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的奇幻漂流: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2019-11-12 12:28:59 来源: 北京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獐子岛的奇幻漂流)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11月11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日前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20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10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01、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11月11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11月7日开始启动了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8-9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58.4万亩,其中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26万亩;2018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32.4万亩。截至2019年11月10日,共抽测完成40个点位,占计划97个点位总数的41%。其中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8个,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32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3年,2017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2018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3.01公斤,最低区域亩产0.52公斤;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9.01公斤,最低区域亩产0.99公斤(注:1亩=666.67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到底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02、深交所立马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10月19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表示,其2017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31.8亿枚,投苗面积40.7万亩,2019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20万亩,剩余面积2020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10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4-5月、9-10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2019年秋测于11月才开始进行。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

03、此前曾两度出意外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獐子岛的扇贝第一次出现意外。

早在2014年,獐子岛就曾因北黄海出现异常冷水团,使得其即将进入收获期的百万亩虾夷扇贝绝收。

2018年1月30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公司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5.3亿元-7.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4年“扇贝跑路”开始,獐子岛经营业绩难言乐观,且多与虾夷扇贝有关。2014年,獐子岛百万亩虾夷扇贝受灾绝收,獐子岛全年经营收入增长1.5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89亿元。2015年,公司继续亏损。

2018年1月,獐子岛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年末存量盘点时发现海洋牧场遭受了重大灾害。公司受灾海域达131.46万亩,公司海洋牧场存货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影响合计6.38亿元,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导致公司2017年度业绩亏损逾7亿元。

2019年前三季度,獐子岛实现净利20.1亿元,净利润亏损3403万元,这一次净利润出现亏损同样是与虾夷扇贝有关。

截至2019年10月末,獐子岛上述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26万亩)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6亿元、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32.4万亩)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4亿元,合计账面价值3亿元。

04、全年业绩要变脸?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9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8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11月2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7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60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3万元-30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10年、5年、5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10亿元,同比降低4.44%;实现归母净利润-3402.69万元,同比下降245.53%。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87.63%。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2019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05、地方政府已介入

针对獐子岛部分海域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一事,近日,大连市政府已经组织金融局、农业农村局、证监局等部门召开会议,听取了獐子岛总裁吴厚刚所做的秋季抽测及风险应对工作汇报,大连市副市长靳国卫出席了本次会议。

靳国卫指出,因为獐子岛集团之前出现过两次灾害事件,被市场质疑过造假,这次要充分关注市场投资人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要全力化解和避免退市风险,包括引发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原因等。全力化解公司经营风险,包括资金链断裂风险、经营困难风险等。

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的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扇贝增养殖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行业,出现死亡是相对普遍的现象,国内以及日本经常发生扇贝死亡现象,这需要投资者充分认识到。

目前,公司正在与相关机构院所沟通,尽快请专家到獐子岛海洋牧场现场勘查分析,专家现场勘查后出具初步意见,正式结论需要过一段时间出具。

另外,这次会议还提出要大连市金融局协调好银行系统、银保监局,代表政府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保持獐子岛经营稳定。獐子岛债委会沟通会议各项措施要落实好,与长海县政府沟通好,帮助獐子岛渡过难关。獐子岛也要加强自身建设,从组织、人才、经营等各方面努力提高水平。

杨倩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