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天智航客户名单"惊现"手游公司 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2020-02-28 18:59:50 来源: 金证研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天智航客户名单“惊现”手游公司 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近几年,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规模增长迅速。预计2021年,医疗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207亿美元,其中手术机器人占整个医疗机器人市场规模的60%。其中,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智航”)核心产品“天玑”骨科手术机器人,是世界首台通用型骨科手术机器人。

“殊荣”背后,天智航或“荆棘丛生”。除了子公司或“拖后腿”、律师事务所或难勤勉尽责,天智航的重要客户也疑点重重。其关联方客户或以超两倍价格中标,招标方甘做“冤大头”?此外,天智航的客户员工人数或“屈指可数”,其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而天智航前五名客户名单中,“惊现”手游公司身影,更令人唏嘘。

一、子公司或成“拖油瓶”,律师事务所“吃”监管函或难勤勉尽责

“引领骨科手术全面进入机器人智能辅助时代”系天智航的愿景,可谓“踌躇满志”。而由于其所处的医疗器械行业存在前期研发投入高、上市销售间隔时间长等特点,天智航坦诚,其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

而天智航子公司业绩表现也并不“给力”,业绩亏损或“拖后腿”。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8月6日,天智航拥有3家控股子公司。而2019年上半年,3家子公司净利润均为负,或“拖后腿”。

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安徽天智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475.3万元、-460.03万元。2019年上半年,子公司北京天智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智航服务”)的净利润为-167.16万元;同期,子公司北京水木东方医用机器人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773.65万元。

而天智航的参股公司也未能“幸免”。

招股书显示,2018年,天智航投资的参股公司法国Spineway S.A.股价大跌,持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公允价值相对于成本的下跌幅度为94.47%。因此,2018年年末,天智航计提可供出售金额资产减值损失2,169.1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天智航的子公司还曾遭到处罚。

招股书显示,2016年1月19日,天智航曾经的控股子公司北京天智航技术有限公司,因逾期未进行2015年第四季度税务申报,被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海淀区税务局罚款400元。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该公司于2017年2月10日决议解散。

值得关注的是,天智航的律师事务所,曾因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遭处罚。

此番上市,天智航的律师事务所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德恒律师”)。

据股转系统发〔2017〕375号文件,2017年6月27日,作为中红普林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推荐挂牌律师事务所,德恒律师未核查到其关联方,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股转公司”)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据股转系统发〔2017〕87号文件,2017年3月2日,作为河南泽衡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律所申请挂牌的律师事务所,德恒律师因未勤勉尽责,被股转公司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天智航自身也曾因未及时履行信披义务,而“吃”监管函。

招股书显示,2019年4月1日,天智航因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股转公司监管部对天智航及董事长张送根出具监管意见函。

2017年5月5日,天智航因未按期进行所得税税务申报,被北京市海淀区国家税务局第五税务所罚款100元,并被要求终止违法行为并予以改正。

上述问题或系天智航上市路上的“拦路虎”,而其客户存在的疑点,同样不容小觑。

二、关联方客户或以超两倍价格中标,招标方甘做“冤大头”?

事实上,问题并未结束。天智航的关联方客户或以超两倍价格招标,其合理性存疑。

据招股书,山东天智航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天智航”)是天智航服务总经理曾经控制的企业,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山东天智航系天智航的关联方。

与此同时,山东天智航也是天智航的客户。2017年,天智航对山东天智航的销售金额为558.97万元,销售金额占比为7.63%。

需要指出的是,山东天智航成立于2016年12月1日。且在招股书的报告期内,即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期间,天智航与山东天智航仅发生上述一笔关联交易。

据政府采购网公开信息,2018年11月6日,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以下简称“济南五院”以公开招标的形式采购骨科机器人,而山东天智航中标,其中标金额为1,510万元。且招标公告发布日期为2018年10月12日,开标日期为2018年11月6日。

但是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天智航骨科手术机器人销售平均单价分别为364.1万元、346.39万元、493.62万元、492.21万元。

作为天智航的关联方,为避免同业竞争,山东天智航的业务范围或并不包括生产该产品。也就是说,山东天智航用于投标的骨科手术机器人,或系由外部采购所得。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具备骨科手术机器人CFDA资质的生产商,仅天智航一家。而在国外生产商中,仅Mazor Robotics一家公司获得 CFDA 认证并进入国内市场,且市场主要集中于欧美等地区。

根据上述国内手术机器人的市场情况,且为避免同业竞争,山东天智航中标的骨科手术机器人,或均系其2017年通过关联交易从天智航采购所得。且由于2018年,天智航骨科手术机器人的销售单价为493.62万元,天智航与山东天智航的关联交易金额为558.97万元,在保证价格公允的前提下,山东天智航向天智航采购骨科手术机器人的数量或“有限”。

这意味着,按照山东天智航与天智航的关联交易金额,山东天智航拥有的骨科手术机器人是否仅一台?而山东天智航以1,510万元的价格中标,比天智航一台骨科手术机器人的销售单价高出1,000万余元,价格是否“过高”?不得而知。对于济南五院来说,上述招标或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不仅如此,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山东天智航的地址为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英雄山路248-7号025室。而济南五院官网显示,济南五院的地址为济南市槐荫区经十路24297号。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通过地图软件发现,两者仅相隔不到30分钟的车程。

成立以来,山东天智航和天智航仅发生过一笔交易,而后或凭借这笔交易得以中标,山东天智航或为济南五院“而生”。而中标价格涉嫌“虚高”,其中天智航又扮演什么“角色”?尚未可知。

除此以外,包括山东天智航在内的三家招标公司,不仅员工人数少,且业务范围变更“忙”。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山东天智航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16人。

上述中标公告显示,参与进行投标的供应商有三家,分别为山东天智航、济南东本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本商贸”)、济南国医堂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医堂”)。

其中,2016年及2018年,东本商贸分列天智航第五大、第四大客户,天智航对其销售额分别为333.33万元、1,002.87万元,同期销售占比分别为13.03%、7.91%。

此外,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东本商贸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人、14人、5人。

另一家参与投标的公司国医堂或也存疑点。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国医堂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上述情形或表明,目前国内骨科手术机器人获得CFDA资质的生产商仅天智航一家,因此国医堂或为天智航的客户之一。上述三家投标方的社保缴纳人数“寥寥无几”,上述招标真实性存疑。而关于天智航客户的疑云,还未消散。

三、前五大客户“进出”频繁,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实际上,天智航客户集中度高企,且前五大客户变动频繁。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天智航对前五大客户集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90.6%、56.53%、49.17%、77.06%。

2019年上半年,天智航第二大、第三大、第四大、第五大客户分别为国科恒泰(北京)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向往昌盛医疗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昌盛医疗”)、广州福腾盈余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腾盈余”)、安徽瑛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瑛诚能源”)。然而2016-2018年,上述四家公司均不在前五大客户之列。

2018年,北京安斯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斯医疗”)、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分列天智航第三大、第五大客户,而2016-2017年及2019年上半年,上述两家公司均不在前五大客户之列。

2017年,天智航前三大客户分别是广东谊创健康医疗发展有限公司、成都傲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佳网络”)、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然而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上述三家公司均不在前五大客户之列。

可见,在2017-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天智航的前五大客户名单或“进出”频繁。

不仅如此,据天智航公开转让书,天智航2013-2014年以及2015年1-5月的前五大客户,在招股书披露的天智航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天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均未出现。

“雪上加霜”的是,天智航的客户人数“寥寥无几”,或难撑起百万收入。

2019年上半年,昌盛医疗为天智航的第三大客户,天智航对其销售额为586.21万元,其销售金额占比为13.15%。据公开信息,2016-2018年,昌盛医疗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人、4人、4人。

2019年上半年,福腾盈余是天智航第四大客户,天智航对其销售金额为422.41万元,其销售金额占比为9.48%。而据公开信息,福腾盈余成立于2017年11月30日。2017-2018年,其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4人。

2019年上半年,瑛诚能源是天智航第五大客户,天智航对其销售额为389.38万元,其销售金额占比为8.73%。2016-2018年,瑛诚能源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5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6日,瑛诚能源的经营范围进行了变更,经营范围中的医疗器械(一类)销售,变更为医疗器械(一类、二类、三类)销售。

而天智航的产品“天玑”骨科手术机器人获得第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据国务院令第680号文件,第三类医疗器械具有较高风险,需要采取特别措施严格控制管理以保证其安全、有效。

依据上述天智航核心产品所属的医疗器械分类,瑛诚能源经营范围增加第三类医疗器械的变更,且其在经营范围变更半年后便“入围”天智航前五大客户名单,双方是否存在“联系”?不得而知。

也就是说,天智航诸多重要客户的员工人数或“屈指可数”,其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存疑。而天智航客户名单中“惊现”手游公司,更令人“摸不着头脑”。

四、第二大客户为手游公司,开发游戏的也卖“医疗器械”?

不仅客户的销售数据真实性或要“打上问号”,天智航2017年第二大客户的“身份”或与其主营业务不匹配。

2017年,傲佳网络为天智航第二大客户,天智航对其销售额为923.08万元,其销售金额占比为12.59%。

据公开信息,2016-2018年,傲佳网络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人、6人、5人。

需要指出的是,傲佳网络经营范围也曾发生过变更。2015年11月18日,其经营范围新增了二三类医疗器械的销售,其原经营范围为网络工程、信息系统工程的施工、互联网技术的开发、技术咨询及技术转让等。

不止如此,根据傲佳网络官方微博发布的简介,其成立于2013年,坐落于成都西部智谷D区,专注于手机游戏的开发。自成立以来,其先后开发了《西游夺宝》、《妖怪异闻录》、《百鬼夜行》等手机游戏。

需要关注的是,傲佳网络最近一次微博更新的时间是2015年8月4日,彼时其发布微博系关于策略手游《百鬼夜行》封测在即的内容。也即系说,而后2015年11月18日,傲佳网络经营范围便新增“二三类医疗器械的销售”,与其最新更博时间接近。后来,傲佳网络成为天智航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是否过于“巧合”?且在业务范围变更之前,该客户的经营范围与天智航主营业务“格格不入”,令人费解。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面对上述种种问题,天智航是否会迎来投资者的“用脚投票”?仍待市场的考验。

钟齐鸣 本文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