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200亿根本不够花?资本寒冬 新造车势力掀起上市潮

2020-01-09 07:45:17 来源: 时代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资本寒冬之下,新造车势力掀起“上市潮”)

集中交付潮过后,新造车势力迈入新阶段,上市成为新势力头部企业瞄准的新目标。

据路透社报道,理想汽车已于2019年12月秘密在美国进行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可能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

这意味着,理想汽车很可能将成为继蔚来汽车(NIO.US)后第二家上市的新造车势力。

1月6日,时代财经就上市计划询问理想汽车,对方表示对上市相关问题,一概不予置评。不过在汽车分析师任万付看来,“无论信息真假,上市都是理想汽车发展的必经之路,且相较于已有营收的小鹏、蔚来、威马,还未大规模交付的理想更需要上市来扩大融资渠道。”

早在半年前,理想汽车上市的传闻就开始在业内流传。无独有偶,近日小鹏汽车欲赴美IPO的传闻也络绎不绝。对此,小鹏汽车向时代财经表示,对于上市信息不予置评。

新势力车.png图片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无风不起浪。

2018年蔚来IPO前,亦是漫天传言不得真假,突然间一纸招股说明书震惊业内。如今,小鹏与理想上市疑云背后,或正是造车新势力“上市潮”的前兆。

然而,上市是一把双刃剑,蔚来汽车股价一度跌幅达40%即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如果不能在产品和市场端站稳脚跟,哪怕故事再好,上市再快,也难以在汽车产业转型的结构重塑中笑到最后。

小鹏、理想走出了类似路数

2019年,本是新造车势力集中交付并寄予厚望的一年。在车市寒冬持续蔓延、新能源补贴下滑、电动市场骤然萎缩的大背景下,却成了新势力最被行业看衰的一年。

不过,“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的汽车行业旋律丝毫没能阻止新造车势力的锐进。在资本寒冬下,新势力频获融资,甚至走向上市。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完成了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的37亿元C轮融资。至此,理想汽车融资规模已达110亿元,总估值也突破了200亿大关。

完成C轮融资后,理想汽车陆续被爆出投资者转让股权事件。

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是为搭建VIE架构(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可变利益实体)在海外上市而优化股权结构。尤其是武南新能源等国资背景的投资方进出境不便,相关的流程审批、税务安排都比较复杂。

对诸多上市猜疑,理想汽车的态度也一直颇为暧昧,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如今被爆已秘密在美国进行IPO,也算意料之外的情理之中。

与理想汽车如出一辙的是,2019年11月,小鹏汽车完成4亿美元的C轮融资。紧接着,12月14日,包括何小鹏、夏珩、阿里巴巴、经纬中国等47位股东将所持的全部股权悉数出质。小鹏汽车对此的解释是优化股权结构,对上市言论也不予置评,但其背后的上市之心已昭然若揭。

C轮融资、上市猜疑、赴美IPO,理想、小鹏的相同路数依稀看到了已更快一步登陆美股的蔚来汽车身影。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家企业的创设人,李斌、李想、何小鹏,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军汽车业的互联网大咖。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时代财经表示,“新造车势力的核心竞争力不在于汽车工业,而是围绕智能化打造的汽车科技。相对来说,美股更加看重科技成分的占比,而且仅从近期的股市来看,美股的风险似乎更小。”

几乎同一时间,一家非互联网出身的新造车势力也在不久前陷入了上市猜疑的风波中。

2019年9月,达志科技公告称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上市公司 转让给衡帕动力。

而衡帕动力的实控人王蕾正是威马汽车第二大股东,持有威马汽车11.73%股权,并且为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一时间,威马汽车借壳上市的传闻不胫而走。

继蔚来汽车后,新造车势力头部玩家小鹏、威马、理想,或均在为上市做准备。有业内人士称,2020年或为新造车势力上市元年。

上市双刃剑 新势力能否hold住?

李斌曾言造车的门槛是200亿,而何小鹏则表示,“造车以后才知道200亿根本不够花。”

显然,资本劫始终是横亘在新造车实力头上的一座大山,上市可以解开资金链的枷锁。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上市对于新造车势力还意味着什么?

小鹏.jpg图片来源:小鹏汽车官网

2014年,在各行业无往不利的互联网大军瞄准了汽车制造业。激进的智电化前瞻思维如一条鲶鱼,激活保守车企的求生欲。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网联化成了汽车行业主线。

2019年,鲶鱼效应凸显。在传统车企大象转身后,密密麻麻的智能化、电动化车型的进入市场,无论是规模、资金、供应链、工艺、技术都不是刚刚入门的新势力可以比拟的。

一时间,刚刚进入交付期的新造车势力集体失声,光芒不在,昔日鲶鱼,今日鱼肉。

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向时代财经表示,“最多年底,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新造车势力不超过三家。”

作为一个格外讲究厚积薄发的产业,要比拼硬实力,新势力处在绝对下风。哪怕是IPO登陆了资本市场,新势力也必须要面对一个绵长的产品矩阵真空期,同时供应链、渠道、售后等等问题都会接踵而来。

更为致命的是,上市之后,不得不披露真实的财务数据,赤裸裸的亏损数据将以直接的方式影响公司市值。2019年,特斯拉披露二季度财报时,一夜之间市值缩水460亿。

国内新造车势力唯一上市的蔚来汽车同样不能幸免。

由于长期亏损,蔚来汽车已从最初的6.28美元跌落至现在的3.24美元,跌幅近50%。2019年10月,蔚来股价一度险些跌破1美元红线。这对自身和股东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如今小鹏、理想、威马被传纷纷筹备上市,谁又能保证在暗礁重重的时代洪流下,拼命上市后不是一地鸡毛?

当然,新势力也未必没有机会。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时代财经表示,“新势力的市场应变比较强,理想从早期的小型车转为现在的增程式技术路线,就是典型的例子;另一方面,新势力的品牌形象普遍树立的不错,混改趋势下,现在势单力薄的新势力,很可能如爱驰控股江铃一样,摇身一变成为当地政府的心头肉。”

已经盈利的特斯拉珠玉在前,IPO为新造车势力打开一扇大门,但能否借此契机熬过寒冬苦尽甘来,享受汽车智电化科技变革成果?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陈合群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