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风向标"变了!机构从房地产转向布局“政信”

2019-11-09 11:02: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信托“风向标”变了!机构从房地产转向布局“政信”)

信托“风向标”变了!机构从房地产转向布局“政信”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缘何政信信托成为行业经理的“信仰”? 为何信用分化现象日趋显性?

三季度以来,地产信托业务受限后,信托机构的业务“风向标”明显发生了变化。

吴迪惊奇地发现,公司报备的政信项目数量明显增多了,而且从规模上看,多年来首次超过了房地产信托的规模。

作为南方一家信托机构的信托经理,吴迪在做业务与同业沟通时也了解到,有信托公司下半年全面开展政信业务,而且不止一家加大了对于政信业务的布局力度。“上半年监管对于房地产信托收紧后,部分信托机构的‘日子’并不太好过。”吴迪感慨道。

更令吴迪无法理解的是,下半年以来,他发现个别信托公司在展业时,部分区域县级城投平台风险系数比较高的项目,同业竟然也做了。部分信托机构在做政信业务时,信用风险主体明显在下沉。

对此,他很困惑——信托机构的业务方向在哪里?信托机构该如何转型发展?

“加码”政信信托

三季度以来不止一家信托机构“加码”了对于政信类信托的业务布局。

关于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北京一家信托公司人士表示,“一是有融资需求,二是当下除了基础产业,其他标的也不好做。”

该信托人士所指的基础产业类信托也叫政信类信托,是指信托公司与地方政府的平台公司开展合作,信托资金主要投资于基础设施、民生工程等领域的建设。

从数据角度,云南信托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信托业发展概况简析》指出,在监管收缩、房地产信托开展受限背景下,信托公司加大了投向基础产业信托的力度。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为1594.16亿元,环比增加232.92亿元,增幅17.11%。

另外,根据普益标准数据统计,9月份投向基础设施的发行数量为465款,占比为31.57%;10月份投向基础设施的发行数量为529款,占比为30.99%,其占比均为第一名。但是,房地产信托发行量明显下滑,9月份占比为21.45%,10月份占比为17.87%。

对此,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第三季度房地产信托发行环比下降,政信信托业务发行增多,主要是宏观经济、监管政策等叠加导致。

吴迪则认为,一方面,是因为信托机构房地产业务受限;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平台公司借新还旧需求旺盛,在全国经济形势下行的整体环境下,城投平台公司需要继续扩大融资需求,缓释压力。

北方一家信托机构的信托经理张钰对记者称,房地产信托上半年基本被监管卡住了,现在公司房地产信托没有新增。作为传统信托三大业务种类之一的政信类项目,公司明显加大了布局投入。“相比于工商企业,政府平台机构融资类信托产品发行的时候也比较容易,投资者的认可度也比较高。而在工商企业类别时,尤其民企类比的企业,风险太高,投资人也不敢买来投资。”张钰对经济观察报补充称。

信用分化

在信托机构“加码”政信信托的同时,吴迪最大的感触是不同平台机构更加明显的信用分化、分层现象。

吴迪称,即使同样是城投平台类别的公司,不同区域、不同评级的城投平台公司自身分化的特别严重。他举例,像贵州、四川部分区域平台公司信托业务基本不做。“因为今年不同区域政府平台公司发生违约的情况比较多,所以信托机构在展业时会更加倾向信用级别较高的平台公司。弱一点平台公司拿不到钱,比如AA级别的平台公司,比过去往年信用分化的情况更加严重。”吴迪称。

对于城投平台公司的信用分化,张钰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他说,东三省,云南、贵州、新疆、西藏等部分地区他不太愿意做。公司更多做江浙一带的平台公司。“从行业的角度,有个别信托公司也喜欢做一些非标不是特别集中的区域,比如甘肃、内蒙等地。不同的信托公司确实会存在一些差异。”张钰补充称。

除了不同地区的城投平台存在信用分化的外,吴迪观察到,在今年民营企业融资成本上升的时候,城投平台的信托融资成本竟然是在下行的,信托的资金也更倾向于做城投类、国企类别的融资项目。

吴迪称,对于个别优质的AAA级别的平台公司,年初信托融资成本在6%-6.5%左右,今年年底利率是5.5%左右,融资成本持续下行。与之相反,AA级别的平台公司收益率在6%-8%,还有上扬的趋势。

除此之外,信托机构信用风险分化还体现在对外工商企业类别的业务方面。

吴迪总结,今年工商企业类别中,公司信托贷款更多是做一些国有企业背景的企业,民企做的产品单数非常少。因为民营发生违约的太多了,机构做业务的人很少去看民营的产品。

从违约数量上来看,根据兴业证券研报统计,违约债券余额看,2019年至今国企违约的债券余额为133亿,占比11.4%;民企违约债券余额高达1030.4亿,占比88.6%,较上年占比90.4%变化不大。

就此,张钰也表示,在工商企业类别中,信用分层现象非常明显,更愿意做国有企业类别的企业,投资者也更加认可。

可以维持多久?

尽管部分信托机构加码政信业务如火如荼,吴迪内心还是有一丝隐忧——政信业务加码可以持续多久呢?会引起监管的风险关注吗?

吴迪坦言,整个信托行业主动管理业务来讲,主要有三大融资主体板块:房地产企业、一般工商企业、城投平台公司。上半年以来,房地产信托受限,业务无法获得报备通过,额度非常有限,维持存量,禁止新增的监管政策仍然没有调整的迹象。“部分信托经理也有业绩考核的压力,便对政信类别的信托更加倾向一些。”吴迪称。

但是,对于这个现象会持续多久,吴迪称,应该会维持一段时间,至少延续至春节前。因为年底本来平台公司融资需求旺盛,加上信托机构可以选择类别较少。

对此,张钰也表示,信托机构加码政信信托更多的取决于——监管机构对于房地产信托的监管政策是否发生变化。如果明年房地产信托有松弛,这一现象可能会发生扭转。

而三季度最新数据显示,房地产信托规模仍然在明显降低。根据上述云南信托《2019年第三季度信托业发展概况简析》数据,从发行规模看,投向房地产领域的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为2079.70亿元,环比下降827.35亿元,降幅28.46%。除房地产信托产品发行环比下降外,投向工商企业、金融类、其他类的信托产品发行环比亦出现下降。

另一方面,监管对于信托业的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的政策一直在延续,且在2019年8月达到历史最严水平。

在业界人士看来,2019年8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下称64号文)对于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这一主基调的贯彻力度之大,超出以往,且明确了监管问责措施。受此影响,2019年下半年通道业务的开展放缓,因为监管对通道业务实行限额管理,要求不得新增。云南信托称,这一监管态度的变化,预计会对信托业的生存环境造成较大改变。

除了传统的房地产信托、政信信托、通道信托,资产证券化、消费金融等业务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其快速发展步伐亦适当减慢。

云南信托称,证券运营服务信托业务的集中度加大,入场新军不易扩大规模;家族信托、慈善信托业务有待扩大增量,以便实现盈利,短期内不易迅猛发展,后续有待进一步积极探索。

尽管,在当下的监管环境与经济大环境的背景下,对于整个信托行业的业务方向,吴迪感觉有些迷茫,但他对于政信信托仍抱有“信仰”。而对于信托机构加码政信信托的持续时间,经济观察报也将持续关注。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吴迪、张钰为化名)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