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是乱港的幕后黑手吗?

2019-09-21 12:15:35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索罗斯是乱港的幕后黑手吗?)

陈九霖

2014年6月28日,在我的本科母校北京大学的安排下,我和吉姆·罗杰斯在上海进行了一整天的二人对话,那是罗杰斯第一次来华进行类似的活动。谁都知道,1973年,吉姆.罗杰斯和乔治·索罗斯共同创立了量子基金,他俩曾被称为华尔街“闪耀的双子星”。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近10年的时间内,罗杰斯和索罗斯的对冲基金缔造了4200%投资回报率的神话。不过,好景不长,上个世纪80年代初,罗、索两人分道扬镳。因此,2014年,我和罗杰斯见面时,我自然而然地问起了罗杰斯和索罗斯反目的背景和原因。可令我失望的是,罗杰斯竟然如此回答我:“要问就问我夫人去。” 这是什么意思?索罗斯与罗杰斯夫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与索罗斯分手与他夫人有什么关系呢?那次活动结束后,我又多次与罗杰斯合作过,我也有他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但是,我始终再也没有提及这个问题。

对于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而言,这自然是一个遗憾,尤其是近年来乔治·索罗斯的一些诳语和神秘让其再度成为全球的热点。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个遗憾显得越来越浓。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本名捷尔吉·施瓦茨(Gyoumlrgy Schwartz),1930年8月12日生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他集众多名号于一身,有人说他是投资家,有人说他是资本大鳄,有人说他是慈善家。我看过他的一些著作,包括《金融炼金术: 理解市场的心灵》《金融市场的新范式》《索罗斯: 走在股市曲线前面的人》《开放世界及其敌人》。这些作品大多晦涩难懂。他在著作中,更愿意给人留下的印象以及他更希望别人给他的称号是——哲学家。

事实上,他的确钟爱哲学。1949年,索罗斯考入伦敦经济学院。在校时,他很喜欢阅读自由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的著作,而波普尔也鼓励他严肃地思考世界的运作方式,以及尽可能地从哲学的角度去认识和解读世界。索罗斯说过,波普尔的思想,对其建立金融市场运作的新理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52年,索罗斯取得伦敦经济学院哲学学士学位。次年,进入金融行业,从事黄金等商品和股票的套利活动。1956年,索罗斯迁居到美国,在纽约当上了股票交易员。后来,他与罗杰斯共同成立对冲基金——量子基金。再后来,就是他于1992年在狙击英镑时再次声名大噪。

索罗斯是地地道道的犹太人,从小遭受纳粹的蹂躏,遭遇过纳粹仇恨犹太人所带来的苦难。不知道是不是这方面的原因,他似乎对于政治方面情有独钟。早在上个世纪,索罗斯就成立了“开放社会研究所”,后更名为“开放社会基金会”。有大量的报道说,索罗斯通过这个基金会,对东欧和中东以及其它地区的“颜色革命”起到了不少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媒体举例说,发生在2003年的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发生在2004年年底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土耳其国会的宪法修改事件以及中东埃及的穆巴拉克总统倒台等,都有索罗斯的身影。甚至还有舆论公开指出,索罗斯的目标就是“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

今年9月16日,香港媒体指索罗斯勾结黎智英乱港,称索罗斯是乱港份子背后的金主。在此之前,索罗斯于9月9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称:“作为开放社会基金的创始人,我对打败当下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心。” 这立刻引起了国人的同仇敌忾。

对于索罗斯是否就是乱港份子背后的金主,或者就是真正幕后黑手,以及他痛恨中国的真实原因,在没有掌握确切证据之时,我不敢妄下结论。但是,从索罗斯的言行举止来看,绝对可以判断乃至证明他在做空香港并仇恨香港!

首先,索罗斯谋取暴利的手法就是做空。他有几句名言:“耐心等待时机出现”;“专挑弱者攻击”;“进攻时须狠,而且,必须全力而为;若事情不如意料,保命是第一考虑。这种做法往往百发百中。” 1992年,他发现英国经济出现问题,预测英镑存在巨大的做空机会。于是,基于货币与股票之间的联系以及英镑与其它货币之间的关联,他买多英国股票和法国、德国、意大利货币,大肆卖空英镑。英国当局强力干预而不达目的之后,放弃了干预策略,索罗斯的做空便一举得手,狂赚十多亿美元。

1997年,我在新加坡工作时,见证了索罗斯的做空玩法。那时,索罗斯发现泰国短期外债居多,房地产泡沫很大。于是,他从狙击泰铢开始,一路南下,卖空和打压马来西亚货币令吉、新加坡币、印度尼西亚货币印尼盾、菲律宾货币比索等。一路南行,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以致形成了“亚洲金融危机”,造成全球经济低迷。时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大骂索罗斯是魔鬼,称索罗斯是“潜伏在金融市场中的狠毒的野兽”。约他对话,但始终没有成局。

做空就需要机会,做空就需要波动,以致“浑水摸鱼”“乱中取胜”。因此,索罗斯希望香港乱,甚至越乱越好,以便从中进行做空获利!

2015年,就有朋友告诉我说,索罗斯曾经邀请他一起做空香港,但他没有答应。我这个朋友很有身份,也很实在,我相信他那时对我说过的话是确有其事。可见,索罗斯做空香港之心,始终未改,总是在寻找机会。

第二,索罗斯对香港有“杀父之仇”。索罗斯打遍全球,唯独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是他的风水“杀师地”,让其饮恨至今,甚至有可能遗憾终身。早在1995年,索罗斯就在《财富》杂志上发表过《香港之死》的文章,并引导全球媒体集体看衰香港回归。在那篇文章中,索罗斯放出豪言,预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其经济将变成“一潭死水”。其后,在1998年,索罗斯在东南亚乃至韩国、日本得势之后,开始趁势做空香港。配合他的做空,当年8月,索罗斯甚至在《华尔街日报》上公然叫嚣:“港府必败”!他声称要把香港当作他们的“超级提款机”。在这种关键时刻,时任总理的朱镕基和香港特首站了出来,力挺人民币和港币。中央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这是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和港府的首次合作,这次合作让索罗斯和他背后的国际炒家铩羽而归,落荒而逃,以至于索罗斯于1992年在英国做空所获取的10亿美元一分不少地扔进了香江。这样的胜利,也打破了索罗斯不可战胜的神话。

虽然之后索罗斯又多次尝试做空香港,如2015年,但是,都没有成功,且屡战屡败。据《大公报》报道,今年9月5日,想挑拨香港与大陆的关系从而继续做空香港的索罗斯,不仅没有如愿,反而被“关门打狗”,损失了24亿港币。

所以,索罗斯可谓对华深仇大恨。早在2019年初,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年度演讲时,索罗斯就对中国进行恶毒的言论攻击,他甚至建议美国沉重打击中国的高科技公司。

第三,罗杰斯的佐证。如上所述,索罗斯和罗杰斯存有不解之缘。罗杰斯本人对我说过,在上世纪70年代,他与索罗斯合作时,索罗斯只不过是个操盘手而已,罗杰斯则是战略分析师。换句话说,当年的索罗斯曾为罗杰斯马首是瞻。但是,后来在诸多问题上,他俩意见出现分歧,从而渐行渐远,以致反目为仇。

无论是私下与我交流还是公开演讲,罗杰斯都公开看空美国,看多中国。有人说,这是罗杰斯的聪明之处,因为讨好中国就有赚大钱的机会。但是,我却不完全这么认为,因为从罗杰斯和索罗斯公开分裂的事实,可以看出,他俩确实存在理念、观点和战略方面的冲突。罗杰斯从美国迁往亚洲定居,并让孩子学习汉语,也说明他看好中国。罗杰斯所看好的是中国的发展潜力,他看到的是中央政府和港府维持香港繁荣的决心。这也恰恰是索罗斯看不到的。

我在飞机上用手机备忘录一字一句地写成这篇文章。但写到这里,我无心无意再去探讨罗杰斯为什么要我问其夫人关于他与索罗斯分手的原因,只要知道索罗斯的所作所为也就大致明白了。我因此送给索罗斯一句美国谚语:“如果我知道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个地方。”

陈九霖:博士学位,现为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和董事长。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央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上市公司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总裁、中资企业(新加坡)协会会长,中央企业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张梅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精通这项技能,秒变公司升职最快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