计提预计负债。

在今年1月的说明中,豫金刚石解释,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3号—或有事项》的规定,与或有事项相关的义务同时满足下列条件的,应当确认为预计负债:(一)该义务是企业承担的现时义务;(二)履行该义务很可能导致经济利益流出企业;(三)该义务的金额能够可靠地计量。

“公司经梳理涉诉案件情况,与涉诉案件相关的或有事项不同时满足上述条件,尚未计提预计负债。”——但约一个季度后,豫金刚石对诉讼计提了逾20亿。

而鉴于控股股东面临的诉讼及贷款逾期问题,银行也采取了针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募集资金的归集行为。

豫金刚石在2019年12月31日晚间直通披露公告称,公司在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水东路支行的2.24亿资金被该支行强行划扣,上述被划扣的资金来源为公司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

而据了解,此次资金被划扣存在该金融机构将公司资金划转用于偿还与上市公司同一法定代表人的河南华晶在其银行逾期贷款的可能。

“公司已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郑州银行金水东路支行归还公司本金及利息等相关费用。”豫金刚石表示。

减值风险如何计提

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显示,2019年年报中,48家上市公司出现业绩“变脸”,其中预告亏损最多的是*ST利源(002501.SZ),最多亏损高达94亿。

除了豫金刚石外,天广中茂也出现了巨额“变脸”,从亏损1.81亿至3.16亿,修正为亏损21.6亿至30.5亿,对于业绩修正的原因,天广中茂的解释是由于2015年并购引发的商誉减值。

无独有偶,商誉减值计提是汤臣倍健(300146.SZ)去年亏损的主要原因。3月12日,汤臣倍健(300146.SZ)发布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业绩预告,2019全年汤臣倍健实现归母净利润-3.56亿元,同比-135.51%。

第一财经梳理发现,2019年,汤臣倍健计提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共计15.7亿元,导致2019年出现亏损。在不计算减值计提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在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0.46元,则同比增加4.39%。

3月31日,华能国际(600011.SH)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计提重大资产减值准备议案》,合计减少2019年中国准则合并口径利润总额约人民币58.86亿元,分别为计提减值资产组10个,合计38.18亿元;拟报废资产减值14.37亿元;前期费减值5.3亿元和应收款项等减值1.01亿元——随着该议案通过,上市公司因成本降低带来的利润提升大部分被资产减值计提侵蚀。

除了并购引发的商誉,在券商中股票质押业务引发的信用减值亦不得不提。

截至2019年末,国泰君安(601211.SH)的信用减值损失为20.5亿元,同比增长109.89%,去年四季度单季度计提12.65亿元,环比增长了336.98%。同样,东方证券(600958.SH)信用减值损失为10.4亿元,主要为对股票质押业务风险计提。

3月份来,陆续有地方证监局向辖区内券商下发《关于辖区证券公司做好股票质押减值准备计提工作的通知》,指出券商股票质押业务进行减值准备中存在四类问题,强调要准确计提股票质押减值准备,充分反映业务风险。比如四川证监局指出,部分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存在一定的违约比例,相关减值准备的计提对财务报表存在较为重大的影响。

“一般是按三阶段分类的方式做计提。第一阶段,履约担保物担保比例在平仓线以上,大于履约担保比例超过100%且预期30天以内的;第二阶段,低于平仓线高于100%的;第三是低于100%,预计90天以上,这种就要根据风险按一一对应方式做全部或大比例计提。”北京某券商人士表示。

截至2019年末,东方证券的股票质押业务余额207亿元,其中自有资金出资余额197亿元,同比下降19%与25%。

目前卖方的主流观点也认为,今年四季度上市公司业绩将实现较大的正增长,因为今年将不再有大额的商誉减值计提。

“并购商誉主要是来自于2014~2015年的高峰,所以现阶段已经消化了大部分,对于商誉的考虑不用太在意。”一位中小盘并购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不过,鉴于疫情对外需、消费都行业的影响,需要有区别进行分析看待。

“这真是一个危险的想法。”世诚投资相关人士则直言,首先,面对如此的宏观形势,今年底到明年初的商誉压力测试只会指向一个方向——更大力度的减值。

“不要忘了,商誉的余额还足够大,质地也还足够的脆弱。第二,资产减值压力将从商誉向资产负债表的其他科目漫延——从应收帐款到存货,从固定资产到长期股权投资。”他补充称。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