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吴晓求:控制疫情后恢复信心、复工复产是中国经济压舱石

2020-03-28 20:03:56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3月26日,优客工场创始人兼董事长毛大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做客由网易传媒副总编辑姚长盛主持的《长盛时间》,共同探讨稳住经济的压舱石。

不要混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

毛大庆:有时候我们会混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经济衰退和金融危。

200年是一次典型的金融系统灾难,它是由于美国过度的、不自律的严重使用金融杠杆,过度使用金融手段而导致的抵押贷款、流动性产生了问题,那次是从金融系统崩溃而引发的全球经济性的衰退,比如企业倒闭、公司破产、企业停摆等等。

这一次我更觉得它是一场自然灾害,毕竟它是由病毒引发的人们公共安全系统的问题,这次导致企业破产、企业倒闭、社会停摆、人们封闭,是从经济衰退逐渐再感染到金融系统的问题,上次是金融系统感染了经济系统,这次是经济系统在感染金融系统。

经济危机是不是到来了?我觉得现在还言之过早,一些局部问题是在发生。有一些产业链单一,疫情来之前经济状态就很不好、赤字很严重、老龄化很严重的国家,比如这次欧洲的一些国家,很有可能会陷入经济的大衰退,甚至于很长时间恢复不了;但对于中国这种经济内生力比较强,内需贡献率比较高,第三产业逐渐形成贡献的经济体,相对来讲自愈能力就比较强,所以今天还不太好说是全球性的经济衰退,远远没到这时候。

我们要观察一个问题,在什么时候,世界在哪一根稻草的压迫下,原来这套货币机制,大货币和小生产单位之间这种严重不对称的关系到什么时候会被打破,一旦打破,可能就是全世界格局重组时刻的到来。我一直很担心,像这种偶发事件会不会带来这种问题,这可能是更大的事情。

姚长盛:整个世界观可能都会跟一个月以前不一样,而且现在我们担心的事情比原来更纵深,现在开始探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全世界的金融底层会否发生改变,一旦发生改变就是另一个更深刻的话题,有可能比现在糟糕得多,可能比这种自然灾害还要糟糕。

姚长盛:我把吴校长的观点简单重复一下,他说就美国市场现在而言,他之所以已经听到了金融危机的脚步声,因为这不是一次临时性的市场下跌,也不能通过一些临时性的安抚政策完全稳定。美国资本市场泡沫聚集的结果在今天集中体现,当前的股市危机,特朗普执政以来已经埋下了种子。所以他认为未来美国资本市场漫长的11年上涨周期已经是一个泡沫化的水平,资产的内在定价没有达到与之相配的水平,他认为(泡沫)破掉有它自己的问题。但他不认为美国经济已经进入了衰退,总体保持着很强的竞争力,它的科技型企业非常发达。

中国经济的压舱石

毛大庆:通过这次危机可以看见一些值得我们欣慰的地方。第一,相比一些国家来说,中国的经济内生力还是比较强的,过去这几年三驾马车结构调整,包括淘汰落后产能,去杠杆、挤泡沫、去库存,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之中,确实主动减少了国家经济的泡沫,这是理性的。在没有预测到这么大的灾难前主动做了这个动作,使得这一次经济上的债务违约问题,更多的经济泡沫在这种激烈场面下被挤破的概率大大降低很多。

另外,这些年大力拉动第三产业,推动内需经济的增长,这次确实也给了我们比较好的信心。因为这次带来的问题很严重,向外依赖型、国际产业链、供应链依赖型的行业压力都是巨大的,比如出口行业、外贸行业等,不论是上游供货还是下游来料这些都很成问题。但着眼于内需增长,我觉得这块在过去几年国家还是做了不少动作,这是第一件事情,我觉得“压舱石”来自于对内需的需要。

第二,过去这些年国家在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前面这几年颁布了很多战略,包括5G、数字经济、医疗的各种科技,人工智能等等,这些东西背后其实也非常急需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我想这次肯定需要救市,也肯定需要进一步利用货币投放去救市,但这次货币投放救市的准备工作比2008、2009年的4万亿好很多,因为我们过去两三年国家在大力推动新旧动能转化,包括各种各样的科技创新,扶持几个比较大的赛道的科技创新的准备工作,应该说在“双创”过程中做了不少准备和铺垫,这次顺势而为,通过流动性发放投到这些国家本来就需要建设的领域中去,我觉得这次反而会加速这些战略性领域的快速发展,这也是另外一个“压舱石”。

第三,关于股市的问题。我看了一下咱们国家的金融结构和参与国际上金融结构的比例,相对来讲,从市场流动性的角度来看还是比较低的。我们看海外,这次国际债市流动性很堪忧,海外中资美元债市场占比中国债市的规模也就是1/20,国际市场对中国的影响基本上在债市流动堪忧的问题下可以忽略不计。国内金融市场也是全球为数不多正常运作的信贷市场,流动性相对还是比较宽裕的。我们看了一下这次的七天逆回购,达到了0.8%,可以说是历史低点位。一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宽松,二是境内市场国际投资者参与率不到3%,占比比较低,所以国际市场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相对比较有限。

虽然这次美国股市疯狂上下波动,“打摆子”式的变化,中国A股相比他们来讲还是淡定很多的,但不可忽视的是,我们毕竟是连通的货币环境了,如果未来他们的市场继续快速下坠,如果像吴老师说的金融问题大破裂,我们也无可避免的会被影响到。吴校长提到的他感觉到的金融危机的问题就是我前面谈到的问题,美元一路狂奔,作为全球基准货币的状态跟小生产单位、跟实体经济已经脱节很久了,在特朗普执政的这些年里,问题被进一步放大化,这次挑战是很大的,我们看这次会不会导致这个问题终于撑不住了,那这事儿就很大了。

吴晓求:我认为中国经济的压舱石首先还是要把疫情控制住,让人们有信心,让人们走出家门,去复工、去生产,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这一点做不到,后面的事情都很难做。美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次的市场危机首先是来自于市场内部结构的脆弱性,更重要的是它是由于疫情,完全的自然灾害,这个自然灾害还不像海啸,也不像地震,地震海啸都没关系,人们都可以走出家门的,这是不能走出家门,不能接触,它只能关在一个地方。这样一来失业率就会迅速增长。

更为关键的是,新冠病毒究竟到什么时候能够被控制住,这是人们非常关心的,而且是非常恐慌的,专家说这可能是一个常态了,病毒可能会和人类社会共存,如果不能研制出新的疫苗,我看整个社会的运行模式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影响,主要是外部因素性质完全不同,它要大大超过地震、海啸等所有的自然灾害。对中国来说我想也是,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控制疫情,让人们有信心走出家门进行生产,解决这个以后才可以讨论通过什么样的货币政策、通过什么样的财政政策让企业减低税负,让企业复工,让企业有效率,当然,全球的疫情控制对于国际进出口贸易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如果国际疫情还在蔓延,那么国际贸易就很麻烦了,出不去了。经济的三驾马车只剩下投资一个轮子了,只有投资也不行,也很麻烦,所以零向最重要的还是控制住疫情,所以控制疫情比撒币、比无限放水都要重要得多。

我觉得美国特朗普总统把事情做反了,他以为大放水就能救,救不了,先把人控制好这很重要,把疫情控制好,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我们国家做得不错,从逻辑顺序来说,顺序是对的。

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达328.3万

姚长盛:大家在网易客户端上看一下具体数字,美国股灾(1987年)当时公布的失业人数是33.95万人,也就是不到34万人,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那一年是47万人;上一轮金融危机失业人数,那一周申请另失业金的人数是66.9万人(不到67万人);而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达328.3万人,创历史新高。

一般情况下像这种危机会影响在几个月以后,你的家庭财务状况破灭,企业破灭,中小企业倒下,失业人数出现,然后申领救济金,也就是说这328万是刚刚开始,未来非常有可能奔着500万去。

吴晓求:这完全是符合逻辑的。刚才我说了,因为失业率,包括经济状况是不会有丝毫改善的,因为这一次的市场危机基本上是由自然因素引起的,加上过去十年人为的不断助涨,所以内在结构已经泡沫化了,一个空心化、泡沫化的市场如果有比较大的、难以抗拒的自然灾害,像是疫情,它是难以忍受的。

有些目标可以调整

姚长盛:如果中国经济需要这个“压舱石”,消费现在是未可知的,出口肯定不要指望,唯一现在看的就是投资,投资一看就是基础设施,剩下的就是房地产,如果我们不动它的话,那就只剩下现在的新基建了,所以能够看的就是投资这两块,投资怎么摆平呢?

吴晓求:我们的投资当然可以围绕这次疫情所出现的问题解决一些我们国家所存在的(问题),包括公共卫生安全方面的基础,过去我们主要是进行港口、码头、机场的基础设施投资,这固然重要,这是硬投资,实际上还有很多软投资,软投资更重要。

另外,我斗胆地说,有一些目标,增长率,可以大幅度下调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如果做的话后遗症很大,所以有些目标可能要下调,下调就有空间。

吴晓求:增速要大幅度下调了,碰到这种人类的灾难,有时候你挺麻烦的,如果你的目标不下调,我想就绷得太紧了,可能会出一些事情,如果下调目标我们就有很大的斡旋空间,这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再以疫情以前的眼光去看待202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的确还是要下调,要实事求是,要客观。我认为要大幅度下调,有人说实现5.5,我还是有点忧虑。

发不发现金?

毛大庆:吴校长,我今天对比了一下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德国这四个国家出台的救市政策,都有一个共同点,大家都对中小企业直接实施了发放现金的做法,相比来讲,中国更多用的是减免税费,延缓五险一金,减房租(的措施)。

如果这个事情时间再长一些,再严重一些,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类似的做法?在早期我也呼吁过国家成立一些特别的国家救济债券,直接纾困,解决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的困难),大家不要小看这些公司,这些公司对于纳税可能贡献不那么大,但对于就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吴晓求:我们还是要让人们更放心,把环境搞好,这是“压舱石”,当然,一些辅助性手段,发一些消费券不是不可以,是可以的,但中国国家这么大,怎么细分呢?有些富人是不能发的,只能发给那些一星期以后就没钱的人,但这个工作非常漫长。

(消费券)得让那些生活很贫困、现金流非常少的人(拿)。但这些人怎么统计,这是一个很难的事,没到那个时候,哪怕富人可能也会说我没钱了,我要这个钱。这挺难做的,但给他们是没有意义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一定要给那些现金流只能维持半个月,最多一个月的家庭,的确要给他们,这是非常重要的。

包括一些企业,最重要的,如果有房租,租金和贷款,只要延迟半年,展期半年,房租也放后半年,我认为还是有机会的。

延伸阅读
王文华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文华_NF59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