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技术性衰退风险大增!默克尔不敢放水

2019-08-28 08:14:22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德国技术性衰退风险大增!默克尔不敢放水的苦衷就看这两点)

欧盟经济火车头德国近来的经济数据惨淡,大有陷入衰退的趋势。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7日公布的数据,德国第二季度季调后国内生产总值(GDP)终值为-0.1%。此前德国央行发布月度报告指出,今年夏天德国经济依旧不景气,第三季度可能再度出现轻微萎缩。

通常,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萎缩即被视为“技术性衰退”。对此ING荷兰国际集团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哈泽斯基(Carsten Brzeski)在最新报告中指出, 在十年强劲经济增长之后,无需对此时的停滞或一次的技术性衰退恐慌,一切仍取决于前进的方向。但是,“贸易冲突进一步升级,加之全球不确定性加强,以及缺席的财政刺激措施,可能是目前德国经济最糟糕的噩梦。”他称。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德国经济学家哈克(Oliver Racau)则指出,让德国放弃两个重要的财政限制很难,这两个限制是被写入德国基本法(其法律效力等同于宪法)的“债务刹车”和有“黑零”之称的德国财政收支平衡原则。

哈克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考虑到德国的政治现实,在讨论放弃“黑零”原则时会十分谨慎,而放弃“债务刹车”更是存在政治和法律方面的双重障碍,目前看起来难以逾越。

大规模财政刺激?缺乏足够空间

2017年,在德国前财长朔伊布勒卸任转赴德国国会履新议长一职的那一晚,他在德国财政部的300多名老下属齐刷刷地穿着黑色衣服,组成了一个象征着朔伊布勒著名财政平衡理论的“黑零”(schwarze null)来为他送行。

这一幕可以说超越了德国国内党派纷争,代表了德国民众对财政赤字的看法:历史上屡次经历大规模货币贬值的德国人对债务和财政赤字一直抱有超乎寻常的危机感,而“黑零”方针则是要求德国在财政预算报告中达成预算平衡,即没有债务时数据所呈现出的黑字。坚持“黑零”方针就意味着,德国政界在不会产生新的债务上达成了一致共识。

近十年来德国经济处于黄金增长期,按照哈泽斯基的统计,自从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结束后,德国经济就以平均每季度环比0.5%的速度增长:在过去的40个季度中,有35个季度实现了增长。这意味着,德国政府在财政充盈的同时,也无需对健康的市场进行大规模财政刺激。

然而,进入2018年,情况发生了突变。德国的季度GDP增速从第三季度开始逐渐下降,而今年第二季度GDP环比萎缩0.1%,更被不少经济学家视为“黄金十年”的终结。

即便是“黑零”原则忠诚支持者的德国商界也开始转向。在二季度数据出炉之后,德国工业联合会(BDI)总干事约阿希姆·朗(Joachim Lang)表示:“在脆弱的经济形势下,应该对黑零原则进行审议,德国的财政政策必须改变。”

8月26日出炉的德国智库IFO商业景气指数显示商业负面情绪强烈,8月份IFO商业景气指数仅为94.3,逊于市场预期95.10。

布哈泽斯基指出,这是自去年8月以来,IFO商业景气指数在过去12个月中第11次下跌,并处于2012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就在一年前,该指数还位于104.2,接近历史高点。

IFO指出,虽然目前德国汽车行业商业环境有所改善,但工程、化工和电器领域情况明显恶化。

尽管如此,从德国政府到央行层面,依然做出了无法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的表态。

8月1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称,德国经济正面临“困难时期”,但政府不会过快采取行动,而将审视形势、依需求制定对策。欧央行管委会“鹰派”成员、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也持类似看法,他反对“为了应对近期德国经济增长放缓,而推出大动作的货币或财政政策刺激一揽子方案”的想法。

哈克的研究则显示了,在“黑零”原则的约束下,目前德国政府确实没有太多的财政腾挪空间。

默克尔政府目前的财政空间在180亿欧元左右。哈克指出,在研究中发现,默克尔的联邦政府基本上没有财政回旋余地。大部分的财政盈余实际上在州和直辖市政府手中。

同时,哈克指出,由于联邦政府在今年的支出增加且实施了减税政策,已经消耗了自身的财政盈余,这也严重限制了德国政府为新的优先政策提供资金的能力,譬如在气候变化项目方面,就存在着预算限制。

此前,由于德国财政部公布出台绿色投资基金,曾令债券市场兴奋不已,然而德国债券收益率在短暂飙升之后,很快重归平静,因为市场人士发现,德国政府根本无意打破财政限制。

如果连“黑零”都不愿放弃,就更别提触碰基本法中的“债务刹车”原则了。

哈克指出,如果放弃“黑零”原则,德国政府需要的财政空间在100亿欧元(GDP0.3%)左右,这能让德国的财政空间在2020年达到300亿欧元左右(GDP0.8%);如果再废除“债务刹车”原则,考虑到欧盟的结构性赤字限制,最多也就能多出50亿欧元。

改变财政政策的政治风险过高

魏德曼指出了重要的一点,即德国处在经济放缓的阶段,而如果德国经济陷入了深度衰退,那么德国领导层就必须提供财政刺激措施。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数位德国经济专家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考虑到德国在财政文化方面的历史和民心所向,除非出现大规模的经济衰退,否则德国政府很难将写入了基本法的财政政策掉头。

“债务刹车”于2011年正式成为德国基本法的一部分,简单而言,这一原则规定,德国联邦政府的结构性赤字需仅占GDP的0.35%。与此同时,德国各州需要在2020年前彻底消除其结构性赤字,达到平衡预算。

哈克指出,一方面,目前德国的经济萎靡以及来自全球的经济风险的确令各界对德国财政空间问题做出反思,并在更严重的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为更强大、更快的财政反应打开了大门。

但另一方面,放弃“黑零”等原则会带来巨大的政治成本。

譬如,对于基民盟(CDU)而言,这就等于要失去一个很大的卖点,大部分基民盟选民们认为平衡预算是一个审慎的经济政策,可以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财政挑战。自从朔伊布勒出台该平衡预算原则以来,这种想法就得到了加强。

此外,如果希望放弃德国目前的财政政策框架,需要联邦议院和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票的投票通过才能放行,而目前只有绿党表现一些意愿。

总体而言,尽管出现了有关前述诸多财政限制以及经济下行风险上升的政治辩论,但重新考虑财政政策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经济阵痛。哈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外,对欧盟财政限制进行讨论恐怕是德国做出改变的先决条件,毕竟德国在设计该财政限制时,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哈克认为,如果欧洲经济陷入更深的衰退,甚至波及欧盟国家的国内劳动力市场和选民,欧洲央行可能会赶在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之前采取行动,由于欧元区经济重归疲软,上个月欧央行已宣布正在准备一些量化宽松措施。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