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复盘闪崩股背后的暴涨:卡森国际还能翻身吗?

2019-11-22 15:01: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闪崩股复盘暴涨背后的一地鸡毛:卡森国际还能翻身吗?)

闪崩股复盘暴涨背后的一地鸡毛:卡森国际还能翻身吗?

一向不引人关注的卡森国际(0496.HK)在周四(11月21日)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沽空机构Blue Orca(杀人鲸资本)的一纸做空报告,使得该股在短短两个小时的交易时间里暴跌逾九成,市值仅剩6.8亿港元,报0.455港元,引发全市场关注。

相关阅读

卡森国际半日跌超90% 杀人鲸称其最好业务已出售

大幅异动!涨超400% 卡森国际否认沽空机构指控

Blue Orca在报告中提到,卡森国际表面上是一家汽车皮革及家具生产商,但其早在三年前已将最好的业务出售给董事长的女儿们,报告指董事长及其家族通过人为低报出售业务的收入和利润,蒙骗投资者洗劫了上市公司。另外,报告又指,公司虚报上亿资本支出;去年发展的柬埔寨经济特区项目有名无实,所发展柬埔寨水上乐园根本找不到开发痕迹。该报告称其完全不值得投资,并对其估值为每股0.67港元,下行空间85%。

对此,卡森国际在22日早间发布复牌及澄清公告,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指称,并认为该等指称为不准确及具误导性。受此影响,卡森国际22日股价暴涨。截至午盘,该股涨幅已达462.64%。

尽管卡森国际在公告中回应了沽空机构的质疑,但关于低价向公司主席的家族出售最有价值的业务、目前业务的聚焦和地产业务的核心优势等问题,该公司依然无法自圆其说。从皮革大王到地产新兵,“花心”的卡森国际留给投资者的,是一地鸡毛

卡森国际的强烈否认

卡森国际曾是业内知名皮革厂商,前身可以追溯到1988年的庆云华丰制革厂,老板朱张金更是有超过30年的皮革制造业经验。公司于2005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多年来一直在仙股边缘徘徊。卡森国际官网资料显示,卡森国际旗下业务主要有三部分,制造及销售软体家具、物业发展,以及在2018年营收占比仅有5%的自营度假村运营、旅游服务及物业管理服务等业务。

2018年5月以来,凭借柬埔寨投资及“一带一路经济特区专业营运商”热点概念,卡森国际股价开始高歌猛进,并于今年8月23日达到历史最高价8.14元/股。此前的8月16日,该股被首次纳入恒生指数以及港股通指数名单。

Blue Orca表示,之所以沽空卡森国际,主要原因有五个,包括董事长女儿们掠走公司最有价值的核心业务;柬埔寨水上乐园子虚乌有;柬埔寨经济开发区有名无实;虚报上亿资本支出;三亚项目长期预付款石沉大海,土地所有权杳无音讯。

Blue Orca在其沽空报告中指出,卡森国际柬埔寨的投资可能只是虚张声势。调查员们前往公司声称的一个柬埔寨项目做实地调查,却只发现闲置未开发土地,且被当地人告知这些地块另属他人所有。Blue Orca还称,如今,卡森唯一实质的业务是地产开发,但这也将随着剩余住宅单元的售罄而岌岌可危。

11月22日早间,卡森国际在公告中回应了沽空机构的五大质疑,强烈否认该报告所载指称,并认为该等指称为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首先,针对Blue Orca 指称公司于2016年以低于市场价格向公司主席的家族出售最有价值的业务(即汽车及家俱皮革制造业务),并低报出售实体的收入和利润。其进一步指称与出售实体相关的债务并未转出,而是被保留在公司账上。

卡森国际表示,有关指称毫无根据,公司否认此项指称。2016年2月1日,卡森国际订立买卖协议,以出售集团当时主要从事汽车及家俱皮革制造业务的附属公司,代价为人民币4.93亿元。

卡森国际强调,公司所披露的出售集团的历史收入及利润乃经独立审核,在各重大方面属准确无误。此外,有关公司在出售时并无转出出售集团的贸易、票据及其他应付款项人民币7.44亿元,而保留在公司账上的指称亦无根据。出售事项以转让出售集团股权的方式完成,在出售事项完成后,出售集团实体存续的任何债务均不会由集团保留。

第二,Blue Orca提出卡森国际于2018年1月就其首个柬埔寨项目订立的合营安排,合营公司将花费人民币1.13亿元购置项目用地,尽管公司已预付人民币1.77亿元,但仍未收到土地所有权,且有关土地上找不到拟开发项目的痕迹。

卡森国际表示,2018年1月2日,卡森国际订立合营协议,以就开发及经营位于柬埔寨金边的水上乐园于柬埔寨成立合营公司。合营公司预期收购位于柬埔寨的地块,总地盘面积为154,886平方米,该地块作为水上乐园的潜在地点。2018年5月8日,卡森国际合营公司就收购约20幅地块订立代理协议,该等地块毗邻集团于2018年1月12日收购的位于柬埔寨金边Toulkey村的地块,总地盘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

卡森国际澄清,截至公布日期,卡森国际合营公司已订立协议,以在柬埔寨收购约265,700平方米的土地,其中约261,900平方米土地的所有权已取得并已移交合营公司。“余下地块的土地证亦正在办理中,并预期将于不久的将来取得。”

第三,Blue Orca提出卡森国际与AttwoodInvestmentGroup于2018年4月就拟开发柬埔寨斯敦豪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订立的合作协议。作为开发计划的一部分,当时拟融资建设一家发电厂及一家造纸厂。其指称尽管已预付人民币9600万元,但公司仍未收到所购买的两套燃煤发电机。Blue Orca进一步提述集团与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2018年十一月订立的设计、采购及施工(EPC)合约,根据该合约,集团向有关项目提供若干资金。在该报告中,Blue Orca指称作为中国国有企业中国能源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附属公司,西北电建无需本公司提供的“一笔小金额的过桥贷款”,并指称该协议的目的是哄抬公司股价。其进一步指称另一家公司(即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已宣布开发同一区域。

卡森国际澄清,截至11月22日,上述发电机的所有权已移交公司。“2018年12月31日,发电机的相关采购成本已入账列作物业、厂房及设备,而非该报告指称的预付款项。于公布日期,上述发电机仍在拆除中,通常需耗较长时间方能完成。”卡森国际表示。

关于卡森国际于2018年11月就有关项目订立的EPC合约,卡森国际表示,EPC合约的承包商通过银行融资为项目安排融资符合一般市场惯例,并以项目产生的收入向承包商偿还款项。在某些案例中,则按已履行的每月工程进度通过发包人向承包商预付款项。公司否认向西北电建提供任何过桥贷款,公司与西北电建的所有付款及融资安排符合行业惯例,并根据于2018年11月与西北电建订立的EPC合约条款订立。

关于中冶拟投资柬埔寨斯敦豪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尽管卡森国际获悉中冶拟投资该等项目。“但公司并不知悉中冶的潜在投资将如何影响公司的现有项目。此外,由于公司实际对中冶潜在投资的详细条款并不知情,故公司无法回应中冶就此而言的潜在竞争利益。”

第四,Blue Orca指称,公司宣称已就物业、厂房及设备产生支出人民币7.14亿造附属公司的物业、厂房及设备投入人民币800万元。并认为尽管卡森国际宣称已就物业、厂房及设备产生支出人民币7.14亿元,但与2016年相比,卡森国际来自制造分部的利润仅增长人民币800万元。Blue Orca暗示有关支出金额若非虚构即已被挪用。

卡森国际表示有关指称毫无根据,公司否认此项指称。据该报告所述,所指称人民币7.14亿元资本支出乃根据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半年度期间资本支出有选择地得出。诚如公司先前于有关期间刊发财务报告所披露,卡森国际截至2017、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资本支出分别约为人民币9070万元、人民币5.857亿元及人民币1.693亿元。于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间的资本支出总计约为人民币8.457亿元。

第五,Blue Orca提出卡森国际于2009年订立的一份协议,内容有关集团收购海南合甲置业的51%股权。声称当时海南公司正在收购位于海南三亚的土地使用权,而尽管公司已支付人民币6.37亿元作为按金,却仅取得该土地11%的业权。并表示另有其他公司在三亚的同一片开发区上被欺诈预付款,并提出公司可能亦是受骗者。

卡森国际确认,其位于三亚之住宅、酒店及旅游度假开发项目仍在进行中。尽管该项目的开发进度较原先预期相对缓慢,惟海南公司已合法合规完成办理部分土地的使用权证手续,海南公司仍在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持续沟通,并且继续不时完成土地权证的办理。由于土地收购仍在进行中,海南公司继续支付余下的土地收购成本,并向政府申请余下尚未完成土地使用权证的办理。每年支付之余下土地成本已于公司过往财政年度年度报告中披露。“公司认为有关指称,即三亚开发项目为骗局并不属实。”

一地鸡毛

尽管卡森国际在公告中回应了沽空机构的质疑,但关于低价向公司主席的家族出售最有价值的业务、目前业务的聚焦和地产业务的核心优势等问题,该公司依然无法自圆其说。从皮革大王到地产新兵,“花心”的卡森国际留给投资者的,是一地鸡毛。

2000年代初期,卡森国际还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外贸出口“皮革大王”。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上市后的卡森并没有得意多久。由于皮革主业原材料价格及其他成本大幅上涨,加之美国房屋市场增速放缓拖累优质家具需求渐趋疲弱,以及国内家具行业产能过剩导致价格竞争激烈等不利因素的共同作用,公司主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虽然主业发展受到挑战,但此业务在2016年被出售前,依然是卡森国际在去除一次性投资受益后唯一盈利的业务分部。2016年2月,卡森国际及控股子公司“自断其臂”,与实控人朱张金女儿朱嘉允、朱灵人签订合同,出售作为当时主业的汽车皮革及家具皮革业务,交易于2016年11月25日完成。虽然卡森国际强调,在本次项目中,公司所披露的出售集团的历史收入及利润乃经独立审核,在各重大方面属准确无误,出售集团实体存续的任何债务也不会由集团保。但本次交易总对价的4.9亿元(包括1.9亿的债务承担,以及3.1亿的现金代价),与出售业务4.7亿元的净资产,以及2016年业务出售完成前11个月经营期的11.8亿收入和2.2亿现金流相比,实在难以让人不以“便宜”形容本次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在向实控人女儿出售相关子公司后,这些昔日子公司还成为了卡森国际持续关联交易供应商,为其提供银行融资担保,2016-2018各年金额不超过6.8亿元。

汽车皮革及家具皮革业务之外,2007年底,卡森国际经董事会的批准开始拓展其物业发展的新业务——自此,这个皮革制造业的老司机开始以新手的姿态进军国内房地产市场。12年过去了,卡森国际主营业务已然变成地产开发,其对卡森国际综合业绩的支撑作用也有目共睹,但这个自带救赎与希望标签的新主业,在营收贡献上却相当波动,并未形成相对稳定的成长态势,目前看来似乎难成大树。

在起步晚规模又小的情况下,卡森物业发展业务扩张缓慢,无论是资金储备还是土地资源的扩充,以及对货量的把控方面都不够成熟,这一点从其历年极不稳定的交付量可见一斑。从规模上看,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物业发展业务占比78.7%,达15.45亿元,曾经的主营业务——制造及销售软体家具仅有3.6亿元,占比18.3%。

15.45亿元,这一数字在国内一众房地产商里并不占优势,其规模连全国前500名都挤不进去。

从该公司过往的财报来看,卡森国际似乎也并不认可自己房地产开发商的身份。地产公司在财报中常常出现的年度、季度乃至月度销售额、销售目标及完成率、土地储备、销售单价等,公司均惜字如金、无一披露。

除了制造及销售软体家具、物业发展业务外,该公司也在发展包括旅游度假区、餐厅酒店经营及提供旅游相关服务等其他业务,这多少令其有限的资源过于分散。

此外,尚未在物业发展业务方面建立绝对优势的卡森国际还曾剑走偏锋,试图开拓硬币、纸币、邮票、卡片在线交易平台。2016年6月,卡森国际发布一份收购意向书,计划以6.12亿元现金代价收购一家在线交易平台51%的股份。但该计划最终在2017年10月份终止。

无论是在线交易平台的收购意向书,还是2018年的柬埔寨造纸等项目,都不难看出卡森国际在多领域拓展的“野心”。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还曾发生过两任财总闪电辞职、临阵更换事务所等事情。2015年,卡森国际表示,由于未能与德勤就年度审计费达成一致,双方选择自愿分手,由立信德豪接手审计事务。但事实是,在此之前公司审计费历年处于下降通道,从2011年的522万元下降到2014年的380万元。

也正是在这一年,卡森国际披露营收为32.4亿元,与上一年度几乎持平。但到了2016年,卡森国际将2015年的收入进行了“重述”,重述后的收入仅为14.3亿元,比上一年度公布的数据减少了56%。

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同样在2015年,公司CFO陈争明上任不到一年半便辞职。接任者孙宏阳也在工作一年半后辞职,交由此前从未在卡森国际工作过的彭伟军接任。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沈述红 责任编辑:王宏贵_NF73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