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清流|李亚鹏4000万“老赖案”悬疑:曾试图和解 称被胁迫签字

2019-11-11 19:06:44 来源: 清流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李亚鹏4000万“老赖案”悬疑:曾试图和解 称被胁迫签字)


作者|翟耀媛 梁耀丹

李亚鹏4000万欠债案再起波澜。

11月5日,李亚鹏等人“丽江雪山小镇”4000万合同纠纷案召开庭前会议,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将对此案进行重审。

此前,在一审、二审判决中,李亚鹏方均败诉,被判决向原告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和友联”)支付四千万欠款。但在李亚鹏方申请重审过后,该案件最终发回原一审法院进行重审。

2015年6月,由于丽江项目公司亏损,李亚鹏把项目公司51%的股权及控制权转让给阳光100(2608.HK)。而当时丽江项目合作方“泰和友联”则放弃最初的股份认购权利,选择以4000万元到期债权作为固定收益。而当时因李亚鹏等原股东无法支付这4000万,此后双方围绕这笔到期债权开始漫长的诉讼纠纷。

清流工作室获悉,目前庭前会议主要是双方交换证据,具体开庭时间尚未确定。此前,围绕几份已签署文件的有效性,李亚鹏方此前称,一份约定其到期支付4000万元的《承诺函》中,李亚鹏的哥哥李亚炜的签字不是本人所签。但在这次庭审会议中,原告泰和友联提供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李亚鹏的哥哥李亚炜同意在《承诺函》上签字。

此外,泰和友联代理律师聂敏透露,在北京高院的再审过程中,法官曾找到原被告方分别谈话。李亚鹏在此次谈话中提出了“和解意愿”,但认为如果给出4000万,需由泰和友联给出相应的对价,例如归还10%股权。最终泰和友联没有同意和解。

清流工作室获悉,目前庭前会议主要是双方交换证据,具体开庭时间尚未确定。针对此次庭前会议的证据问题,李亚鹏方代理律师向清流工作室回应称:“无可奉告。”

李亚鹏曾提出和解

随着4000万欠债案重审的推进,更多的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泰和友联代理律师聂敏对清流工作室记者称,在北京高院的再审过程中,法官曾找到原被告方分别谈话。李亚鹏在此次谈话中提出了“和解意愿”,但认为如果给出4000万,需由泰和友联给出相应的对价。聂敏表示,泰和友联没有同意和解,认为应当根据合同进行判决。

此外,多家媒体报道,在一份录音中,李亚鹏对泰和友联方面称:“你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保障,我给你们一个保障,需要怎样我都可以,需要我跪下、趴下都可以。”

对此,泰和友联代理律师聂敏向清流工作室证实了这个录音的真实性。她表示,这份录音已经由北京市长安公证处进行保全,并在此次庭前会议中作为证据提供给了被告李亚鹏方,庭前会议后李亚鹏方会提交书面的质证意见。

在这起案件中,李亚鹏一方此前多次表示,一份约定其到期支付4000万的《承诺函》是在被胁迫的情形下签署的。

泰和友联律师聂敏则向清流工作室表示,在这次庭审会议中,原告泰和友联提供的一份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李亚鹏的哥哥李亚炜同意在《承诺函》上签字。

清流工作室从原告泰和友联律师提供的《承诺函》看到,该文件签订于2015年4月17日。其中约定,雪山公司原股东承诺于2015年7月支付4000万元到期债权,若确有困难可于2015年7月25日前支付人民币2000万元,余款于2015年12月25日前支付。


(泰和友联提供的《承诺函》内容,翟耀媛摄)

2017年12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李亚鹏方败诉。泰和友联方后面再审中提到,李亚鹏哥哥李亚炜在一审对《承诺函》真实性无异议。

2018年3月23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李亚鹏方上诉主张签署《承诺函》存在胁迫情形,但并未提交相关证据,故该主张不予采信。

李亚鹏方称,这份《承诺函》的签署背景是:由于泰和友联公司本应出资的二期资金1.2亿元没有到位,导致雪山公司不得不通过信托计划融资2亿元,并将95.67%的股权过户给中融信托。2015年,经营不利的雪山公司为了赎回股权,与阳光100公司达成收购协议,阳光100则要求雪山公司原股东出具书面放弃雪山公司优先购买权的承诺书。泰和友联在雪山公司面临刚性兑付时,要挟李亚鹏等人签订《承诺函》,即承诺对于泰和友联对雪山公司的4000万元固定权益收益承担担保责任。李亚鹏等人为了达成与阳光100的收购协定并向中融信托赎回股权,不得不签署《承诺函》,以换取泰和友联放弃优先购买权的书面承诺。

对此,原告泰和友联此前在二审辩诉中就提出,《承诺函》的签署不存在胁迫行为,甚至是李亚鹏要求泰和友联公司签署《承诺函》。

二审败诉后,李亚鹏方于2018年3月28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重审提出“再审申请”,认为二审法院未参考律师的书面代理意见就“迫不及待地作出判决”,称《承诺函》为“被迫签订”,并称泰和友联要求其支付四千万元的行为“将成为一个新型的敲诈勒索犯罪案例”。

2018年12月1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但值得一提的是,清流工作室在这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中看到,李亚鹏方再审申请提到,“《承诺函》中李亚炜的签字不是其本人所签”。这与之前提到的“胁迫签字”的细节有所出入。

2019年9月4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令该案发回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重审。这份判决书中李亚鹏方对签署《承诺函》细节的论述则再次变更为,“泰和友联公司要挟再审申请人签订《承诺函》的行为,存在敲诈勒索的嫌疑”。

4000万案件始末

这起4000万的债务纠纷可追溯到7年前。其中,双方此前签署的四份文件成为了争议的关键。

2008年11月,明星身份的李亚鹏下海经商,与哥哥李亚炜等共同注册成立丽江雪山投资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丽江“雪山文苑”房地产项目。2011年成立的房地产投资开发公司北京泰和友联,则决定为雪山公司注资并取得雪山公司一定股份。

根据泰和友联提供的文件,双方于2012年1月签订了《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约定泰和友联出资6000万元对雪山公司进行注资,并获得雪山公司10%股份。

2015年,李亚鹏将雪山公司51%股权卖给阳光100(2608.HK),并与泰和友联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的《变更协议》。其中,泰和友联放弃原协议中保留股份比例30%的股权投资权利,且原协议3.2.2关于固定权益收益的条款解除。

2015年4月,李亚鹏出具《承诺函》,承诺于2015年7月25日前向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到期债权。李亚鹏曾多次上诉称这份《承诺函》为被迫签署。

庭审中,泰和友联提供了一份律师函《复函》,即李亚鹏对于泰和友联催款律师函的回复。《复函》显示,李亚鹏称,由于多年积累债务及阳光100的股权转让款未完全支付,拟延期支付4000万元,且定2015年12月25日为最后期限。

《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变更协议》《承诺函》《复函》四份文件,贯穿着这场长达四年的纠纷。在庭审过程中,李亚鹏方与泰和友联在“4000万是什么”的问题上出现分歧,北京高院要求再审“确定诉争4000万元款项的性质”。

在泰和友联提供给清流工作室记者的文件中,《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约定:“甲方确保乙方实际获得的全部权益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项目开发周期为三年。若开发周期超过3年,考虑到乙方出资额的资金财务成本,三年开发周期届满,由乙方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雪山公司与泰和友联之间为投资合作关系,雪山公司发生亏损无法保证投资收益,应当向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固定收益。

而李亚鹏方多次上诉称,《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约定的4000万元固定权益收益是对雪山公司预期的利润分红款。再审申请中提到,《项目合作框架协议》3.2.2约定了最低收益保障,保证申请人在雪山公司项目中最低收益不低于4000万元,也是利润分配的一种方式。只有雪山公司获得4000万元税后利润,泰和友联才能得到利润分红。

这项3.2.2条款,在《变更协议》中已经解除。泰和友联起诉李亚鹏方的4000万元欠款,是依据《承诺函》所显示的:“雪山公司原股东承诺于2015年7月支付4000万元到期债权,若确有困难可于2015年7月25日前支付人民币2000万元,余款于2015年12月25日前支付。”

这份《承诺函》的内容,直接决定着4000万元款项的性质。李亚鹏方上诉称,《承诺函》是担保合同,是李亚鹏等人对泰和友联到期债权的保证。在案件主合同《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所规定的的4000万元利润未产生时,泰和友联与雪山公司之间的主债权不存在,因此《承诺函》所规定的的担保责任也不存在。

泰和友联对此辩称,《变更协议》已将4000万元保底条款废止,保底条款的责任根据《承诺函》的内容应由雪山公司原股东承担,即4000万元的债权是泰和友联和李亚鹏等人之间的。

此前,北京时间报道中有律师称,李亚鹏方辩称《承诺函》为担保合同比较牵强,因为合同中明确提到由雪山公司原股东支付4000万元到期债权,而非为到期债权提供担保。

在一审庭审中,李亚鹏方还曾提出《复函》为泰和友联公司自行伪造而成。判决书中显示,李亚鹏等人表示自己与原告泰和友联关系很好,原告手中持有多份李亚鹏签字的空白纸张,认为《复函》为泰和友联自行伪造。


(泰和友联方向清流工作室提供的《律师函复函》,翟耀媛摄)

再审申请时,李亚鹏方还提到“泰和友联公司二期资金1.2亿元没有到位”,导致雪山公司不得不通过信托计划融资。对此,泰和友联代理律师聂敏称:“这与案件的法律关系没有关联,是李亚鹏描绘的故事,想塑造谁是背信弃义的一方。”

在泰和友联向清流工作室记者提供的《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中写到,“乙方保留其投资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8个亿,股份比例为30%的投资权利”。而在李亚鹏的再审申请书中,这项“投资权利”被描述为泰和友联的“承诺出资”。

丽江雪山小镇是李亚鹏跨界进入地产界的开端,如今,在这个项目留下的官司纠纷依然在持续的时候,10月15日,李亚鹏相关公司又竞得了赣州4个地块的使用权。

清流工作室记者梳理阳光100财报发现,雪山小镇销售情况依旧低迷。仅在收购雪山小镇后的半年内,它就为阳光100带来了超过360万元亏损。截至2019年6月30日,项目已完工但未售出的面积达2.4万平方米。而在2019年上半年,雪山小镇未达成任何合约销售。

如同昔日这起4000万的债务纠纷案件真相,李亚鹏的地产梦目前依旧是个谜。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级作者,常驻广州。翟耀媛为清流工作室研究助理,常驻北京。

钟齐鸣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