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考拉征信:倒卖上亿个人信息 公司净资产已告负

2019-11-21 08:39:44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起底考拉征信:倒卖上亿个人信息获利3800万,公司净资产已告负)

经查,2015年3月以来,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你的个人信息可能在“裸奔”。

11月20日,据江苏淮安警方通报,近期,淮安警方在公安部的督办下,以打链条、打平台、打团伙为目标,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信息一亿余条。

经查,2015年3月以来,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对此,拉卡拉方面回应称,拉卡拉只是考拉征信众多股东之一,拉卡拉与考拉征信之间的财务、业务、经营等都是各自独立的。

牵出地下产业利益五连环

据淮安警方调查,此次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案,牵涉多家公司,构成了信息倒卖的利益连环套。

案件的源头是2018年4月,江苏淮安警方在网上巡查时发现,嫌疑人高某在网上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据高某交代,他花500块钱购买了317条公民个人信息,约合每条信息1.5元。

经过进一步侦查,警方发现高某背后的贩卖公民信息更大集团——广州诺涵科技公司(以下简称“诺涵科技”)。

经过周密部署,淮安警方一举将该公司45名涉案人员全部抓捕。警方通过调查,查出诺涵科技贩卖真实并且带网纹的二代身份证彩色照片。并由此牵出了一条五连环产业链,考拉征信正现身其中。

据警方调查得知,北京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经查,自2015年3月以来,北京考拉公司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

警方随即将北京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并于今年4月在北京将他们上游公司的5名涉案人员抓获。

据警方介绍,公民的个人身份信息、身份证照片等一旦被私下贩卖,有可能就会成为“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以及电信诈骗的帮凶。催收公司把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身份证照片PS成灵堂照片或者淫秽色情的照片发给贷款人本人,对其进行威胁。

而且这些数据被层层倒卖、加价后,价格从源头的0.1元一条到底层时可能两三块钱一条,整整翻了二三十倍,不法分子趁机从中牟利。

征信公司陷入信息倒卖丑闻

此案件中,牵扯出的信息泄露源头考拉征信被推上风口浪尖。

公开资料显示,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是第三方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主要用于求职雇佣、商业合作和金融信贷,共有考拉个人信用分,考拉商户信用分、考拉个人职业信用分及考拉企业信用分等产品。

通过旗下产品,考拉征信收集个人信用信息,并进行加工、整理、计算后得出的信用评分,主要包含了用户信用记录、履约能力、身份属性、社交关系、交易行为五个维度。

用户的考拉分达到某个分值后,在合作商户及金融机构办理保险、信贷理财等产品时,可享受到简化流程、促销折扣等商业政策。或是在金融信贷领域,考拉征信分数较高的人,可获一些网络小额贷款平台的贷款或大型金融机构的授信。

其官网显示,考拉征信是首批获央行备案开展企业征信和批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的八家机构之一,是国家发改委“信用中国”个人信用信息授权查询渠道之一。据天眼查显示,考拉征信由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

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现用名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由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联合蓝色光标、拓尔思、旋极信息、梅泰诺、广联达、北京润安信息顾问有限公司等企业出资成立。

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为考拉昆仑大股东,持股32.4%。此外,蓝色光标、拓尔思、旋极信息、数知科技均持股10.80%。而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为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8.24%。

据财联社报道,拉卡拉相关人士针对信息泄露一事最新回应称,“目前只是取证阶段,考拉征信是配合调查。拉卡拉只是考拉征信众多股东之一,拉卡拉与考拉征信之间的财务、业务、经营等都是各自独立的。

11月20日,受利空消息影响,拉卡拉午后跳水跌停。股价报49.29元,成交额超2.89亿元,总市值197.16亿,市值蒸发约20亿。

去年还亏1700万

上市公司拉卡拉到底与考拉征信存在何种关联?

AI财经社在拉卡拉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查到,拉卡拉将考拉征信列为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并提到拉卡拉主要通过其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开展征信业务,其自身不实际开展业务。

2016年,在拉卡拉各业务类型前五大客户情况中,考拉征信在硬件销售及服务业务中贡献1132万元的收入,占拉卡拉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的0.44%。

2018年度,拉卡拉研发费用中的外包开发费为8784万元,其中包括支付考拉征信的“商户验证服务,用于反欺诈系统的开发建设”研发费用。

考拉征信的总资产和营业收入曾被记录在拉卡拉的公告中。

据公告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总资产8449.73万元,净资产666.5万元;2018年度营业收入6745.28万元,净利润-1761.99万元。

在拉卡拉的一份公告中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总资产降到了2306万元,净资产更是成为-534万元。照此推算,9个月内,考拉征信总资产竟锐减了6143.7万,净资产减少1200.5万。

公告中还显示,2019年1-9月考拉征信的营业收入只有462万元,净利润为-1201万元。

其次,在拉卡拉2019年半年报中显示,拉卡拉通过给考拉征信提供出租办公房屋的服务而获取了200万元的收入,并且还将考拉征信列入了联营公司的名单。

此外,拉卡拉接受考拉征信的劳务付出,并支付3.1万元劳务费。

不仅二者在财务方面有关联,在领导层面,两家企业也是多有捆绑。

在《拉卡拉: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补充法律意见书》中显示,2017年1-6月,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曾担任考拉征信的执行董事、经理,并收取劳务费110万元。

意见书中记录,拉卡拉的自然人股东孙浩然在2015年4月至2015年9月于考拉征信任副总裁,其余还有8位拉卡拉股东在考拉征信担任过销售部经理、总裁助理等职务。

已退股的发行人原自然人股东近五年的履历情况中显示,李广雨在2015年1月至2016年10月,担任考拉征信总裁。

对于此次考拉征信倒卖公民个人信息对拉卡拉的影响,宁人律师事务所金融与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马军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提到,“考拉征信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拉卡拉间接控股考拉征信,所以二者风险基本上处在一定的隔离情况。”

马军说,“目前来说,因为个人信息这两年是国内特别重要并且特别关注的问题,卡拉卡旗下的考拉征信出了这样严重的非法买卖数据行为,实际上对拉卡拉在市场方面的影响很大。”

马军认为,此次考拉征信的用户个人信息被非法出售,说明考拉征信的内部合规机制或内部风险控制机制极其不完善。其次,考拉征信的运营模式上可能也存在问题。

陈合群 本文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