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蓉萨:市场缺乏真正的长期资金 投资需更加优化

2019-10-29 09:16:55 来源: 财经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钟蓉萨:市场缺乏真正的长期资金 投资行为需更加优化)

原标题:钟蓉萨:市场缺乏真正的长期资金,投资行为需更加优化 来源:《财经》新媒体

“很多人讲40岁之前要去做养老准备,我觉得其实不对,应该是30岁之前要开始行动,为50岁以后的生活做安排。年轻人做20-30年的复利投资,才能在退休时拿到足够的钱来养自己。”10月27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在“2019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希望通过公募基金的专业运作,帮老百姓做好养老理财,帮国家分担财政的负担。”

她进一步指出,随着个人养老金的发展,希望基金公司能够在2C端给老百姓拿出最好的解决方案,这将是基金行业发展的春天,只有用长钱去支持富有成长价值的投资对象,才能使市场实现良性发展,让大众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这正是行业共同努力的方向所在。

“现在大家会说,公募基金在二级市场可能也是个大散户。但实际是因为我们的市场缺少真正长期的钱,所以我在很多论坛上讲过,当公募基金真正拿到长钱时,一定会买成长、买价值。但现在是短钱,养老基金每年要考核业绩,投资行为自然也会异化。”钟蓉萨认为,随着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开展市场化投资运作,境外资金的进入,将改变市场投资者的整体结构,推动投资行为更加优化。

以下为发言实录:

钟蓉萨:非常感谢宋斌总,今天非常高兴,本来也是围绕两个报告来评论,我想还是首先讲一下这两个报告,我的感受。

第一点,这个报告能把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作为他们研究的对象,我觉得是非常值得肯定和认可的。尽管昨天和今天两天的会,大家都在围绕财富管理来谈。但是就像宋斌总刚才讲到的,财富管理有了钱了之后谁能够管好呢?大家一直很担心,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未来公募基金向哪儿走?其实,银行理财本来就在,市场环境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没有成立子公司之前,他们本来作为银行私人财富、私人银行或者资管本来就在那儿。

刚才他在报告里也谈到说为什么货币基金大概在公募基金的13.72万亿的规模里,大概占了三分之二,大家细想也是因为银行理财本身就在,过去他来委托我们公募基金进行管理,看重的是我们固定收益或者资金管理的能力,当然也有互联网的模式。

从这个方面看,我觉得公募基金本身跟银行理财其实就是合作和竞争并存的,也是共同成长的。所以我想,报告对基金行业或者公募基金的研究,能看到公募基金过去的能力包括他刚才讲到的长期来看,拉长来看,其实我们是能够战胜市场的,是能给投资者带来收益的。

但是我觉得客观的讲,确实可能公募基金也是让投资者挣到净值但没有挣到钱,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希望能够解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不管是销售渠道还是管理人,我们确实没有让投资者拿到收益。

从协会统计来看,公募基金过去20年的年化收益大约是16%,刚才下午第一节董老师在这儿讲,如果我们企业年金的年化收益将近7%的话,其实两三年就能翻一倍,如果是16%的话,大家这个收入可以简单算一下,这个复利的魅力在这儿摆着呢。我们希望基金净值挣钱,也希望老百姓自己的资金也能够挣钱,这是我们未来要努力的方向,这是从公募的角度上来讲。

私募方面来讲,他们今天报告围绕着私募证券的。但目前在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不仅包括证券,还有股权创投。相较在我们的13.38万亿的私募基金规模里,私募证券大概是2.3万亿,剩下的那部分基本上是股权和创投。

大家知道股权和创投在目前的环境下,能够给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解决资金问题,我觉得这个贡献是不可磨灭的。目前在我们的私募基金里头,目前能够投新三板,中小板、创业板和新的股权股本金投的项目超过了10万个项目,目前形成大概6万多亿的资本金。

所以我也期待,未来你们的报告不仅能够研究私募证券,当然私募证券数据相对容易好拿一些,因为股权投了很多项目,可能你们拿不到。但是我们觉得包括股权基金,包括宋总目前在做的并购基金,包括创投,其实在当下的环境下,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和对于创业、创新,形成我们的核心竞争力的这方面的支持,我觉得应该是功不可没的,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能够从基金的视角来切入,来做这两份报告。

第二,他们能从投资的视角来做这个报告,我觉得也是非常好的。我们说在整个财富管理行业或者整个资产管理行业,谁有投资管理能力?相较而言,我觉得真正对于二级市场包括股权投资的募投管退的专业能力都是非常有门槛的,这种门槛本身并不是那么容易去跨越的,我们希望不管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的投资管理能力,包括资产配置能力,包括风险的控制能力,包括对于波动的控制能力,这些方面相较于原来我们只是投二级市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去配合未来个人养老金方面,投资能力要求会更高。

这次报告从投资能力去看,从拉长角度来看,不管是研究私募证券还是我们的公募基金,都是能够跑赢大盘的。所以我们觉得,由于大家知道公募基金当然包括私募也在《基金法》下,尤其公募基金发展20年,我有时跟老外说,你到中国来,法律体系上除了英文以外,从技术语言上更像的就是我们的公募基金行业,包括信息披露、包括受托人的机制,包括监管的严格,包括公募基金行业的公司治理,就像杨爱斌总这种以个人发起的基金管理人,最近这几年发展得也越来越快。

我想有了这些机制一定能够留下更优秀的人才,有了这些严格的监管,像公募基金是唯一在我们资产管理行业是净值化管理的,每日估值的产品,银行理财产品如果要达到净值化管理,这个路还是很长的。

公募基金是规范的,我记得原来人民银行稳定局的局长说过,公募基金行业是目前唯一没有发生过系统性风险的,是不刚兑,是不保本保底的产品。现在大家会说公募基金在二级市场可能也是个大散户,但实际由于我们在这个市场缺少真正长期的钱,所以我在很多论坛上讲过,当公募基金真正拿到长钱时,如果基金经理拿10年、20年的钱,他一定会去市场里买成长、买价值,但现在是短钱,基金每年要考核业绩,基金经理的行为也会异化。随着各类养老金开展投资运作,境外大的资金等长期资金进来,我相信这都会改变市场整体投资者的结构,也会让我们整个投资行为更加优化。我们的投资能力也会更好的成长。

第三,关于对基金经理的考核和评价,虽然我们在评价体系里头,我们过去不是特别愿意让大家去强化基金经理个人的能力,所以我有时会说在市场好的时候,不要把运气当能力,应该培养基金经理,提升他们的专业投资能力。

这些年公奔私的基金经理很多又回归到行业,大家会发现,出去靠自己去撑一摊是蛮难的,因为我们公募基金给大家的平台,不管是投研平台、运营平台、风控平台还是公司管理平台,这些东西都给基金经理创造了很好的条件。随着基金配置、养老目标基金去选底层基金的时候,基金经理的稳定性,为产品本身的业绩带来多少价值,我想这是大家要去考核的,所以报告从基金经理角度上去看基金投资的能力,我觉得是有他的道理的。

第四,关于基准,刚才我们也在讨论,是拿万德的基准还是拿沪深300的基准,因为目前大家还不是特别重视基准,我们希望未来基金如果能够跑赢自己的基准,一定要把基准定得更加严格,而不是把基准定得比较宽泛,这时候才能说我的考核是一个长期的,是真正能够跑赢基准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希望大家去看公募基金时也不要去看一年,甚至半年,我觉得这个太短了。

我们在做基金评价的时候,期待大家能够用更长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行业,让投资者能够拿得住,希望我们这些钱能够到资本市场里边去发现价值、提升买方在市场里的定价能力,让市场能够良性发展,让有价值的公司能够发展得更好,让我们老百姓的财富,让我们养老的钱去分享我们经济成长带来的价值。所以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我们也希望基金公司在我刚才说的几方面更好的提升我们的能力。我就说这些。谢谢!

主持人:我还想要问一下钟会长,因为钟会长长期对产业和行业都有很多的研究,我关注的是,我们除去了基金投资、股权投资、证券投资之外,我们还有更多协同的手段。国家的监管政策开了很多绿色通道和口子,给了很多的方式方法和手段。如果把这些手段都能够综合利用起来和实体经济和地区经济发展能够更好的结合,并且为财富管理的人群得到更多的受益,就想要听听你的高见。

钟蓉萨:我觉得整个的综合利用,我们这几年,我感觉基金公司随着有了FOF投资,包括养老目标基金的推出之后,能力在逐渐提升。上周大家也看到证监会发了投资顾问试点的办法,是从“卖药的”变成了“开药的”,过去我们在渠道上卖产品,可能并没有太考虑到投资者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投资者拿不到收益。渠道会更希望发新产品,去拿到相关的激励,这个时候会让投资者赎回他的产品,再去买新产品,一个是申赎,可能费用已经交了,不见得是在恰当的时点上让投资者去调仓,投资者的感受并不好。未来如果有管理人的投资顾问能力的转变,我自己觉得是要提升我们治病的能力,我们是不是能够对症下药,是否能够结合投资者本身财富能力的现状,比方说我去旅游,为了孩子的教育,还是为了养老,可能根据他的需求去给投资者做配置,我觉得对基金行业来讲是一个新的挑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我们以前做了20年,这一次我们看到证监会通知上是给销售机构也给管理人,但是目前试点是给了5家的管理人。希望管理人未来能够把资产配置做得更好,提升综合能力。

第二关于实体经济,他们以为我来今天来是来参加养老金的单元,刚才宋斌总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我,说基金业协会为什么会来推养老金这件事,大家去认真看,公募基金所处的时间很像美国的80年代,不管是股市还是基金行业所面临的时点,我们过去做养老金管了社保的钱,管了年金的钱,也取得了很好的业绩,但是基本上做的是2B的活,是在做机构理财。

美国的公募基金行业也是随着养老金发展起来的,第二支柱从过去单位保证未来到60岁给你6000、7000块钱这样的DB模式,到DC模式的转变,公募基金给它提供了一揽子的解决方案,给了目标日期基金和目标风险基金,尤其是到了2006年美国的养老金改革法案把这2个产品设置为默认模式,才使得公募基金能够去跟美国的投行和同行去竞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大家刚才讲到房子增长了那么多倍,过去有刚兑的高利率的产品,我相信未来这些高利率的产品没有了之后,公募基金是下一个春天。养老金也是下一个春天,有了个税递延养老金,我们的老百姓,能够尽早为自己的养老做好安排。他们刚才讲的是40岁之前要去做养老,我觉得其实不对,应该是30岁之前就要开始行动,为你50岁以后的生活做安排,年轻的小朋友,如果有了20年到30年的投资,享受复利的魅力,才能够在他退休的时候拿到足够的钱来养自己,这个时候公募基金帮着老百姓去理财,能够分担财政的负担,因为目前中国80%都是靠第一支柱来解决问题,第一支柱的负担是非常重的,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呼吁三支柱。在中国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企业负担压力大,二支柱发展的机遇期已经过了。如何通过三支柱这种方式,用国家的政策、税收的激励来撬动年轻人为他们的养老做安排。据全国老龄办预测,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70岁以上)数将占到总人口的超过30%,这是深度老龄化的社会,如果我们现在不准备好,未来没有人给我们养老,我希望我们的基金公司在2C端能够给老百姓拿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也是我们自己未来发展的春天,用这样的长钱去投资我们国家好的成长和价值,才能够让老百姓个人的钱分享经济成长的好处。

我最后花2分钟讲一下,为什么在国际上这几年的另类投资里,包括私募证券、股权、REITS,还有其他的一些衍生品,很大的原因是在负增长、负利率的情况下要去追求阿尔法和贝塔。他们认为主动基金跑不过这个大市,所以被动投资发展得快,是因为成本低。现在大家可以看到中国的ETF发展得非常快,也是在赶上这个脚步。贝塔拿到之后,阿尔法哪里来呢?它必须通过对冲基金,他刚才已经讲到,我们的衍生工具、底层的工具是不够的,底层的工具越发达,我们投资的能力才能够成长起来,才能够通过杠杆,花小钱去拿到它想要拿到的阿尔法,这样也不够,还要去投PE,VC,博更大的风险,去拿到阿尔法。对于REITS我也想要说两句,大家说REITS的收益率低,对2C的人来说没有收益。我们的资产端有很多的资产是需要盘活的,如果能拿到这些收益,实际上是大型基金、养老金的压舱石,是它最起码的贝塔。我们也希望我们这个政策能够出来,盘活更多的资产,让我们整个资产端能够丰富起来,我们一直谈三层架构,底层是基础资产,我觉得我们的基础资产还不是特别的活跃,中间一层是基金公司提供的工具,这些工具本身越专业,上层的资产配置才能够拿到更好的收益,这是我的简单总结,希望三层架构能够发挥作用,得到更好的发展。谢谢大家。

任晖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任晖_NBJ960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