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旗下金安桥水电站的51%股权将被公开拍卖

2019-08-17 16:03:58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现金奶牛”和“印钞机”——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过半股权面临被公开拍卖。该水电站是全球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两期总装机量达300万千瓦,是葛洲坝水电站的1.1倍,电站总投资超过200亿元。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汉能曾为融资将金安桥水电站的股权多次质押,司法纠纷不断。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月15日发布的两则公告,该院将于9月17日10时至9月18日10时在诉讼资产网公开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权,标的评估价分别为11.12亿元和2.99亿元。

上述合计51.36%的股权被拍卖后,金安桥水电站的大股东或将易主。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7年底,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的三个股东方分别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比例80%,该集团现已更名)、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12% )、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8%)。此番拍卖标的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的股权”、“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注:原名称即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的股权”,目前均处于冻结状态。

金安桥水电站如今的盈利性并没有李河君曾经声称的“光金安桥年年挣几十个亿”那么多。价格评估报告显示,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10亿元、2.18亿元和-2.56亿元。

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8月16日发布声明,汉能水电发电集团与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为各自独立经营的不同法人主体,后者将积极参与竞拍。

与中国光伏产业主流选择晶硅电池组件技术路线不同,汉能控股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李河君一直坚持薄膜电池路线。薄膜路线的优点是柔性化、利用场景更灵活,但在市场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硅组件更胜一筹。李河君由水电行业起家,他在公开演讲中常常提及金安桥水电站,回忆起如何在十年时间里,“一锹土一锹土”地在海拔2000米的云南省金沙江干流上,建设总装机量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

根据官网介绍,金安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丽江市金沙江干流上,是国务院批准的“一库八级”中的第五级,于2003年开始筹建。2012年8月,四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年可发电量超过130亿度,是国家实现“西电东送”和“云电送粤”战略目标的骨干电源之一。“该项目被全国工商联誉为民营企业进入国家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标志性工程,汉能也由此跻身于建设百万千瓦级大型水电站企业的行列。”目前,汉能水电权益总装机量超过600万千瓦。

2009年,李河君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作为独立非上市板块的水电业务不仅长期为汉能的薄膜发电业务输血,更是李河君当年大举进军光伏领域的资金来源与心理基石,可谓是汉能最为优质的资产。在汉能总部的办公楼里,可以见到占据了整面墙的金安桥水电站照片。

李河君还是“新财富500富人榜”首富时,曾在接受《新财富》专访中提到旗下水电站的造血能力。比如“现在金安桥水电站每天的净现金流超过1000万元,而且水电价格目前被人为压低了,如果水、火电同价的话,金安桥效益还能翻一番,每年有50-60亿元”,

“汉能是全球私营企业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公司,年年有几十亿的正现金流。一年挣几十亿并不稀奇,但年年挣几十亿谈何容易!我们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电的特点就是一把干起来以后,它就是个印钞机,不管礼拜六、礼拜天,天天都这样”, “其实有这么多水电,我们什么都可以不干了,天天打高尔夫球就好了。光金安桥年年挣几十个亿。以后电力竞价上网对我们越来越好,电价高了,我们的现金流会大幅增加”。

李河君还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在他看来,凭借旗下水电业务稳定持续的充沛资金流,汉能是一个最没风险的公司。

然而现实很残酷。

在港股市场,汉能旗下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00566.HK,下称汉能薄膜发电)曾被称为“神话”,股价曾在两年内大涨1800%,从港交所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市值股票,摇身一变成为不亚于推特和特斯拉的行业巨头。直到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半小时内腰斩并紧急停牌。数天后,香港证监会宣布已就相关事务进行调查。当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股价腰斩之前,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就已屡遭质疑。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和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令汉能元气大伤。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汉能急于出售旗下光伏电站项目,无奈很难出手,于是开始出售优质水电资产套现。但其实,相对优质的金安桥水电站,此前已被汉能作为融资工具,其股权被重复质押,司法纠纷不断。“李河君用股权质押、水电站资产质押、土地质押,某些资产是质押了好几遍的。”彼时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股权买卖由两起司法裁定触发:申请强制执行此前执行证书和判决的执行人分别为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和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院于2018年3月、2019年1月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李河君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在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存款及应付投资溢价等措施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则依法扣留、提取被执行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李河君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或查封、冻结、扣押、拍卖、变卖其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他财产。

被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三年有余后,去年10月,汉能高调宣布将以私有化方式回归A股市场。去年12月,李河君撤出股东行列后,汉能控股集团悄然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今年6月,汉能薄膜发电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杨泽宇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