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受袭产量减超50%:亚洲市场或受最大影响

2019-09-17 07:24:0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沙特受袭产量减超50%: 亚洲市场或受最大影响)

中国、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的各个炼厂,一直对中重质原油的需求保持旺盛,委内瑞拉、伊朗的出口停滞,让市场需求只能更加依赖中东,特别是沙特

石油产能黑天鹅

9月14日凌晨,沙特石油设施遭袭致减产一半。受此影响,9月16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与NYMEX原油期货在9月16日开盘伊始分别大涨19%与15%,一度创下1991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不过,截至9月16日17时,两者涨幅均收窄至8.3%与7.8%,较开盘涨幅缩水逾一半。随着沙特油田遇袭与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升温,不少石油需求国正转向俄罗斯、美国等其他地区采购原油,因为这些地区的原油现货交易溢价低于中东地区。目前,“产能是否持续恶化?油价是否重回牛市?”成为业内争议焦点。

9月14日凌晨,沙特境内最大的油田和原油处理厂遭遇无人机袭击,导致570万桶/日的产量停滞,接近沙特全部产量的60%。

一石激起千层浪,9月16日一早,原油期货大幅度高开,布伦特原油期货更是创下有史以来的最大涨幅,直接涨超19%站上70美元大关。截至记者发稿,涨幅有所回落,报65.2美元/桶,涨幅8.28%。

而在市场人士的分析中,更有激进者认为,这一事件的影响将直接导致原油一路冲刺,重归“百元”时代。“这样的预期有些激进了,”一位央企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每个地缘政治事件出现都会有一些原油溢价,究竟能走到什么程度还要看事件的后续进展。”

事件影响待观察

9月16日下午,有消息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沙特受损的产量将在“数周”时间内恢复,但具体的时间表和恢复进度,目前还在一团迷雾中。9月14日凌晨,位于沙特阿拉伯东部的Abqaiq原油处理厂(全球最大的原油综合处理中心)和Khurais油田(沙特国内产量前三),遭遇一支由10架无人机组成的机群袭击,事件引发处理厂大火,火势在之后得到了控制。

按照目前主流的说法,位于也门的胡塞武装力量宣布对此事负责,该武装力量盘踞在也门北部,距离遇袭地点并不近。按照沙特官方的认定,该组织或许是由伊朗方面提供支持。

“这一事件的疑点还是很多的,”一位长期观察石油地缘政治的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更加重要的是,这一事件的后续会如何发酵。”

依据目前的公开信息,这一事件造成的最为直接的影响,并非是Khurais油田,而是Abqaiq原油处理厂。“原油在开采出来之后,必须要经过一定的处理才能出口,以中国为例,对于不同种类的原油进口都有非常明确的标准。”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

原油处理厂受到袭击之后,接近70%的沙特国内原油受到了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没有办法及时进行处理,也就意味着没有办法出口。沙特为了保证安全,主动关闭了570万桶/日的原油产能,后续能否复产,这一原油处理厂的修复进度将成为关键。

而在这一处理厂的不远处,是沙特国内最大的原油出口港——RasTanura,总出口量为340万桶/日,占沙特全国出口量的一半还多,目前并未有消息表明这一港口的出口受到影响。

9月16日上午,有消息表示,受到影响的产量中,已经有三分之一在逐步恢复。“如果复产情况保持在这个进度,那么可以说这一事件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影响没有那么恶劣,”上述央企人士表示,“但一旦继续恶化,将会对油价强力支撑。”

全球连锁反应

在所有反应中,油价的波动最为直观。在遇袭事件前一个月,布伦特油价始终在58美元/桶价位上下波动,直到9月初出现连续数日的上涨。

“随着各主要经济体,尤其是欧洲的刺激政策逐步明晰,市场对于未来经济的信心要好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沙特遇袭事件像是一针强心剂,直接推高了原油价格。”

他向记者预计,未来国际原油价格将会围绕65美元/桶的范围波动。全球标普普氏亚洲能源资讯主管Mriganka Jaipuriyar则表示,普氏方面维持此前的预期——即70美元/桶。

对于全球石油市场而言,这是有史以来石油突然断供的最大一次损失。国际能源署在事件之后表示,这一事件造成的影响,超过了1990年伊拉克和科威特两国在海湾战争中的减产规模,以及1979年伊斯兰革命时期的伊朗减产量。

据新华社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5日表示,为应对沙特石油设施遭袭事件可能对油价造成的影响,他已经授权“在必要时”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石油,以保证市场供应充足。

依据2016年的一份报告,美国在紧急时期,可以向全球输送多达218万桶/日的战储原油,依据标普全球普氏,沙特遇袭事件之后,市场可能需要额外174万桶/日的原油。截至上周五,美国能源部声称,在全美四个地点,战略储备共存储约6.448亿桶原油。

不过,因为美国原油品种为轻质原油,即便大量释放也无法抵消沙特在中重质原油停产后的产能空缺,来自中东的补充能力将成为关键。

欧佩克方面,目前所有国家的减产都严格按照此前制定的减产协议执行,伊拉克方面表示,9月份产量将显著小于8月,到了10月将会进一步减产至协议要求;阿联酋方面则表示目前执行率略高于100%,9-10月产量将低于8月水平。

依据全球标普普氏的数据,目前全球的备用产能为230万桶/日,但是仅沙特一国就拥有160万桶/日的备用产能。因此,其他国家即便全力复产,也无法抵消市场空缺。

亚洲或受最大影响

Mriganka Jaipuriyar告诉记者,目前上述设施关闭的持续时间和程度尚不清楚,“若产能持续空缺,亚洲将受到最大影响。”她说。

2019年以来,地缘政治风险进入高发期:委内瑞拉危机导致该国石油生产严重受挫,目前出口已经几近停滞;美国对伊朗重启制裁,让该国石油无法向亚洲客户出口。

中国、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的各个炼厂,一直对中重质原油的需求保持旺盛,委内瑞拉、伊朗的出口停滞,让市场需求只能更加依赖中东,特别是沙特。

同时,IMO2020施行在即,重质船用燃料油的生产在今年正式进入最后的窗口期,在市场依然保持旺盛需求的情况下,这一油品的主要原料——中重质原油在今年一直紧俏。

以中国为例,在全部原油进口结构中,中东占比超过50%,其余部分来自俄罗斯、非洲和南美等地。“我们非常依赖来自中东的原油,”上述央企人士表示,“今年以来,中重质原油的溢价非常明显,贴水到岸往往都在3美元以上,中东特别是沙特的溢价更为明显。”

原料采购成本的高昂,国内炼化企业在今年上半年集体进入了利润低潮期。中石油炼化板块的盈利能力同比大幅度缩减;中石化半年报显示,公司主力炼化业务利润更是直接腰斩。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原油产量一直苦苦追求2亿吨/年而不得,在地缘政治风险频发的当下,上游进一步增储上产,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更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沙特事件一出,意味着我们能源保供的压力要比以前更大了。”上述央企人士告诉记者。

王晓武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语圈搭讪教父,蔡康永都佩服他口才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