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雷神"向左"天神"向右 天神娱乐实现自我救赎?

2019-12-06 00:00:00 来源: 证券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雷神”向左“天神”向右天神娱乐能否实现自我救赎?)

“雷神”向左“天神”向右天神娱乐能否实现自我救赎?

“雷神”向左“天神”向右天神娱乐能否实现自我救赎?

12月5日,天神娱乐开放办公区内,员工有序工作

本报记者 李 勇

近日,记者来到天神娱乐在北京青年路达美中心的办公中心,见到的是一片井然忙碌景象。

自10月初管理层更迭以来,天神娱乐新任管理团队左右出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先是与相关政府部门携手打造电竞产业园区,又积极化解债务问题,取得部分基金管理人对管理费用的豁免,而仅此一项就将增加公司2019年度合并利润超8000万元。

不过,自2018年爆发危机以来,天神娱乐经营状态至今仍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三季末,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3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44.46%,扣非净利润亏损4.8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13.87%。三季报中,公司预计2019全年亏损8.5亿元至10.5亿元。业绩连亏之下,2020年对于公司就尤为关键。到底是“雷神”,还是“天神”?新任管理团队能否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实现自我救赎?市场在等待答案。

扩张

天神娱乐发迹于游戏,前身为北京天神互动,在2014年借壳科冕木业实现上市后,就走上了一条急速扩张之路。

2014年10月31日,完成借壳才一个多月的天神娱乐宣布重大事项停牌,不到四个月,全资子公司天神互动实现对为爱普的收购,上市公司业务扩展到智能移动终端管理和互联网应用分发服务方面。

时至今日,为爱普不仅仍为公司贡献稳定的利润,也为其他业务提供支持和协同。收购为爱普让天神娱乐尝到扩张甜头,自此,公司陆续通过十余起外延式并购,意图实现从单一的游戏公司向泛娱乐化矩阵的转型。

2015年,天神娱乐并购了妙趣横生、雷尚科技,拓宽游戏板图。2016年收购合润传媒,搭建广告平台;收购幻想悦游,将游戏板块拓展到海外;收购一花科技,持股无锡新游等进一步扩大游戏业务,持股微影时代、工夫影业,开始向泛娱乐整体布局……

自2014年借壳上市到2017年,天神娱乐收入、净利均保持高速增长。披露数据显示,2014至2017年,天神娱乐收入分别为4.76亿元、9.41亿元、16.75亿元和31.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3.62亿元、5.47亿元和10.2亿元。天神娱乐依托自身发展以及外延式扩张,成为中国互动娱乐产业中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

“互联网企业如果安坐江山,就是不思进取。”在2017年4月份召开的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时任董事长朱晔仍坚信要积极进取,并表示从专注优质游戏研发,到抢占互联网渠道平台,再到对影视、娱乐文化领域的高度专注力,天神娱乐打出了外延式并购组合拳。认为公司在泛娱乐行业的参与度、聚合力上已经具备相当实力。

不过,两年之后,朱晔在一封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反思:“我错了。我选择了通过外延式并购发展的路径,而不是做好内生性发展,找到真正的壁垒和护城河。对于公司而言,增长很重要,但基于壁垒和护城河的增长才是最重要的。”

“朱晔并未经历完整的行业周期,当初游戏正处于高增长风口,第一笔对为爱普的收购又较为成功和顺利,都为后期的冒进打下伏笔。”对于天神娱乐前些年的激进扩张,有熟悉公司的知情人士如此分析。

冒进

对市场的敬畏说起来简单,真正能在燥热的狂奔中冷静下来,却并不容易。

在2017年4月份召开的一次股东大会上,朱晔曾表示公司的管理层不仅保持战术的勤奋,更坚持战略的审慎。将挖掘更多细分市场龙头、或具有隐形冠军气质的创业团队,进而构建具备完整产业生态的平台型娱乐集团。

一年多之后,朱晔不得不正视公司正面临的困难。

“行路者方知路之多歧,市场的起伏和政策的调整,让天神娱乐近年来的产业布局受到考验。特别是在资金面趋紧的大背景下,企业融资也面临诸多挑战。和行业一同成长的天神娱乐,也无法回避行业的阴晴圆缺,无法否认正在经历的挫折与前方的难关。”辞任公司董事长时,朱晔曾在一封内部信中这样感叹。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急速扩张带来的隐患就开始显现,天神娱乐出现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业绩下滑。增收不增利,业务间的融合也未如预期。而后这一年中,各种坏消息纷至沓来。

2018年5月9日,朱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8年6月8日,鹏元资信评估对17天神01债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2018年9月12日,朱晔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2018年9月21日,天神娱乐公告1.35亿元银行贷款出现逾期。再后来,为缓解资金压力,公司开始处置金融资产。股东石波涛持股触及平仓被动减持。2018年10月18日,朱晔、石波涛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天神娱乐进入无实质控制人阶段。

“我犯了冒进的错,且盲目地看好影视和游戏市场,加大了行业的投资和整合力度。”后来,朱晔在给股东的公开信中表示,“未曾料及当市场突变时,才发现自己如此之脆弱。”

2019年1月底,天神娱乐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计提商誉减值、预计对基金出资份额计提减值准备以及预计承担的超额损失等原因,预计2018年亏损73亿元至78亿元。

“这哪里是‘天神’,简直就是‘雷神’。”对于公司的大额预亏,有投资者哭诉简直就是天雷滚滚。

2019年4月30日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天神娱乐巨亏71.51亿元,冠霸当期A股亏损榜。

争执

“天神娱乐上市以来的每一次外延式发展,都经过了我与公司管理层的深思熟虑,绝非贸然激进。遗憾的是,我们对行业市场、资本市场波动性的预判不够充分,更无法干预相关政策的疏严。希望天神能迎来‘全新血液’的注入,在崭新的产业土壤中,尝试迈出她的另一段征程。”辞去上市公司职务,仅留任战略顾问后,朱晔在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我不会减持天神娱乐股票,并增加了锁定承诺,与大家共同成长,并对天神的游戏业务继续倾注心血。”

朱晔辞职后,杨锴当选非独立董事,2018年10月9日的董事会上,杨锴当选新一任董事长。

然而沉疴在身,积重难返。杨锴在任的不到一年时间里,天神娱乐各项状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2019年8月15日晚间的一纸罢免公告,让天神娱乐股东间争执浮上水面。合计持有11.22%股份的三个法人股东,对时任董事会成员和监事会成员不再信任,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更换所有的董事和两名非职工代表监事。

“利益已经不一致了。这也是中小股东与第一大股东出现争执的主要原因。”有熟悉当时情况的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第一大股东高位质押下,大股东的利益和中小股东的利益已经不同。”

“对于短期投机者或持股量较小的股东,可以‘用脚投票’,选择离场,但对于长期股东和持股量较大的股东,大幅下跌的股价也经让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积极地选择参与公司治理,保证自己利益。”对于当时中小股东的“逼宫”,有业内人士如此解释。

“争归争,打归打,虽然当时各自的诉求还存在着差异,但作为股东方,公司能够好转才是各方最终的希望。”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唯有各让一步,弥合矛盾,共同找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弥合

2019年9月27日,天神娱乐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随后的几天里,董事会也正式选聘新一届高管团队。

值得留意的几个细节是,此次股东大会,共有218名股东参与投票,其中现场60人,通过网络投票158人。这218名股东代表的总股数有5.11亿股,较公司前10大股东全部持股数还要高出约1亿股。

投票前夕,提出罢免议案的股东之一,为新有限公司曾公开征集委托投票权,但在正式投票的前一天,为新有限公司撤销了此次征集。

最终选举结果,6名非独立董事中,石波涛、王倩方提名的人选与为新有限公司等中小股东提名人选各当选3席。3名独立董事中,石波涛、王倩方提名的当选1名,为新有限公司等方面提名的当选2名。监事投票中,石波涛、王倩一方和为新有限公司代表的中小股东方各当选1名。第一大股东朱晔提名人全军覆没。

“此次投票采取的是累计投票制,股东所拥有的选举票数为其所持有表决权股份数量乘以应选人数,投票时选举票数可任意分配,即可全投给一个人,也可以平均分配。”对于此次投票结果,前述业内人士认为,“第一大股东朱晔持有1.31亿股,理论上,只要他把票集中投给一或两个人,至少可以保证一到两个董事席位。朱晔方提名全部落选,或是股东间调和的结果。”

最终投票结果显示,除朱晔一方外,几个主要股东方都有提名代表当选,人员构成中,即有来自券商金融界人士,也有下属子公司业务负责人,有多年上市公司经验的专业人士,也有财务等方面的专家。

“人员构成越丰富,视角和眼界也将更宽阔。”对于此次换届,前述业内人士也表示看好。

公告的当晚,有投资者在股吧中留言称:“这次换届很成功,后面就看新董事长带领下的新一届董事会怎么处理债务,保持主营业务增长,重回盈利了。”

救赎

2019年10月8日,新任董事会选聘产生新一届高管团队,徐德伟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郭柏春、刘玉萍、贺晗、李燕飞被聘为副总经理,其中刘玉萍还兼任董事会秘书一职。

细观高管履历,即有拥有丰富重整业务经验的行家,也有电竞业务方面的专业人士。

对于董事会顺利实现换届,有中小股东代表向《证券日报》记者直言“是幸运的,如果朱晔方在最后没有改变,执意去争董事会席位,公司可能会变得七零八落。”

“中小股东明确表示不进入高管层,要外聘职业经理团队,并且团队的构成、名单事先也都有沟通。”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相关股东间已经取得了一定谅解。

天神娱乐一位现任高管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职业经理团队,跟各个股东方搞好关系的唯一路径就是把公司经营好,把公司做扎实。让公司得到市场的认可,让股价反映公司的价值。

“不可能跟所有股东都有裙带关系,不可能股东喜欢听什么就说什么,喜欢什么就做什么。”这位高管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经营好,就是踏踏实实地把业绩做上去。做扎实,就是在行业上行的时候,能跟着一起奔跑,分享红利;在行业下行时也能逆风而立,能活着,不能掉下来摔死。”

这位高管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公司目前面临是债务、老业务萎缩和如何打造新增长点三大问题。38亿元有息债务,也是公司目前最大的困扰。新管理团队上任后,首要的问题就是积极化解债务,让老业务止跌回暖,并打造新的增长点。而新业务要在依托老业务基础上,能引领原有业务的发展。

“2020年如果还不能实现盈利,公司肯定就要面临退市了。”这位高管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经过梳理,原有几块业务也非常不错,管理团队对公司很有信心。通过在体制、机制方面的一些安排,大家绑在一起往前走,所有工作都按部就班,按照预想目标向前推进。”

“比如电竞业务,不仅是新增长点,还可以把公司原有各板块业务衔接起来,进行升级。最简单地说,原有很多棋牌等游戏业务注重娱乐性,电竞可以增加其竞技性,通过比赛会提升游戏日活、月活,增加游戏黏性和生命周期,进而也会提升其盈利的空间。”这位高管举例说。

未来

“我只想在中国游戏行业里,不依靠抱别人大腿,走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路。”唯恐公司被时代、被市场落下的朱晔,曾带给公司困惑。而包括为新有限公司在内的中小股东为了维护自身以及公司权益,挺身而出,股东间的矛盾也曾被放大到市场之下。

“以前都是句号了,我们不参与股东间的恩恩怨怨。职业经理人服务全体股东共同利益,不代表任何一方。”上述高管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无论是最初的股东方为新有限公司,还是后来的借壳方朱晔,我们都表示尊重。他们都曾有过辉煌,我们更知道企业家的艰辛。不纠结过往,往前看,往远看,要把公司踏踏实实地做好。”

从10月初受命于危难之际,两个月来,天神娱乐新任高管团队的务实高效,也是有目共睹。11月16日,公司与大连市花园口经济区管委会达成框架协议,共同打造电子竞技产业园区。12月2日,公司与相关基金管理人经过努力沟通,取得对管理费的豁免,仅此一项,就将增加2019年合并利润8270.08万元,相应还会减少未来年度合并报表的管理费用,增加未来年度合并报表的净利润。

对于债务化解问题,这位高管表示,“短期内通过业务盈利来解决债务问题并不现实,公司现阶段引进战投的难度也很大,可供变卖的资产也有限,债转股将是更好的选择。”

在办公室的开放办公区间,《证券日报》记者留意到,在东北一角,已经有一只电竞业务团队在办公。其他区域的人员,也都紧张有序地在工作。

“我们执行‘错峰’上班,早上9点半到晚上6点半。”记者结束采访从公司离开时,夜幕已降,街上华灯尽染,天神娱乐办公中心还是灯火通明。而这熟悉的场景,与记者以前到来时似乎并无两样。

临别时,公司人士向记者提问,“再次来过之后,你对我们公司有信心没?”而这也是投资者对于公司未来最为关注的问题。

netease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