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跑者"旷视提速IPO 折射私募退出与AI变现困境

2019-08-26 07:52:51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领跑者”旷视提速IPO折射私募退出与AI变现困境)

八年融五轮,D轮后即启动上市,旷视科技提交招股书背后显示的,是人工智能时代下新的资本环境与变现难题。

领跑者旷视提速IPO 折射私募退出与AI变现困境

“有些机遇,当大公司觉得它真是机遇的时候,你可能已经跑得比较靠前了,这永远是个时间差问题,你要跑得更快。”此前,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印奇如此谈论与大公司的竞争问题,这一次,在上市速度方面,旷视再一次“跑在前面”。

8月25日,人工智能企业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高盛、J.P摩根、花旗银行为本次上市的联席保荐人。业界预热般庆祝其或将成为AI上市第一股,但关于旷视上市的消息此前已传了一年有余,目标地涉及美股、科创板、港股等;另外,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成立于2011年的旷视于今年5月刚刚完成D轮融资,相较于动辄六轮融资起步的创业公司来说,旷视的上市步伐明显更快更急。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旷视已然在行业内扎根扎深近十年,融资历程从2012年跨至2019年。旷视提交IPO上市背后,包含了六七年前早期投资人的退出、投资人对Pre-IPO愈发谨慎的态度、一级市场持续性趋紧的融资环境、人工智能落地变现周期长且研发投入高等因素。一位长期关注技术领域的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旷视上市这件事准备了超过一年时间,并非今日突然的决策。未来假如能够顺利上市,旷视“人工智能第一股”将具备很大的势能与流动性优势。

筹谋上市

严格来讲,旷视为上市筹谋许久,早至2018年初便有风声称旷视筹划赴美股上市,怎料国际关系波诡云谲,旷视改道港股的消息随之见诸报端。在此次招股书真正落地之前,旷视早期投资人已率先实现退出。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8月,联想之星与联想创投参与其数百万元天使融资;2013年7月,创新工场参与其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1月,启明创投与创新工场参与其4700万美元B轮融资;2017年10月,旷视完成总金额为4.6亿美元的C轮融资;其后跨过近两年时间,于今年5月完成总融资额约7.5亿美元的D轮融资。

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招股书中估值计提猛增说明老股东资金接近到期,存在变现压力。招股书称,按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公允价值,由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人民币5.74亿元增加792 .2%增至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人民币51.214亿元,主要是由本公司估值持续上升得来。

天眼查显示,今年5月16日,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人关系中,北京纳远明志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即联想创投)、天津联想之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贝眉鸿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为李开复)、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100%控股)退出股东行列,李开复 、 蚂蚁金服韩歆毅 、 王明耀 、 唐文斌及杨沐退出董事行列 。退出时间是在7.5亿美元D轮融资发生后不久,业界猜测退出股东行业的早期投资机构借由D轮融资实现退出。

针对于此,旷视方面回应称,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八年时间,保持高速健康发展,工商信息变动为正常调整,常规性集团内部结构优化。集团层面没有股东退出,所有战略性股东与旷视保持良好的合作,坚定支持旷视发展,特此声明。

此外,旷视招股书《董事及参与全球发售的各方》一节显示,目前集团执行董事包括印奇、唐文斌、杨沐、王海桐。

那便指向另外一种可能——提前搭建VIE架构,为登陆海外资本市场做准备。招股书显示, Max Dynamic Group Limited于2018年1月2日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旷怡香港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24日在香港注册成立,Megvii Technology (HK) Limited于2013年2月19日在香港注册成立,Megvii Technology LLC于2017年4月1日在美国注册成立,均系旷视科技直接全资子公司。

旷视招股书显示,为取得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2019年5月16日,天津联想之星、纳远明志、北京贝眉鸿及上海云鑫分别向印奇、唐文斌及杨沐转让北京旷视7 .5%、0 .94%、0 .19%及25%股权,代价分别为人民币3.34百万元、0.418百万元、人民币0.085百万元及11.13百万元(经参考独立估值报告釐定),其后不再持有任何北京旷视股权。

风险依旧

旷视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与2018年,旷视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0.678亿元、3.13亿元、14.27亿元,亏损额分别为人民币3.43亿元、7.58亿元和33.52亿元,亏损持续扩大。其中亏损额度自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人民币7.289亿元增至截至2019年同期的人民币52亿元,旷视方面称,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8年研发投入超过6亿元,2016年与2017年研发投入分别为7820万元、2.04亿元,近三年研发支出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5.3%、65.6%及43.0%。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此前曾表示,互联网公司通常会有多轮融资发行了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在港交所的国际会计准则下,这种优先股会体现为对股东的负债,其公允价值的上升会记录于公司账面的亏损,但实际上公司并未没有这样的亏损发生,对公司实际运营也没有影响。公司价值越大,这项“亏损”值反而越高。IPO之后优先股转为普通股,这部分亏损就消失不再计入报表。2016年上市的美图、2017年上市的易鑫、2018年上市的小米,都曾遇到过这个问题。

此外,旷视科技计划以A类、B类股份形式进行发行,其中蚂蚁金服、马云、淘宝中国持有众多股份:IPO前,印奇持股8.21%,唐文斌持股5.9%,阿里巴巴透过淘宝中国间接合共持有已发行在外股份14.33%,蚂蚁金服通过过全资子公司间接合共持有已发行在外股份15.1%, AI Mind持股5.57%,Machine Intelligence持股6.19%。整个阿里系在旷视持股比例中占比达到29.43%。

旷视招股书中风险一栏显示,行业风险因素方面,公司经营所处行业日新月异,经营行业竞争十分激烈,且在多个主要业务领域面对竞争,人工智能技术在不断发展,倘公司未能在现有或日后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则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会受到重大且不利影响。

另外,与业务有关的主要风险因素方面,招股书显示,第一,公司经营历史有限,因而难以评估业务及前景;公司大力投资研发,短期内或对盈利能力及经营现金流量产生负面影响,亦未必实现预期结果;第三,公司经营所在行业的政府政策及政府支出的不确定因素和变动可能会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第四,公司无法控制政府给予的经济奖励金额数量;第五,针对华为及多家非美国联属公司的出口管制及经济或贸易限制可能影响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

面对经营方面的压力,印奇在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称,为任何一个行业提供完善的人工智能技术都需要大量的投入。力求一次进入一个垂直领域,并在其中取得成功。如果无法在一个垂直领域取得成功,就不可能扩展到十个垂直领域。旷视始终认为,只有商业应用的成功,才能为技术创新提供充足的后备动力。所以,旷视目前专注于将已涉足的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等垂直领域做好、做深、做透,再向其他方向扩张。

变现承压

然而,AI类创业公司在商业层面不论估值多高,仍面临着与实际场景落地结合、以及变现盈利的难度。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毛利率增长趋缓,其在业绩期内,于2016年、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期间,毛利率分别约为31 .0%、52 .1%、65 .2%及64 .6%。

旷视方面称,由于实施业务模式方面经营历史有限,于业绩期内历史毛利率未必能作为日后毛利率的指标,也无法保证毛利率能维持与业绩期内的水平相若。具体而言,旷视计划扩展硬件解决方案组合及软硬件综合解决方案,但利润一般不及纯粹的软件解决方案。该等产品组合变动或会导致我们毛利率下降,对财务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旷视方面称,曾于业绩期内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倘若无法以适当条款获得足够资金持续为营运提供资金,旷视的业务、财务状况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且不利影响。

过去,旷视已于业绩期内录得经营活动现金大额流出——2016年、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期间,分别录得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人民币113 .3百万元、150 .8百万元、718 .6百万元及674 .8百万元,主要是由于大量投资于研发工作,以进一步增强解决方案。

未来,旷视计划继续大量投资于研发、销售及营销工作。然而,有关投资通常需时弥久方见回报。因此预测近期会继续录得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净额。持续经营活动所产生的成本可能会进一步对现金持有量产生不利影响。。

与产业场景具体结合、促进变现转化的压力之下,与巨头公司合作成为重要选项。此前印奇曾表示,旷视与蚂蚁金服有非常好的合作,且合作很多年。旷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有广泛的客户群,也希望和蚂蚁金服合作更深,所以,蚂蚁金服投资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另外,截至最后可行日期,联想透过两家全资子公司间接持有旷视已发行在外股份1.2%,双方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智能个人设备、智慧城市管理以及智慧物流等多个领域进行合作。

此前,印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互联网巨头更大的优势在于拥有场景,而如今,按照优势资产不同,可以大致将所有公司分为三类——资产型、运营场景型、以及技术型。在他看来,之前巨头能够轻而易举吞并的创业公司,双方共性就是均为运营型,而旷视更多关注的是如何通过科技制造工具、来赋能运营型公司。

因此,旷视与巨头企业之间,天然具备互补关系、而非竞争性,过去互联网大小公司均涌向相同赛道、场景,争夺用户,竞争自然会更直接。

netease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