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华科技拒绝透露索赔案信息 近期还在准备定增

2019-09-25 11:17:50 来源: 金陵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其他索赔案例:

ST辅仁违规将引发投资者索赔:上交所问询未被回复

ST天成遭投资者索赔近5千万:曾称虚假陈述不重大

天神娱乐三季度业绩或继续恶化 投资者或能索赔

风华高科财务造假被罚15位投资者拟提诉讼索赔

暴风集团称冯鑫仍遥控指挥 立案调查带来索赔可能

尽管广东高院已经判决超华科技(002288)在虚假陈述索赔案中需赔偿投资者,公司也已经支付了赔款,但公司至今未公告。《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就此对公司进行采访,希望了解索赔案的具体情况,但公司依旧拒绝回答。

公司拒绝透露索赔案信息

9月份以来,《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记者已经从多名证券维权律师处得到消息,大批投资者向超华科技(002288)索赔的官司已经二审胜诉。然而,超华科技对此并无任何公告。9月10日,记者对公司发去采访函,询问公司所收到的二审判决书总共需要赔偿多少钱,公司的业绩将受到多大影响,目前公司尚在诉讼程序中的案件涉及金额又是多少。但公司始终不予以回应。发稿前,记者曾再度联系公司予以问询,而投资者联系热线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已经把提问转给相关部门了,“没有回复那就是没有回复了”。

投资者的索赔要上溯到超华科技此前的信披违规行为。根据证监会此前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超华科技在2014年年报中虚假确认废料销售收入2770505.13元,导致2014年年度报告利润总额虚假记载。虚增利润总额占超华科技当期利润总额的28.01%,虚增净利润占超华科技当期合并净利润的23.71%。由于证监会的这一处罚,在2015年4月29日至2017年9月4日期间买入超华科技且2017年9月4日仍持有该股票的投资者有资格获赔,可索赔。

广东高院二审判决显示,超华科技的涉案行为应认定构成重大事件虚假陈述,对于系统性风险扣除的问题也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原判。对于是否应扣除系统风险的问题,此前一审法院以2016年1月8日为界分两种情况进行了处理。对于在索赔区间内于2016年1月8日前买入的投资者,因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和2016年初的熔断,一审法院酌定扣除了25%系统风险。而对于在索赔区间内于2016年1月8日之后首次买入超华科技的,一审法院并未扣除系统风险。根据我国法律,二审判决为终审判决,公司将必须对投资者进行赔付。但公司到底要赔多少钱,公司的业绩将受到多大影响,会否由赢转亏,这些人们都不知道。

近期还在准备定增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近期正在准备定增。今年8月份,公司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2019年度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预案,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5亿元,主要用于年产120万平方米印刷电路板(含 FPC)建设项目、年产600万张高端芯板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对于这次定增,记者在对公司采访时也提出了两个问题:一、公司此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的近三分之二将计划用于年产120万平方米印刷电路板(含 FPC)建设项目,但从近三年的半年报数据来看,公司印制电路板产品营收情况是在逐年下降的,对此公司如何判断?二、年产600万张高端芯板项目并不是公司首次提出建设该项目,公司2017年筹划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时就已经准备建设。 此次重提的年产600万张高端芯板项目距2017年提出已过去两年了,项目是否还能维持此前拥有的市场竞争优势。同样的,公司也未进行回答。

需要指出的的是,广州中院于今年9月19日再次开庭审理投资者诉超华科技虚假陈述系列案,本次庭审共涉及105宗案件。从这一动作来看,投资者对超华科技的索赔诉讼还有相当多的人次和规模,公司对于索赔案的信息始终不予以披露,不仅使投资者难以了解索赔案的准确信息,也难免会让人对公司发布的其他信息的全面程度产生疑虑。

超华科技上半年业绩跌11% 实控人拟减持不超6%股份

8月6日,超华科技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告显示,目前持有公司8591.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22%)的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梁俊丰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589.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事实上,自今年以来,梁俊丰就已陆续减持超华科技股份3010万股,累计套现1.44亿元。

而就在此次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发布前,超华科技才刚刚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上半年超华科技营收净利双双下滑,而这也是公司自2018年以来业绩再度下滑。

业绩表现不佳,让第二大股东也萌生去意。自今年3月份以来,常州京控泰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京控泰丰”)合计减持931.6万股,套现约5988.46万元。

《证券日报》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超华科技,公司证券部曾姓的工作人员表示,“董秘正在开会,估计要到很晚,可以把采访提纲发到公司邮箱。”记者随后发送了提纲,但是截至发稿,公司并未回复。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公司业绩持续下滑的背景下,实控人频频减持,有可能是为了公司经营需要,也有可能挪作他用,但连番减持容易导致公司业绩受到不良影响。此外,第二大股东紧随其后减持套现,意味着其对公司发展前景较为悲观,是落袋为安的心理反馈,对此类上市公司投资者应保持警惕,最好暂时远离。”

相关资料显示,超华科技主要从事高精度电子铜箔、各类覆铜板等电子基材和印制电路板(PCB)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9年上半年,超华科技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同比下滑0.17%。其中,印刷电路板实现营收1.94亿元,同比下滑28.61%,占营收的比例从去年同期的38.22%下降到27.34%。覆铜箔板和铜箔分别实现营收2.1亿元和2.82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升至69.15%。

不过,虽然营收基本持平,但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16.25万元,同比下滑11.39%。销售费用的大增给利润带来一定的压力。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1826.93万元,同比增长50.25%。超华科技表示,“销售费用上升主要因为公司加大了市场开拓力度”。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超华科技的业绩并不稳定。自2013年起,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下滑,直至2016年和2017年才实现业绩翻身。但好景不长,2018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26.34%。

面对超华科技起伏的业绩,一位长期跟踪PCB行业的私募研究员余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前几年正值PCB行业的高速增长期,超华科技在一定程度上分享了行业发展的红利。但行业目前增速放缓,公司盈利能力很难有较大提高。同时,公司存货高企,周转率下降,资产质量让人担忧。”

一方面是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另一方面是股东的频繁减持,超华科技证面临双重压力。2018年12月,梁俊丰发布了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其拟在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股份不超过5589.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超华科技表示,梁俊丰减持原因“一方面满足个人资金需求;另一方面为偿还质押质权人的借款,以降低质押比例和平仓风险。”无独有偶,2019年2月,超华科技第二大股东京控泰丰也计划减持不超过5589.86万股,减持原因为“自身投资安排”。

此后,超华科技迎来股东的频繁减持。整体来看,1月和5月是梁俊丰密集减持时间点。其中,1月减持4次,合计减持700万股;5月减持3次,合计减持2310万股。经过上述减持,梁俊丰持股比例比从12.70%降至9.22%。而京控泰丰的减持则主要集中在3月和4月,共减持7次,合计减持931.6万股,套现近6000万元。

8月6日,梁俊丰再次因“个人资金需求”欲重启减持。梁俊丰将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5589.86万股。若本次减持实施,虽然梁俊丰持股数量大幅降低,但其与梁健锋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超华科技股份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87%,不会影响其控股股东地位。

受实控人减持的利空影响,超华科技8月6日股价大跌7.3%,今年以来股价下跌4.21%。

王宏贵 本文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陶炜 夏高琴 责任编辑:王宏贵_NF732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