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外|山西信托孽缘:泥足深陷破产房企

2019-09-10 13:02:22 来源: 网易号外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栏|网易号外

作者|王文华(北京)    

主编|戴鹭

爆料邮箱:jusazodu@163.com

一家破产房企,让山西信托多个项目陷入兑付危机。

日前,网易财经收到爆料,山西信托于2017年发行的信远3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应在2019年8月还本付息,但在投资人追问之下,才答复称无法兑付,涉及金额达5亿元。

信远36号融资称所融资金将用于山西沃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补充现金流,购买建材。资金最终用到何处仍未确认。但因为一家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无法将工程款支付给山西沃德,导致山西信托无法顺利向投资人完成兑付。山西沃德目前对开平富琳裕邦债权为4.67亿元,无法收回。

换句话说,信远36号信托计划的资金,最终又关联到了开平富琳裕邦身上。

山西沃德与开平富琳裕邦的两个核心关键人,系兄妹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信托支持的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信托产品,并非第一次违约。在发行信远36号信托之前,山西信托曾于2016年分五期发行了信卓1号信托产品,用于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项目的建设。据知情人士透露,信卓1号出现兑付问题。

号外|山西信托孽缘:泥足深陷破产房企

最新的天眼查信息显示,开平富琳裕邦的股东中,向上穿透,仍有山西信托的巨额资金。

随着开平富琳裕邦陷入破产,加上借给山西沃德的信远36号,山西信托恐有多个信托项目踩雷。

信托项目卷入30亿破产案

近日,网易号外接到知情人士爆料称,2017年8月-10月,山西信托公司分9期发行了《山西信托-信远3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目的是向山西沃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用于补充经营活动现金流,计划融资5亿元,实际融资4.7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另设12个月为或有处置期。

山西信托出具的《尽调报告》描述,山西沃德是一家资质信誉高,发展强大的建筑类企业,仅在建工程就有8亿元,应收账款为2.5亿元。广东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开发公司用裕邦新外滩价值7.19亿元的房产和开平市2.27亿元的土地作为质押,另有山西裕邦房地产公司提供位于永济市价值0.77亿元的商业房产及永济市价值2.2亿元的土地进行质押,质押物总价12亿元。

看似高枕无忧的投资,却在还款付息时,给投资人泼了一盆冷水。按照合同约定,山西信托应在2019年8月底还本付息,但上述知情人士称,山西信托并未主动联系客户通报情况,在投资人的追问下,山西信托回复称,融资方山西沃德没有能力还款付息,暂时没有办法解决,担保方开平富琳裕邦正在破产重组,没有还款能力。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关于开平富琳裕邦的破产重整进展,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披露,因为普通债权数额巨大,经申报并确认的已接近24亿元,另有8.6亿元左右处于诉讼中未定,关联诉讼案件66件。

网易号外致电山西信托客服,对方表示,目前该信托已进入处置期了。对于什么时候可以给出具体结果,对方表示无法确定,“借款人无法按期还款,要看处置的情况” 。

破产重整前三个月山西信托还在发新品

网易号外获取的一份开平富琳裕邦公司的债权申报表显示,山西沃德对开平富琳裕邦的债权为4.67亿元。

按照信远36号投资人的说法,2017年5月,开平富琳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出现停工现象,实际控制人山西信托为让楼盘继续建设,在明知开平富琳公司经营状况出席重大问题时,采取指定评估公司做高资产评估价格的方式,将部分抵押物进行虚高评估,以达到发行信远36号信托的目的,然后将信远36号的信托资金发给债务缠身的山西沃德,用于继续加大对开平富琳楼盘的施工建设。

开平富琳最终未能扭转颓势。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0月,广东省开平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开平富琳股东宁文霞对开平富琳提出的破产申请。值得注意的是,有投资人透露,就在开平富琳提出破产申请的三个月前左右,即2018年7月,山西信托还在发放信远36号第十一期信托产品。

山西信托官网显示,该公司由山西省信托投资公司改制而成,于2002年4月1日正式获准重新登记,是经中国人民银行和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保留的山西唯一一家信托机构。公司注册资本金人民币13.57亿元,其中美元2414万元。目前,公司由3家股东单位组成,分别为: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太原市海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

也正是凭借着国企的背景,山西信托赢得了大量投资人的信任。有投资人向网易号外表示,之所以购买信远36号信托产品,主要是看重山西信托的背景,这是金字招牌。

另外,投资人称,信托公司在每个季度都会发布相应的管理报告。但是山西信托始终未发布相关报告。投资人电话咨询山西信托有关管理报告问题,对方表示,管理报告不在网上公布,也不会邮寄给投资人,如果投资人有意查看,需到山西信托公司。

山西信托多次推产品援驰开平富琳新外滩项目

开平富琳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01月11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销售等业务的民营企业,在开平市的代表项目为“裕邦·新外滩”。在这家公司的主要成员名单上,一个叫做庞永民的人浮出水面。2016年11月,富琳裕邦进行法人变更,由庞永民变更为李宏伟,2017年9月,又由李宏伟变更为牛加强。

尽管已不再担任开平富琳公司法人,根据开平市人民法院网站上2019年8月份的一条公开报道,庞永民担任富琳裕邦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庞永民的另一个身份是山西裕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90%。在信远36号信托计划的尽调报告中,山西裕邦以其多处房产作为抵押,评估总价约3亿元。

2011年,庞永民来到开平开发裕邦新外滩项目,并担任裕邦-新外滩董事长。最终裕邦-新外滩项目长期难产。成为后续多个信托项目融资的根源。

值得指出的是,公开资料显示,开平富琳与山西沃德之间存在关联性。庞永民与山西沃德法定代表人庞秋菊为兄妹关系。

山西沃德曾多次向山西信托进行贷款,而这些资金多用于开平富琳裕邦新外滩项目建设中。2015年,山西信托推出信实5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补充山西沃德建筑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产品期限24个月。在风控措施方面,保证人开平富琳裕邦和借款人实际控制人庞永民夫妻以个人财产为该笔贷款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

2016年12月,山西信托推出信卓1号优先级A级5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山西信托于山西卓融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设立合伙企业并占比99%,合伙企业向开平富琳裕邦增资并持股34%,用于开平新外滩项目投资。

2017年,山西信托推出信远36号信托计划,资金用于山西沃德补充现金流,按照事先合同,应在2019年8月兑付,但目前由于开平富琳裕邦处于破产重整,无法将工程款支付给山西沃德,导致山西信托无法顺利向投资人完成兑付。

据《江门日报》2019年8月报道,2017年,富琳裕邦因经营问题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及时投入项目后续建设和偿还到期债务,继而引发了一系列建设工程、劳资、民间借贷等债务纠纷,其银行账户、房屋、土地先后被全国各地多家法院冻结和查封。

2018年9月20日,开平富琳股东宁文霞以开平富琳裕邦经营恶化、资金周转不灵、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为由,想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8年10月8日,法院裁定开平富琳裕邦破产重整生效。

富琳裕邦的重整计划书显示,富琳裕邦公司将在未来五年内根据计划完成房屋经营、交付、债权清偿等工作,并接受开平法院和管理人监督。其中,职工债权将在一个月内支付完毕,业主个人的债权将在三个月内至少清偿十万元,建设工程款将在两年内支付完毕。其他债权也有明确的清偿计划和时间表。

信托产品多次违约 山西信托业绩惨淡

开平富琳裕邦破产重整,导致山西信托的产品无法按时兑付。但对山西信托而言,违约无法兑付的事情曾屡屡发生。与信远36号违约案例相似,2019年8月份,有媒体报道称山西信托发行的“信实59号”在逾期一年后仍未兑付,涉及资金5000万元,募集资金所投的临汾金洋州房产开发公司开发的荣华世家项目已经烂尾。

2018年1月份,山西信托信托·信实5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山西信托·信达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实5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均被曝出违约。同年3月,山西信托就违约事件做出回应,承诺将在2019年12月底前支付完毕。

产品屡次违约背后,山西信托的业绩表现可谓惨淡。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山西信托实现营收1.05亿元,相比于2018年同期的1.59亿元,下降34%。2019年净利润2562万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6731万元,下降62%。

此外,山西信托2018年净利润为1408.48万元,同比下滑72.79%;2017年,该公司净利润下滑38.35%。

网易号外|出品人:姚长盛 齐栋梁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号外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