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信威半年巨亏155亿 海外业务称发货实滞留香港 员工遭拖欠工资

2019-08-31 19:45:18 来源: 清流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编辑|赵妍

*ST信威(600485.SH)交出了复牌后的首份中报。8月30日晚间,*ST信威披露的上半年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155.5亿元。自复牌以来,*ST信威已经连续36个跌停。

被媒体称为“亏损帝”的*ST信威,正处在资金压力大、诉讼缠身、资产重组前景不明的境地中。清流工作室独家获悉,就在披露巨亏半年报的当天,*ST信威的一位员工代表公司作为被告在一场庭审中表示,由于公司现金流紧张,在至少半年内均无力偿还涉案的几百万欠款,并且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上述庭审还意外透露了一个与此前*ST信威公告披露内容不一致的信息:*ST信威公告称在2017年12月“已经完成全部发货”的海外公网业务北爱尔兰项目,实际上至少直到今年2月份,依然有货物滞留在由信威委托代理公司租赁的香港仓库内。

与此同时,*ST信威重大资产重组也前景不明:王靖持有的重组标的“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天骄”)全部股权,以及王靖、北京天骄持有的重庆天骄航空动力有限公司(下称“的重庆天骄”)股权,均在今年8月份遭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完成发货”却滞留香港?

一场财产租赁合同纠纷案,揭开了*ST信威海外公网业务北爱尔兰项目的异常。

清流工作室了解到,该案原告为广州市盈宇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盈宇”),被告为*ST信威的控股子公司北京信威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信威”),以及北京信威的控股子公司重庆信威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信威”)。广州盈宇代理律师在庭审中称,北京信威原应运往北爱尔兰的货物因临时决定取消运输,委托广州盈宇寄存在一个香港仓库里,从今年2月起,北京信威开始拖欠租赁费用不还。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7月11日,*ST信威在回复上交所关于2018年年报中未能确认海外公网业务收入的相关问询中称,包括北爱尔兰项目在内公司在2017年12月已经完成全部发货,经核实,“北爱尔兰项目相关销售合同、发货单据真实、齐备,相关业务具备真实性”。

但根据广州盈宇方面的说法,今年2月份前后,*ST信威原本应运往北爱尔兰的货物依然滞留在香港仓库中。广州盈宇代理律师表示,目前*ST信威已将货物拉走,但他不清楚货物运往哪里,也不清楚这批货物总共在香港仓库滞留了多长时间。

根据*ST信威此前公告,北爱尔兰项目的运营商是Personal Broadband UK Limited,2016年,重庆信威与Personal Broadband UK Limited签订McWiLL基站系统设备和核心网系统设备的《买卖合同》,合同总金额2766万美元。

根据*ST信威回复上交所的说法,截至2018年年报,公司对北爱尔兰项目在内的相关已发货收入继续未予以确认,主要原因包括:北爱尔兰项目在内的公司已与渤海银行等银行就公司担保事项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并约定由公司提供担保。但由于公司正处于涉及跨国军工行业的重大资产重组时期,受特殊内外部环境的影响,公司担保能力仍未恢复,各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公司的支持暂处于观望状态,上述相关银行均未放款。

然而,对于这一点,年审会计师在根据上交所要求回复意见时表示,“我们发现,公司对乌干达等项目未确认收入未来的可实现性的评估主要系依据其对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及担保能力恢复、相关金融机构是否会予以公司融资支持判断,但我们未能取得与证实该等事项相关的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我们无法判断公司相关回复是否合理。”(注:会计师所指项目包括北爱尔兰项目在内)

包括北爱尔兰项目在内,ST信威把无法确认这些海外项目的收入归为过去两年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根据*ST信威在2018年年报中的解释,截止2018年末,公司向包括北爱尔兰项目在内的运营商累计发出商品的合同价为34.57亿元,但由于受到公司内外部环境变化的特殊影响,于年报截止日之前,相关买方信贷尚未放款,公司尚未回款。本公司收取销售货款存在不确定性,不符合会计准则收入确认一般原则中“相关的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企业”的规定,故本公司未确认相关海外项目收入,造成2017至2018 年度亏损。

巨亏155亿背后

7月12日复牌以来,*ST信威连续跌停36天,创下A股在今年年内连续跌停的最高纪录。在这个背景下,*ST信威交出了复牌后的首份中报。

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55.5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4.49亿元的亏损进一步扩大。截止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15.54亿元,较 2018 年底 111.47 亿元大幅减少86.06 %。

中报表示,货币资金大幅减少是由于,报告期公司为海外项目客户担保履约,另外部分内保外贷涉及的境内银行将公司的部分保证金进行扣划,导致相关资产发生重大变化,货币资金减少96.80亿,长期股权投资减少19.9亿。

今年以来,在为海外项目买方信贷担保的模式下,*ST信威对外担保的保证金持续被银行划转进行担保履约,涉及柬埔寨项目、乌克兰项目、俄罗斯项目、尼加拉瓜项目、坦桑尼亚项目、巴拿马项目等。据清流工作室梳理统计,中报目前已披露(1月至8月)被划扣/划转的保证金合计约为115.49亿元。

ST信威半年巨亏155亿 海外业务称发货实滞留香港 员工遭拖欠工资


一位不愿具名的审计表示,保证金被银行划转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如果是由于被发现业务虚假导致的,则上市公司之前涉及已经确认这部分业务收入的相关报表都需要重新进行调整。

目前,由于*ST信威2017年度和2018 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值,2018 年度财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且因此*ST信威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ST信威2019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为负值,或者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仍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ST信威上半年计提预计负债84.06亿元,计提坏账准备15.05亿元,引起上交所的关注。在中报事后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大额计提预计负债和坏账准备的具体原因,计提金额是否审慎,是否存在财务“大洗澡”行为;以及前期未计提预计负债的原因和合理性,坏账准备同比大幅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

与此同时,*ST信威重大资产重组前景不明。此前,*ST信威曾披露,公司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天骄”)的控股权或北京天骄旗下资产。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无论是北京天骄或是其旗下主要资产——重庆天骄航空动力有限公司(下称“的重庆天骄”),目前大部分股权均被冻结,这为上市公司的重组事项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启信宝显示,*ST信威实际控制人王靖所持有的北京天骄97%的股权目前已全部被冻结,执行法院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期限为2019年8月2日至2022年8月1日。此外,天眼查也显示,在同一执行事项下,北京天骄和王靖合计持有54.25%的重庆天骄的股权也全部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此外,*ST信威目前还出现了欠薪的现象。前述*ST信威员工提到,公司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而据界面新闻此前援引一位*ST信威员工报道,今年5月,在薪资缓发已有3个月的情况下,*ST信威一度让员工自费垫付缴纳社保。在6月初重庆分部的部分员工聚集讨薪之后,*ST信威恢复了员工的社保缴纳,但仍然欠薪。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底,*ST信威母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为9人,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为1419人。相较之下,2016年底,母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为16人,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为2283人。

王文华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王文华_NF59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