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全新好“宫斗”内幕独家揭秘 二股东喊话:大股东还钱我就退下

2019-11-27 15:59:07 来源: 清流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清流|全新好“宫斗”内幕独家揭秘 二股东喊话:大股东还钱我就退下


二股东近期的一系列“逼宫”举动,将全新好(000007.SZ)正深陷资金危机的控股股东推向台前。

11月26日,全新好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免去韩学渊在全新好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这意味着,二股东的“逼宫上位”取得了初步胜利。

全新好控股股东是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汉富控股”),其实控人是投资大佬韩学渊,去年下半年以来,汉富控股旗下P2P、基金等产品陆续出现爆雷。全新好二股东是深圳市博恒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博恒投资”),10月下旬以来,博恒投资联合一致行动人“逼宫”大股东,指控实控人韩学渊“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等事项”。

此前博恒投资仅仅是发函给上市公司,未对外透露动机。近日,博恒投资相关人士向清流工作室独家回应了其“逼宫”的内幕:汉富控股前期有1.59亿元股权交易尾款未付清,而博恒投资被委托追讨这笔资金。同时,由于实控人韩学渊一直滞留美国,上市公司无法联系上本人,博恒投资希望通过“逼宫”的举动迫使其回国现身,解决上市公司的问题。

“我们联合一致行动人来拿上市公司控制权就是为了追讨这笔钱。”上述人士表示,如果汉富控股愿意立即付清1.59亿元,博恒投资愿意立即解散一致行动人协议,让汉富控股继续当控股股东。

清流工作室尝试联系汉富控股及韩学渊,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全新好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向清流工作室表示,一切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为准,公司接下来会跟监管部门沟通,以确定公司控制权事宜。

二股东逼宫计

2018年3月,韩学渊控制的汉富控股以13.87亿元,受让全新好前任大股东北京泓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泓钧资产”)和深圳前海圆融通达投资企业(下称“圆融通达”)合计7250万股,占总股本20.95%,韩学渊成为全新好实际控制人。

但对于上述交易,博恒投资相关人士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其有证据证明,韩学渊实际上至少有1.59亿的股权交易尾款未付清,而根据当时各方协议,这笔资金最终应归属上市公司第三方,而博恒投资负责追讨这笔1.59亿股权交易尾款。

该人士表示,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汉富控股旗下产品陆续出现爆雷,韩学渊资金开始吃紧,迟迟未付1.59亿。为了追讨股权尾款,博恒投资曾派人与韩学渊在全新好的代理人、全新好前董事长黄立海多次谈判未果。结果到了今年11月5日,黄立海辞去全新好董事长,连韩学渊的代理人也不愿意干了,如今上市公司和韩学渊失去了联系,与此同时,全新好无法确认目前号称拿着韩学渊委托书的人士的身份。

博恒投资相关人士称,博恒投资无意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逼宫”是为了迫使韩学渊现身,解决股权尾款及上市公司的问题。

10月24日,博恒投资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与自然人股东陈卓婷、李强、陆尔东、林昌珍、陈军、刘红合计持有全新好22.08%的股权,以不到1%的优势超过韩学渊的汉富控股。

11月8日,全新好监事会通过了《关于免去韩学渊深圳市全新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并将提交给股东大会审议。

11月11日,博恒投资分别向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送达《关于对汉富控股有限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韩学渊相关行为真实性的质疑》,对汉富控股股东身份的合法性及韩学渊向监管部门和上市公司所提供的所有签字盖章文件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11月13日,对于博恒投资的质疑,全新好公司监事会通过了“关于启动对股东汉富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合法身份确认程序的议案”。该议案要求韩学渊本人于2019年11月14日至2019年11月21日期间,备齐身份证、法人证明文件、营业执照及其与上市公司日常通讯方式等资料,到公司监事会完成汉富控股及实际控制人合法身份确认手续,并由上市公司聘请律师出具意见报告。

11月15日,博恒投资向上市公司发函指出,其有证据证明,汉富控股前期股权交易尾款1.59亿元实为对上市公司的占用资金,依法应当立刻归还上市公司弥补诉讼损失。此外,博恒投资走访汉富控股工商登记住所发现已“人去楼空”。

清流|全新好“宫斗”内幕独家揭秘 二股东喊话:大股东还钱我就退下


(汉富控股工商登记地址已经租约到期搬离,翟耀媛摄)

对此,11月20日,汉富控股在官微上澄清,公司原办公地址租约到期,已经搬至“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甲19号嘉盛中心2306室”。

清流工作室走访汉富控股原办公地址询问物业,证实了汉富控股确实租约在10月中旬到期。之后,清流工作室在一个工作日走访汉富控股披露的新办公地址发现,办公室有写着“汉富控股”字样的搬运纸箱,但除了两名新雇的保安,办公室里无人办公。保安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大约有十多位汉富控股员工在这里办公,包括2名刚办离职的员工,平时有人过来上班。

清流|全新好“宫斗”内幕独家揭秘 二股东喊话:大股东还钱我就退下


(汉富控股新的办公地址无人办公,翟耀媛摄)

11月26日,全新好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免去韩学渊在全新好董事会董事职务的议案。

谈及维护上市公司利益的动机,博恒投资声称自己跟全新好是“利益共同体”,而与此同时,入股全新好以来,博恒投资已经浮亏超过一亿。“我没有这么高思想(道德),我为了救自己,也为了救股民。”博恒投资相关人士表示。

其表示,如果汉富控股付清1.59亿元,博恒投资愿意立即撤销一致行动人协议。但如果拖着不给,博恒投资拿到上市控制权后第一件事便是通过法律途径追讨汉富控股侵占上市的1.59亿元资金。

韩学渊资本局失控

全新好二股东逼宫之际,大股东汉富控股及实控人韩学渊目前实际上正处于一地鸡毛的局面。

公开信息显示,汉富控股创立于2006年,旗下业务涵盖私募股权投资、家族信托、P2P、网贷等多个领域,其曾投资过蔚来汽车、360金融、柔宇科技、优客工场、人人车、唱吧等多家知名公司。实控人韩学渊曾对外称,公司管理资产规模约900亿元。

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汉富控股旗下多个产品陆续出现爆雷。博恒投资相关人士指出,由于汉富控股旗下产品爆雷,公司高管被抓,韩学渊自去年8月后就不敢回国。

2018年9月,汉富控股旗下的诺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诺远资产”)的一款产品“债盈宝”出现兑付危机。据财联社援引诺远资产一位区域负责人报道称,当时债盈宝涉及的债务大概有70亿元。

2018年10月,汉富控股旗下“昭阳增利”系列的多只私募产品兑付也出现延期。

今年年初,据信网报道,汉富旗下P2P平台小诺理财存在大量逾期情况。今年9月,小诺理财的官方公众号宣布“良性退出”,不过目前尚未披露具体方案。根据小诺理财官网在8月份最后披露的数据,逾期金额达14.14亿,逾期笔数为6.95万笔,金额逾期率33.4%。

今年1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于2019年对诺远资产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此前,清流工作室曾以投资者身份咨询,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表示,该案目前仍在调查中。

今年3月27日,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对诺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

清流|全新好“宫斗”内幕独家揭秘 二股东喊话:大股东还钱我就退下


(诺远资产办公地址里面已经搬空,翟耀媛摄)

与此同时,今年春节以后,汉富控股旗下另一家网贷公司诺远普惠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诺远普惠”)被传出多地大幅裁员的消息。天眼查亦显示,该公司今年有多起劳动争议相关的诉讼。清流工作室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看到,诺远普惠目前有116个被执行案件。

上述博恒投资的相关人士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没有能力付清1.59亿元股权尾款的情况下,韩学渊之所以不放弃上市公司控制权,是怕继续影响债权人和投资者的信心,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但在博恒投资看来,汉富控股的资金危机一定会进一步威胁到全新好全体股东的利益。眼下,全新好正面临多笔诉讼赔偿待付、控股股东对之前参与的并购基金解除担保事项承担连带责任等挑战。

事实上,危机已初显征兆。清流工作室注意到,今年4月,全新好发布公告称,汉富控股与有格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有格投资”)合同纠纷一案,导致汉富控股持有的全新好合计4500万股股票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公告显示,这部分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2.99%,占汉富控股持股比例达60%。

今年8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有格投资与汉富控股于2018年10月26日签订《协议书》,约定了汉富控股保证旗下的中开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按期完成产品全额兑付等义务,却未能如期履行《协议书》,给有格公司造成巨大损失。

博恒投资相关人士指出,全新好与吴海萌、谢楚安等多起诉讼仲裁案件存在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巨大风险,而1.59亿元股权尾款恰是偿付的关键。除此之外,前控股股东泓钧资产解除上市公司在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佳杉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7.74亿元担保事项的承诺到期在即,而汉富控股对于解除该担保承担连带责任,其资金能力左右着上市公司的命运。

“哪天要是把他(指汉富控股)股权拍卖了,我们连东西都找不着。”博恒投资相关人士表示,“我为什么要造反?因为只有这样,上市公司才能通过法律手段追查这笔钱,同时查清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韩学渊接受野马财经采访时提到,与博恒投资之所以反目,是因为之前找汉富控股谈过合作,“他的想法想做第一大股东,他要带一个资产来”,然而这一切却被韩学渊拒绝了,他给的原因是:“所谓的高新技术企业”,“我们做了一个尽调”,预测每一年“所谓的8个亿的利润”,“完全不符合事实”。

对此,博恒投资相关人士表示,这个合作的来龙去脉是:博恒投资的关联方此前曾耗资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169万)投资了日本的一项高新技术,被投资方在深圳设有工厂。今年2月份,全新好相关人士建议,把这项技术以0元装入上市公司,以利于上市公司发展,汉富控股在上市公司获得利润后,再经济补偿博恒投资。虽然韩学渊本人也看好这项技术,但汉富控股最终不同意,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该人士强调,但这个合作并不是导致双方发生矛盾的根本原因,根本矛盾在于1.59亿股权尾款。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诺远资产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韩学渊出任美国纳斯达克主板上市公司董事会董事。诺远资产称,在韩学渊出任后,通过认购新发股份的方式完成了汉富控股旗下部分板块资产的整体上市,目前汉富控股海外上市的第一阶段工作已完成。

清流工作室发现,韩学渊担任的董事的公司名为TMSR Holding Company Limited(TMSR.O),是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旗下拥有天津商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及湖北声荣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不过,TMSR Holding Company Limited公告显示,韩学渊并没有认购过该公司的股份。除此之外,这家公司10月2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因股票连续30个工作日内最低股价低于1美元,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研究助理翟耀媛对此文亦有贡献)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翟耀媛为清流工作室研究助理,常驻北京。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杨倩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