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堂边回购边减持 股价下滑暴露药品零售业危机

2019-09-21 08:40:16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边回购边减持 同济堂股价下滑背后暴露药品零售业危机)

边回购边减持 同济堂股价下滑背后暴露药品零售业危机

华夏时报记者 于玉金 见习记者 孙源 北京报道

近日,同济堂股价异动引发市场关注。

9月20日,同济堂(600090,SH)股价继续下跌,报收4.59元/股,对比2015年历史最高点的28.95元/股,累计跌幅约84.15%。同济堂本月跌势从9月11日开始,对比11日当季最高点5.24元/股,跌幅12.40%,股价下跌或与其发布的一则实控人减持公告有关。

9月12日晚,同济堂股东深圳盛世建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盛世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盛世信金拟在今年10月14日至明年4月9日间按市场价格减持不超过8638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7%。

记者发现,该股东上一个减持计划于9月3日刚刚结束,并且此前的回购计划也仍未停止。

边回购边减持

9月3日,盛世建金上一个减持计划到期。盛世建金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165.18万股,股份减少0.11%,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5.17%。记者对比两次减持计划发现,减持原因均系“自身投资安排”。

今年5月,同济堂第一大股东同济堂控股也以偿还相关金融机构借款为由,决定减持公司不超过6%股份,截至目前,减持计划时间过半,同济堂控股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824.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7%。

而同时,同济堂在9月5日发布了一则回购进展公告,随后股价被拉升,自当日收盘4.20元/股,在4个交易日内上涨约24.76%,直至9月11日当日盘中最高价报5.24元/股。

同济堂于今年5月初首次发布关于此次回购的公告,称公司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数量为2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4%。本次回购金额不低于1亿元,不高于2亿元,回购期限自2019年3月6日至2020年3月5日。公告称,本次回购股份的用途为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若公司未能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时未能将回购股份全部授出,则公司将依法注销未授出或未全部授出的回购的股份。

记者在了解回购进展时查阅公告发现,截至2019年8月底,同济堂已累计回购股份22.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02%,支付总金额99.19万元,回购期限已过半,距离公告中的“不低于1亿”还有很大数额。

一边是公司回购,一边是股东减持,随着公告的发出,带动股价陡升陡降的同时,也遭到了投资者的质疑,在股吧论坛,高点买进同济堂股票的投资者叫苦不迭。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同济堂证券部并应相关工作人员要求发送采访提纲,就实控人减持股票动机等相关问题进行提问,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评价称:“同济堂近期的动作属于边回购边减持,同济堂股价在回购进展公告后上涨,又在减持公告后连续下跌,有短炒嫌疑。”

同济堂是一家医药流通企业,主营药品、医疗器械、保健品、保健食品等的批发零售,医药健康产业领域的投资,并涉及日用品、化妆品、卫生材料等。天眼查信息显示,张美华夫妇系同济堂控股的实控人,合计持股比例为92.33%。

公开资料显示,同济堂前身是新疆上市公司啤酒花,2015年,同济堂医药作价61亿元借壳啤酒花登陆A股

但上市以来,同济堂因年报多次修改、实控人高质押以及取消分红等问题引起市场质疑及监管机构问询。

股价与业绩背道迷思

不过相较同济堂稳步增长的业绩,其股价自2015年借壳短期冲高后,自2016年至今“稳步下滑”。2019年,同济堂股价最高点6.96元/股,截至20日收盘报4.59元/股,总市值为66.08亿元。

同济堂近日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3.97亿元,同比增长4.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23%;基本每股收益为0.19元,上年同期为0.16元。

财报显示,完成借壳首年的同济堂业绩增长幅度较大,随后的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的增长幅度均放缓。2015年至2018年,同济堂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9.44亿元、89.97亿元、98.55亿元、108.42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42亿元、4.73亿元、5.15亿元、5.29亿元。

总体来看,同济堂经营效益较为稳定,为何股价却“不走寻常路”呢?这或许与其主营业务药品零售有关,当下,医保系列改革措施、药店分级等政策的出台对药品零售市场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也间接影响了投资者的心理预期。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医保监管加强、个帐改革和门诊统筹的加快,特别是在药店分级管理已在多省落地的情况下,零售药店的实质性洗牌时刻刚刚到来。

谈及药品零售市场面临的压力,赵衡以“便利店卖药”为例讲到:“便利店卖药在北京年初落地,对零售药店的实质性冲击虽然很小,但对市场心理预期的影响巨大;与前两年资本大规模收购零售药店所带动的资本竞赛相比,2019年的密集政策出台对零售药店市场带来了深远影响。”

药品零售概念股同济堂的股价与业绩分道扬镳的原因,在这一观点下或可稍显明朗。

同济堂5月初发布回购公告时,在对于此次回购的目地陈述时提及,同济堂近期股票价格持续低迷,不能合理反映公司的价值。本次《公司法》的修订,为通过股份回购方式稳定股价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支持。基于对公司价值的高度认可和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为切实保护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推动公司股票价格合理回归。

回购进展的确给同济堂低迷的股价带来了起色,然而,昙花一现的高点过后,又因股东的频频减持转头滑落。同济堂似乎陷入“救市难”的困境,但回购还没有结束,下一波回购又能否见效?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