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刘剑被查:真正的细思极恐 是资本与年轻人灵魂交换

2020-04-06 08:49:26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瑞幸自曝22亿造假后的第三天,陆正耀道歉了,带着他的的元气满满。

陆正耀说——

“感谢很多朋友的关心问候。出事以来,我非常羞愧、痛心。瑞幸创业初衷是想做一杯好咖啡,服务千万用户。但是造假事件出来后,让太多人失望、受伤!包括一直信任我们的投资人、合作伙伴,喜爱我们的消费者,还有兢兢业业的瑞幸员工和他们背后的家人。

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同时,全国数千家门店,数万名员工还在正常运转。这种特殊时期,我需要给一线员工们打气,他们都是勤勤恳恳服务客户的好员工,是无辜的。我说“元气满满”,是要给小伙伴们打气。这个时期,我们更要稳定住运营,持续服务客户。

过去两年公司跑的太快,引发很多问题,现在狠狠的(地)摔了一跤,我作为董事长难辞其咎!借朋友圈向所有人诚挚道歉 — 对不起大家!

我接受一切质疑和批评,并会尽全力挽回损失!”

看上痛心疾首,痛定思痛,但往背后扒一扒才发现,刘剑真的能凭一己之力把瑞幸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刘剑能背多少锅?

这次瑞幸瑞幸自曝,被公告拎出来的人物是公司的COO刘剑——一个与陆正耀、黎辉、刘二海三位“铁三角”相比,根本算不上出名的年轻人。但这位年轻人,可谓对陆正耀“忠心耿耿”,从大学毕业至今,从神州袭到瑞幸,一直都是陆正耀麾下的兵。

关于瑞幸和神州堪称故事会级别的故事,报道得太多,就不赘述了,详情可戳视频,把资本背后那块遮羞布,扒得一干二净。 

刘剑,几乎见证并参与了全部过程——据公开资料,刘剑于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在2008至2015年,他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自2019年2月起任董事。

也就是说,刘剑毕业三年后,便在神州系中当上了负责人,可谓年少有为,而在神州袭耕耘了10年后,又来到瑞幸,开始了COO之旅。

但10年耕耘,刘剑真的能够拥有22亿造假的权利吗?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次随着瑞幸扑街的,不只神州租车的股价,还有一本刚刚出版的新书——2020年1月,中信出版社推出重磅新书《瑞幸闪电战》。

这本书书号称第一本由瑞幸官方授权,从组织架构、经营方式、供应链管理、数据管理、营销战略、品牌战略等多个角度深度剖析瑞幸如何从0到1,在18个月实现纳斯达克上市并拓店3000家深层逻辑的商业书籍。

尽管讽刺,但里面却能看到“低调”的刘剑背后,些许关于瑞幸的故事。

在书中,刘剑说,“简单来说,与收入、成本相关的所有事务我都要管。从成本的角度来讲,产品、门店运营成本、广告营销成本,以及公司总部的运营成本也都包括在内。当然,每一块由副总裁负责具体的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放任不管。我要监控所有部门运行的指标,包括效率指标、财务指标。至于具体怎么做,各个副总裁自己说了算,他们也可以不听我的,但是每一个部门的最终结果和指标都归我管。实际上,所有的业务以及与业务相关的环节都属于运营,没有哪个部分是与公司没有关系的。这是我对运营的定义。”

这也就意味着,瑞幸22亿财务造假,几乎相当于第四季度的全部营收,也相当于2019年瑞幸咖啡全年营收的43%,这么大的数字,并非刘剑一个就能完成,还需要很多部门的签字和配合。

此前,网易清流工作室的报道就曾指出,“瑞幸咖啡作为法人,是财务造假的主要受益者,甩锅COO个人是很难成立的,COO个人也很难凭一己之力完成这种级别的造假行为,预计瑞幸咖啡以及管理层均会被SEC调查并最终承担各自应有的责任。”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律师认为,瑞幸咖啡涉嫌构成欺诈发行,公司层面或将面临巨额罚金和投资者的集体诉讼,相关高管个人也有可能面临个人罚单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

金融法学博士、理论经济学博士后刘安向清流工作室分析,这种系统性全流程的造假(最终有待于事实认定),不太可能是管理层个别人所为(除非瑞幸的内控制度全部流于形式,被个别人全面把持,这种可能性较小),因此管理层在实际控制人授意下全面参与造假的可能性较大。

于刘剑而言,尽管称得上“元老”,却并没有股份。

据瑞幸上市前招股书中的期权计划,刘剑在瑞幸并未持有任何股份,而是只拥有47408股期权,期权行权价格为0.1美元,行权期限为10年。这也就意味着刘剑在2019年仅有4740股期权可以行权,按照瑞幸暴跌前25美元左右股价计算,这不过才12万美元。

如此看来,通过一系列骚操作而达到推高股价的目的,刘剑的动机并不明显。

瑞幸背后真正目的……

但有些人的动机,却不一样。

虽然在陆正耀元气满满的回应中,他表示——瑞幸创业初衷是想做一杯好咖啡,服务千万用户。但经历过神州系股价过山车的人都不禁思考,资本游戏背后的初心,是否真的比瑞幸的咖啡还纯?

也许,创业赚钱和资本赚钱相比,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因为简单也迅速。

以瑞幸为例,在其17个月火速上市背后,是估值翻倍的奇迹——A轮,投2亿美元。估值10亿美元;B轮,投2亿美元,估值22亿美元;B+轮,投1.5亿美元,估值29亿美元……也就是说,创始人和投资人相继投资了5.5亿美元,但此时瑞幸的估值已经达到29亿美元。

IPO后,随着股价不断被以各种理由推高,创始人和投资人也逐渐套现离场。

瑞幸在2020年1月8日更新的招股书中披露,瑞幸的实际控制人陆正耀和钱治亚已经分别将他们持有的瑞幸股份抵押了30%和47%。2月浑水报告称,瑞幸咖啡的管理层通过瑞幸咖啡股权质押融资高达25亿美元。

而就在瑞幸股价暴跌前夕,“铁三角”之一黎辉所任职的大钲资本也于1月8日减持瑞幸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大钲资本资本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

也就是说,在瑞幸的这场资本游戏里,17个月火速上市背后,不到一年的时间,瑞幸创始人和投资者,已经收回成本,甚至赚得盆满钵满了。这种变现速度,比“做一杯好咖啡,服务千万用户”,然后成为一家百年企业,划算多了。

当然,如果故事能够继续讲下去,就继续再把这茬韭菜割一割。如果讲不下去,比如现在,就换个故事继续。

你看,从神州系到瑞幸,这故事不就是换汤不换药吗?

延伸阅读
郭晨琦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