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率亮红灯 韩国“慌了”日本“催生”

2019-09-10 00:00:00 来源: 北京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生育率亮红灯 韩国“慌了”日本“催生”)

学费全免、看病全免、儿童工资……为了鼓励民众生娃,日本政府最近想出了诸多听起来很美好的招数。美好背后,尽是无奈,少子化、老龄化已是日本社会的痼疾,从“育人革命”的口号足以看出日本的焦虑。同样陷入人口焦虑的还有韩国,跌破1的生育率预警了国家的未来。源源不断的补贴和福利成了共同的救命稻草,但羊毛出在羊身上,补贴仍来源于税收,本就压力山大的民众们会买账吗?

育人计划

“都免费了。”8日晚间,在日本NHK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安倍晋三亲自出镜,带着笑容推销自己的新政。根据这项政策,在日本生活的所有日本人、外国人纳税人,无论收入多少,3-5岁的保育园、幼儿园所有费用全部免费;孩子在初中毕业以前,学费全免、看病全免,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每月还会给每个孩子发放“儿童工资”,金额为2.57万日元。

日本政府的目的很明显,安倍将之解释为“鼓励生育,减轻父母的育儿负担,让孩子们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童年”。作为日本最严峻的社会问题之一,安倍政府在解决低生育率的问题上下了不少功夫,此次的大礼包只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7年,日本政府就推出了一项名为“育人革命”的计划,该项计划的预算高达2万亿日元,其中8000亿日元用于让学龄前免费教育覆盖全国,即所有3-5岁的日本儿童都将免费上幼儿园。此外,该方案中的100亿日元,用于保证家庭年收入不足260万日元的0-2岁儿童上托儿所免费;7000亿-8000亿日元将用于补贴低收入家庭大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等。

日本政府的大手笔不难理解,少子化的焦虑与日剧增。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7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显示,日本2018年总和生育率为1.42,低于2017年的统计水平。伴随低生育率而来的就是“人口坍塌”。日本7月发布的最新人口动态调查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月1日,日本国内总人口约为1.25亿,较去年同期减少约43万人,下滑幅度创历史新高,连续10年减少。

“如果日本人口的出生率不能得到提升,日本的人口总量将会从目前的1.28亿左右下降至2050年的9800万。如果这种预期真的出现,那么日本65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占总人口的比例将会从目前的26%左右上升至45%。”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日本和韩国地区研究办公室负责人Randall S. Jones指出。

同病相怜

作为隔海相望的邻居,在少子化这个问题上,日本和韩国称得上难兄难弟。与日本的1.42亿相比,韩国甚至更惨。

“与其结婚,还不如找工作,把挣来的钱投资在我自己身上。”在接受采访时,镜头前的首尔市居民郑素贤这样表示。

韩国统计局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45.6%的韩国适婚女性认为婚姻是一生中应该做的事,比男性的62.9%要低得多。越来越多的韩国职业女性倾向于晚婚甚至不婚,适龄生育女性的未婚率、不婚率提高,导致婚内生育率下降。这些因素最终导致韩国生育少子化、独子化甚至无子化趋势愈演愈烈。

在《2018年出生统计(确定版)》中,韩国统计局指出,2018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仅为0.98,即平均一名女子终生生产不足1名子女;今年上半年,韩国新生儿的数量进一步下降至158524名,同比下降7.7%,第二季度的生育率尤其疲弱,已经降至0.91。由此,韩国成为全球唯一出生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

根据人口学的一般原理,要想保持一个国家人口的长期稳定,该国的总和生育率至少需要达到2.1的更替水平,而0.98意味着韩国的人口预计将由目前的5200万,小幅增长到2028年的5223万,此后便走入“人口坍塌”的黑洞。

与日本类似,韩国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修建免费托儿所、提供公共日托服务、长达一年的带补贴儿童保育假期、将公租房供应范围从目前的60万户增至88万户、购买第一套住房的新婚夫妇购房税将减半等等,都是韩国政府为了鼓励生娃作出的努力。去年,首尔市政府还推出了每生一个孩子奖励10万韩元的措施。自2005年以来,韩国政府已经花费了136万亿韩元试图提高出生率。

汉城大学经济学系教授朴英范表示,出生率下降不仅导致生产与消费减少、经济萎缩,还会对就业、财政、社会福祉等国家政策的方方面面带来巨大冲击。今年4月,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警告称,日本不管短期还是长期都面临较大的信用挑战。由于日本家庭储蓄率下降、税基缩小及社会福利支付成本上升,日本的GDP增速也在减缓。

谁来买单

焦虑日盛,应对少子化的支出也是如今韩国和日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毕竟,近期的经济数据显示,二者的状况都不太好。上周二,韩国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8月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零增长,创196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7月的零售额较上月下降0.9%,韩国内部经济活力急剧下降。

日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日本内阁府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4-6月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年率修正值为增长1.3%,初值为增长1.8%。其中,二季度企业设备投资环比增长0.2%,增速比之前估测的1.5%大幅下调,拉低了整体增速。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张季风表示,这次的计划早就做出了预算案,因此不会对财政状况有所影响,财源主要还是来自税收。根据安倍政府的计划,2万亿日元中的1.7万亿由提高消费税来提供,另外剩下的0.3万亿日元,则由企业承担。

就在10月1日,日本的消费税率也将从8%提高至10%。日本共同社称,此次增税预计将带来5.6万亿日元的税收。而新增的税收,将优先用于伴随人口老龄化而增加的医疗和护理费用、支持养育子女费用及扩大免费保育和免费教育的对象范围。

不过,这种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办法能否奏效并不好说。张季风坦言,日本的低生育率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原因,不只是经济原因,也有深层次的社会原因。在《日本少子化进程与政策应对评析》一文中,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王伟认为,日本从20世纪90年代初采取少子化应对措施以来,虽然在减缓少子化和人口减少势头方面有一定成效,但从生育率长期低迷的情况看,应对少子化政策没有取得明显效果,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政府的政策是基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假设,即‘如果我们给更多的钱,人们将会生育更多孩子’。但首先应解决女性在工作中受到的性别歧视,以及工作和家务的双重负担。”韩国女工协会在一份声明中写到。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