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决裂越走越远:从消费品到军 韩国给日本脸色看

2019-08-23 08:13:30 来源: 第一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连军事盟友都不做了? 韩日决裂越走越远)

韩日贸易争端进入第二个月。在双方的拉锯过程中,也给两国的产业留下更多思考的空间。

数日前,家住韩国首尔江南区的金融行业人士金盛浩决定,取消一家四口原定中秋节赴日本游玩的行程,改成前往济州岛旅行。

此前每年的长假,他都会选择前往日本旅游。

金盛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韩日矛盾刚刚爆发的时候,他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两国之间的争端很快就会过去,此外退票等将产生高额的手续费也使他有所犹豫。“毕竟,以前韩国国内的日货抵制运动都是不了了之了。”

然而,金盛浩发现事态发展已远远超出了预料。无论是周边的声讨声,还是对于日本的不悦之心,使他不得不重新考量赴日计划。

事情果然向着更糟的方向发展了。8月21日举行的韩日外长会谈,未能调解两国的争端。

8月22日,韩国青瓦台(总统府)宣布决定作废《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这意味着韩日军事合作的唯一“硕果”荡然无存,对于美日韩军事同盟也是沉重的一击。

在日本首都东京的新大久保,行人从标有日本和韩国国旗的广告牌前走过。新华社

在日本首都东京的新大久保,行人从标有日本和韩国国旗的广告牌前走过。新华社

中国啤酒销量大增

从7月20日至今,韩国社团每逢周六都在首尔大游行,抗议日本对韩出口管制,敦促政府强硬出手。

著名的大企业也顾及到韩国民众感情,纷纷撇清与日本的背景联系。韩国乐天公司因进口日本朝日啤酒,以及其日系控股背景,而被韩国部分民众视为日本企业。近日部分乐天员工特地在首尔街头发放传单,表示自身为韩国企业,在韩国纳税金额更高,且声明:旗下除了朝日啤酒以外所有酒类产品均产自韩国。

“目前的日货抵制运动,已经不单纯是反对日本的贸易管制,更像是体现韩国希望摆脱日本的影响,更为自强的号角声。”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正如韩国消费者在一次游行中所打出的口号“虽然我没有机会参加抗日斗争,但我会参加抵制日货,不能让日本抢占韩国的过去重现”。

正所谓“有喜必有忧”,类似于金盛浩这样普通民众的决定,在支持了韩国本土旅游业的同时,也使日本的消费产品以及旅游业陷入困境。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随机访问了位于韩国首尔的商超,发现日本消费品已经很难在货架中找到。而在首尔的部分优衣库门店,现场工作人员则干脆承认“目前门店人流已经有了断崖式下滑,许多韩国人将访问优衣库视为‘丢脸的事情’。”这位店员说得没错。第一财经记者在韩国当地社交网站(SNS)也发现,每天上传韩国当地优衣库门店人流量照片的账号,关注者在短短20天内增加了近一万倍。

根据韩国关税厅(海关)发布的最新出口数据,8月1日至15日期间,韩国对日消费品进口额同比下降近四成;而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日本对韩贸易顺差为1607亿日元(约合107亿元人民币),相较去年同期降低3.6%,是近五个季度的最大跌幅。

其中以朝日、麒麟等品牌为代表的日本啤酒便是最典型的案例。稍早前,以中小型商超为主的韩国超市协会曾宣布,将从其旗下的商超卖场内撤出所有日本产品;而大型商超连锁虽然未宣布直接抵制,但决定将日本产品从其促销商品名单中撤出。

根据上述数据,近半个月期间,日本啤酒产品对韩出口额4.4万美元,相较去年同期下降98.9%;而7月的数据则为434万美元。至此,日本啤酒在韩国进口啤酒市场的销量排名也从第一位下降至第21位。

与此同时,以青岛啤酒为代表的中国啤酒成为韩国消费者的首选。8月前15天,中国啤酒对韩出口额为272万美元,成为韩国进口啤酒的第一大来源国。

韩国商超连锁易买得的采购负责人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由于韩国本土民众对于味道较淡的韩国产啤酒不满意,进口啤酒市场一直增长较快。日本啤酒由于发展较为成熟,也成为韩国进口啤酒的主要来源之一。但从目前来看,即便是消费能力较为一般的消费者,也宁愿去选择本土啤酒或中国等其他亚洲国家的啤酒。

另据韩国媒体报道,由于受到销量下降的影响,优衣库已经宣布在韩国撤出三个卖场,并将针对全部5400名员工实施轮休制,但该公司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否认了受到日货抵制的影响,仅表示关店是因为店铺的租约到期。优衣库韩国法人的母公司FRL KOREA的公示数据显示,优衣库在韩国的销售额占据其全球销售额的近两成。

值得注意的是民众高呼“抵制日货”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静。第一财经记者在介绍日本制造产品的韩国网站“NO NO JAPAN”上发现了一段提示,“不要对曾经购买日本产品的普通消费者以及正在运营日本餐厅的个体户进行报复和抵制措施,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受害者。”

受到影响的,还有日本的旅游产业。

根据韩国第一大旅行社哈拿多乐的数据,8~9月赴日旅游预订总数相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八成,受此影响,韩国多家航空公司纷纷宣布将减少日本航线近四成的运力,并将空余的运力向中国、俄罗斯以及东南亚等航线转移。

目前,韩国是日本旅游行业的第二大客源国,尤其是长崎县对马岛、北海道部分地区等近40个日本地方城市的外国游客中,有近八成外国游客来自韩国。有日本媒体援引对北海道某城市的负责人的采访表示,韩国游客的访问减少,已经开始对当地实体经济造成影响。

价值链竞争升级

相较于抵制效果“立竿见影”的消费品,引发本次韩日贸易争端的材料产品,则正在经历着产业链的痛苦更迭过程。

22日,来自日本的EUV光刻胶通过仁川机场入境,这是日本上月4日对韩采取限贸措施的49天里首批运抵韩国的日产光致抗蚀剂。此前日本政府宣布,将继续允许以简化流程向韩国出口EUV光刻胶及蚀刻气体,由此批准日本企业向韩国三星电子销售EUV光刻胶。

一位要求匿名的三星电子研发工作人员承认了这则消息,并表示目前三星方面至少持有6个月用量的光刻胶库存。与此同时,日方对于生产芯片最重要的氟化氢及氢氟酸仍然进行管制。

他表示,三星方面此前提出的扩大供应链及材料国产化的决定也将继续执行。

韩国半导体·液晶技术学会会长朴在勤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日本选择在此时撤销部分管制措施,一方面是日本政府应对材料企业方面诉求的妥协,另一方面也是对韩方及国际社会施压所做出的一种姿态,对于贸易争端的本质则没有太大影响,且不会因此而发生太大转机。

目前,已有一家日本企业在与韩国企业接触,希望通过其在比利时的合资企业,向韩国供给部分氟化氢产品。

朴在勤透露,目前三星电子在液体氢氟酸及高纯度氟化氢的替代材料上已经完成过半工序的测试,接下来的测试也将在9月底前完成。

三星电子工厂的生产车间(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三星电子工厂的生产车间(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不过,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喆周认为,目前所出现的情况,除了历史因素以外,也和韩国芯片生产企业为了快速赶超美日有关——过于依赖全球产业链,而忽视了本土装备及材料产业链的共同成长。而且少部分企业在市场中呈现垄断趋势,也向日本方面暴露了打击的口实。

国产化迫在眉睫

李国宪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2002年韩日共同举办世界杯比赛以来,两国间的民间交流与经济往来进一步增加。其间曾发生过四五轮较大规模的抵制日货的运动,但均不了了之,只有本次抵制运动取得了“预料中的”结果。

此前,围绕在两国间的许多贸易协定也均以不成文、非正式的方式签订并兑现,一方面体现两国关系的脆弱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两国关系的密切性。

不过,在进入2010年代以后,围绕两国的贸易纷争开始变得尖锐起来。日本大创、名创优品、优衣库等流通企业,均选择在这个时期进入韩国市场,而韩国也成为日本地方旅游行业的“救星”。

在看似繁荣的贸易过程中,两国的产业及贸易冲突也开始频现。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一位高级官员也向第一财经记者承认,韩国的技术能力及产业升级在持续进行,两国间已经在较多产业出现竞争关系,但日本在部分高端制造业方面却牢牢把控着主导型地位。

李国宪表示,韩日两国企业的运营风格均比较类似,在注重产业链闭环等方面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且围绕在两国的历史问题仍没有比较妥善的解决,因此这一轮巨大的冲突爆发难以避免。其中,消费品及旅游产业可替代性高、技术成分及进入门槛较低,导致成为最先被抵制的对象。

韩国成均馆大学前教授、宿迁市海外联谊会副会长权永春则表示,GSOMIA的解除,表示两国关系的裂痕已深,超越了常规的经济关系。

其实韩国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韩国化工企业的研发投入在企业营收占比平均不足1%。因此无论是日本方面是否允许部分材料出口,韩国政府都不会放弃加快扶持国产化材料的进程。

“如果不能再联合举办一次世界杯,估计韩日两国间的关系很难回到争端发生前了。”权永春表示。

郭晨琦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