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梁宇:疫情对医疗行业带来长远的教育和拉动作用,更多政策有望出台为行业松绑

2020-02-26 23:30:11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梁宇:疫情对医疗行业带来长远的教育和拉动作用,更多政策有望出台为行业松绑)

梁宇:疫情对医疗行业带来长远的教育和拉动作用,更多政策有望出台为行业松绑

梁宇 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

2月25日,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做客网易企业大学?企业战疫总裁公开课,深度解读新冠疫情下医疗行业的机遇与挑战。

梁宇表示,新冠疫情给医疗行业带来的挑战是所料未及的。首先,人们的线下接触受阻,线上诊疗将会实现大的爆发;其次,这次疫情凸显了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带来的矛盾,尤其体现在基层医疗上,对于基层医疗的投入不够,分级诊疗制度不够完善,导致三甲医院承担巨大的压力,这种医疗资源的极度不平衡给AI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与此同时,这次疫情短期对医疗器械的需求有着大幅度的提升,梁宇提示,这可能会释放出一个相对错误的信号,经过疫情之后,整个链条上的医疗器械厂商节奏被打乱,存货备货都有巨大的提前量,一旦需求断崖式下跌,将会给这些企业带来不小的现金流冲击。

在线医疗流量井喷,疫情能否成就互联网医疗?在梁宇看来,过去互联网医疗有三波大的趋势,一是从病患端(C端)切入,帮助大家解决排队挂号的问题,解决医疗资源不足,让线上医生问诊,二是试图把供给端的医生从医院端解放出来,通过AI技术帮助他们解决瓶颈。另一方面试图把他们从医院带到社会化的医疗机构中,三是最难进入的医院端,医院之间的信息打通非常困难,这部分将来会有很多进化的机会。梁宇认为,只有在前端、终端(医院端、科室端、医生端)的数字化,才有更多信息流通的机会,才有机会提高沟通效率、诊疗效率。帮助医生提高诊疗水平,提高治疗效率,才是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核心竞争要素。

疫情对远程医疗的拉动非常巨大,但目前远程医疗更多体现在线上问诊,在梁宇看来,远程医疗本身有几个痛点亟需被解决。

从技术手段来看,在问诊阶段,远程医疗不可触摸,所以在病患端其实需要有很多传感硬件设备,能使得前端的信号被传到远端,供远端医生判断。进入诊疗阶段,国家政策到底是否鼓励远程医疗开出诊疗结果,行业政策仍然比较谨慎。

因此,远程医疗本身在早期问诊阶段可能会有一些机会,但真正机会的来临,一方面需要5G带宽的铺开,另一方面也需要国家政策的放行。

对于2020年医疗行业的投资趋势,梁宇表示,中国医疗险商保的服务将来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带量采购对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流通结构产生了巨大的调整,同时对于药企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变革。这两点是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基础设施,而构建这两个基础设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目前由于国家政策的影响和供给端不足,给行业从业者带来的机会都是大于挑战的。

整体而言,梁宇认为这次疫情对于医疗行业有着长远的教育和拉动的作用,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推动政府和医院板块对于医疗信息化、对于开放数据、AI化的决心,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有更多真正的政策出台,为行业发展松绑。

以下为直播内容精编:

行业影响:线上诊疗爆发;基层医疗资源不足,AI企业获得机会;医疗器械厂商要警惕未来需求或出现断崖式下跌

新冠疫情给医疗行业带来的挑战是所料未及的。

首先,目前人们的线下接触受阻,线上科室诊疗将来会有大的爆发。其次,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供需不平衡带来的矛盾,尤其在基层医疗加剧的趋势。以往中国医疗资源均集中在北上广,基层医疗的投入不够,分级诊疗制度不够完善,导致三甲医院承担巨大的压力。医疗资源的极度不平衡给AI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从消极方面来看,这次疫情短期对医疗器械的需求有大幅度的提升,可能会释放出一个相对错误的信号,经过疫情之后,整个链条上的医疗器械厂商节奏被打乱,存货备货都有巨大的提前量,一旦需求断崖式下跌,将会给这些企业带来不小的现金流冲击。

提高治疗效率的数字化 是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核心竞争要素

这次疫情是对在线医疗和医疗科技企业的再教育,过去看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其实有几波大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从病患端(C端)切入,帮助大家解决排队挂号的问题,解决医疗资源不足,让线上医生问诊的问题,相当于把长尾的医生在线上利用起来。后来走了几年后发现这条路很困难,因为医疗行业和其它市场化的行业有很大不同,涉及到人的健康,也涉及到行业中的非市场化因素,包括行业的强监管,我们发现医疗科技本身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其实是在医院端,也就是供给端。现在我们看到医院数字化和信息化的水平通过普及在提高。

第二个趋势是试图把供给端的医生从医院端解放出来,一方面解放他们在医院的诊疗时间,通过AI技术帮助他们解决瓶颈。另一方面试图把他们从医院带到社会化的医疗机构中,国家也出台了一些政策,比如多点执业,使得原来的“飞刀”变得更加普及化和可行化。在第二波浪潮中我们逐渐看到一些企业收获了成果,他们核心的服务对象是医生。

第三个趋势是现在最难进入的,也就是医院端,医院是有一个传统的,过去都是通过外包的方式,病人每次去医院会发现各个科室之间都有自己独立的系统,别说医院之间信息打通了,就算医院里各科室之间的信息打通也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医生通常会面对很多不同的系统,他要学习,系统中病人的电子病例等信息也都在医院里,不能很好地流通。原来的系统是根据医院的需求,根据信息提供方的方式,以传统软件的方式试图解决问题,这部分将来会有很多进化的机会。

作为TMT的投资基金,我们看医疗行业是从TMT的角度切进去的,只有在前端、终端(医院端、科室端、医生端)的数字化,才有更多信息流通的机会,才有机会提高沟通效率、诊疗效率。过去几年市场上都在竞争C端用户有多少,后来发现这不解决问题,真正解决问题的是医生端有多少,医生在你的平台上能够多大的被你覆盖,有多少医疗机构愿意支持你,统统都是供给端的问题。医生是很特殊的群体,医院也是很特殊的机构,他们的关注点在治疗本身,围绕着治疗能够帮助他们提高诊疗水平,提高治疗效率的数字化,我们认为这才是核心的竞争要素。

远程医疗仍有痛点待解 国家政策放行、5G大规模应用才能带来真正的机会

疫情对远程医疗的拉动非常巨大,但远程医疗本身有几个痛点是亟需被解决的。

一方面是从技术手段来说,在问诊阶段,远程医疗不可触摸,所以在病患端其实需要有很多传感硬件设备,能使得前端的信号被传到远端,供远端医生判断。

进入诊疗阶段,由于现在的远程医疗基本都是在医疗机构中以合作方式进行,里面存在的问题是国家政策到底是否鼓励远程医疗开出诊疗结果。行业政策上是比较谨慎的,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远程医疗本身在早期问诊阶段可能会有一些机会,但真正机会的来临一方面需要5G带宽的铺开,这样对于远程手术、远程实时诊疗会有一些技术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也需要国家政策的放行,否则现在看来现状是比较受限的。

如果创业者要进入,我个人的建议是,在近端的采集端、传感器的硬件端,只有采集信息的终端普及以后,才有可能使得远程医疗真正进行,现在如果只是谈一个模式,还是比较早期的阶段,另外也要重点关注国家政策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

2020年的医疗行业投资:中国商业保险将来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药企营销方式迎来变革

2019年,围绕医院的保险行业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亮点。2019年第一季度,医疗健康险作为产险的子类第一次超过车险,这是行业里一个巨大变数。这个变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医保不足,同时,新的人群尤其是中产阶级、80后成为社会主流后逐渐爆发出来的需求。

从社会整体而言,社保支付负担越来越大,现在还能看到一些盈余,但空间在逐渐缩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两方面,一是要打击现有的骗保和无效医疗支出,所以社保这边已经在向医院端推动新的支付方案了,简单来说,常见病通过一套大数据的运营,有一个指导价格,得了常见病,你在医院的正确开销应该是多少,不要超支,这对医生和医院端有巨大影响。

2019年成立了医保局,医保局的顶层设计是需要增加医保支付的来源,其中最大一个来源就是商业化医疗保险,而事实上2019年也是商业化医疗保险快速增长的前夜,中国整个医疗健康险在过去连续七八年大致都能到40%的年化增长率,但作为中国商保本身而言占医保比例还不到5%,对比美国,占比差不多将近50%-60%之间,可以看到,中国医疗险商保的服务将来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2020年我们会持续关注健康险,我们认为未来五年这个行业也会持续高速发展,对创业者而言会是一个好机会,现在逐步有一些头部公司出来了。

2019年对2020年的第二件大影响事件是带量采购,它能够带来药品和器械价格的持续下降,更深层的是能够对流通结构产生巨大的调整。过去药品从生产到患者手里会经过流通渠道的层层加价,现在这个渠道被压平了。

2019年下半年很多药企都增加了一个职位——数字首席营销官,他们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帮助药企在原医院渠道之外开拓新的渠道,以在线的方式扩展非医院之外的零售渠道,也许是面对药房的,也许是面对下沉市场的,这是整个医药行业中一个重要的板块,对于药企是一个巨大的变革。

上面谈到的这两点是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基础设施,而构建这两个基础设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目前由于国家政策的影响和供给端不足,给行业从业者带来的机会都是大于挑战的。

延伸阅读
钟齐鸣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