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从武汉产业结构看肺炎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

2020-01-28 21:08:00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从武汉产业结构看肺炎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

武汉不仅是中部的中心城市,更是中国制造业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在电子、汽车、医药等领域拥有成规模的产业集群,一旦武汉的生产和物流停止,一些湖北之外的制造企业可能也会面临断供停产的问题。天风证券研究所宏观首席分析师宋雪涛从武汉的产业结构分析当前的肺炎疫情造成的武汉封城将对中国制造业产业链有哪些潜在影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授权转载。

1月28日是武汉封城的第6天,肺炎的确诊数字还在上升,但这场疫情终将结束,武汉终将恢复,希望肺炎疫情的结束早日到来。

新冠肺炎疫情对春节期间全国范围的餐饮、旅游、交通、影视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同时和防疫相关的医疗器械、药品防护等用品供不应求,未来随着疫情逐渐减弱,消费和服务业会逐渐修复,医药生物的脉冲也会逐渐平息。但是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制造业是通过产业链将不同生产环节联系在一起的,一旦一环受到冲击,其他环节也会受到影响。

截止目前,由于正值春节,疫情尚未对制造业产生实质性影响,然而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和整个湖北省(除神农架)已经进入“封城”状态,恢复生产的时间未知,而武汉不仅是一个一千多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更是中国制造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在电子、汽车、医药等领域拥有成规模的产业集群,如果武汉的生产和物流停止,一些湖北以外的产业链下游企业可能也会面临断供停产的问题。

因此,继研究了肺炎疫情对全国经济的潜在影响之后,这次我们从武汉产业结构的角度,分析武汉封城对中国制造产业链的影响。

首先,我们要介绍一下武汉的经济地位:武汉2018年GDP近1.5万亿,在全国万亿GDP城市中排名第9,常住人口1089万,是中部六省(湖南、湖北、安徽、江西、河南、山西)唯一的副省级城市,九省通衢的综合交通枢纽,也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

据统计,武汉本土的A股上市公司共有61家。根据我们在《你的家乡这三年》中对各省上市公司营收占比结构的分析,湖北省排名前四的行业是汽车制造(东风集团)、建筑工程(葛洲坝)、药品零售(九州通)和通信设备(烽火通信、闻泰科技)。其中,武汉是中部的汽车制造基地,也是全国重要的光电子信息设备生产基地。

从武汉产业结构看肺炎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

武汉市上市公司名单。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研究所

根据《2019年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光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是武汉市的三大支柱产业,2018年主营业务收入总量突破5000亿元;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突破2100亿元;金融、商贸、物流、建筑等行业增加值均过千亿元。武汉既有来自长三角和珠三角转移的大众工业,如美的、格力、TCL等都在武汉设厂,也有东风、武重等国企巨头,形成了汽车、钢铁等几大千亿产业集群。武汉的高新技术产业也非常强势,根据《2018年武汉市统计年鉴》,电子信息、先进制造、新材料、生物医药与医疗器械、新能源与环保等高新技术产业的产值规模靠前,“光谷”的电子光通信产业渐成规模。

从武汉产业结构看肺炎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

2017年武汉市高新技术产业统计数据。资料来源:武汉统计局,《2018年武汉市统计年鉴》,天风证券研究所

武汉的第一个支柱产业是电子和光通信设备制造,“光谷”在全国光通信制造领域的地位非常重要。

(1)在半导体领域,武汉拥有国家大基金和紫光集团投资240亿美金的长江存储,基本代表了国内存储芯片的最高水平,设计制造中国首批3D NAND闪存芯片。根据公司介绍,下游应用以移动设备、计算机、数据中心和消费电子产品为主。由于全球存储芯片主要生产国是韩国(三星海力士)日本(东芝)美国(镁光),长江存储占比非常小,所以对下游的影响应该不大。武汉弘芯半导体主要从事12寸晶圆制造代工。根据公司介绍,项目一期预计2019年底投产,因此对下游应该没有影响。

(2)在显示面板领域,武汉拥有国内三强——华星光电、天马微电子、京东方的工厂。其中,华星光电在武汉有第6代柔性显示面板生产线,主要生产3-12英寸智能手机柔性屏和可折叠屏,下游是主流手机厂商,对下游客户的具体出货量未知。天马微电子在武汉有柔性屏和刚性屏生产线,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车载和医疗屏提供中小尺寸面板,下游客户较多,具体出货量未知,但应该有较多替代。京东方在武汉有10.5代TFT-LCD生产线,主要生产65和75寸高分辨率液晶显示面板,下游主要是电视厂商,但目前产线还没规模量产,所以对下游应该没有影响。根据《2020年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康宁玻璃基板项目于2019年投产量产,康宁在国内已有北京、重庆、合肥三个工厂,所以对下游影响应该仅限于湖北省内面板厂。

(3)在光通信领域,长飞光纤在光纤、光缆及光纤预制棒三大领域的主营业务世界第一,虽然有亨通光电、中天科技作为替代,但长飞的市占率较高,如果持续停产可能对下游存在影响。烽火科技主要生产传输设备和光通信设备领域,处于5G产业链中上游,根据“WIND产业链平台”的资料,相关领域有华为和中兴作为替代。光迅科技主要生产光模块,处于5G产业链中上游,相关领域有中际旭创、新易盛、天孚通信等作为替代,对下游的影响应该比较有限。

(4)在激光领域,锐科激光是光纤激光器的研发和生产企业,激光器是激光装备行业的核心硬件。根据公司介绍,下游主要应用于激光制造如打标、切割、焊接、增材制造等领域。根据“WIND产业链平台”的资料,相关领域有上海激光、创鑫激光作为替代。华工科技是以激光设备、传感器、通信设备为主业的校办企业,根据公司官网介绍,广泛应用于机械制造、航空航天、汽车工业、钢铁冶金、船舶工业、通信网络等领域,相关领域也有替代。

(5)在消费电子终端生产领域,武汉有富士康园区(2018年,富士康CAA事业群的部分苹果手机配套产能从郑州转移至武汉,主要生产手机壳),华为武汉研究所(主导笔记本项目),小米武汉总部,联想、大疆等终端企业的相关产品生产线。由于终端生产可转移部分产能至其他地区,不会导致整个产业链的停产断供。

武汉第二个支柱产业是汽车。武汉汽车装备制造业的龙头是世界500强东风汽车,围绕着东风,武汉聚集了东风乘用车、东风本田、神龙汽车、东风雷诺、上汽通用五大整车企业。武汉之外,襄阳有东风日产(包括英菲尼迪),十堰有东风小康,宜昌有广汽传祺。根据《2018年武汉市统计年鉴》,2017年武汉生产了190万辆汽车,汽车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3300亿元。

整车厂吸引了大量零部件企业的集聚,根据《2018年武汉市统计年鉴》,武汉有380家规模以上汽车制造业企业,其中著名的零部件和配件生产商有格特拉克、德尔福、法雷奥、住电、霍尼韦尔、伟世通、万向,涵盖底盘、变速箱、车身、电子、内饰、玻璃等主要零部件,如果持续停产可能对下游整车生产有一定影响。

武汉的第三大支柱产业是医药。武汉医药产业不仅有九州通、人福、远大、健民、马应龙等行业领军企业,还有明德生物、海特生物、安翰科技等新兴企业。根据《2018年武汉统计年鉴》,2017年武汉的化学原料药产量为1.77万吨,这些原料药用于湖北境外的比例未知,所以对下游产业链的影响暂不确定。

以上产业信息来自于政府工作报告、统计年鉴和武汉上市公司介绍,这些产业在武汉举足轻重,又有较长的产业链,可能关系到其他地区的生产,但不能涵盖武汉的全部产业,武汉在钢铁、家电、纺织、建材等传统工业的生产规模也很庞大。

短期来看,虽然疫情对制造业的冲击是一过性的,但会被产业链所放大:一是武汉停产的直接影响,二是武汉停产对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间接影响,三是湖北周边的河南、重庆、湖南以及流动人口较多的浙江、广东等省份延迟复工的影响进一步被产业链放大。

长期来看,随着疫情减弱、生产恢复,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最终会逐渐消失。但处于各类产业链末端的小微企业,如果经历持续的停产停工,可能面临的是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破产的风险,由此带来的就业和民生问题,是这场波及全国的疫情结束后值得关注的。

从武汉产业结构看肺炎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

2017年武汉市主要工业品产量。资料来源:武汉统计局,《2018年武汉市统计年鉴》,天风证券研究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李兆元_B789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