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薪、员工流失严重 博天环境高速扩张持续性存疑

2019-09-28 10:01:59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断薪、员工流失严重 博天环境高速扩张持续性存疑)

《红周刊》作者惠凯

在宏观和产业政策不断修正过程中,水污染处理公司博天环境近期也身陷舆论漩涡,不仅存在员工数量大减、断薪现象出现,且在大股东股权几近全额质押、上市公司负债百亿规模下,不得不积极寻求自救,其中办法之一就是或将引入国资救场。

长期以来,水污染处理公司博天环境一直将PPP项目作为业务发展重点,承揽了大量三四线城市的项目,然而,在企业营收保持快速增长的同时,融资压力也在持续增加。近期,《红周刊》记者获悉,博天环境也遭遇了一些困难。

有博天环境前员工向《红周刊》记者透露,公司自7月份以来,总部大部分员工被暂停发薪,员工不正常离职情况严重。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博天环境总负债近百亿。此外,目前博天环境大股东的绝大部分股权已被质押。10月中旬,博天环境发行的G16博天将回售,规模3亿元。

中报披露员工数量大减,总部员工断薪现象明显

环保园林行业曾是A股长牛板块之一,Wind环保指数自2000年编制以来,至2015年7月,从1000点涨至53400点以上,其中仅2014~2015年的牛市中,指数涨幅就达3倍,期间亦涌现出神雾“双雄”、三聚环保等大牛股,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当时,招商证券研究员朱纯阳曾高调唱多神雾“双雄”和东方园林,知名私募基金经理王亚伟也长期持有三聚环保,在当时引发热议。但时过境迁,2017年以来,随着政策的相继收紧,环保园林板块“金身不再”,以往业绩高增速掩盖的问题纷纷曝露,不少上市公司相继陷入了“营收下跌+债务压力+股权质押”的围城,在倒下的公司中,除了神雾“双雄”、东方园林等公司外,近期《红周刊》记者独家获悉,博天环境也陷入了断薪和债务危机中。

Wind资讯显示,博天环境是于2016年底上市的,是国内水环境领域出发较早的企业之一,业务范围囊括了工业水系统、城市与乡村水环境、生态修复及产业价值延伸等领域,具备提供涵盖检测监测、咨询设计、系统集成、项目管理、设备制造等全产业链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在上市后,博天环境的经营业绩表现一直稳定,但在今年上半年却突然出现了恶化。2019年半年报显示,博天环境1~6月总营收为14.88亿元、同比下降8.73%,归母净利润5044.98万元、同比下滑46.7%。此外,博天环境的员工规模也下降明显,2018年6月底时,博天环境尚有2237名员工,可到了今年年中时已减少至1889人。

“博天环境最近几个月确实离职情况很普遍,我上个月离职,当周就走了60名左右的员工。”一位不久前离职的博天环境员工王先生(化名)告知《红周刊》记者。据其透露,自今年7月起,博天环境总部职能部门+几个区域中心大部分员工的工资已经停发,子公司和项目部门的薪酬还在发放、以维持工程运行,但也是自筹资金,“据领导口头传达的消息,承诺在2020年1月补发拖欠的工资,但直到离职、也没有看到相关文件”。

据其透露,资金紧张情况已经传导至工程项目,部分项目款项(设备采购+工程款)已经有所拖欠,导致项目员工压力很大,据传广州分公司也有可能要解散(企查查显示,博天环境广州分公司仍在营业中)。

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当公司的经营方针发生重大变化、主要或者全部业务陷入停顿时,上市公司需作出信息披露。《红周刊》记者就其裁员等问题,通过邮件和电话方式采访博天环境以及总裁吴坚等高管,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负债百亿,大股东几近全额质押

就博天环境资产负债情况看,其近几年的负债金额大幅增加。2015年至今,总负债规模从期初的21亿元增至目前的101亿元,对应的财务费用从2200万元增至9400多万元,同比增长近4倍。2018年至今,博天环境两次发布并购配套融资方案,其还在2018年11月获得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协调江苏银行发放的1亿元纾困资金;债券方面,博天环境在2016~2017年发行了G16博天、17博天01两只债券募资6亿元,其中余额为3亿元的G16博天将于今年10月中旬发放回售资金,按照发行人公告内容,几乎全部持有人都选择回售。

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博天环境账面上货币资金尚有10.96亿元。“相比总负债,这笔3亿元的绿色债对博天环境的压力应该不是很大,但公司上下就是很紧张,如临大敌。”王先生直言。

新世纪资信的评级跟踪报告也指出,博天环境资本性支出压力持续增加,债务循环压力较大,债务期限结构亟待调整,股份质押风险。报告评论称,博天环境在建项目规模较大、特别是2017年以来新增不少PPP项目,公司业务处于扩张期,且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

不过,G16博天是一只有担保债券,担保方为中合中小企业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中合担保的实缴资本为51.2亿元,是国内资本规模最大的担保机构之一,其股东包括JPMorgan China、海航资本、宝武钢铁、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担保债券过百只。有债市从业者分析称,G16博天违约的可能性其实很小。

博天环境实控人股份质押比例较高,这也是新世纪资信的关注点之一。据Wind资讯显示,博天环境大股东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公司持有的1.48亿股中,有1.46亿股已经质押,其中2017年质押给中信建投的就近9000万股,当时质押日收盘价在40元以上,至今未解除质押,而目前博天环境股价已经不足12元。

蒙眼狂奔恶果显现,PPP模式加重融资压力

尽管博天环境在2018年底接受了纾困基金,但《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至少到2018年底,公司尚能正常运作,“还发了年终奖”,直到2019年一季度以后,员工才感受到压力。

“根本原因是公司战略有问题,狂做PPP业务。”上述一位员工认为,在环保水务行业中,有两种主要的业务模式:EPC(总承包管理模式)和PPP。EPC业务回款更快,而自2014年起风行的PPP模式,虽然可以尽快做大企业营收规模,但盈利和现金流周期长,且融资成本高。博天环境选择了后者。董事长赵笠钧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喊出了2020年营收破百亿、2025年营收达到300亿元、2030年营收过千亿的目标。

据王先生介绍,博天环境目前的主要业务具体分为以下几块:工业废水处理、市政污水处理、河道治理。其中,工业废水处理业务背靠大型国企发电厂等企业,因此回款较快,河道治理则多为PPP项目、回款慢。目前,博天环境金额最大的项目是武夷山“水美城市”项目;博天环境还有部分海水淡化和工程建设项目,前者以2017年为大唐黄岛发电厂配套建设的供热海水淡化软化水项目为代表,后者以湖南会同县某高速公路连接线及提质改造工程PPP项目为代表。“修路等基建项目纯粹就是为了做规模。”而且,部分项目的实际表现并不如人意。王先生直言,比如大唐黄岛海水淡化项目就存在经营问题,导致亏损严重。

激励机制方面,博天环境坚持规模导向,实际上这是在鼓励员工多承揽PPP项目,“因为员工年终奖和项目规模挂钩”。地域分布上,大部分工程位于三线城市及以下,“四线城市的项目也接”。

公开信息显示,博天环境这几年承揽了多笔大额环保工程,譬如:2017年9月中标福建武夷山市67亿元的“水美城市”工程PPP项目,2018年2月联合中标20亿元的广西昭平县一江两岸景观带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2018年11月中标福建漳州市27亿元的内河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在营收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博天环境应收账款+应收票据也从2015年的7.85亿元增至2018年的21亿元,今年上半年的最新数据为2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逾两成,资产负债率也从2015年的67%增至今年6月底的81%。

此外,博天环境的并购也不太顺利。2018年,博天环境3.5亿元收购高频美特利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高频环境)70%股权,其中现金对价为1.5亿元、产生商誉3.18亿元。但今年6月,高频环境的股东方称博天环境方面未能支付收购对价,请求裁决解除之前的收购,返还高频环境的7成股权,并申请冻结了这部分股权。本案的仲裁将于10月中旬开庭审理。

自救:压缩成本,或将引入国资

困境之下,博天环境一边压缩成本,另一边也试图调整经营策略。《红周刊》记者获悉,公司管理层在今年一季度微调经营策略,从重规模考核向重利润和现金流调整。今年3月底,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努力实现基于2018年数据的未来三年收入分别增长不低于40%、80%、120%,净利润增长分别不低于100%、200%、300%的业绩目标。

此外,受访人《红周刊》记者透露,“博天环境正在和长江大保护谈判中,长江大保护可能收购博天”。他所说的“长江大保护”,是指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长江生态环保集团成立于2018年,为长江三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是三峡集团落实“长江大保护”战略的实施主体。根据国家发改委部署,长江生态环保集团的主要任务是以城镇污水治理为切入点,逐步在长江经济带沿线城市全方位开展水污染防治、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等工作。此前长江生态环保集团已与多家环保企业达成了业务和股权合作,譬如长江电力(600900.SH)曾在今年1月公告称,参与北控水务(00371.HK)配股4.7亿股、总金额20亿港元,这些股份将最终转让给长江生态环保集团,以协助其获得业务协同资产。对此,《红周刊》记者也就此向博天环境高管核实,未获回复。

博天环境的窘境非个案。就环保行业而言,业绩表现上,全行业利润回落明显。以中信环保成分股为例,其扣非净利润在2017年前均持续增长,2017年时整体曾达到了162亿元的高位,但随后就出现了暴跌,2018年全部环保上市标的扣非净利润仅40亿元,盛运环保、神雾环保、兴源环境、天翔环境等多家公司因受累于商誉减值等因素影响,扣非后净利润亏损额均在10亿元以上。面对行业整体性的不景气,上市公司力求压缩成本来自保。东莞证券研究员在分析环保行业上市公司半年报后指出,企业有意通过减少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来控制成本,今年上半年企业的管理费用率为6.48%,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销售费用也有小幅下降。

目前来看,环保领域的固废处理板块景气度相对较高,且受益于垃圾分类的推进,未来预期更强,而PPP业务占比较高的污水处理行业净利率下降严重,且上半年财务费用增长4%,财务成本上升势头最明显,换言之,环保行业的整体融资困境仍未有实质性的改善。

杨倩 本文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杨倩_NF442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