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第二富豪被116.5万难倒?三鼎集团陷债务困局

2019-09-19 08:15:42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义乌第二富豪被116.5万难倒了?暴雷!200亿资产三鼎集团3.4亿债券违约)

来源:一波说


有人说,义乌人是最会做生意的。全球经济衰退、成本上涨,这些困难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义乌人一定会找到办法。

然而,继浙江女首富、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之后,曾为义乌第二富豪的“织带王”丁志民三兄弟也陷入了债务困局,200亿资产三鼎控股3.4亿元债券违约,暴雷!

义乌第二富豪会被116.5万难倒了?


三鼎控股集团董事长丁志民

2011年,华鼎股份成功在上交所上市,这是浙江义乌首家IPO民企,在义乌响当当的人物丁志民、丁尔民、丁军民三兄弟,成为义乌第二大富豪,当时仅次于义乌首富——“浪莎纺织”董事长翁荣金家族。

然而,这一切或是过眼云烟。9月6日晚,三鼎集团公告称:受宏观降杠杆、银行信贷收缩、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公司流动性出现问题,偿债压力较大,导致本公司未能按时偿付三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的回售本金及利息。

此次违约的债券“17三鼎01”债券余额3.44亿元,票面利率7.5%,起息日为2017年9月6日,期限三年,9月6日为回售日。

事实上,8月29日,三鼎集团发布关于“17三鼎01”的付息公告后,被下调评级。9月2日,信用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决定将三鼎控股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将“17三鼎01”、“17三鼎02”、“17三鼎03”以及“17三鼎04”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同时将公司主体及这四只债券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这次,“联合评级”是“神算”,提前预见了三鼎集团的风险。果不其然,4天后,三鼎集团触发了3.4亿元债券违约。


2011年,华鼎股份上市

三鼎是全球最大的织带“航母”,被业内成为“织带王”,董事长丁志民曾说:“这是针织领域里一个十分偏门的产业,用途多,面广,用量却很少,理论上,我一天的产量一亿人才能消耗掉。”

同大多织带企业只是几十个人的小厂不一样,三鼎仅一个织带的研发中心,在10年之前就有200多人。很多人可能看不上织带这么小的产品,可丁志民三兄弟却做的风生水起、收获满满。

不过,必须看到,织带、锦纶等行业,毕竟是传统制造业,对风险的抵抗能力较弱。近些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进入,发展空间也在逐步缩减。以前做织带产业的利润率通常可达到30%以上,可眼下能有5%-10%就不错了。

接下订单,两个月后交货收钱,可两个月中汇率一变动,利润就没了;这是很多传统企业的“切肤之痛”。十年前一次受访时,丁志民曾道出自己的抗风险二大“法宝”:(一)原材料尽量进口,进口的材料尽量用美元或信用证结算,并将付款时间尽量往后拖。第二,产品出口,则尽量用人民币或欧元结算。这样做,还能把出口退税降低的政策影响降到最低。不过,他还认为,“主要是要做好自己擅长的东西。实力强了就有发言权”;企业没有实力、信用度不高,人家根本就不买账。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丁氏兄弟旗下的三鼎控股总资产为233.34亿元,净资产127.84亿元,货币资金为19.11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17.11亿元;此外,三鼎控股负债合计为105.54亿元。


平煤神马集团一行访问三鼎控股集团,前排左2为三鼎常务副董事长丁尔民

近日媒体报道,义乌织带巨头三鼎因欠货款116.50万元,被告上法庭,原告公司要求三鼎控股支付货款及逾期付款利息。

不少人纳闷了,年报显示有200多亿资产的三鼎集团,啥因区区一百多万元被告上法庭,其资金流动性到底有多紧张呢?

数据显示,三鼎集团的债务结构中,其中带息债务76.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5.22%;另外,公司货币资金为19.11亿元,除了其中有3.85亿保证金是受限资金外,可动用资金也有15.26亿元之多。相关财务数据还显示,截至2018年末,三鼎控股银行授信总额达53.58亿元,未使用授信余额为18.88亿元。

从货币资金、银行授信、以及债务构成的角度来看,三鼎集团的资金流动性虽说不宽裕,却也不至于如此紧绷,哪咋会导致3.4亿元债券违约,还因一百多万债务卷入诉讼官司呢?逻辑上也是说不通吧!

据金融界报道,8月27日上市公司华鼎股份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办理股权质押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三鼎控股共持有公司股份3.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53%。其中质押股份3.06亿股,占其所持股总数的97.24%,占公司总股本的26.77%。质押比例高,公司面临华鼎股份控制权变更风险。

截止2018年底,公司所有权或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合计72.95亿元,占当期资产总额的31.26%,资产受限规模大;全部债务合计84.86亿元,短期债务占比61.49%,公司流动性紧张,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丁志民、丁尔民兄弟

7月30日,三鼎集团曾公告称,拟以三鼎控股合法拥有的义乌市开元名都大酒店和义乌市万豪酒店的产权作为债权“17三鼎01”的抵押担保物。但在8月31日,三鼎控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鼎股份”却在《关于公司自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的提示性公告》中表示,控股股东三鼎集团已拟定占用资金归还方案,后续将这二个五星级酒店的产权作为占用资金的抵押物,相关抵押程序正在进行中。

三鼎集团先将两个酒店给债券做抵押增信,然后却出尔反尔迟迟未办理抵押手续,又抵押给旗下的上市公司,这是什么神操作呀,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说好的抵押物怎么会“飞了”?

有人梳理一下三鼎陷入流动性危局的一些原因,比如存货高企,截止于2018年年底,三鼎存货为14.03亿元,较上一年度的6.87亿元直翻了一倍多。又比如在连续的收购中,形成了巨大的商誉,2018年商誉为16.18亿元,而数年前仅数千万。另外,买买买对资金流动性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投资房地产,斥巨资在义乌打造的所谓的“未来养生休闲”项目。

归根到底,三鼎集团丁志民兄弟家族陷入资金流动性困地的主要原因还是重大企业战略的判断上出问题了。二三年前,丁氏兄弟提出了“大金融、大资本、大实业”战略,且三大板块缺一不可,力求互通互融。当然,丁志民兄弟也是希望通过做酒店、金融、旅游等,分散织带等传统主业带来的风险,可有一点,这样的战略说是“延伸产业链的尝试”,是说不通的,转型显然是有风险的。

“三鼎”织带:一台旧染色机,20余名工人起步


华鼎公司董事长丁尔民(右1)

三鼎控股,起步于头花贸易,因为早年想尝试自买自染,丁氏兄弟买了一台染色机,开始了家庭小作坊创业。1994年,丁志民、丁尔民、丁军民三兄弟创办了首个实业公司,也就是三鼎控股集团的前身——义乌市环球制带有限公司。

创业初期,从一台旧染色机,20余名工人起步,很快,“三鼎”牌织带闻名于外。1997年金融危机后,丁志民三兄弟没有畏缩不前,而是组建了对三鼎控股集团日后发展极为关键的三鼎织造有限公司。

三鼎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刘冬梅曾介绍,最初在终端织带行业的拓展,主要是以规模扩张为主,之后为了拓展产品线,开始向上游的产业链原材料加工、锦纶行业发展。“一条生产线就要耗资几亿元,这和以往生产小商品完全不同”;随着北苑一厂、苏溪分厂一二期的开办,“三鼎”逐渐打通了完整的产业链,让三鼎走向了大工业化生产。

其中,2014年总投资60亿元“五洲新材”项目的开工建设,让三鼎跃升一个新的发展台阶。“五洲新材”项目,让三鼎集团在锦纶行业内实现“技术自主创新程度第一、设备先进化程度第一、流程自动化程度第一、产品质量第一”等多项第一。

在2010年的行业爆发式增长后,织带行业大多数厂家都在不遗余力地扩大产能,导致产能过剩。一直有强烈忧患意识的丁志民三兄弟,也迫切需要寻求新的转型之路。后来,三鼎开发了义乌CBD中心、拥有两座高级酒店的三鼎广场项目,还办起了三鼎小额贷,2015年又做起了“未来养生休闲”项目。

8月22日,全国工商联在青海西宁发布了“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系列榜单,三鼎控股集团分别位列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58位、“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第207位。这是三鼎控股集团连续第六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


丁志民(左1)在五洲公司指导项目建设

丁氏三兄弟的创业,始于1985年,当年,生于1963年的义务人丁志民办起雨伞厂,不过,因信息闭塞,未能把握好市场行情,雨伞厂被迫停产。而那时,丁尔民、丁军民二兄弟则与他们的父亲一起,开办丝绸厂。

1993年,丁志民迎来了人生的转机时刻,当时他看到制作头花装饰带的需求很大,就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办起了第一家专门销售缎带的加工贸易公司。第二年,丁氏三兄弟在义乌廿三里工业区征地5.8亩,投资300万元,创办了义乌市环球制带有限公司。

三鼎织造创办后,丁氏兄弟开始步入房地产行业,恒鼎房地产创办于2002年。值得一提的是,丁志民兄弟并未放弃实业,同年9月,华鼎锦纶创办,并组建三鼎控股集团,这被视为丁氏家族经营史上最为重要的飞跃。

2006年,丁志民三兄弟进入公众视野,董事长丁志民成为义乌第二富豪。当时,三鼎控股是上市公司华鼎股份第一大股东。


丁志民兄弟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程路(右2)

应该说,早期的华鼎锦纶,是一家很纯粹的典型家族企业,股权结构很简单,既没有引入战略投资者,也未有复杂的资产重组,且股东一直是三个。直到2005年1月,丁尔民才与“香港永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同年11月,华鼎又增加了台湾人王俊元这个新投资者。台商王俊元,主要从事纺织印染设备。

再后来,香港永顺退出,义乌德卡入驻,

债券违约,暴雷了,丁志民家族难过的日子似乎刚刚开始,多元化扩张转型失利了,有很多需要反省的地方。跨界收购和多元投资,表面风光实则处处隐含风险,特别是对资金链的考验。

同为义乌富豪的新光周晓光家族,因陷入债务危机,一下子从神坛跌落,如同天堂到深渊。周晓光的新光集团,也是一种家族控制主导型治理模式,其家族在公司治理中起着主导作用。二家义乌富豪几乎近似的是,丁志民家族的三鼎也和周晓光家族一样有上市公司大股东资金占用的症结。

家族企业在监督上,要行实去虚,在企业内部以制度规范运作,尤其是上市公司,更是公众企业,家族大股东占用资金等做法,等同于掏空上市公司,侵占的是社会股东利益。正由于存在如此的治理缺陷,周晓光家族步步陷入债务泥沼,公司治理出了问题是此中一大要害,值得警醒呀!

王晓武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精通这项技能,秒变公司升职最快的人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