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数十年前,德国前总理艾哈德对经济的五大忧虑

2020-01-03 11:07:06 来源: 网易研究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刘光耀: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

网易研究局·德国版

第32期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阶段、存在问题、解决问题的设想(一)

自《国富论》发表以来,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思想一直被奉为圭臬,其本人也被不少人视为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但实际上,亚当·斯密虽然对经济学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但其本人及其思想并不能代表经济学的全部,也不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部问题。经济学的发展是一代代经济学家共同的思想结晶,除了亚当·斯密,世界上还有哪些经济学大师?德国因其严谨的治学风格,一直是世界经济学大师诞生的摇篮。

路德维希·艾哈德,曾任德国总理,同时也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奠基者。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界一直忽略了艾哈德对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二战战败的德国,为何能在一片废墟上实现经济的再次崛起?这与艾哈德的努力分不开。

网易研究局推出“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独家策划,听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独家讲述艾哈德的经济思想,揭秘德国崛起背后的秘密。在前面的专栏文章中,我们详细介绍了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思想,本期,我们来一起看看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阶段。


“艾哈德最大的忧虑是德国人在经济繁荣和物质生活富裕之后,往往忘记艰难和困苦的过去,唯利是图,陷入拜金主义泥潭。”

——刘光耀


(接上期)

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阶段、存在问题、解决问题的设想

一、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阶段                                       

关于社会市场经济发展阶段的划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主张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应当分为两个大阶段:第一阶段从1948年社会市场经济诞生到1966年艾哈德下台为止。第二阶段从基辛格为总理的大联合政府开始,直到今天。有人主张, 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当德国经济出现繁荣,达到“共同富裕”,也就是解决温饱进入小康社会时,社会市场经济开始进入第二阶段。但是,多数人认为,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诞生和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这是德国占主导地位的观点。总体来看,这个判断比较更合乎实际。

(一)第一阶段: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1948—1966)

艾哈德在1948年6月创立了社会市场经济。在他长期担任联邦经济部长和后来担任联邦总理期间,艾哈德主要依据自己的理论和思想,同时也参考和吸收了欧肯为代表的弗赖堡学派、米勒—阿玛克的社会市场经济的思想和理论、勒普克和吕斯托为代表的流亡经济学派和德国以及世界上其他一切对德国经济发展有益的思想和理论,巩固、丰富和不断发展了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在这个阶段,艾哈德制订了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政策,并付诸实施。

1948年6月,艾哈德通过参与西方主导的货币改革和亲自领导的经济改革,创立了社会市场经济。确切地说,社会市场经济的第一阶段是从1948年6月18日凌晨法兰克福经济委员会通过的“指导原则法”开始,直到1966年12月1日艾哈德辞去总理职务为止,长达18年以上。

1950年,德国联邦议院大选后,根据此前与阿登纳达成的君子协议,艾哈德担任了联邦德国阿登纳内阁的第一任经济部长,1963年担任了联邦德国第二任总理。在这个漫长的从政生涯时间里,艾哈德排除种种艰难险阻,为社会市场经济的建立、发展和逐步走向成熟作出了极其艰苦的坚持不懈的努力,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取得了成功。可以说,艾哈德不但是社会市场经济之生父,而且还亲自把社会市场经济这个德国大地上的新生幼儿抚育成人,让它经风雨,见世面,直到成熟为止。

艾哈德为了推行和巩固社会市场经济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工作。

1、逐步建立经济秩序

1948年6月,德国法兰克福经济委员会(议会)通过了艾哈德及其助手米克什(弗赖堡学派成员)起草的“指导原则法”,建立了社会市场经济这个经济和社会制度的雏形。“指导原则法”引入了市场自由竞争的机制,取消了经济管理和价格控制,废除了工资冻结。这样,德国社会市场经济正式诞生。到1950年,除了房屋市场还处在国家的管理之下外,所有配给措施已全部取消。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当然,任何“破”都不是盲目的,都不是凭一时感情冲动而采取的鲁莽行动,而是必须依据正确的理论,事前进行周密调查研究,做好相关准备,然后再破。“立”也不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而是依据之前精心制订的计划和方案进行的。

在社会市场经济第一阶段中,在艾哈德的主导下,先后建立了竞争秩序、货币秩序、财政秩序和对外经济秩序。

(1)建立竞争秩序。艾哈德认为,只有实现市场上的充分的自由竞争,才能达到繁荣。为了实现自由竞争,必须制订一部法律和建立一个相关负责监督机构才能成功。

艾哈德一直坚决主张竞争,反对垄断,但遇到很大阻力,因为德国是一个有着长期垄断传统的国家。不少大的企业家和利益集团为了他们企业和集团的私利,虽然也不敢明确反对竞争,但内心更倾向于垄断,不但垄断产品,还要

垄断价格,垄断市场,因为垄断可使他们减少竞争对手,获得最大利润。

艾哈德认为,尽可能地减少垄断,实行竞争,对广大消费者是有利的。在艾哈德的艰苦努力和不断推动下,德国终于在1957年通过了“反对限制竞争法”(卡特尔法)并成立了卡特尔局。艾哈德在坚持大原则的前提下,也作出了一些必要的让步和妥协,对该法实行了不少限制,但总的来看,艾哈德的思想还是得到了贯彻。从此,德国便建立了良好的“竞争秩序”。这是德国通过的第一部秩序政策法。“反对限制竞争法”对于巩固和发展社会市场经济极其重要,被称为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它是仅次于德国“基本法”(国家宪法)的第二部根本大法。

(2)建立货币和信贷秩序。艾哈德认为,要想使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必须保持币值稳定。为此,必须建立一定的货币秩序。1957年德国通过了“德意志联邦银行法”。这是除了“反对限制竞争法”之外的第二部秩序政策法,旨在保证德国马克币值坚挺和在国内、国外的购买力。该法使联邦银行(中央银行)独立于联邦政府和联邦议会,但它决不能为所欲为。它所制订的政策必须为整个德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1961年,德国通过了信贷业法。该法使德国建立了一个健康的信贷秩序。

(3)建立了财政秩序。在基本法中体现了财政的联邦制和自主的原则。艾哈德根据这些原则,逐步建立了完备的财政秩序,使德国的收入和支出有法可依。同时,它也保障了国家的各项建设能够健康有序。作为联邦制国家,德国实行了三级政府相对独立的财政体制,政府财政法律兼顾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利益,德国政府间财政关系的权力分立模式主要包括财政立法权、财政行政权和财政司法权,运用经典的三权分立模式进行权力制约。

(4)建立了对外经济秩序。1961年4月28日,德国通过了“对外经济法”,从而建立了对外经济秩序。德国是一个主张自由贸易和积极融入国际社会的国家。1949年10月31日, 联邦德国加入了“欧洲经济理事会”,1960年由“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取代。1952年7月25日,加入了“煤钢联营”,1957年在此基础上变成了“欧洲经济共同体”。1954年联邦德国加入了“西欧联盟”。1951年加入了“关贸总协议”。1952年,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竞争秩序”、“货币秩序”、“财政秩序”和“对外经济秩序”的建立使德国经济有了完备的“游戏规则”和“总体框架”。

2、逐步建立社会秩序

联邦德国基本法中规定了德国应是一个社会和法治国家。人们不但应当建立法治而且应当实现社会目标。德国自俾斯麦以来就有国家社会保障的传统。联邦德国成立后不但把这些继承了下来,而且建立和扩大了疾病、工伤、养老和残废保险,以适应新变化了的情况。以后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扩大并集中精力解决了战争受害者等历史遗留的问题。

联邦德国在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方面先后通过了以下法律:(1)照料法。该法安排了职业介绍、医务照料等;(2)返乡者的帮助措施法;(3)赡养费法(对阵亡者家属);(4)均衡负担法。平衡被躯赶者等所遭受的损失;(5)住宅建设法。由于战争等原因德国长期以来一直住房紧张。政府把修建的大量“社会福利住房”,分给收入低下的群众;(6)随后又通过了“雇员保护法”。工资契约法在1949年就已存在。在疾病、失业和老年保险方面联邦德国的社会秩序是建立在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基础之上的;(7)1956年又通过了第二个住宅建设法;(8)1961年通过了联邦社会救助法。

3、初步实现了社会市场经济的目标

德国存在的基本经济和社会现实已经说明,艾哈德所追求的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目标业已实现。主要标志是,国民经济保持了长时间的高速增长,经济实力大大增强,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实现了共同富裕。人们彻底摆脱了贫困和饥饿,人人丰衣足食,家家安居乐业。个人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自由得到充分发挥,社会出现了和谐和基本的稳定。期间虽然有过几次较大的罢工,不过没有大的动荡。社会伙伴基本上保持了合作的关系,没有发生太大的摩擦。关于德国重新武装和融入西方世界的问题和关于用何种方式统一德国的问题,虽然也有分歧和争论,但最后都基本上取得了一致意见。长期以来,社会民主党对社会市场经济抱拒绝态度。但在1959年的“哥德斯堡纲领”中在经济和社会政策方面同其他政党的主张虽然并不完全一致,但大大接近了。当然,不同政党的争论依然存在,但并未影响到德国政局的稳定。

总起来看,艾哈德基本上实现了他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和所要达到的目标。或者说,艾哈德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然而,艾哈德并没有被过去取得的巨大成就冲昏头脑。他清醒地看到,德国社会还面临着诸多问题。如果不能正确解决这些问题,德国社会市场经济仍有可能走上歧途。

艾哈德在巨大成功面前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居安思危。他对由他主导和推行的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仍然感到不完全满意。他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在其名著《来自竞争的繁荣》(共同富裕)最后一章“展望:信心和忧虑”中对德国人民未来的前途命运和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前景表达了五个深深的忧虑和不安。

1)艾哈德最大的忧虑是德国人在经济繁荣和物质生活富裕之后,往往忘记艰难和困苦的过去,唯利是图,陷入拜金主义泥潭。对已经很好的物质生活总是不满足,不断提出更高的、不切实际的要求和愿望,不重视本身素质的提升和进入更高的精神境界。艾哈德认为,物质生活富裕并不是唯一目的,更重要的是要有丰富的精神生活、远大的理想和正确的价值观。艾哈德警告说:“德国人品德中所缺少的就是可以鼓励我们的那种智慧和慎重;相反的,每当物质生活提高一步,我们就愈来愈鼓噪,把一切可能与适当的感觉都忘掉。”艾哈德六十年前指出的问题在艾哈德之后不但没有解决,而且变得越来越严重。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想起他的警告和忠告,但积重难返,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2)艾哈德第二个忧虑是“我们自己太容易自己欺骗自己,那就是,我们不但把我们的繁荣,把我们的历史生活甚至把我们的生命本身作为赌注。如果一个人民不愿意为着自由而做出物质牺牲,归根到底,它一定会被历史唾弃的。”艾哈德严厉批评了那时不少德国人只顾自己享受,不愿出力出资来为德国统一做出贡献,甚至提出要外国出资保护德国的安全等荒谬观点。他严肃指出,“我们的福利既有赖于我们怎么稳步前进加入自由世界,同时也有赖于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与信任。”

艾哈德警告,为了过上美好而又自由的生活和安全上的保障,德国人民必须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在必要时要付出巨大代价,甚至牺牲。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最后必将破灭。

(3)艾哈德的第三个忧虑是将来可能出现一个“管控经济控制下的欧洲”。艾哈德主张,要建立一个自由合作的未来欧洲,必须实行贸易自由和货币自由兑换。反对民族自私主义和保护主义,反对人为地“管控”欧洲。然而,有不少人强调狭隘的民族利益和集团利益,不赞成贸易自由,要求有一定管理和计划,不赞成欧洲一体化。针对这种情况,艾哈德指出,“自由意味着牺牲”又说,“要么是自由精神取得胜利,那时我们就会有一个幸福、进步和强大的欧洲,要么是采取各种控制手段把不同的制度结合在一起,那就使我们丧失真正一体化的机会。在管制经济控制下的欧洲就会使其反抗集体精神的能力陷于瘫痪,从而使自由的幸福归于消灭。”

(4)艾哈德的第四个忧虑是“深信最好的国家秩序与纪律已不足以保障内在的稳定。”艾哈德指出,无论在欧洲,还是在德国内部,都存在着一种希望实行管制经济和害怕自由竞争的危险趋势。如果任由这种趋势发展下去,那么就势必要破坏本已存在的良好的国家秩序和各种规则。每个人和所有利益集团,不仅要主张自由,还要遵守秩序和纪律,更要强调自身的责任;不仅要考虑经济利益,还要考虑政治影响;不仅要考虑德国国家利益,还要考虑西方盟国的利益。总之,只有这样,才能使德国经济与西方经济融为一体,达到共同发展。

艾哈德还指出,在实行货币改革和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德国必须首先与法国英国甚至美国进行合作。德国国内反对党和一些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出于党派或私利的需要,往往只把眼光盯住国内,忘记了德国已经同欧洲和西方融为一体。艾哈德批评这些人目光短浅,不能从全局和战略上考虑问题 。

(5)艾哈德第五个忧虑是“我们正在被政治势力推入歧途”。 一些政治家们预料“德国工业技术的自动化会不断增长”,科学技术和经济的发展会取得巨大进步。有人认为,技术革新促使生产效率提高会导致大批工人失业的悲惨局面。艾哈德指出,要正确分析技术进步的利弊两个方面。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德国经济和技术虽然有了很大发展,但并不存在劳动力过剩问题,相反,德国仍然感到劳动力不足。因此,工人不要被少数政治家的忽悠所迷惑,完全不要担心会失去自己的工作。艾哈德强调指出,科技不断进步,技术不断创新,会推动经济持续发展,使人民生活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艾哈德当选联邦总理后,决心进行许多更深入的改革,以便更好和更有效地实现他的理想。他大胆地提出了“组合社会”的远大理想。他成立了“社会调查委员会”,决心进一步采取措施,进行更深入的经济和社会改革。然而,由于1966年底,他被迫辞职,而未能如愿,这是他终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壮志未酬,斯人去也,逝者长已矣!这不能不说是艾哈德的悲剧,也不能不说是德国人民的巨大损失和悲哀!

艾哈德所表达的这些担忧语重心长,道理深邃,但令人遗憾的是,并没有引起包括基督教联盟党在内的德国所有政党和广大人民的注意和警觉。德国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和六十年代前期出现的种种问题在后来得到了进一步恶性发展,甚至泛滥。如果当时人们听取和接受了艾哈德的警告,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德国就不会存在这么多的问题。

(未完待续……)

刘光耀先生简介

河北省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1983年11月至1985年1月在外交部第一期经济调研干部培训班学习并以优异成绩结业。1976年至1982年在驻奥地利使馆工作,任研究室副主任。1985年至1989年在驻德国使馆研究室工作,任一等秘书,主管经济调研。1990年至1993年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世界经济处工作,任处长。1993年至1996年在驻德国使馆工作,任政务参赞兼研究室主任。1996年至2001年任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长达18年之久,深入地研究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双边关系以及欧洲联盟的形成和发展。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往期回顾:

第1期: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第2期:艾哈德独特的科学研究之路>>

第3期:艾哈德有没有自己的经济理论>>

第4期:艾哈德与德国货币改革>>

第5期: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第6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利格尔>>

第7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弗兰茨·奥本海姆>>

第8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韦尔斯霍芬>>

第9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安德雷亚斯·弗格特、卡尔·特奥多尔·封·艾贝格、阿道夫·君特、弗里茨·施密特>>

第10期:李斯特对亚当·斯密的批评>>

第11期:亚当·斯密对艾哈德思想的影响>>

第12期:艾哈德社会市场经济的含义>>

第13期:艾哈德的价值观>>

第14期:艾哈德的经济哲学>>

第15期:如何理解社会市场经济的“社会”二字>>

第16期:艾哈德的社会伦理和心理学>>

第17期:艾哈德关于竞争和垄断关系的思想>>

第18期:艾哈德关于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关系的思想>>

第19期:艾哈德关于生产和分配的思想>>

第20期:艾哈德关于“共同富裕”的思想>>

第21期:艾哈德与“组合社会”>>

第22期:艾哈德和阿登纳——伙伴和对手>>

第23期:艾哈德和欧肯——理论是近亲,但无隶属关系>>

第24期:艾哈德和阿尔弗雷德·米勒—阿玛克:亲密战友>>

第25期:艾哈德和席勒——对立点和共同点>>

第26期:艾哈德和威廉·勒普克——真诚的朋友>>

第27期:艾哈德辞职和辞职后的生活>>

第28期:艾哈德的家庭和青少年时代>>

第29期:艾哈德的求学之路>>

第30期:艾哈德的性格特征和历史地位>>

第31期:艾哈德的地位和影响>>

声明: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网易研究局是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先生“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专栏的唯一供稿智库。

转载要求: 1、注明来源:网易研究局;2、全文不得做任何修改,违者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