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行业风险加速出清 转型方向已定、前路难行

2019-10-21 22:11:09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P2P行业风险加速出清,转型方向已定、前路难行)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已两次表示,允许符合条件、正常经营的网贷平台为网络小贷等导流、申请小贷牌照。而公开数据显示,已有20余家网贷平台已获得网络小贷牌照。

向小贷公司转型——继2019年1月、7月以来,银保监会10月21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的最新表态,再次明确提出了网贷的转型方向。

在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表示,正在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这似乎预示着网贷行业的转型,大计已定。

不过,对于未来方案出台后,网贷平台的转型方向是传统小贷还是网络小贷,以及网贷平台转型小贷牌照的准入门槛、所发起的小贷公司设立标准、标准时间表等具体要求和安排,监管层并未提及。

网贷平台向小贷转型,并非监管首次提及。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已两次表示,允许符合条件、正常经营的网贷平台为网络小贷等导流、申请小贷牌照。而公开数据显示,已有20余家网贷平台获得网络小贷牌照。

“从以前的几次表态来看,应该是网络小贷。”方颂说,传统小贷线下放贷,经营受地域限制,就网贷的特征而言,转成传统小贷意义不大,而且转型后业务、经营上可能还有所不便。

业内人士认为,受资本金、杠杆比例等限制,小贷准入门槛较高,对资金实力、股东背景等有较高要求,网贷向小贷转型并不容易,未来政策落地后,估计只有经营较为规范、具有一定资金实力平台,才能获得向小贷转型的机会。

监管多次提及向小贷转型

10月21日,祝树民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P2P网络借贷整治以来,网贷风险压降进展显著。目前,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如果能实现向小贷转型,网贷将从信息中介向信用中介转换。而这样的表态,已经不是监管部门第一次提及。早在2019年初,就已经悄然打开了一道缝隙。

2019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制定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即“175号文”)提出,网贷监管总体以退出为主要方向,部分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而正常经营的机构,则引导经营的网贷平台,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而在10月21日的发布会上,监管层已明确表示,网贷风险出清速度逐渐加快,风险压降进展显著,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参与人数等已连续15个月下降,已经停业的网贷机构达1200余家。

进入2019年以来,各地清退网贷平台的步伐明显加快。湖南、山东在近期披露了当地的平台整治、验收情况。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局发布公告称,今年年底前,将对纳入核查范围的24家平台予以取缔。10月18日,山东省地方金融局也发布了提示函,目前山东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将取缔当地网贷不合格业务。此前,深圳、云南、上海、四川等地,都先后公布了网贷平台清退名单。

而网贷平台向小贷公司转型,可能将在哪些地区进行、具体转型方案、申报条件、方案制定进度等相关信息,发布会上并未提及。深圳、广州、江苏等多地业内人士均向第一财经称,尚不了解相关情况,没有收到监管部门通知或意见。

“具体方案应该是监管部门在制定,具体情况我们还不了解。”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方颂对第一财经称,估计总体方案确定之后,统一标准之后,再由各地根据具体情况实施。

传统小贷还是网络小贷?

网贷平台向小贷转型、取得小贷牌照,实际上并非新鲜事。早在2014年前后,就有网贷平台谋求小贷牌照。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797家。根据行业第三方数据,截至2019年1月20日,全国范围内共有网络小贷牌照300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有279张,批复和过了公示期的共有21张。

根据行业第三方数据,截至2019年1月20日,已有22家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已经通过主体或者关联公司,获得了网络小贷牌照,大约占全国网络小贷牌照总数的7.3%。其中,6家为海外上市公司所有,占比27%,另外10家间接持有网络小贷牌照,股东为国内或海外上市主体,占比45%。

而接下来网贷平台的转型方向,究竟是传统小贷还是网络小贷,相关部门并未提及。在21日的发布会上,监管层虽然再次指出了转型方向,但并未明确是否为“网络小贷”。

在此之前,监管部门曾多次指向网络小贷,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专项座谈会提出,少数在资本金、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目前,小贷公司分为传统的线下、网络小贷两种。与网贷专项整治基本同步,2017年11月,监管层就已暂停了网络小贷批设,迄今尚未恢复。而传统小贷规模也在持续收缩。根据央行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小贷公司贷款余额9241亿元,减少304亿元。而在2018年底,全国小贷公司贷款余额9550亿元,全年减少190亿元。

“网络小贷2017年暂停以后,接下来怎么制定标准、监管,还有待进一步明确。”方颂说,从以往表态来看,如果允许网贷转向小贷,应该是网络小贷而非传统小贷。网贷平台都是线上的,而且面向全国经营,如果转向线下,经营范围限定在较小的区域内,经营开展将会面临困难。

转型难度不小

在具有网贷背景的网络小贷中,部分公司的股东或关联方,此前已经风险暴露。如2016年宣称入股网络小贷的团贷网、已经参与发起设立网络小贷的网信集团,均在2019年爆雷。

在此背景下,哪些网贷平台,将有可能获得小贷或网络小贷牌照?

“转型与已经获得牌照的没有可比性,经过几年的专项整治,特别2019年以来,风险在很大程度已经出清了。”方颂说,以前取得网络小贷的网贷平台,网络小贷、网贷两个平台并立,而且网贷规模更大,发生风险后拖累网络小贷。而转型则意味着网贷平台需要彻底关掉,按照监管要求经营小贷业务。

融360此前曾分析,网络小贷的放贷门槛,远比网贷行业要高,既要用自有资金,也有一定的放贷杠杆要求;而且网络小贷牌照由省级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发放,准入门槛也比较高,网贷平台想取得牌照并不容易。

目前小贷牌照管理缺乏统一监管体系,小贷牌照一般是由地方金融办负责发放和监管事宜,政策协调难度大。

潮银财富投资总监衷亚成认为,各地对于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股东背景、出资比例、高管履历等,均做了严格规定,而且限定了资金主要来源、方式,绝大部分网贷机构难以满足,因此转型成本非常高。目前,小贷杠杆率平均为1~3倍,即便获得牌照,也面临非常大的资金压力。

“即使未来具体方案出台,就算业务规范,无论是传统小贷,还是网络小贷的牌照,也不是想拿就能拿的。”方颂说,对运营相对规范的网贷平台来说,虽然出现了曙光,但转型仍将面临很多困难,由于资本金、杠杆比例等方面的要求,估计能向小贷转型的平台,也只能是经营较为规范、规模较大且具有一定资金实力的,而规模小且股东不具备实力的,获得小贷牌照的可能性非常小。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网贷机构462家,借贷余额比2019年初下降了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15个月下降。462家网贷机构的实时数据已全部接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其中正常运行机构268家,一些不主动申请接入的平台其经营活动也受到有关方面的实时监测。

值得一提的是,对贷款平台的严监管也在同步进行。同日,四部门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指出,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超越经营范围,以超过36%的实际年利率非法、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情节严重的,将依照刑法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该意见自印发即日起施行。

netease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