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远气体把“老赖”当客户 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2019-09-04 18:03:27 来源: 金证研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和远气体把“老赖”当客户 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Photo by Kristopher on unsplash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辟芷/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到2020年,实现10亿元的销售”,这是湖北和远气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远气体”)曾在官方宣传片中放下的“豪言”。但现实却并不尽如人意,2018年,和远气体的营收为6.25亿元,同比增速下滑,且比2016年只增加了2.19元。按照目前的增速,2年后,和远气体或难以兑现诺言。

而和远气体的问题远不止如此。和远气体的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下降,利息支出“吞噬”净利润;与此同时,客户系“老赖”、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的情形,无疑暴露其供应商资质存疑、客户质量恶化的问题。

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走低 利息支出“吞噬”利润

一直致力于各类气体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以及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利用的和远气体,近年来净利润上演“过山车”、营收增速放缓。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4亿元、4.06亿元、5.75亿元、6.25亿元、3.19亿元,2016-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3.76%、41.68%、8.59%。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净利润分别为2,003.33万元、4,099.53万元、4,496.31万元、7,535.92万元、3,959.82万元,2016-2018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04.64%、9.68%、67.6%。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和远气体各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下滑。

从和远气体主要产品的生产能力来看,2016-2018年,氮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8.24%、104.06%、101.44%;氧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0.08%、101.04%、99.34%;氩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3.91%、68.94%、63.29%;氢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2.24%、95.04%、83.18%。

令人费解的是,和远气体在产能利用率“走下坡路”的情况下,主营业务毛利率却畸高于同行。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88%、40.58%、38%、42.25%。

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湖南凯美特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8.63%、43.23%、44.02%、46.89%;兰州裕隆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8.89%、29.52%、20.65%、17.91%;深圳高发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44.84%、46.64%、37.69%、34.32%;杭州杭氧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16.59%、14.48%、22.57%、23.69%;苏州金宏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37.37%、38.86%、44.29%。上述五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2.39%、34.25%、32.76%、33.42%,远低于和远气体。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负债合计金额分别为4.23亿元、3.8亿元、4.33亿元、5.01亿元、5.36亿元,同期,和远气体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57%、46.32%、48.85%、48.71%、48.57%。

从负债构成来说,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短期借款分别为1.31亿元、1.51亿元、1.8亿元、1.74亿元、1.71亿元;同期,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14,174.45万元、9,131.94万元、8,010.63万元、6,741.11万元、10,574.78万元;其他应付款分别为9,259.77万元、2,295.77万元、5,063.15万元、3,802.56万元, 2,640.95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152.93万元、2,955.7万元、4,223.69万元、6,155.77万元、7,788.6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高企,且利息支出高居不下。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分别为1,516.97万元、1,349.29万元、2,705.52万元、2,541.18万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1.05%、100.51%、-6.07%。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利息支出分别为1,627.64万元、1,720.27万元、2,289.96万元、2,259.91万元,同期,利息支出占净利润比重分别为81.25%、41.96%、50.93%、29.99%。

到了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为1,649.16万元,利息支出为1,390.82万元,利息支出占净利润比例为35.12%。

可见,利息支出在“吞噬”净利润,在业绩上“好高骛远”和远气体,其供应商、客户质量也在恶化,坏账风险高企。

把“老赖”当客户 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事实上,和远气体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向前十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1.7亿元、2.5亿元、2.35亿元、1.22亿元,占采购总额比分别为75.07%、75.28%、72.65%、75.44%。

除了供应商集中度高企,和远气体或存在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的问题。

2016年,陕西润满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满新能源”)为和远气体的第九大供应商,和远气体向其采购的金额为472.7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比重为2.09%。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润满新能源成立于2016年1月8日,2016-2018年,润满新能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2016年8月,和远气体与湖北碧弘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弘盛科技”)签订了一笔5,000万元的在建工程合同,2016年11月,和远气体又与其签订了两笔合同,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1,500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碧弘盛科技成立时间为2016年08月23日,也就是说,和远气体在碧弘盛科技成立后的一星期之内就确定与其合作。与一个成立3个月左右的公司合作亿元工程,和远气体此举是否太过轻率?

不仅供应商、合作方的资质存疑,和远气体的客户质量也在恶化,与“老赖”做生意,其坏账风险高企。

2017年,江西旭阳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阳雷迪”)是和远气体的第九大客户,贡献的销售金额为640.1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1.16%。旭阳雷迪于2012年,因和远气体主动提供供气方案配合其新厂房建立而开始合作。

据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旭阳雷迪“劣迹斑斑”,存在33条失信记录。最早在2014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发布了(2014)浔法执字第00658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28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94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95号文件,旭阳雷迪被判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全国法院对“老赖”重拳出击的情况下,和远气体却仍把资深“老赖”当客户,令人费解。

雪上加霜的是,和远气体供销一体的大客户,面临资产冻结的风险。

据招股书,2016-2018年,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宁化工”)均为和远气体的第一大供应商,和远气体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525.14万元、7,356.95万元、6,266.8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5.6%、22.15%、19.41%。同期,和远气体向三宁化工销售金额分别为531.45万元、2,125.79万元、2,159.93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比为1.33%、3.86%、3.67%。

2019年1-6月,和远气体向三宁化工采购金额为1,304.78万元,占采购总额比重为8.1%,向其销售金额为1,078.1万元,占销售总额比重为3.76%。

但据(2019)鄂0583执237号文件,2019年3月28日,三宁化工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决,查询、冻结、扣划被执行人三宁化工在银行、信用合作社和其他有储蓄业务单位的存款;查封、扣押、变卖三宁化工具有所有权的财产;提取三宁化工在有关单位的收入,限额25,607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早在之前,三宁化工就有违约的“黑历史”。据(2017)鄂0583民初436号文件,2017年6月13日,三宁化工因逾期没有支付浙江四通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树脂验收款和质保金,而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决,三宁化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浙江四通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货款149万元、违约金1.86万元。

除此之外,和远气体涉嫌虚增销售额。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在瓶装气体上,和远气体向武汉友立佳工业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友立佳”)销售瓶装气体,销售金额分别为366.6万元、380.98万元。

据公开数据,2016-2017年,武汉友立佳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或为“空壳”公司。

近年来,和远气体与“老赖”合作,供销一体的大供应商和客户深陷冻结资产的诉讼。供应商资质存疑、客户质量恶化的问题,或将成为和远气体上市的“绊脚石”,对此《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持续关注。

刘嵩 本文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刘嵩_NBJ994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