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主要金融机构市值分化根源何在?

2019-08-17 10:24:00 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资深金融家王永利:主要金融机构市值分化根源何在?)

资深金融家王永利:主要金融机构市值分化根源何在?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王永利/文 如何寻找当下金融的新增长点?谁最懂得充分挖掘个人用户的金融价值,谁就是互联网时代金融发展的羸家?上市金融机构而言,谁的市值与市净率最高?

聚焦近年来主要上市金融机构的市值及市净率之变化,会发现其走势明显分化,挖掘其发展态势和背后原因,也许可以让我们发现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时代背景下,金融增长新动能之所在,及其需要配套的体制机制。

市值及市净率分化

令人震惊的市值及市净率之分化走势到底说明啥问题?

数据显示,近年来,主要上市金融机构的市值及市净率发生非常明显的分化,其发展态势和背后原因值得高度关注。

纵观金融机构资产对应的市值及市净率走势,其分化状况令人震惊。

首先可以看到的是,招商银行的市净率明显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特别是2019年以来,其市净率快速上升,6月份以来,基本上达到银行业市净率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而且其市值不仅大大高于股份制银行的平均水平,甚至都高出五大银行之一的中国交通银行市值两倍以上,已经快追上中国银行的市值规模了,尽管其资产规模远比交通银行小,更是只有中国银行资产规模的三分之一左右!

如果按照港股数据计算,7月末招商银行市值已达9924亿港元,甚至已经超过中国银行的9390亿元港元!

其次,民生银行中信银行等市净率大幅度萎缩。中国银行业第二梯队的股份制银行已经明显分化,除招商银行市值和市净率快速提升外,也有几个原来影响很大的中小股份制银行呈现出相反的走势,近年来资产规模增速明显下降,市值和市净率不升反降,特别是市净率萎缩明显。

再次,五大国有控股银行的市净率也在拉开差距。其中,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基本并驾齐驱,在整个上市银行中也保持相对领先水平;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基本处于五大行乃至整个上市银行的中等水平;交通银行则明显低于五大银行平均水平,也低于整个上市银行的平均水平。这种排列也基本上反映出五大银行盈利水平的排名状况及其走势。

更令人惊叹的是,中国平安集团的市值和市净率快速提升。2016年末中国平安集团的市值尚低于中国人寿,其市净率也明显低于中国人寿和中国太平洋保险(中国太保),但到2018年末,其市值和市净率都已到达超过中国人寿。到2019年7月末,其市值已经基本上二倍于中国人寿、四倍于中国人保、五倍于中国太保,其市净率也远高于其他三大保险集团。当然,这其中存在集团整体上市与非整体上市的差别。

如果按照港股数据计算,7月末中国平安市值已达1.7万亿港元,甚至已经超过建设银行的1.51万亿元港元,仅次于工商银行的1.87万亿港元,更是其他三大保险集团无法比拟的!

在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中国平安集团位列第29位,紧随中国工商银行位列世界500强企业中金融企业第4位,排名已超过国内其他金融机构!

以上变化可能超出绝大部分人的想象,但市值及市净率的变化,更多地反映出投资者对金融机构的看法,对各金融机构实际价值的判断更具说服力,因此,其走势明显分化特别值得关注和反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各金融机构如何打造和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

可能的答案与思考

中国平安、招商银行的市净率之所以能快速提升,其市值能大幅度增长,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其更好地把握和跟上了互联网时代变革的先机。

随着宽带传输、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已从电脑(PC、IT)时代,进入互联网(NET、DT)时代,互联网加快向随时随地互联、万事万物互联迈进,供需信息直接交互的发展,大大拉近了生产者与消费者的距离,深刻改变着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商业模式和组织架构,大量传统的中介组织和中间环节被淘汰,直接面向社会最基本的组成因素——人的服务,成为经济活动越来越集中的焦点;由经济活动当事人自己输入相关信息,由互联网平台体系自动处理,减少不必要的人工干预,不断提高智能化处理水平成为明显的发展潮流。

由此,在金融领域,个人金融业务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吸引个人用户(引流)进入,并不断拓展个人金融服务的内容,充分挖掘个人用户的金融价值,就成为互联网时代金融发展的战略重点(这在其他领域同样如此,BATJ等大型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快速延伸和聚集大量个人用户,形成新的发展模式才脱颖而出的)。而个人金额业务更需要专业能力、金融科技、优质服务作为战略支撑,而不像公司或机构业务那样更需要依靠特殊关系的支持。

由于种种原因,招商银行与平安集团在这方面走在了金融同业的前面,并且其比较优势不断强化和显现。

招商银行1987年成立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蛇口,是中国境内第一家完全由企业,而非国家或政府持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但面临着四大国有银行庞大的机构网点和国家信誉支持的覆盖,其发展是非常艰难的。后来,其敏锐地捕捉到银行卡在中国加快发展的潮流和商机,确立了以信息科技支持银行卡大力发展,以科技网络优势弥补机构网点劣势的发展战略,在中国境内率先推出了能够在全国通用的借记卡——“一卡通”,率先实现了客户存款的通存通兑。进而推出了功能更加丰富的网上银行——“一网通”,以及面向高端客户的理财产品——“金葵花理财”等,由此形成了招商银行主要面对个人客户,特别是活跃客户的市场竞争优势,以较少的机构网点和人力资源投入,实现了较高的金融服务收益,形成了“轻型银行”的发展特点。

事实上,早在2000年的全国分支行行长会议上,招行就提出了“技术领先型银行”的招行整体定位。也是从这年起,招行领先同行确立了其在一卡通、网上银行等方面优势,而这些都是零售战略转型的IT基础建设。

这一点特别值得新成立的金融机构学习借鉴,包括走出去到境外发展业务,仅仅依靠设立机构网点是非常慢的,应该尽可能依靠信息科技,大力发展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快速拓展覆盖的地域和人口范围。考虑到中国金融机构走出去,起步阶段依然主要是服务中国人群,特别是是留学生、新移民,更应该从国内开始做起,从其出境前就推荐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网络产品,而不是等其出境后,再由境外数量极少的机构去寻找这些人群,应该建立起紧密的境内外关联关系,立足境内支持境外。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招商银行更加重视金融科技的发展,着力实施数字化招行战略。可以说,相比其他国内银行,招商银行面向互联网时代转型的基础更好,转型的成本较低。

无独有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1988年同样是成立于深圳蛇口的非国有或政府持股保险公司,首先是从保险,特别是寿险业务起步的。这也使其从一开始就注重个人客户的服务。面对原来在中国保险领域一枝独秀的中国人保(其后分设出中国人寿)的强大实力,平安保险同样选择了更多地依靠信息科技发展业务,并率先细化保险专业领域,形成平安寿险、平安财险、平安养老险、平安健康险等保险子公司,进行专业化发展,同时强化信息科技支持,增强客户资源和大数据的整合共享。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围绕客户需求,设立或兼并设立平安银行、平安信托、平安证券、平安基金、平安资管、平安期货、平安融资租赁等金融板块,涵盖金融各个领域,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之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又增设出网络金融平台——陆金所、一账通、一钱包,以及平安健康(好医生)、平安好房、平安好车、平安城建等,拓展包括“医、食、住、行”在内的互联网“金融+生态”的服务板块,设立平安科技公司,整合科技中台,不断增强各板块客户资源和大数据共享能力,坚持“科技引领金融,金融服务生活”理念,致力于成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型个人金融服务集团。

可以说,平安集团已经成为中国目前生态建设与综合服务最全面、中台整合与信息共享最领先的金融机构,成为中国金融在互联网时代创新发展的领军者。近年来,平安集团的总资产、净利润实的增长速度更是远超同业。

相比而言,招商银行尽管也成为包括商业银行、金融租赁、基金管理、人寿保险等在内的金融集团,尽管其近年来也在努力推动对外开放合作的“交易银行”或“开放银行”的发展,但其主体仍是商业银行,在生态拓展上已经明显落后于平安集团,近年来市值增长速度也明显低于平安集团。而平安银行在集团生态的支持下,近年来呈现出明显高于同业的增长态势。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8.5%,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5.2%,均创下近年来新高,且二季度增速均比一季度进一步提高,其全力打造“中国最卓越、全球领先的智能化零售银行”成效十分显著。

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在今年半年报披露后,尽管招商银行成为中国第一家资产规模突破7万亿元、第一家市值突破9000亿元的股份制银行,利润增长、不良比率都保持同业先进水平,其行长却在行内发起了“招行离冬天还有多远”的大讨论,并强调“全行要时刻保持忧患意识,保持对行业、对规律、对规则、对客户,特别是对员工的敬畏之心,保持忧患意识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对外部环境和自身能力的差距保持警醒”的重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依靠互联网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并获得很高市场估值的典型代表是蚂蚁金服。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蚂蚁金服旗下有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蚂蚁花呗、芝麻信用等子业务板块,2018年6月9日,蚂蚁金服宣布完成新一轮140亿美元的融资后,估值高达1500亿美元(过1万亿元人民币),甚至已经超过招商银行!

可见,互联网的发展正在深刻改变人类世界,改变着金融生态,时代变迁、不进则退!

当然,在互联网大潮推动之下,这些依托信息科技高速发展的金融机构快速拉高的估值中,也难免存在水分和泡沫。但无论如何,这种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强化金融科技支持,依托稳固生态吸引用户并提供综合服务的发展方向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上述判断是成立的,那么各金融机构,特别是传统大型金融机构的决策层、管理层就需要认真反思自己的发展战略,弄清楚如何跟上互联网时代发展步伐并打造自己的比较优势。

必须看到的是,一家金融集团要整合其科技与大数据平台,实现客户资源与大数据共享,实现集团各板块的协调配合,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其中存在诸多困难和挑战,集团板块越多就越复杂,没有5-10年的时间,没有从上至下坚定推动,恐怕都难以实现预期目标。这就对战略决策的准确性、战略实施的坚定性提出巨大挑战,需要主要管理者要有稳定的任期和极大的投入。

其中,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现象是:表现非常突出的中国平安和招商银行,其总部都不是在金融资源更加集中的北京、上海,而是都集中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这到底是为什么?!中国平安和招商银行在体制机制方面到底有哪些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相信,沿着这一思路仔细琢磨,人们一定会有很多思考和心得——也许可以探寻互联网时代或类体验经济趋势背景下的金融增长新动能、新机制。

(作者为中国银行前副行长、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netease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