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集团怎么了?股价跌至谷底、排名第二到末位

2019-11-21 12:04:35 来源: 界面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股价跌至谷底、排名第二到末位,大唐集团怎么了)

在能源央企重组及改革转型的大潮中,大唐集团落后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股价下跌1.19%,报收2.50元/股。10月30日,大唐发电(601991.SH/00991.HK)股价在刷新历史新低后,继续下探。

11月6-13日,大唐发电的股价连续六个交易日下跌。11月15日,大唐发电股价报收2.37元,跌幅0.84%,再刷新低价记录。

近一年来,大唐发电股价下跌超过两成,与历史最高价45.24元/股相比,下跌超过九成。

大唐发电是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唐集团)旗下电力资产上市平台。它的窘境,是大唐集团的一个缩影。

2002年启动的电力体制改革中,原国家电力公司的发电资产被分为五大电力集团,分别为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下称中电投)、中国华能集团(下称华能集团)、中国国电集团(下称国电集团)、大唐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下称华电集团)。

当初分家时,大唐的资产和体量位居中等。其中,华能集团发电装机体量位列第一,国电集团位列第二,大唐集团位列第三,华电集团次之,中电投体量最小,资产也最少。

大唐集团曾在五大电力集团中排名第二。2010年,大唐集团凭借1771亿元的营收,首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位居412位,在五大电力中仅次于华能集团。

但在能源央企重组及改革转型的大潮中,大唐集团落后了。

2018年,大唐集团装机总量1.39亿千瓦,营收为1895亿元,皆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垫底。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排名中,大唐集团位列438位,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处于末位。

火电资产承压

2012年以来,大唐发电业绩低迷,营收接连下滑。2016年的营业收入仅相当于2012年的76.19%。

今年前三季度,大唐发电实现营收690亿元,同比下滑0.1%;净利润14.7亿元,同比下滑16.4%。

过重的火电资产,已成为大唐发电的沉重包袱。目前,大唐发电的火电装机比重达80.1%,在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电力上市公司中位列第三。

在集团层面,截至2018年底,大唐集团火电装机占比为67.99%,也在五大发电集团中位列第三。

半年内,大唐发电旗下两家子公司相继破产。

2018年12月,大唐保定华源热电有限责任公司因火电去产能计划,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今年6月,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因经营不善导致资不抵债,申请破产清算。

据申万宏源测算,上述两家电力企业的破产,对大唐发电今年上半年业绩造成税前损失3.22亿元。

火电资产的颓势,主要受煤价上涨以及清洁能源挤压市场等因素的影响。

2016年以来,随着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的执行,煤价开始上涨。与此同时,由于电力产能相对过剩,火电利用小时数下滑严重。加上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市场化交易电量增加,火电市场竞争激烈。

2017年,火电行业亏损面达60%,2018年,仍有近半数煤电企业深陷亏损。

与此同时,在央企重组的大背景下,五大电力集团的格局发生了变化。

2015年5月,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合并为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国家电投)。合并后,国家电投清洁能源的发展迅速,且核电在其战略中成为“最突出竞争力”的业务板块。

为解决煤电矛盾,在煤电一体化经营的思路下,2017年11月,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重组,成立了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下称国家能源集团)。该公司资产规模超过1.8万亿元,一举成为五大电力集团之首。

在这此前,市场曾一度传闻,与神华集团合并的电力企业为大唐集团。但最终,大唐未能实现与神华集团的联姻。

此后,也不断出现大唐集团与其他电力央企将合并的传言。包括大唐集团将与华电集团合并。若这两家公司合并,二者总资产将达到1.5万亿规模,总装机2.87亿千瓦,超过国家能源集团的2.38亿千瓦。

但两大集团业务资产相似,优势互补性较弱,业内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在煤电联营的思路下,业内也有声音猜测,大唐集团和中煤集团是否有重组的可能性。彭博分析师曾发布报告《神华和中煤分析与展望》称,中国目前正在整合煤炭和和电力行业,可能会再整合中煤集团与某家火力发电央企。大唐集团可能是潜在目标。

在这一波重组中,大唐集团的地位逐渐下滑了。

数次投资失败

如果说煤电困境是目前各大电力集团面临的共同问题,那大唐集团近年来的数次投资,则似乎是自身的时运不济。

在谋求转型、寻找新盈利增长点的过程中,大唐集团屡次受伤。

煤电企业曾寄希望于煤化工,试图借助后者延长煤炭产业链、化解煤炭产能过剩。2008年底,神华集团在内蒙古建成了世界首套煤炭直接液化(汽油)项目,2011年,神华包头煤制烯烃示范工程投产,当年实现营收56.4亿元、利润近10亿元。

2009年,大唐集团大手笔押宝煤化工项目,希冀煤化工成为其成功转型的跳板。

2015年底,大唐发电在煤化工领域非募集资金项目的总投资接近642亿元,高于其主营业务火力发电板块498亿元的累计投资金额。

公开资料显示,构成大唐发电煤化工业务板块的共有三家公司,分别为内蒙古大唐克旗煤制气公司、辽宁大唐阜新煤制气公司、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公司。

但因选址错误、工艺错误,项目工期长、成本高等原因,三个煤化工项目均遭遇投入高、无收益的困境,成为不良资产。

据大唐发电年报,2015年煤化工板块亏损43亿元,2013-2015年累计亏损115.6亿元。截至2015年底,该板块整体负债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95%。

当年,大唐集团的营收及利润总额,在五大发电集团中由第四位下降至第五位。

在出售无望的情况下,2016年7月,大唐发电公布了剥离煤化工板块方案,将持有的大唐能源化工等四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及一个电源前期项目资产,以1元价格出售给大唐集团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中新能化,将巨额亏损业务甩给了母公司大唐集团。

祸不单行,大唐集团投资的风电公司也出现亏损,成为又一个“包袱”。

2011年7月,大唐集团与华创风能进行战略重组,持有后者82%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华创风能有限公司(下称华创风能)纳入大唐集团,成为大唐集团在科技板块收购的第一个制造企业。

华创风能成立于2006年,是风电整机设备制造企业。收购华创风能后,风电在大唐集团电源结构比例上出现了明显提升。

但2015年,华创风能出现亏损,当年负债逾48亿元。2017年2月,大唐集团以2.57亿元的价格低价转让了华创风能。

同年,大唐集团全资子公司大唐河南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大唐河南),还转让了其持有的大唐襄阳水电有限公司51%股份。

公开信息显示,这一水电项目为大唐集团斥资28亿元投资的湖北汉江新集水电站,于2009年进行前期施工,自立项起10年未见明确开工信息。

煤化工、风电及水电项目上的先后折戟,进一步拖累了大唐集团的业绩,也分散了公司对其他新能源投资的资金和精力。

谨慎转型

上述投资失误更大的影响在于,它们让大唐集团这几年的战略转型趋于谨慎。

一位接近大唐集团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大唐集团正处于维稳调整阶段,转型速度较缓。

该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为扭转火电业务亏损局面,目前大唐集团希望着重发展风电和水电。为此,大唐集团专门成立了规划中心,尤其希望大力发展陆上平价、海上风电等新能源项目,以追赶其他电力央企的转型速度。

2018年,大唐集团的水电装机容量位列第一;新增风电装机容量位列第四,累计风电装机量位列第三。

从市场动作上看,近期大唐集团有了加快新能源转型的趋势。

据上述人士介绍,今年,大唐集团已与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远景能源、明阳智能(601615.SH)、上海电气(601727.SH)、东方电气(600875.SH)、中国海装等主要风电整机企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9月,大唐发电斥资53亿元买回四家新能源子公司,和一家水电子公司股权拟发力清洁能源。

依靠水电资产,大唐集团清洁能源占比达到35.57%,高于华能集团的33.18%以及国家能源集团的24.4%。但从风光等新能源的布局上看,大唐集团因布局较晚,目前并无优势。

目前,五大电力集团中风电资产最多的是国家能源集团,其旗下公司龙源电力是全球最大的风电运营商。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新增风电装机3829万千瓦,是大唐集团的2.35倍;风电总装机容量是大唐集团的2.21倍。

光伏资产最多的则是国家电投。其光伏装机位居世界首位,风电装机容量居五大发电集团第二。截至6月30日,该公司清洁能源装机规模已突破50%。

华能集团也曾转型缓慢,但自舒印彪上任董事长后,大力布局可再生能源,将光伏、风电作为集团的战略主攻方向,转型力度颇大。

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位风电整机企业人士处得知,华能集团今年已与11家新能源企业签署了战略协议,并在风电抢装潮中通过提前付款的方式锁定金风科技、远景能源、明阳智能等风电整机企业产能,锁定平价前的高电价。

“五大电力集团中,今年华能的反应最快,动作最为生猛。”该人士称。

据该人士表示,华能集团往年的风电招标量为180万千瓦,今年至今已招标640万千瓦,还有170万千瓦在准备招标,招标量为去年的4.5倍。

大唐集团去年全年的风电招标量为330万千瓦,今年至今的风电招标量为280万千瓦,预计今年招标量不足华能集团的一半。

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大唐集团旗下新能源上市公司大唐新能源(01798.HK)的风电新增装机量呈逐年下降趋势。最高点在2016年,达13.46万千瓦;2018年,新增装机量达到2014年以来最低位,仅为1.89万千瓦,2019年有所回暖。

今年前三季度,大唐新能源实现营收58.74亿元,同比下降1.5%;净利润5.17亿元,同比下滑逾40%。

这是大唐新能源近两年来的首度下滑。据港股解码分析,下滑原因为风资源情况差,以及补贴拖欠导致。

陈合群 本文来源: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