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实地调查:从“海底银行”到甩卖扇贝捕捞船

2019-11-19 09:17:23 来源: 北京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獐子岛(维权)实地调查之二:从“海底银行”到甩卖扇贝捕捞船)

扇贝死亡”事件让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再度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从人人羡慕的“海底银行”,到连吃饭用的扇贝捕捞船、运输船都要被甩卖,过去的数年间,獐子岛到底经历了什么?身在旋涡之中的獐子岛镇村民境遇又是如何?从被城里人羡慕的“富裕户”,到如今多年没有分红、生活补贴断供、工资低且不按时支付,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村民生活补贴断供

11月14日,从獐子岛1号客船下船,映入眼帘的就是獐子岛客运站,在港口边零星的有几位接家人、朋友的獐子岛镇村民。在当日的大风天气下,獐子岛镇显得更加萧条。

走进獐子岛镇,崎岖蜿蜒的坡路很多,路上行人很少。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长海县除了獐子岛还有海洋岛、大长山岛、广鹿岛、瓜皮岛等数十个岛屿,而与这些岛屿不同的是,獐子岛属于集体企业,其他岛屿均为个体户经营。

根据獐子岛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76%,而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由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100%持股,獐子岛镇的村民都是上市公司獐子岛的股东。

但不少村民对记者反映,自2014年冷水团事件之后,就开始没有分红,已经四、五年了,生活补贴也从去年开始没有了。记者了解到,凡是有獐子岛镇户口的,包括小孩,獐子岛每年都会发2000元的生活补贴,60岁-70岁有3000元,70岁以上的有4000元。

据在獐子岛生活60多年的村民介绍,分红差不多是在公司上市的第二年(2007年)就开始下发了,第一年发了300元,第二年发了700元,最多的一年发了1000元。“生活补贴比分红稍微晚两年下发。”该村民表示。

根据獐子岛公告,公司最后一次进行分红系2014年7月,该次分红为2013年权益分派,每10股派1.5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15.64亿元。

对于村民的分红和生活补贴问题,记者又走访了多户人家,“老板说扇贝怎么了,扇贝就是怎么了,老板不让我们村民乱说话,扇贝不是死了吗,生活补贴今年肯定也没有了。”一对在獐子岛经营海鲜生意的夫妇说。

11月15日獐子岛披露了关于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的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而在今年前三季度,獐子岛就已亏损超3000万元。

实际上,獐子岛镇近年来发生的变化不仅村内人体会颇多,大连市人民以及其他岛屿村民心中都有体会。

广鹿岛、小长山岛的数位村民对记者表示,“九、十年前提起长海县外边人都不知道,一提獐子岛大家都听过,那会儿就火到这种地步。现在不行了,早就不行了,獐子岛太穷了”。

 拖延支付工资

所谓“靠海吃海”,獐子岛镇村民不能向其他临岛一样个体养殖经营,在獐子岛上班似乎成为了大多数村民的谋生之路。但据獐子岛镇的村民透露,其家人在獐子岛上班,负责捕捞工作,从今年6、7月工资开始拖延支付,不过还没有出现拖欠的情况。

除了工资出现不能按时支付之外,工资低的问题也引起了村民的不满。

据村民讲述,“家人在獐子岛上班,一个月2000来块钱,多的话有3000元,怎么生活?”经记者走访,獐子岛镇的物价水平并不比陆地上便宜,多数海鲜价格还高于陆地。

“如果一家男子在獐子岛上班,他老婆铁定在市里工作,没有家庭主妇这一说,生活都存在困难。你看看现在街上有几个年轻人。”獐子岛镇村民对记者说。

“集团经营不好,工资又太低,现在好多村民都从那儿(獐子岛)离职了。”一位獐子岛镇本地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经Wind统计,獐子岛的员工人数确实也在逐年锐减。其中在2012年獐子岛的员工人数达到4421人,生产员工达到2795人;而在2018年公司员工总数2711人,生产人员1812人。

不能像其他岛屿一样个体养殖,从集团离职的员工只能选择外出,现在岛内人数不到1万人(六、七年前村内人数有1.5万左右)。一位獐子岛镇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獐子岛资产负债率高达88.09%,公司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账上货币资金3.82亿元。

另外,獐子岛的员工持股计划目前也处于大比例浮亏状态。在2014年底獐子岛推出了员工持股计划,在2015年5月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购买,彼时购买均价为12.58元/股,而截至11月18日獐子岛的最新收盘价为2.45元/股,按此计算,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已浮亏超80%(该员工持股计划延期至2020年12月24日到期)。

 被甩卖的扇贝捕捞船

在扇贝“黑天鹅事件”频现的情形下,獐子岛扇贝捕捞船只开始出现闲置,记者也在獐子岛镇东獐子社区渔港看到了多只停靠在岸的扇贝捕捞船只。另有员工透露公司在2、3个月前已经卖了七八只。

据了解,獐子岛镇大概17平方公里,下辖沙包子社区、东獐子社区、西獐子社区三个社区。在11月14日中午12点,记者来到了坐落在东獐子社区的渔港,獐子岛捕捞上来的海参等海产品将从这里上岸,运至距离岸边几百米外的冷库,即贝类加工中心。

通过查看獐子岛历年来的公告,记者发现上述的贝类加工中心就是獐子岛2011年更改后的定增募投项目,在2013年12月投入生产。据獐子岛彼时披露公告,贝类加工中心项目总投资1.71亿元,项目总占地面积3.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23万平方米,包括贝类加工厂、干品加工厂以及配套设施等。

另外,在渔港上停靠着许多白色的船只,有员工告诉记者部分带钓网的就是捕捞扇贝用的船。还有村民透露,“之前捕捞扇贝的船只全部出海,现在扇贝没有那么多了,也用不了那么多船,这些船就闲置了,在2、3个月前还卖了七八只”。

关于卖出的扇贝捕捞船,多位接近獐子岛公司的村民对记者表示,扇贝捕捞船都是公司自己造的,造价超百万元一只,卖的价格都在20万-50万元之间,现在闲置的还有可能继续卖。

 从一天两三船到一天一船

随着扇贝频发事故,原来一天运输两三船的扇贝现在基本成了一天一船。另有獐子岛数位原员工透露,扇贝的运输船原本一共三艘,现在卖了一艘还剩两艘。

与海参等海产品不同,扇贝捕捞之后,活的扇贝并不会在东獐子社区的渔港上岸,会从捕捞船直接运至运输船,运输船将运至距离獐子岛40海里左右的金石滩港码头,从金石滩港码头上岸卸货到獐子岛大连金贝广场(以下简称“金贝广场”)暂养、加工,然后从金贝广场销往全国各地。

11月13日下午,记者也对金石滩港码头、金贝广场进行了实地探访。从距离上来看,金石滩港码头与金贝广场相邻,步行2分钟的路程。但由于当日大风警报,海上船只停航,记者并没有在金石滩港码头看到獐子岛扇贝的运输船。

为了清晰地了解獐子岛今年以来扇贝出港的产量,记者在金石滩港码头找到了一位工作的工人,据该工人透露,“正常天气下现在每天会有一艘船从獐子岛运虾夷扇贝入港,但卸货不归我们管,他们(金贝广场)那边人会自己收”。记者又试图联系金贝广场的工作人员,但未能成功进入金贝广场工作区。

之后记者来到了距离金贝广场大门步行3、4分钟路程的员工公寓,一楼是员工就餐区跟洗浴区。由于正是上班期间,记者在员工公寓也并未遇到工作员工。

随即,记者走访了金贝广场附近的一家餐馆,在与记者的交谈中,餐馆老板称“獐子岛的扇贝之前多的时候能运来两三船,现在基本是一天一船。”

另据多位接近獐子岛的员工透露,之前獐子岛共有三艘运输扇贝到金石滩港的船只,分别是18009号、18023号、黄海明珠号,在2、3个月前18009号已经卖给了海洋岛的张喜良(养殖大户,搞扇贝运输),交易价格60万元,而扇贝运输船的造价成本大概在300万-500万元。

陈合群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