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已有3500亿永续债发行 多渠道补资本进行时

2019-09-10 08:11:19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年内已有3500亿永续债发行 银行多渠道补资本进行时)

永续债发行正在不断提速,截至目前,已经有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民生银行等6家银行发行了3500亿元的永续债,还有多家银行正在申请中。日前,渤海银行正式获批发行不超过200亿元永续债,成为国内首家获得监管批准发行永续债的非上市银行。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1%,较上季末下降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0%,较上季末下降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2%,较上季末下降0.06个百分点。

多为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商业银行仍然面临着较大的资本压力。为实现业务稳健可持续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银行迫切需要拓宽资本补充渠道,加大资本补充力度。

永续债再提速

中国货币网显示,日前,渤海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提交了发行文件,将发行总规模为不超过2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推行永续债将有效缓解渤海银行的资金困境,提升资本实力和风险抵御能力,优化资本结构,释放可用业务发展空间。”渤海银行称。

长期以来,由于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受阻,导致一级资本短缺持续成为制约渤海银行健康发展的最大瓶颈,资本供求矛盾突出,同时,鉴于各种客观因素变化导致渤海银行第三次股东增资金额受到一定限制,伴随未来三年子公司综合化经营投资、业务发展扩张等多方面的资本需求,渤海银行其他一级资本缺口将进一步明显并呈扩大趋势。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渤海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5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6%。而2018年年底,渤海银行的这三项资本分别为:资本充足率8.6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1%、一级资本充足率11.77%。

另外,2016-2018年,渤海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9%、1.74%、1.84%,呈持续上升趋势。不过,2019年上半年,渤海银行不良贷款率1.82%,较年初下降0.02个百分点。

2018年以来,央行联合银保监会等多部委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永续债的政策性文件,在监管层面为商业银行推动一级资本工具创新逐步扫清了障碍。

2019年年初,在既有监管指导政策的技术上,央行发布公告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可通过持有的永续债从央行换入央票,永续债的流动性及市场接受度得到大幅提升。

同时,银保监会出台《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有关事项的通知》,引入保险资金作为商业银行补充债券的合格投资者,极大地丰富了永续债的合格投资者范围,市场空间得到有所扩展。

2019年1月,中国银行在境内首单永续债试水成功,发行规模为400亿元。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华夏银行共计发行了3500亿元永续债。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永续债可用于定向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能有效解决银行二级资本充裕而一级资本不足的结构性失衡问题。相比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永续债发行审批更为便捷,且可设置减记条款,不存在摊薄股东权益的风险。

“监管层面为银行永续债发行创造了较好的政策环境,包括扩大永续债投资机构范围、明确永续债会计及税收处理、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及将合格永续债纳入担保品范围等。”徐承远称。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称,对银行而言,发行永续债的突出作用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对上市银行来说,永续债可以增加其他一级资本,改变其他一级资本较少、二级资本较多等问题,进一步优化资本结构;对非上市银行来说,永续债拓宽资本补充来源,增加一级资本补充工具。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而永续债可缓解非上市中小银行资本压力,有助于其回归本源、专注主业。

资本压力或将改善

随着资管新规等监管规定实施,表外业务正在回归表内,加快资本金消耗;成立理财子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子公司,需要投入相当数量的资本金。

另外,目前我国商业资本补充工具较少,尤其是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匮乏。对非上市中小银行而言,一般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可以使用的一级资本工具更是有限,这对中小银行业务发展带来一定影响。

“对银行来说,资本补充本是一项常规工作,业务发展、规模扩张,本来就会消耗一定的资本金。近期,央行等出台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对进入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行列的部分银行,还将提出附加资本要求。”董希淼称。

银行面临资本压力的状况将得到改善。8月底,金融委表示,鼓励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随后,9月初,金融委再次提到,支持银行更多利用创新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中长期融资。

对于非上市银行以及中小银行资本而言,徐承远称,补充渠道主要依赖于增资扩股及发行二级资本债,两者分别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及二级资本。此类银行可根据资本规模及资本结构针对性选择资本补充工具。

“目前优先股发行主体已从上市银行扩大到非上市银行,为非上市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提供了政策支持。同时,对于业务规模较大,综合竞争力强的非上市银行,永续债也是一个补充资本的路径。”徐承远表示。

下一步,董希淼表示,还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一方面,银行需要内外源相结合进行资本补充。内源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提升盈利能力,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并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从审慎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比如适时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

此外,董希淼表示,监管部门要加强协调,统筹配合,继续加强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除永续债之外,还可以继续探索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进一步增强资本补充工具的灵活性和多样性。此外,监管部门还应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资本补充工具发行效率,并赋予商业银行一定的发行自主性。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