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再融资新规激活并购重组 商誉减值刚过去又要来?

2020-02-18 08:01:25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再融资新规激活并购重组,“商誉减值”刚过去又要来?)

随着再融资新规落地,成长板块、以及颇为受益的创业板外延并购重组逻辑得到强化。并购回暖甚至引发新的并购重组高潮下,商誉问题便无法回避。

“并购不可避免会有商誉的出现。商誉只会在企业合并过程中产生。体现财务报表上,它是合并方支付的对价超过被合并方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的份额。”某上市券商投行人士称。

雷根基金总经理李金龙向第一财经表示,预计前期资金会优先关注有业绩或者有技术的上市公司标的,但也不排除最后定增的范围会有所扩大。

随着2019年年报预告披露完毕,上市公司也迎来一波财务“大洗澡”。数据显示,创业板上市公司仍计提了约340亿的商誉减值。

并购潮或再起

2月14日,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新规,对上市公司再融资的监管规定进行了较大修改。与此前执行的、2017年对再融资从严尽管环境下推出的再融资监管规则相比,再融资新规对创业板上市公司再融资的监管放松最为明显。

华西证券分析师唐爽爽以纺服行业为例,纺织板块主业低迷、市值小,但现金流不错,板块上市公司转型动力较强,再融资新规将提振板块并购预期。其分析受益标的分为两条主线,一是2019年已公告、尚未完成非公开发行的个股;二是负债高、存在现金流压力个股。

“再融资新规后,定增及后续并购应该会有一轮新的集中事件。”李金龙说。

“无并购,不商誉”往往只有当并购发生时,投资成本超过被合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这个差额便被称之为商誉(例如A公司以10亿元并购B公司,若公司净资产6亿元,两者的差额4亿元即商誉)。随着并购的产生并增加,随之而来的商誉风险便不可不关注。

日前当升科技(300073.SZ)公告,根据公司业绩预告,上市公司预计2019年单独认定应收账款坏账计提合计约2.986亿元。此外对2015年收购中鼎高科时形成的3.13亿元商誉计提2.9亿元减值,两项减值合计5.886亿元。

另一家创业板公司精锻科技(300258.SZ)也公告,在2019年第四季度足额计提宁波电控商誉减值后,预计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75亿元至1.85亿,同比下滑28.5%至32.4%。若2018年、2019年均不考虑扣除商誉减值准备,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2.08亿至2.18亿。

2019年,创业板业绩同样受到商誉等资产减值影响较大。通过对上市公司预告内容进行统计,光大证券研究所注意到,2019年创业板上市公司仍计提了约340亿的商誉减值,加上应收账款、存货等资产减值,合计资产减值规模约为480亿,占到了2019年预告归母净利的70%。

由于2018年创业板公司大幅计提了商誉等资产减值,2019年创业板计提减值损失规模下降,也造成了盈利增速的较大波动。随着2019年年报预告披露完毕,上市公司也迎来一波财务“大洗澡”。数据显示,创业板上市公司仍计提了约340亿的商誉减值。

商誉不会“那么大”

尽管再融资新规带来的并购潮的升温,但多位受访并购重组人士认为,定增复苏下,商誉不是“大问题”。

上海一位券商并购重组资深人士便对第一财经表示:“可以关注商誉,但我觉得这不是重大问题。”

“定增和并购重组是两回事,只有发行融资没有并购便没有商誉。”上述投行人士也称。

从公开数据的统计可以看到,从商誉的增长情况来看,2013年开始的创业板牛市是商誉增长的初始促发因素,而2015年牛市成为商誉爆发式增长的直接催化剂。商誉的形成,离不开上市公司的外延并购。2013年开启的创业板牛市,伴随着上市公司外延并购数量的快速增加。这一并购潮在2015、2016年到达顶峰。

其中,中小板商誉从2013年的255亿元,增加到2018年底3800亿元,上涨近14倍;创业板商誉则从2013年的150亿元上涨到2018年底的2700亿元,涨幅达到惊人的17倍。

“一般情况下,商誉是并购做完的2-3年后才会出现的问题。上一波2018-2019年的商誉问题,是2015年-2016年并购、尤其是牛市高位并购时产生的。也就是说2014年对应2017年,2015年对应2018年,这是上一波并购产生的商誉,而这一波并购还没有开始,商誉的问题暂时没有必要考虑这么多。”上述上海券商并购重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从业绩承诺的依赖度来看,创业板业绩对外延并购的依赖程度最高。2017年,外延并购给创业板带来的净利润占创业板净利润总额的37%,较2014年的10%大幅度提升。

“这波其实监管层吸收了上一波风险的教训。6个月的非公开发行的融资可以并购、也可以投项目。拿现金并购证监会没办法审核,若是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证监会肯定会审核,对这种风险比较大的三方收购审核还是比较严的。所以这一轮并购即便起来,也不会像上一轮并购发生的商誉风险那么大,因为证监会会有意控制这方面的风险。”该上海券商并购重组资深人士进一步告诉第一财经。

而且,第一财经也了解到,尚未资产证券化的优质资产数量已不多,并购重组的对象越来越少,同时此前存在的“忽悠式”重组等行为,对市场心理层面影响较大,因此证监会对并购重组的审核一直是从严把关。

不完全统计显示,2019年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的102家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申请中17家被否,否决率为16.67%。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