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劳动人口需养一人? 山东老年抚养比全国最高

2019-10-14 14:19:4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这些地区两个劳动人口需养一人!山东老年抚养比全国最高)

全国已有9地的抚养比超过45%。

2018年,中国的总抚养比已经超过40%,这是在2004年之后,总抚养比再次回到40%以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统计年鉴发现,2018年,许多省区市的总抚养比接近甚至超过50%,这意味着这些地区需要两个劳动年龄人口,养一个非劳动年龄人口。

其中,贵州的总抚养比达到50.56%,排名全国第一;山东以49.64%排名全国第二。河南、湖南、广西、安徽、重庆、四川和河北的总抚养比也超过45%。

怎么办?目前,多地开始构建更为完善的养老体系,而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也成为很多地区的重点任务。

10月10日,青海省卫生健康委发布新闻,出台《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基本原则、发展目标、主要任务及保障措施。

不过,关键的问题在于老年抚养比的上升。随着老年抚养压力的加大,养老资金压力提升、延迟退休逐步到来等,已经浮出水面。

总抚养比快速上升

所谓抚养比,是指非劳动年龄人口对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抚养比越大,表明劳动力人均承担的抚养人数就越多,即意味着劳动力的抚养负担就越重。

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我国抚养比再度回到40%上方,这一数据比2010年最低的34.2%,超出5个百分点以上。这意味着,2.5个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负担1位非劳动年龄人口。通俗的说,就是2.5个人要养1个人。

值得注意的是,抚养比的上升有更快速的趋势。2011年,总抚养比为34.4%,和2010年相比,仅上升0.2个百分点。而进入2017年和2018年,总抚养比的上升幅度都超过1%。

在这背后,一些省区市的总抚养比“跑得”更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全国已有9地的抚养比超过45%

比如,在全国老龄人口排名首位的山东,老年抚养比高达22.69%,而总抚养比达到了49.64%。而贵州少儿抚养比达到33.49%,这使贵州的总抚养比达到50.56%。此外,少儿抚养比同样超过30%的河南,总抚养比也达到了47.84%;老年抚养比和少年儿童抚养比都不低的湖南,总抚养比则达到47%。

快速上升的老年抚养比

从少儿抚养比来看,中国目前的整体少儿抚养比并不算高。

1982年,少儿抚养比高达54.6%,此后一路下跌,1995年仅为39.6%。随后的2005年,更是跌穿30%大关,为28.1%。此后,少儿抚养比一直在20%-30%之间,在2011年达到最低的22.1%之后,2018年也仅上升到23.7%,还不足1982年的一半。

但是,老年抚养比的快速上升,意味着国内养老压力的加大。1982年,我国老年抚养比仅8.0%,到了20世纪90年代,也长期在9%-10%之前。但是步入21世纪,老年抚养比的上升势头就再也无法遏制。2000年,老年抚养比为9.9%,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6.8%。同时,从近几年来看,也有上升加快的态势。可以说,整体抚养比的上升,关键就是老年抚养比的上升。

一些省市成为老年抚养比高企的地区。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8年,山东、四川、重庆和辽宁的老年抚养比超过20%。此外,上海、江苏和安徽的老年抚养比超过19%。

高企的老年抚养比,为老年人如何养老提出了挑战。

王倩、熊德斌在中国集体经济中发布的《人口抚养比变化趋势研究》上提出,研究结果表明,2025年左右我国的老年抚养比和少儿抚养比将会达到相等。

为减轻青年人负担,一方面要推动养老主体多元化,大力发展社会养老功能,将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有机结合,充分发挥政府、社会组织、企业以及志愿者在社会养老服务中的作用,推广社区养老模式。 另一方面国家和政府要加大对老年活动室以及活动场地的建设的投入,建立健全医疗保障制度。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国大城》作者陆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医院和养老院的布局,应该和那些地区养老人口一致。老年人口多,就需要加大医院和养老院的投入,中国没有失去生活能力老年人还是占大多数,他们主要是居家养老,加上社区公共服务和公益的扶持。

老年抚养比高企的山东

山东是我国老年抚养比最高的地区。山东统计年鉴显示,1982年,山东老年抚养比为8.8%,但是由于城镇化较早开始等因素,山东的老年抚养比在1995年就达到了10.9%,在21世纪更是一路快速攀升,2013年达到15%,2017年超过20%。

截至2018年底,山东60岁以上人口已达到2239万,占总人口的22.3%。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超1511万,占比超过15%;80岁以上老年人口有271万,山东已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

为此,山东正开展医养结合模式的探索,目前在6个市80个县开展了先行示范建设,全省医养结合的机构已经达到1700多家,792万老人已经进行家庭医生签约,建设智慧医养社区300多个。

不过,在如何构建养老体系之外,关键的问题还有,随着老年抚养比提升,带来了养老资金等一系列压力。

目前来看,山东的基本养老金仍然充裕,且是2019年全国7个向中央调剂基金“贡献”养老金的地区。2019年,中央调剂基金预算规模4844.6亿元,其中山东上缴338.6亿元,下拨259.8亿元,缴拨差额为78.8亿元。

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山东统计年鉴显示,山东近些年养老金实发人数不断提升,基金支出一年多过一年。

2012年,山东企业养老金社会发放人情况显示,养老金实发人数为332.8万人,当年养老基金支出1059亿元。到了2017年,养老金实发人数为528.1万人,当年养老基金支出2358.7亿元,而2017年山东养老金收入为2289.3亿元,低于养老金支出。

面对这一局面,可以参考一下我国近邻日本的经验。联合国的报告显示,日本25至64岁人口与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率仅为1.8:1。尽管相对富裕,但养老仍成为日本一大难题。

据日本共同社10月11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将在18日的社会保障审议会(厚劳相的咨询机构)小组会议上出示方案,提议将目前为60岁至70岁的领取养老金起始年龄可选区间扩大至75岁。若推迟起始年龄,领取金额将有所增加。

另外,随着老年抚养比的持续上升,延迟退休也成为无法避免的选项。据了解,日本政府将上述政策视为扩大老年人就业政策的一环,希望让健康的人长久工作下去,为养老金制度提供支撑。

陈合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