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全球资管巨头眼中的2020年:货币刺激经济可能达极限

2019-12-11 12:32: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全球资管巨头眼中的2020年:货币刺激经济可能已达极限)

全球市场2019年普遍正收益,这与2018年几乎全部为负完全不同。

承认“看走眼”的国际资管巨头,将其归因于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宽松,带来“金发姑娘”市场环境(goldilocks environment),即在货币政策宽松的情况下,增长和通胀温和增长。

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风险资产大幅调整,使股票、信贷和大宗商品全年收益为负。2019年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预期悲观,然而,美股等市场再次达到历史新高,主要资产汇报为正值。但面对地缘政治和通货膨胀风险,这一情况会否在2020年将会如何演变?

根据《2019年度全球资管500强报告》,截至2018年末,贝莱德、先锋和道富的资产管理总额分别是5.98万亿美元、4.87万亿美元和2.51万亿美元,排名前三。富达投资、安联集团、摩根大通等15家机构资管规模也在1万亿美元以上。

观点分化毋庸置疑。贝莱德认为,宽松货币政策下,未来6-12个月全球经济增长将逐步回暖。道富预期全球经济复苏将持续到2020年。先锋领航今年12月预期,全球经济增速未来12个月将进一步疲软,主要源于贸易紧张、政策不确定性以及逐渐减弱的美国财政刺激。

在资产配置上,这些资管巨头更加关注负利率等极端货币政策带来的负面冲击。

贝莱德表示,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可能已经达到极限,这一情况在欧洲和日本尤其突出。安联投资坦陈,负利率将会继续困扰我们,利率方面的进一步措施可能只会带来意外的负面效应。

该公司引用德国前经济部长Karl Schiller所言:“你可以把马带到河边,但你不能强迫它喝水。”

争议增长与放缓

大部分资管机构认为,2020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长同步趋缓,但也有乐观态度。

12月9日,国际资管机构贝莱德(BlackRock)发布2020年展望认为,经济成长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将走稳并逐渐回升,金融环境宽松为其中的原因之一。

贝莱德认为,2020年有三个新投资主题。首先是今年经济成长微幅反弹,成为支持风险资产转好的新动力。多国央行罕见的在周期末段转趋温和立场,导致金融环境更趋宽松。宽松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般会延迟一段时间才会出现,这一轮宽松政策的反应尤其明显,因为受到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抵销部分影响。

道富(State Street)也颇为乐观。12月4日,道富全球首席投资官Rick Lacaille表示,2020年不是经济衰退的一年。预计在货币持续宽松、政策转变和持续反弹的背景下,全球经济复苏将持续到2020年。低通胀、强劲的消费支出和相对强劲的全球服务业共同推动了周期向前发展。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2020年环球投资展望》认为,几乎并无迹象显示全球经济正在走向衰退。尽管此次扩张是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之一,但仅持续时间长并不会导致收缩。

该公司执行副总裁、股票主管Stephen H. Dover认为,2019年秋季的经济数据显示,制造业疲弱在一定程度上与贸易问题有关。然而,全球经济已发生变化,新兴市场更多依赖于服务业而非制造业。即使在制造业明显遭遇困境时,消费(尤其是在美国)仍被证实更具弹性。因此,美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不太可能陷入衰退,中国经济增长也在放缓,欧元区继续扩张,尽管幅度不大。总体而言,增长正在放缓,但并未出现经济下滑情况。

安联投资对2020年经济发展谨慎乐观。该公司预计全球经济发展会持续低于潜力水平,美国经济增长将会放缓,与此同时贸易冲突可能会对经济发展造成更多负面影响。

法巴资管认为,民粹主义政治以及企业资产负债表上的巨额债务也会带来一定风险。然而,利率处于低位,通胀的迹象有限及全球几家主要央行已在2019年采取措施支持未来一年的经济增长,并可能在出现任何衰退迹象时采取进一步措施。不过,一个潜在风险是消费,美国的就业及工资、开支及信心指标继续上涨,但贸易关系的任何恶化都可能打压消费者及商业信心,使之达到破灭的程度。

先锋领航(Vanguard)尚未发布2020全年展望,该公司今年12月预期,全球经济增速未来12个月将进一步疲软,主要源于贸易紧张、政策不确定性以及逐渐减弱的美国财政刺激。

该公司预期美国2020年轻度经济衰退,增速降至1.0%;预期中国2020上半年、下半年经济增速分别为5.9%、5.8%;预期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长仅为1.0%,欧元区制造业继续萎缩,尤其是在此前避免了陷入技术性衰退的德国。

关注负利率的负面冲击

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仍将保持宽松和扩张,这几乎已成为资管业界共识。

法巴资管认为,美联储2019年转向宽松,立场已从限制性变为中立,如果利率市场正确反映这一趋势,它可能会从2020年开始再次转入扩张性领域。“央行保底”(central bank puts)重新回归可能为市场带来极大的支持,但投资者也担心经济下滑下央行可能缺乏火力。对于欧元区和日本而言,这种担忧是十分合理的,对于美国和中国,由于两国央行都有较大的政策空间,所以其压力相对较小。由于美国的财政政策已积极宽松,目前的刺激措施可能会延续,预计明年选举年将不会再采取其它刺激措施。

但宽松货币政策的不利面越来越受到注意,尤其是负利率政策。

贝莱德在12月份回顾认为,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可能已经达到极限,这一情况在欧洲和日本尤其突出。因此,如果经济衰退真的来临,只有采取史无前例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双重组合方能应对。

安联投资认为,美联储已经干预并密切关注经济的发展走向。欧洲央行不太倾向于这么做,利率方面的进一步措施可能只会带来意外的负面效应,欧洲央行最近着重强调(实际上这是第一次强调)其政策的不良副作用,同时呼吁采取财政措施。无论货币政策发生怎样的转变,流动性都会绰绰有余,不像消费或投资意愿并未见明显起色。

其认为,负利率将会继续困扰我们。市场回报(β)可能会下降,负利率不断侵蚀投资者财富(负收益率债券市值达12.4万亿美元),更不用说通胀问题。因此投资者将不得不通过获取超额收益(α)来弥补。超额收益不仅来自选股,而且还来自在不同资产类别之间的轮动。与此同时,有迹象显示,市场又一次越来越多地采取“偏好风险/规避风险”的态度,即资产类别之间的关联性(以往通常很明显)越来越小,市场不断变换策略。

在这种情况下,安联投资选择采取多元资产策略,同时融入人工智能等结构性主题。另外,分红季快到了,公司利润分配需要再次发挥其保护作用。

股价走到极限了吗?

在资产配置上,贝莱德表示,略为看好风险资产;对全球债券及现金持中立看法;并审慎看待周期性的变化。该公司表示,2020年,市场殖利率跌至下限,使其重新考虑政府债券发挥防御投资组合风险的作用;去全球化及气候变化对供应造成冲击的风险,长期而言会加剧通货膨胀;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有望暂时降温;以及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能产生不同的政策后果。

例如,股票方面,贝莱德担心2020年大选前后政治不明朗因素加剧,因此将美国市场下调至中立。与此同时,预期日本企业可受惠于全球制造业复苏及国内财政刺激措施,因此对日本股票的看法上调至稍为加码的看法。

道富认为北美地区股票仍有价值,但其他地区出现风险。该公司副首席投资官Lori Heinel认为,强劲的国内需求和健康的消费支出数据对美国股市具有重要作用,近期的货币政策调整提高了风险偏好,降低了衰退风险。相比之下,欧洲股市虽然估值更具吸引力,但仍容易受到持续的政治和结构性不确定性的影响。财政政策转变、英国脱欧明确和结构改革,都可能释放欧洲股市的价值。

道富亚太区投资主管Kevin Anderson认为,新兴市场股票价值还需要等地催化剂。目前新兴市场股票回报相对分散,这为谨慎选择股票提供了机会。催化剂包括,新兴市场基准扩大,资金流量回升;贸易紧张状况缓解;全球基金增加对新兴市场的配置,以及国内市场基本面改善、人口和经济结构改革等。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坚定看好2020年全球股市。其认为,即使市场2019年大部分时间强劲上涨且经济数据有所疲弱,投资者也无需担心2020年的全球股市。

一是,若中国股票都被纳入指数,其在主要新兴市场基准中的权重可能会从2019年底的约30%上升到40%左右。在中国,盈利前景改善及派息增加、拥有优质特许经营业务、一些不太受全球经济及政治环境波动的影响的国内企业,还存在投资机会。中国可能还将受益于技术进步及5G移动网络的开放。

二是全球发达市场及新兴市场的股票有上行潜力。新兴市场方面看好的四大长期主题:经济结构性增长;中产阶级壮大,消费者开支日益增加;受益于本地增长的新兴小型公司;企业管治改善、对环境影响较低或有所改善的公司。

“虽然货币政策仍在刺激股价,但股价将在中期内触及极限。”安联投资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继续低于其潜力水平。考虑到地缘政治紧张关系持续存在以及周期后期失衡加剧,市场将继续以下行风险为主,尽管时不时会闪现出微弱的希望之光。

安联投资指出,自2019年初以来,货币市场和债券基金净流入约1万亿美元资金,资产类别之间的轮动约在5周前开始。过去一年,在经历220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出后,全球股票基金录得300多亿美元净流入。长期观望的投资者可能越来越按捺不住入市冲动了。然而,只有确实出现了经济企稳的迹象,这种趋势才能持续下去。股市在秋季(通常是个艰难的季节)并未受挫,很可能正在为年末反弹蓄势。在这种情况下,增持股票似乎有利,但与此同时,也要随时准备进行战术调整。

看好中国国债

“出于对全球债券久期的中性态度,我们并未增持债券,但后来回暖的债市表明我们确实应该更加乐观。”贝莱德表示,鉴于目前处于经济后周期阶段,且宏观不确定性大幅上升,该公司更加强调构建具备抗跌性的投资组合。

贝莱德认为,即使收益率低迷,债券在帮助投资组合抵御股市抛售潮的影响上仍发挥关键作用。然而,今年早些时候,某些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并接近有效利率下限,导致这些政府债券分散风险的能力大幅削弱。

法巴资管认为,随着市场转向“再通胀”,固定收益这一资产类型将面临最大的风险。

道富认为,在新兴市场,中国政府债券值得特别考虑,2020年加入新兴市场债券基准可能会带来大量资金流入。

可持续投资受关注

气候等可持续发展相关因素,已经开始影响对资产价格。

贝莱德表示,强大的结构性趋势正考验极限,并可能左右近期的发展,成为影响市场的因素。不平等情况加剧及民粹主义高涨,对税务及监管产生影响。贸易摩擦及去全球化拖累成长并推升通膨。利率跌至下限,削弱货币政策的成效。气候变化等可持续发展相关因素对现实世界产生实际影响,并随着投资人对此关注度上升,对资产价格带来影响。

道富表示,地缘政治风险是2020年货币的主要驱动因素。在新的一年里,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继续给欧洲投资者带来风险。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关注长期风险驱动因素,其中的关键是气候风险和对公司抗灾能力的潜在影响。

该公司表示:“我们继续将气候风险视为几乎所有细分市场和行业的关键考虑因素。气候变化给金融市场带来了风险,因为它们试图消化气候对社会和全球能源组合的影响。”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