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高管“沦陷”背后 复盘恺英网络窝案

2019-11-15 15:48: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7名高管“沦陷”背后 复盘恺英网络窝案)

7名高管“沦陷”背后 复盘恺英网络窝案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金冠时 在被“网上追逃”半年多后,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002517.SZ,下称: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终于归案了;不到20天后,他获得了“取保候审”。

实际上,从2019年4月23日至10月25日,6个月零2天的时间里,金锋所在的这家A股知名网络游戏公司,仅发出的公告里,就有5位在任及短期内离任的高管,被公安机关调查,他们分别是:

生于1982年4月的现任副总经理冯显超;

生于1983年5月的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悦

生于1983年8月的现任总经理陈永聪;

生于1986年7月的原监事会主席林彬;

以及生于1988年7月的现任董事长金锋。

此外,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恺英网络至少还有2位未公告披露的离任高管,在此前后被调查,即:生于1981年的原董事、董秘、财务总监盛李源,生于1987年9月的原董事李思韵。

记者了解到,恺英网络前述高管,有的经检察院批准,已经被正式逮捕;也有的,获得了取保候审。他们涉嫌的罪名包括:操纵证券市场罪、内幕交易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

在如此集中的时间里,同一家公司,有7位高管陆续被调查,这在A股历史上颇为罕见。

与此同时,恺英网络还有大量的股份、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而在股价、市值方面,也出现“坍塌”:2019年4月23日,其收盘价4.32元,市值约92.99亿元;至11月14日,收盘价2.52元,市值约54.24亿元,下跌41.67%。

同期深圳成指,从10124.66点至9746.56点,仅下跌3.73%。

而如果追溯到王悦通过借壳方式,实现恺英网络上市期间的最高峰——2015年6月,该股票市值曾超过494亿元,接近500亿元,四年多的时间里,恺英网络股价大跌了接近九成,市值蒸发了440亿元。

恺英网络,到底怎么了?

“白手起家”

王悦成中国最年轻富豪”

在恺英网络被调查的7名高管里,第一个公告出现异常状况的,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

今年36岁的王悦,是江苏苏州昆山市淀山湖镇人,父母为教师。中学就读于昆山震川中学,2001年考入位于陕西西安的长安大学,水文水资源专业。

在2017年的脱口秀节目《波士堂》中,王悦自述,他报的大学专业都是与计算机相关的,去读水文专业是“被迫的,服从调剂”而已。

在大学期间,王悦的主要精力仍然在计算机上,水文专业课基本没上过,以至于到了2005年毕业时,“毕业证有,但没有学位证,因为‘挂科’太多”。

大学期间即开始创业的王悦,建设个人网站,从事“手机彩铃下载”等业务,并且收益颇丰。

《长安大学校报》在2018年一篇采访校友王悦的文章中这样写到:“大学未毕业,他就赚了第一桶金,足足有几百万。王悦告诉记者一个很神奇的经历:‘在百度搜索手机铃声的时候,百度共76页,从第一页的第一条到最后一页最后一条,手机铃声下载基本都是我的网站’。”

毕业后,王悦“只投了一份简历,(给)慧聪网,幸亏(慧聪网)没回我。”随后,他加入了庞东升的51网络社区(51.com)——彼时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站之一。

2008年,从51网络“学习到了公司管理经验”的王悦,自立门户,和他的大学同学、陕西榆林人冯显超,创办了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恺英),专注网络游戏的开发、运营。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恺英是2008年10月成立的,冯显超、钱华二人出资,分别持股10%、90%。

不过,无论是王悦在公开访谈中,还是与他相熟悉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的介绍,王悦才是上海恺英的主要创始人;而且“恺英”取自英文king的音译,王悦自述,他们两个主要创始人的英文名里都有“king”,王悦的英文名是Toking。

实际上,不到一年,即2009年8月,钱华就将股份全部转让给王悦、冯显超。转让之后,王悦持股62.5%、冯显超持股37.5%。

在上海恺英开发的一款热门游戏《摩天大楼》里,王悦还直接担当客服人员,把自己的电话留为了客服电话。

除了《摩天大楼》,上海恺英开发的《蜀山传奇》游戏,也被玩家们津津乐道。王悦称,这款游戏“开发成本只有七八十万元,一个月的流水就有4000万(元人民币)”。

上海恺英的成功,吸引了诸多资本的关注。

2009年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上海恺英经历了一系列的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至2015年1月,王悦持股29.74%,冯显超持股16.84%,其余的股权为9个个人股东或公司股东持有。

除直接持有29.74%的股权外,王悦还是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骐飞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骐飞投资持有上海恺英8.78%的股份。王悦是上海恺英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1月5日,总部位于福建泉州的泰亚鞋业股份有限公司(002517.SZ,下称泰亚股份)停牌。

同年4月,泰亚股份公告,上海恺英将作价63亿元,“借壳”重组泰亚股份。4月17日,泰亚股份复牌,随即连续涨停。

在泰亚股份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2014年12月31日,其股价为每股14.41元(未复权价格),复牌后连续拉出12个涨停,至2015年6月15日,最高摸至70.01元(未复权价格),暴涨385.84%,总市值超过494亿元。同期虽然也是中国股市的疯狂牛市,不过深证成指的上涨幅度也只有65.34%。

在这之后,随着2015年股市震荡,泰亚股份的股价也连续大跌,在2015年7月9日,探底至20.75元,不过到2015年12月底,再次攀升超过66元。

333333微信截图_20191115154200

(2014年至2016年,恺英网络借壳上市前后股价走势图,未复权。图片来源,新浪网网页截屏)

2015年年底,上海恺英借壳泰亚股份事项完成,王悦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次年1月,他当选公司董事长并兼任总经理。他的老搭档冯显超,则当选为公司的董事、常务副总经理。2月,泰亚股份正式更名为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而上海恺英,则成为了恺英网络的全资子公司。

同样在2016年,王悦登上“胡润富豪榜”,以70亿元身家,排名第516位。他还被称为“白手起家的中国最年轻富豪”,一时风头无两。

两宗蹊跷收购

在全面掌控恺英网络后不久,王悦开始连续大手笔收购。

2016年6月,恺英网络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和)股东金丹良、陈忠良共计20%的股权。即浙江盛和当时的估值为10亿元。

成立于2011年7月的浙江盛和,亦为网络游戏公司,以开发《蓝月传奇》游戏而在业内闻名,这款游戏曾创造测试阶段月流水(即每月营业收入)突破6000万元,正式上线后月流水超过亿元的辉煌成绩。

成立之初的浙江盛和,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为金锋、陈忠良二人,金锋持有80%的股份,陈忠良持股20%。

金锋,生于1988年7月,浙江绍兴嵊州人。陈忠良,生于1959年8月,浙江绍兴上虞人。

有接近金锋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陈忠良为金锋的岳父。对此,经济观察报记者无法与金锋、陈忠良直接取得联系进行核实,而恺英网络公司,亦未回复记者关于此点的问询。

而在恺英网络后来公布的金锋简历里,浙江盛和成立之初,金锋只是浙江盛和的产品经理;2013年,成为市场总监;2018年1月,升任浙江盛和的总裁兼CEO。

2015年9月,金丹良从金锋处受让了后者持有的浙江盛和的全部股权,公司股东由此变为金丹良、陈忠良二人。

生于1990年10月的金丹良,与金锋一样,同属浙江绍兴嵊州人。

曾经与恺英网络有所交集的两位知情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实际学历只是高中的金锋,在网络游戏领域,很有天分,属于难得一见的“奇才”。

金锋所开发的游戏,相当一部分是改编韩国《传奇》类的网络游戏。2013年前后,他因侵犯著作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3年。

2016年6月,恺英网络的这一收购案还约定:如果2016年年度,浙江盛和的净利润不低于8000万元,则恺英网络或上海恺英,将收购浙江盛和剩余80%的股权。这80%股权的价格将为25.2亿元。

截至2016年5月31日,浙江盛和净资产也仅仅只有4904.17万元。4904.17万元的净资产,对应10亿元的收购估值,溢价超过了19倍!

2016年全年,浙江盛和实现净利润8997.76万元,完成了这一年的对赌目标。

2017年7月26日,恺英网络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恺英网络公司以16.065亿元的价格,收购金丹良持有的51%的浙江盛和股权。

不同寻常的是:这超过16亿的款项,付款方式是“签署本协议后十(10)工作日内”,先付定金1.2亿元;然后“协议生效后并当受让方(即恺英网络)完成募集资金改变使用方案之日起十(10)工作日内”,再一次性付完余下款项。

“恺英网络的这个付款方式相当‘豪爽’。一般而言,上市公司的收购付款,会根据收购标的每年的业绩完成情况,分几次付款,往往要用几年的时间。”一位多年从事上市公司并购交易的资本市场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这个交易案还有一个伏笔:“转让方承诺在其收到受让方的股权转让款后,在2017年12月31日前,将以其中7.5亿元人民币购买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非限售流通股。”

也就是说,金丹良要在2017年12月31日前,拿出7.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

从2017年7月27日之后,恺英网络股价随之一路走高,至2017年年底,大涨了32.04%;在当年12月12日盘中,累计涨幅曾最高达到69.50%。而从2017年7月27日至当年年底,深证成指仅上涨约7.22%。

11111111微信截图_20191115153746

(注:恺英网络2017年7月27日至2017年年底的股价走势图,股价向前复权。图片来源,新浪网网页截屏)

不到一年,恺英网络又启动新的大收购。

2108年5月29日,恺英网络董事会会议通过现金收购另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九翎)的部分股权的议案。

这一收购案的内容是,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10.64亿元收购周瑜、黄燕、李思韵及张敬合计持有的浙江九翎70%股权。对应浙江九翎整个公司估值为15.2亿元。

浙江九翎,原名杭州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九翎),成立于一年多前的2017年4月19日。

初始,股东包括李思韵、金周英、金赛、赵祥,以及杭州九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九玩),其中杭州九玩占股51%。

而杭州九玩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浙江盛和及另外4位自然人是股东。甚至在2014年10月30日之前,浙江盛和还是唯一实缴出资的股东。

在杭州九玩公司2016年至2017年的一系列工商变更中,金锋曾经作为执行董事出现,而金丹良也曾控股了杭州九玩公司90%的股权。

杭州九玩公司曾经的股东,还包括杭州盛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盛焰)。浙江盛和公司和金丹良,又曾先后是浙江盛焰的控股股东。

杭州九翎公司在成立2个月后,即从2017年6月开始,金周英、金赛、杭州九玩公司等股东陆续退出。至2018年6月被收购前,股东为周瑜、黄燕、李思韵及张敬四位自然人,分别持股65.55%、17.10%、12.35%、5%,李思韵为法定代表人。

应该指出的是,周瑜、黄燕,与金锋、金丹良一样,都是浙江绍兴嵊州人。

并且,2018年5月29日,恺英网络对浙江九翎(杭州九翎)公司的这一收购案,同样约定:周瑜、黄燕、李思韵、张敬承诺,在这次股权转让完成后的12个月里,将拿出不少于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

此外,还有一件事情值得重视:2018年2月23日,另一家上市公司,总部位于江苏苏州昆山的众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464.SZ,下称:众应互联)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披露,其当时将杭州九翎公司,作为了并购重组的标的之一,并与杭州九翎签订了《收购意向协议书》。

4月26日,众应互联突然宣布,放弃收购杭州九翎公司,理由之一就是杭州九翎的“财务数据核查仍需较长时间”。

而在众应互联发出此公告的前两天,杭州九翎公司已然改名为了浙江九翎。

一个多月后,即2018年5月29日,恺英网络就宣布收购浙江九翎70%的股权。

至少两位接近金锋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不管是浙江盛和,还是浙江九翎,金锋都是背后的大老板。金丹良等人相当部分的股份,只是替金锋代持而已,这几乎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更有知情人士称,在这两桩蹊跷的总金额达到28.64亿元收购案中,金锋与恺英网络时任多位高管存在巨额的利益输送行为。

这些高管包括:王悦,陈永聪、盛李原、林彬、冯显超等人。陈永聪曾担任恺英网络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等职;盛李原也曾任恺英网络董事、董秘、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等职;林彬,曾任恺英网络监事会主席;冯显超,曾任恺英网络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副总经理等职。

其具体的操作路径是,金锋通过自己近亲属的银行账户或其控制的他人银行账户,向上述人等的账户或控制的账户转款,金额从数百万元至上亿元不等。

对于这一情况,有杭州著名私募基金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确实听说过(给恺英网络诸高管们巨额回扣的事情)。”

经济观察报记者无法联系到金锋、王悦等人进行求证,同时,恺英网络公司也没有回复记者对此的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前后耗资超过18亿元收购浙江盛和,还是耗资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恺英网络均表示“不涉及关联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该事项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但深圳证券交易所都曾下发《问询函》,收购浙江九翎时,深交所的提问包括:本次交易对手方(即浙江九翎)与你公司(即恺英网络)、你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你公司主要股东之前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和其他利益关系?请补充披露本次交易除股权转让协议外,你公司(即恺英网络)与交易对手方(即浙江九翎)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王悦异动频频

金锋逐步登上前台

随着恺英网络对浙江九翎公司收购的完成,金锋也开始登上前台。

2018年7月27日,恺英网络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金锋当选为公司董事。

次日,王悦“因个人原因”辞去恺英网络的总经理职务,但仍保留董事长职务。总经理一职,则由时任副总经理陈永聪接任。

7月30日,金锋被选举为副董事长。

9月28日,金锋更进一步,被选为联席董事长。

“实际上那段时间,王悦开始逐步隐退,金锋在掌控公司了”,一位接近恺英网络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而王悦隐退的原因何在?

“王悦在恺英网络股价处于高位时,将他几乎所有的股票进行质押,套现出来,然后在西安,围着长安大学,做房地产项目。随着2018年新一轮股市波动,恺英网络的股价怎么也托不住了,王悦实际上也在逐步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尽管收购浙江九翎时,还约定浙江九翎要拿出5亿元来买恺英的股票。”上述接近恺英网络的人士称。

恺英网络的年报、季报等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王悦直接持有461,570,064股恺英网络,其中质押461,568,139股,质押率99.9958%,也就是仅剩1925股未进行质押。

与他作为一致行动人的骐飞投资,持股135,579,632,其中质押135,276,397股,质押率99.78%。

他的老搭档冯显超,持股260,471,808股,其中质押260,104,988股。质押率99.86%。

与冯显超作为一致行动人的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80,720,328,其中质押80,064,800股,质押率99.19%。

而整个2018年,恺英网络大跌了74.71%,市值萎缩至79.85亿元。同期,深证成指下跌34.42%。

222222微信截图_20191115153707

(注:恺英网络2018年股价走势图——股价向前复权。图片来源,新浪网网页截屏)

到了2019年,恺英网络董事会换届。

王悦的职务,几经波折。

2019年2月1日,恺英网络召开董事会,提名金锋、冯显超等9人为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王悦不在候选名单中;时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盛李原,也不在新的董事候选名单中。

2月27日,冯显超向恺英网络公司发去函件,称“计划不再担任”新一届董事会董事。

王悦则作为股东,又提名自己为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3月18日,恺英网络的临时股东大会上,王悦被选为新一届的董事。

3月20日,恺英网络新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以现场结合通讯方式召开”,选举金锋为董事长。

根据上市公司的公告,王悦出席了这一次董事会。

但是,仅仅5天后,即3月25日,恺英网络收到王悦辞去公司董事的申请。

次日,恺英网络新一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召开通告:王悦“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时,陈永聪以董事、总经理身份,兼任了恺英网络的财务总监职务。

传闻、“辟谣”、证实

恺英网络7名高管相继被调查

又过了三天,即3月29日收盘之后,恺英网络再次公告称:

“2019年3月28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中小板问询函 [2019]第155号),因问询函中相关问题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先生予以确认,因此,公司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王悦先生取得联系,至今仍无法与王悦先生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先生失联的具体原因。”

2019年3月底,即有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早在2018年,公安机关就开始对王悦等人进行立案调查,并且从2019年年初开始,逐步收网,“首先是带走了几个股市‘牛散’,因为他们涉嫌和王悦等人一起,联手哄抬、操纵股价。”

上述人士称,在2017年前后,利用收购浙江盛和公司等“时机”,王悦等恺英网络高管,联合部分机构、“牛散”,“串谋筹措了几十亿元资金,动用接近200个证券账户和银行账户,就恺英网络股票进行对倒、对敲,以达到操纵证券市场、拉抬股价的目的。”

上海警方的经侦部门,对王悦进行了“网上追逃”。

彼时,经济观察报记者亦曾电话联系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董秘兼副总经理骞军法以及王悦本人,进行求证。

金锋听到记者提到王悦一事,立即挂断了电话;而骞军法回应,他还没有得到这样的信息,对此情况并不了解。至于王悦,记者多次拨打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4月中旬,多个消息源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金锋本人也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并进行“网上追逃”;与金锋一并追逃的,还包括前文提到的,浙江盛和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金丹良。

在4月18日,经济观察网独家披露此事(详见经济观察网2019年4月18日报道《这次是董事长!——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被网上追逃》)后,金锋的微信朋友圈曾连续两天发出信息,进行“所谓辟谣”。

其微信朋友圈所发信息称:“我以恺英网络董事长身份郑重声明:本人从未有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之行为;任何机构和个人如有以不负责任的言辞及手段中伤于我和公司,进而抹黑公司形象、损害股民利益的,本人将毫不犹豫拿起法律武器捍卫本人和公司权益。”

不过上述微信朋友圈信息,并没有金锋出现的图片、视频或声音。

更蹊跷的是,在随后被网上追逃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根据恺英网络的历次公告,金锋还至少5次主持了该公司的董事会会议。

4月23日,恺英网络公告,当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家属的通知,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又过了十来天,即2019年5月6日,恺英网络公告,被网上追逃的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悦归案了。

公告称,当日公司收到王悦家属送交的《告知函》,其家属称近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至少两个不同的消息源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王悦归案前后,恺英网络的原董事、董秘、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盛李原,也已被上海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

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次拨打盛李原的电话,未能接通。同时,向恺英网络公司求证盛李原一事,也未获回复。

5月20日,恺英网络又发公告,该公司“于近日了解到,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

进入6月,恺英网络公告,该公司监事会于2019年6月5日收到公司监事林彬的书面辞职报告。林彬“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四届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但“将继续担任公司XY游戏事业群负责人”。

孰料,两个星期后,即6月19日,恺英网络即收到林彬家属的通知,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7月22日,恺英网络董事、浙江九翎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思韵,也向恺英网络提出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恺英网络)公司董事会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恺英网络)公司任何职务。”

有知情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就在此前后,李思韵也被上海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只不过,后来李思韵得以取保候审。

2019年11月,经济观察报记者曾一度接通李思韵的电话,不过后来记者发给李思韵的短信,及就李思韵一事发给恺英网络的采访邮件,均未获得回复。

至少2个消息人士亦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被追逃4个多月后,即2019年8月下旬,金锋的嵊州同乡、浙江盛和公司法定代表人金丹良,被浙江警方抓获归案。

2019年10月8日,恺英网络公告,当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闽调查字2019131号),因(恺英网络)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

金锋的归案,还需再等待半个月。

2019年10月25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当日收到金锋家属送交的《通知函》,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不到20天后,2019年11 月14 日白天,上述消息源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金锋已被取保候审。

随即,记者向恺英网络发去采访函进行求证。

当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出《关于公司董事长取保候审的公告》,称“2019 年11 月14 日,公司收到金锋先生的《通知函》,称其本人已在上海市公安局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而就在王悦、金锋等恺英网络诸多高管相继被调查的这段时间,恺英网络的经营业绩也颇为难看:2019年前三个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及现金流,分别下降了13.31%、85.51%、97.85%。同时,公司还面临着一系列的民事诉讼,公司的银行账户以及股权,被查封冻结。

恺英网络公司将何去何从?

王悦、金锋们的命运,又将如何?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