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影视巨头:当"整治期"遭遇平台"高危期"

2020-01-04 09:23:1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夹缝中的影视巨头:当“整治期”遭遇平台“高危期”)

抄底还是撤退,在影视行业寒冬中,这是个问题。当然,前提是,活着。

“我们看了200多家影视公司,最终选择投慈文。今年5月份才正式谈成一些手续,到现在,也就是大半年,时间有限,后续肯定要把慈文自身影视主业做出成绩。长期看,影视市场还是向好的。”2019年12月末,慈文传媒董事长吴卫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当年2月,为解股权质押之困,慈文创始人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所持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5.05%股权,以13元/股、合计9.29亿元总价转让给华章投资,华章是江西省属国企江西出版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自此,慈文传媒实际控制人成为江西省政府,由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变为国资主导的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马中骏夫妇保留9.74%的股权,从第一大股东变更为第二大股东。

华章借收购慈文入局影视行业,算不上好节点。自去年以来,影视行业整体处于较为高压的监管环境中,景气处于下行期,其中,影视剧行业受监管影响最大。

长期看影视市场还是向好的。-宋文辉摄

2019年前三季度,影视行业整体营收679亿元,同比增速为-12%;单三季度来看,行业整体营收224亿,同比增速为-14%。细分行业中,影视剧行业仍是下滑最大,影视剧收入51亿,同比下降45%。细分到慈文,前三季度营业收入8.51亿元,同比减少36.03%,净利润为8989.12,较上年同期减少63.38%。

身兼江西出版集团副总经理、华章投资总经理、慈文董事长的吴卫东,工作行程相当繁忙。“时间是破碎的。”他不由感慨。

华章投资逆势入局,给慈文带来了至关重要的现金流。“2020年度公司预计将会有超过20亿元的资金投入,除自有资金外,之前在银行已也有授信额度。新控股股东加入后,还可直接从江西出版集团切割授信额度,目前已有3亿额度。另外,因为影视项目资金投入都是根据项目进度分阶段进行,不是一次性投入,根据公司的财务状况,资金可满足明年的项目生产。”在2019年12月初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慈文方面透露。

“现金流在当下节点尤为重要,很多公司开不了工。”另有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在这个当口,全行业都面临着抉择。大火的《庆余年》,在“超前点播”争议后,遭遇大范围盗版,考验着视频平台耐心。目前,视频平台是全行业最大金主。“随着内容管制继续,平台一方面要承担依旧高昂的版权费,已谈成广告也无法露出,还面临着短视频冲击,已有资金成本压力。视频平台资金断裂,反而是明年最大风险。”前述高管道。

另一头,多家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及业内知名编剧团队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限古令”持续。具体来看,自2019年12月起,每家平台古装、玄幻等类型影视剧,每月限上线一部。

这种情况下,各家影视巨头蜂拥现实题材及主旋律题材剧集。“主旋律题材能够保证播出,且电视渠道也好卖。”多位行业高管在这一问题达成共识。

与此同时,在行业波动期,对政策的理解,越发成为各影视公司核心竞争力。“最近很大精力在研究政策走向及与决策层沟通”,采访中,多位产业核心人士均向记者描述了类似状态。

当然,也有好消息。随着“反腐”及“整治旋风”后,各项成本下降明显。“综合项目成本下降潜力可达3成。”有头部影视公司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这一说法得到多位业内人士认可,甚至认为,成本下降空间更大。

剧烈变化时刻,影视巨头转型加速中。

基本面

“慈文基本稳了。”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稳健的现金流是主要判断指标。20亿资金投入,是寒冬中重要发动机。

“我们一直不认为慈文丧失了自身创作能力、经营能力,像是一个休眠鱼,应该把它激活,所以后续我们能够在资金方面给予支持,在一定的运作方面,也能给予支持。”吴卫东说。

“慈文注册于浙江省嘉兴市,尽管如今被江西出版集团子公司华章投资并购,受注册地限制,理论上江西省银行并不能为其提供贷款。但影视行业回报周期长,本身就需要大量的资金维持运转,基于此,由江西出版集团出面,促成江西当地银行和注册地嘉兴当地银行,联合对慈文给予信贷支持。”吴卫东如此向媒体举例“国资力量”对慈文的帮助。

“我作为董事长,主要管战略,布局慈文未来落地。马总(马中骏)负责创作,发挥各自的强项。我们(华章投资)是战略投资人。”吴卫东解释慈文的分工。此前,马中骏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有类似表态。

另一家巨头华策影视,亦在现金流上保持了相当的谨慎态度。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华策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3.4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60.32%;最新账上货币资金33.89亿元,同比增长148.71%。此外,在当年10月,华策推出可转债方案,拟募集总额不超过18亿元,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影视剧制作项目,剩余部分用于IT化改造系统建设和补充流动资金。前三季度,华策实现营业收入13.10亿元,同比下降63.43%;净利润2424.41万元,同比下降93.18%。

“华策完全是实业运营思维。高管层确实也错过了套现高点,但心思都用在业务上,且相对保守,不盲目投资讲故事,也增加了其抗风险能力。像华谊兄弟,高管在八九百亿市值的时候拼命卖股票,正常情况下,市值900亿元的公司应该有30亿到45亿的净利润,但华谊肯定做不到,破10亿都难。套现也是理性选择。”有市场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在行业低谷,现金流就显得更加重要。“融资难没有根本性缓解,不少公司就被拖死了。”多位上市公司人士表达了这一看法。

同时,获得资金加持的影视巨头,项目亦在转向,奔向现实题材。譬如,从各大影视公司发布的2020年片单来看,基本都是现实主义题材。柠萌影业将推出的《小舍得》、《三十而已》、《猎狐》等剧,均为现代题材;华策影视片单中,除《有翡》、《锦绣南歌》等古装剧外,以《平凡的荣耀》、《以家人之名》、《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等都市题材为主,还包括主旋律题材《绝境铸剑》等作品。2019年,华策重点项目是主旋律风格的《外交风云》与青春励志剧《亲爱的,热爱的》。前者获得《人民日报》鼓励性评论,后者播出时市场反响甚佳。“我们的作品坚持传递正能量,这也是市场变化使然。”华策影视总裁赵依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前,另有影视公司创始人透露,鉴于极短的窗口期,他已放弃古装剧。“2021年、2022年,都是重要节点,也会有相应的内容偏向,窗口期太短,我们已放弃古装。一个大古装筹备期,需要五个月到七个月,还要等合适的大咖演员,即使11月份开机,拍至少4到5个月,再加后期,怎么着再快要半年,就一年的时间。还要过审,解禁再放两个月时间。时间太短了,来不及。”他道。

当然,严厉管控下,古装剧也在寻找新出路,直接出海是方向之一。2019年12月31日,由欢娱影视出品,于正担任制片人,吴谨言、聂远特别出演的清朝古装剧《金枝玉叶》于Netflix(奈飞)全集上线,成为第一部在海外首播的内地剧。从剧情上看,该剧算是此前大爆的《延禧攻略》番外篇。

于正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不会放弃古装剧,“我们相信冬天会过去的。”但他亦坦承,古装剧项目降价明显。近期,于正也活跃在优酷、欢娱影视、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综艺《演技派》中。

行业寒冬中,也不是没有带来好消息,譬如项目综合成本下降明显。“在上半年和之前,演员片酬能达到8000万到1.2亿元的,现在大概在1000万到5000万。”2019年8月,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

前述上市公司高管则告诉记者,直线下降的演员成本背后,是“强监管”。“迪丽热巴为什么9个月没拍戏,不是没戏拍,因为不肯降价。对制片方来说,如果给予艺人超过标准收入,一封举报信,播出都成问题。其他知名艺人比较会适应当下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整治”细分到了行业上下链条。“当拍出《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的张黎导演弄出《武动乾坤》时,真的代表行业浮躁到了一个极点,现在大家都在重新来过。长远看是件好事。”他称。

另一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从多位平台及影视公司人士处了解到,优酷前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查之后,予以业内极大震动。视频网站愈加趋于集体决策,整个产业正在走向“正常化”。

敏感关系

随着垄断视频巨头逐步掌握市场主导权,依旧to B模式为主的影视公司,在商业模式上的最大命题,在于与视频平台博弈。

“眼前我们可选择的余地更多。”财报电话会上,龚宇并不讳言,随着平台话语权增强,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这是在割影视公司的肉。

但依旧有着变量。前述上市公司高管表示,视频平台正在遭遇收入放缓与亏损扩大阶段,这是“最危险”时刻。

2019年三季报显示,爱奇艺第三季度营收74.0亿元,运营亏损28.3亿元,净亏损36.7亿元;腾讯媒体广告收入为37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原因是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所致;受重点剧集和综艺排播延后影响,芒果超媒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71亿元,同比下降28.8%。

经营压力下,视频平台选择之一是,上调会员费。“我们做了一些用户调研,中国市场价格大概是美国平台价格的五分之一,甚至东南亚泰国、越南单价都比我们高,没有一个国家低于两美元一个月的价格。我们的定价可能是过低了。”2019年11月,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他坦承,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不排除率先提价,但并无时间表。“到底提多少,还是需要更深入研究。对爱奇艺来讲,这个行业可能是会有一些共识,三大竞争谁也不愿意行动,那就爱奇艺先做,也不妨可以尝试的,随着时间推移大家会慢慢的认识到这个问题,价格方面会有一些共识,所以总有一家先做,谁先做都无所谓。”杨向华介绍。

视频平台会员费提价的前提是,拥有连续大爆的独家内容,这成为影视公司在短期内的业绩推动力。“头部项目依旧挣钱。”成为业内共识。

“网络平台加电视台,能够发到一千万以上(每集)的剧集在市场上还是有的,且对于优质头部内容的追逐和竞争,各个平台是舍得花钱的。我们不会放弃。”慈文传媒副总经理赵斌称。

但视频平台愈加提高的自制剧占比,似乎在革影视巨头的命。“我们将更多的关注和发展原创和自制内容,需要关注推出能够获取内容成本投资收益的最初目标,将明年的内容成本控制在70%以下。”2019年11月,爱奇艺首席财政官王晓东在财报电话会上表态,他还透露,内容成本收入预计今年会控制在70%到80%。

对于平台自制剧,影视巨头看起来颇具信心。“拆解视频平台核心财务报表,你会发现,他们过去在自制剧和定制剧上的投资,实际回报率是极低的。自制定制剧是有爆款出现过。但爆款有两种情况,一种本身投入基本上是和外采购价差不多,第二个是跟风。都很难拍好。”前述上市公司高管称。

马中骏也认为,由于机制原因,视频平台很难拍出好剧。“只要有垄断,就一定会产生惰性。考核方式不一样,架构也不一样,影视行业需要自由。”

根本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破除视频平台垄断。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6月末,“互联网系”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MAU分别达 5.56亿、 5.53亿和4.15亿,DAU分别达1.17亿、1.13亿和8025万,占据市场大多数份额,而“广电系”芒果TV MAU和DAU则为1.22亿和 2489万,相对三大平台差距明显。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多家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呼吁中国版“派拉蒙法案”落地。“广电系尚且需要制播分离,互联网公司不应该排除在外。”前述头部影视公司负责人如此表态。

当然,各家也在寻觅超脱于单纯制片的长链市场。2019年12月,慈文传媒公告称,与清控科创智运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有效整合优质资源,合力打造一个以“文化+科技”为内核的产业创新园,构建影视、游戏、动漫、文旅、科技、教育及相关衍生行业为重点的文创产业体系。

“清控科创智运背靠清华大学,有巨大清华品牌影响力,尝试结合。更长链的变现模式,还在思考筹备中。”吴卫东透露。

华策半年报显示,其将广泛参与跨行业资源整合与合作,拓展内容衍生价值和新业务模式,深入对接时尚、旅游、短视频等多个行业和业务领域,开发整合营销、授权、电商、衍生品、艺人经纪等多元变现潜力。

“我精力主要还是在华策战略规划上。重视内容同时,大股东也在推进文创、教育等长链市场上布局。我们在打造自己的生态,而不止于影视公司。”华策影视创始人赵依芳道。

杨斌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