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280例高管变更 三成基金公司“易帅”

2019-10-11 07:33:4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年内280例高管变更 三成基金公司“易帅”)

转眼间,2019年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个季度,步入秋冬时节。对于公募基金来说,今年总体上却是一个难得的“暖春”。

规模和业绩呈现诸多可圈可点之处,要说略有遗憾,那便是高管、基金经理等人才流动依旧频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基于Wind数据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公募基金发生高管变更已多达280余例,涉及近百家基金公司。

而基金经理的变更数量更多,单是近日,就有大成、国开泰富等大小基金公司的多位基金经理发生变动。虽说尚不能确定两者的变动频率是该行业的历史最高纪录,但可以肯定这是较高峰值。

基金高管变更依旧频繁

盘点今年前三个季度的公募基金,业绩上表现不俗,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当期标准股票型基金和偏股型基金平均净值增长率为33.71%和34.51%。与同期主要指数比较优势明显。而在规模上,该行业也算上了一个新的台阶。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年内公募基金市场合计成立新基金744只,募集总规模8043.95亿元。无论是新基金成立数量,还是募资规模,都是2016年以来同期的新高点。

虽然在一片向好中不愿承认,但现实依然难掩行业内人才流动的频繁,包括高管与基金经理。十一小长假刚过,国开泰富基金就发布了基金经理变更的公告,宣布因个人原因,基金经理何玄文与梁雪丹离任国开开泰混合;何玄文离任国开开航混合,离任日期为10月8日。

而此前的10月8日,大成基金旗下大成恒丰宝货币、大成现金增利货币、大成慧成货币、大成惠祥纯债债券、大成惠益纯债债券、大成惠明定开纯债债券、大成惠利纯债债券、大成内需增长混合以及大成景丰债券(LOF)等9只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称因内部调整,有6位基金经理变更,其中5位基金经理离职,离任以及新任日期为9月29日。

截至9月30日,今年前三季度公募基金行业的高管变更数量已经超过了250起,涉及基金公司97家,接近去年全年水平,且为同期历史新高。具体来看,有26家基金公司董事长发生变动,有36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发生变动,还有不少基金公司副总经理、督察长和首席信息官发生变动。单拿三季度而言,涉及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督察长等级别的高管变更就有三十多例。

外部挖角加剧变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基金公司公告粗略统计,包括离任和新任在内,年内有三十多家基金公司变更了总经理,有十多家基金公司发生了董事长变更,涉及近40家基金公司,占全部134家基金公司(含券商资管)的近30%。

继今年上半年工银瑞信、农银汇理、新华、上投摩根、银河、中信保诚、华富、先锋、金鹰、恒越等变更董事长或总经理后,下半年,先后又有大成基金副总经理谭晓冈接任总经理;蔡炎坤担任圆信永丰基金总经理;李永飞离任上银基金总经理,改由刘小鹏接任;国开泰富基金总经理杨波离职,由副总经理朱瑜接任;中融基金总经理变更为原副总经理黄震;泰达宏利总经理刘建离任,暂由傅国庆代任该职……还有红土创新、华商、英大、兴业等基金公司变更了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行业内首家纯自然人持股的公募基金公司恒越基金的高管变更较为突出。该公司成立刚满两年,即已迎来第三位董事长。今年3月,原总经理毕国强刚遭罢免,改由时任董事长黄鹏暂为代职。没想到的是,不过半年时间,董事长与总经理又双双发生变更,葛丰成为董事长,而前任董事长黄鹏转岗总经理。

暂不评论黄鹏是否被“降职”,探讨变动的原因,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主要源于公司发展现状,现管理层日常经营理念与股东方董事会预期存在差距有关。“其实,这也是很多基金公司,尤其是中小基金公司存在的较为共性的问题”,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表示。

而除了内向的股东方“压力”外,还有上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向记者透露,外向方面,行业自身以及银行理财子公司等更多公募资管机构竞争加剧下的人才挖角,也导致了基金公司总经理等高管变动更加频繁。该副总经理还提到,其实早在2018年,行业内就已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苗头,一个突出现象是不少大中型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转投小基金公司升任总经理。

多维竞争压力

当下,公募基金行业格局也在发生深刻变化,集中度提升,中小基金公司面临更大挑战。多位受访的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越来越多的银行理财子公司和外资机构确实在人才吸引方面对公募基金构成压力,这也是自然的生存法则和行业发展现象。

据了解,日前,多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发出人才“悬赏令”,高薪招揽人才,招聘岗位从前台到销售,从研发到技术支持。薪资待遇非常可观。总体看,普通岗位职工月薪一般在2.5万元左右,经理级别年薪多数于100万元-300万元之间。而从猎聘网公布的一项数据,某资产过2000亿的上市银行理财子公司此前招聘负责人,给出的年薪是300万元-600万元。这一水平虽然与大型基金公司高管相比没有太大吸引力,但是对次新小基金公司的高管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招募空间。

两个多月前,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高管向记者坦言,目前包括银行系公募基金在内,这个行业的高管其实并不轻松,面临形形色色的压力。拿一些银行系小基金公司来说,常会因为业绩不佳、经营不善,而难以获得股东方支持,甚至产生矛盾,因此,发生高管变动的大多为中小型基金公司,银行系和个人系基金公司的高管变更也更为频繁。

该高管还提出了一个新的“角度”。他说,近两年来,因为公募基金亦属于轻资产行业,人才是最为核心的竞争力,故高管的变更、投研负责人的变更,背后往往是一个团队的游离。今年上半年,金鹰基金从上到下几乎大换血。近期,申万菱信、大成、国投瑞银等也频繁发生多部门的人才变动。

而基金经理的变动更是不容小觑的。今年以来,公募基金经理离职率也较高,上半年便已追平历史最高纪录。

在离职的基金经理中,不乏一些明星基金经理,譬如易方达的宋昆、圆信永丰的前首席投资官洪流、诺安基金盛震山、长信基金李小羽、长盛基金赵宏宇等。从他们的离职去向看,或在公司内部转岗,或进入其他资管机构继续老本行,与前些年不同,转私的已寥寥无几。

任晖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任晖_NBJ960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