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上海酝酿三降从严举措 P2P平台急寻转型助贷新方案

2019-10-18 13:44:0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 随着“三降“(降低出借人数量,降低平台借款余额,降低借款人人数)措施持续落实,上海相关部门已酝酿新一轮从严监管措施。

    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询到的多家P2P平台负责人透露,近期上海部分P2P平台都被要求停发新的P2P借款标的。

    一位接近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上海金融监管部门的态度是要求辖区内P2P平台严格落实“三降”措施,对一些没能合规操作的P2P平台直接要求停发新标,对一些存在转型可能的P2P平台则要求有步骤地降低新标发行规模,因此近期部分上海大型P2P平台每日所发的新标很少。

    一位上海P2P平台人士表示,P2P新标被停发或逐步大幅缩减数量,意味着相应借款人、出借人与借款余额持续被压缩,直到最终全部归零,到时整个上海P2P业务可以说几乎将“寿终正寝”。

    上海不少P2P平台已经着手落实相关后续工作。-宋文辉 图

    受此影响,近期在美上市的上海地区互金公司股价也呈现较大幅度波动状况。比如拍拍贷(PPDF),截至10月17日23时,股价徘徊在2.88美元/股。过去一个月,拍拍贷股价在2.62-3.56美元/股宽幅震荡波动。

    这也倒逼上海P2P平台采取急救措施,做好相关P2P业务善后或者转型工作。

    10月16日晚,麦子金服宣布,在平台暂停发布新标后,出借人可以按照原借款协议正常回收对应债权。而对于有加速回收资金需求的出借人,麦子金服将协助出借人将手中的债权转让给其他资产管理公司,同时麦子金服自有资管公司也在试行协议转让方案,通过合并债权后向法院起诉帮助出借人回款。

    麦子金服一名人士透露,目前平台主要做好两件善后工作,一是以协议转让方式按原始充值本金统一受让出借人的债权,二是加快对逃废债借款人群体进行批量诉讼进度,争取尽早催收回款兑付给出借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除了落实P2P业务相关后续工作,目前上海多数P2P平台还在急切寻找业务转型方向,包括转型助贷机构、金融科技输出公司以及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等,都在他们考量范畴内。

    上述上海P2P平台人士还透露,目前在上海P2P平台里,打算转型助贷平台的占绝大多数,甚至一些P2P平台正四处寻找机构投资者资金能对接自身消费信贷业务。

    主动降息积极善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在停发或大幅压缩P2P业务新标后,上海不少P2P平台已经着手落实相关后续工作。

    上述麦子金服人士向记者透露,过去一段时间,他们通过代偿到期投资本金等方式,基本解决了出资额在2万元以内的个人出借人资金兑付工作。目前,针对出资额超过2万的出借人,他们一方面打算以协议转让方式“回购”出借人投资本金,另一方面则加快针对逾期借款人的批量诉讼追债进度,争取早日催收回款进行资金兑付。

    为了能说服出借人同意转让自己手里的“投资本金”,麦子金服正采取全额回购方式,高于当前行业平均40%-60%的回购比例。不过,这部分本金回购款不是一次性付清,而是要等待借款人催收回款到账后,分期兑付给出借人。

    前述麦子金服人士坦言,之所以采取这种善后措施,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提高批量诉讼催款的效率。以往,他们通过法律诉讼形式向逾期借款人催收贷款,后者以“P2P平台是中介机构,不是债权人”为由四处搪塞。因此,他们希望通过“回购”出借人本金形式,将债权“转到”自己名下,再进行批量诉讼进行催款。

    “我们内部测算过,目前通过批量诉讼催讨所得到的回款率,比催收公司自行催收要高出不少。”这位麦子金服人士表示。而且,他们内部认为,当前很多逾期借款人资金未必宽裕,因此尽早通过批量诉讼进行催收,或许能收回更多资金。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上海P2P平台人士询问采取类似善后措施时,他们普遍表示,平台不得不牺牲部分利息收益。目前法院方面不支持年化利率在36%以内的借款纠纷,若平台将年化利率压低至24%以内,一些法院愿意“快速”判决,便于平台尽早催收。

    大型平台谋求转型助贷

    除了妥善落实P2P业务后续兑付工作,当前,多家上海P2P平台另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迅速找到新的业务转型发展方向。

    “我们已经为此内部召开了多次会议,包括转型助贷业务,金融科技输出平台,获客平台,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等,都在考量范围内。”他透露,鉴于金融科技输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获客平台因流量成本高企而难以赚钱、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的10亿实缴资本准入门槛太高,他们最终倾向选择转型助贷业务。

    记者多方了解到,在停发P2P新标后,转型助贷俨然成为上海大多数P2P平台业务转型的共同选择,比如拍拍贷半年报显示,其机构资金占比超过50%。

    概括多位上海P2P平台人的情况发现,当前,转型助贷业务呈现两极分化趋势,一方面大型P2P平台能吸引到大量机构投资者资金,显得不差钱。而另一方面,多数中小型P2P平台,以及转型步伐较慢的平台则普遍缺乏机构投资者资金。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型P2P平台有足够财力对信贷坏账进行“兜底”。比如在一款结构性消费金融产品里,他们作为劣后份额出资方的出资比例高达1/3或1/4,吸引信托公司、私人银行募集剩余的优先份额资金,一旦募资完成,整个产品资金将直接对接平台的消费金融贷款业务。

    不过,随着监管趋严,当前,上海部分P2P平台也不大愿意接受这种劣后/优先的结构性融资方式。究其原因,一是劣后/优先的结构性募资方式涉嫌变相担保,未来可能被相关部门予以限制,二是平台自身出资压力较大。

    因此,他们普遍希望采取利润分成形式开展助贷业务,即当助贷业务获得利润时,平台与机构投资者按约定利润分配比例进行分成,反之业务出现亏损,双方则按约定承担不同的资金损失。

    “不过,要引入利润分成模式,难度不小。”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P2P平台负责人指出,当前,越来越多机构投资者对助贷业务的准入门槛正在悄然收紧,原因是他们认为随着新一轮从严监管来临,消费金融信贷行业又将迎来新的坏账上升冲击与逃废债问题,因此他们在开展助贷业务资金合作时,更侧重自身风控与资金安全。


  • 陈合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